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愣头青

第二百零四章 愣头青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94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47

  

  “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围在另外一堆篝火边上,正在吃着烤肉的十七八个年轻人被远处的骚动吸引。

  “好像有人打起来了!”

  “那我们赶紧过去,你他妈的快点死胖子,等下打完了就没乐子看了。”其中一位胖子抓着烤肉还在啃,引起了大家的公愤。

  能来这里玩的人,大多数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年轻人,打架在这里算的上是一种传统娱乐项目,大家都把这当成难得的意外之喜——属于额外的表演节目啊!

  在死神镰刀会里,颇有一些人是在露天酒吧这里,打架打出了风头,才被死神镰刀会吸收进去,从此过上了名声响亮,泡妞不用花钱的美好生活。

  死神镰刀会在西海岸暴走族圈子里算是鼎鼎大名的组织,每一个正式成员想找女朋友都是很容易的事,甚至早上一个妞、晚上一个妞也不稀奇。

  而在露天酒吧这儿,比较靠近室内酒吧大门,一左一右、还设有两个正儿八经的拳击擂台,如果打架的人水平比较高,甚至可以登上这两个擂台,在大家瞩目之下,进行公开决斗。

  靠打架进入死神镰刀会的那些人,都曾经登上过这两个擂台。当然,你要是水平低劣,打着打着,两人就抱着满地乱滚,那还是算了吧。

  (在不限制格斗伤害技巧的情况下,实际上寝技派上用场的机会并不太大,毕竟在可以用嘴咬、挖眼和掏下体这种无限制格斗方式面前,双方都不会愿意进入寝技环节——风险不可控啊!就算打赢了也可能被人把耳朵咬下来。

  一般来说,即使是所谓黑拳比赛,在规则上也是限制这些攻击方式的,这倒不是为了保护选手安全,而是为了格斗的观赏性着想。)

  在死神狂舞酒吧的外场,只要有资格上擂台,那就有专门人员开设赌局,还能为上台的表演人员提供一份额外的抽头。

  不过,就算想要上擂台,也得在下面先露两手才行,得到管理外场的镰刀会人员认同才行,这里的擂台也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上去的。

  柳生元和朝那边室内酒吧的入口走去,背后议论纷纷。

  “我看这小子有资格上擂台!”

  “废话,刚才那个是米克,锤子米克,一向以拳头超重出名的锤子米克。”

  “我日,锤子个屁,你见过有人能一拳下去,把自己的手腕打断的?”

  “这个锤子该不会是说他下面那个锤子吧?”

  “现在不是,不过以后多半就是了,软蛋在这里可混不下去。”

  “好吧,让我们为软蛋米克默哀一秒!”

  “我靠,又有人站出来了,不怕死的人真不少,这个人是谁你认识吗?”

  “看他手上的纹身,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人,有个外号叫黑手,名字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嘿,boy,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强壮男子站了起来,挡在柳生元和前进的路上。

  背心遮不住的地方,露出了他发达的胸肌和肩臂,尤其是他的左手,从上臂一直到手背,纹满了黑色玫瑰花枝。

  他左脚前右脚后,双拳握在下巴两侧,微微躬身,摆出一副严谨的拳击姿态,做好了战斗准备。

  柳生元和继续前行,不紧不慢、不说话。

  花旗就这点好,这里的风俗是能动手的时候就不说废话,这位纹着玫瑰花枝的黑手老兄也不例外。

  见柳生元和一言不发继续向前走了过来,他也不废话,等到柳生元和进入他的攻击范围,左手作势,就准备发出一记点刺,要射向对方的鼻尖。

  这位黑手先生不是没看见锤子米克的下场,不过据他分析,那应该是米克砸错了地方。

  虽然刚才距离比较远,他没看清楚,但肯定是这个白色运动服小子肩膀向后动了一下,避开了米克的拳头,用肩膀最硬的地方顶住了米克砸下来的手腕,这样一来,米克手腕骨折其实半点都不稀奇。

  他黑手大爷跟米克这种完全靠身体的打手可不一样,他可是正式练过拳击的,也许对付米克这种块头过大的家伙还很困难,到底重量级差的有点大,可是对付这个一米八的男孩,应该没问题。

  今天可是黑手大爷我在大家面前出风头的好机会,你要是真有本事,就用鼻子把黑手大爷的拳头给顶骨折了?

  那黑手大爷我踏马也认栽了!

  就在这一拳将发未发的时候,黑手突然发觉对方头部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准备向右边闪避,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根本无需怀疑。

  几乎是发自本能反应,黑手微微调整了这一拳的发力,让这一拳向右边偏出去一点,以便击中对方闪避开去的脑袋。

  下一刻,一拳走空!

  ‘!’胃部的剧痛让黑手无声的弯下了腰,无法继续思考。

  在最近的几个人看起来,黑手这个煞笔,白色运动服男孩那么笔直的走过来,他一击刺拳竟然特意从人家耳边打了过去,连根毛都没碰到。

  你这是示威呢?还是要表演一下自己的出拳速度?

  结果白色运动服男孩倒是老实不客气,顺手在黑手的肚子上,结结实实来了一拳,这位黑手老兄被打的直接蹲到地上去了——额,现在更是干呕了两声,蜷缩成一团,滚倒在地上。

  “哇哦!上擂台!上擂台!”

  别管是不是因为这位黑手太过煞笔,这么近的距离,人家也没躲,居然还会一拳打空。

  至少这位白色运动服老兄连续击倒了这么多人,在大家看来,就绝对有资格上擂台了。

  何况还长的还挺酷帅,在周围叫嚷起哄,让他上擂台的人中间,明显女性的声音更响亮一些——上了擂台就得光膀子,让大家好好看看身材怎么样!

  至于男性声音倒也有不少,反正对于吃瓜群众来说,只要有人肯上去打,让大家免费看一场黑拳,乐呵乐呵当然是好事。

  在人声嘈杂中,柳生元和沉默不语,继续向前。

  “嘿,小子,能上擂台可不是那么容易,名利双收的好事还不赶紧去?”有人在边上善意的提醒。

  “已经连续两天没人有资格上擂台了,这位漂亮男孩我看好你呦,赶紧上去,如果你能进到内场里面,别忘了带着姐姐当女伴啊!”

  “当什么女伴,你直接当床伴就完了。”

  “妈的,你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吓跑了你陪吗!”

  柳生元和沉默不语,一路向前,现在他哪里有心情和人调情?何况就算艳遇也得找个身上气味不是那么大的吧?

  在柳生元和比常人超越百倍的嗅觉中,这里男男女女,身上的味道都难闻的很。

  大多数男人还好一些,身上味道虽然难闻,但多少还算是正常,也就是男性的各种汗臭、腋臭和脚臭混在一起的臭味。

  但是附近这些女人的味道可就有些奇葩了,她们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种奇异气味混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种感人的混合效果。

  也许在常人闻起来不过是一种强烈的香气,甚至还有点催情的效果,但是在柳生元和的鼻子里,这无数层次的气味被清清楚楚的剥离开来。

  柳生元和不但闻到表面的刺鼻香气,还闻到在香气掩盖下的无数气息——那是一种绝不逊色男人的汗臭、狐臭、脚臭、甚至还加上男人液体的臭味混合在一起,再与这些女性身上喷涂的各种香水、香氛和香粉的气味搅拌以后,有点像在没打扫过的厕所里点着一盘熏香的效果。

  而这些女人身上气味比那个还要复杂百倍!

  这种味道简直令人销魂,还不如不喷香水呢!西方女性的身体气味果真惊人!相比起来,那帮男的味道至少臭的相对单纯一点。

  (这里顺便提一下香水发明的原因,当然香水起源的说法不止一个,其中一个版本是关于路易十四的。

  18世纪的最发达的欧洲城市巴黎,空气中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屎尿粪便直接倒在街上。

  而贵族们也没好到哪里去,当时凡尔赛宫极尽奢华,但是就是没有厕所!即使是法国国王也只能在壁炉里小便,在点燃壁炉以后,可想而知房间内的气息是如何销魂。

  再加上当时认为洗澡是一种医疗手段,不洗澡才是健康的标志!整个上流社会都不洗澡。

  据记载,路易十四从1647年到1711的64年间才洗了一次澡。为了掩盖臭味,香水就这样诞生了~)

  看来感知太灵敏也不全是好事!

  柳生元和赶紧关闭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嗅觉细胞,才觉得面前是一片好闻的女性体香!不过,就算现在关闭了嗅觉细胞,刚才的恶心印象一时间也无法抹去,柳生元和不得不加快脚步赶紧走过去再说。

  这一路上,倒有不少人鼓动他走上擂台,可惜,今天这位白色运动服小子不按规矩出牌,完全不管周围人怎么说,只管自己埋头朝酒吧门口走去。

  在这里打架倒没什么,可不守规矩,就有人看不顺眼了,何况而越靠近酒吧门口的暴走族,就越重视自己的地盘,这甚至是他们暗中对自己地位的一种标榜。

  连句好话都不会说,只管埋头横冲直撞,这种混蛋怎么能让他过去?

  两条壮汉站了出来,一左一右面对面,站在柳生元和必经的路上,两人中间空出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走过的空间,抱着双臂,不怀好意的看着走过来的柳生元和。

  这个白色运动服小子如果不敢走过来,一但绕路,这个逼就装不下去了;要是真的敢从两个人中间走过去,等他走到两人中间时,两人就一起动手,一个人打不过,这么近的距离,两个人突然袭击,还打不过他一个?

  “呯——”两人都滚倒了在地。

  柳生元和走近两人,二话不说就是双手一分,一人在肚子上打了了一拳。

  “哈哈哈——,哪里来的傻逼,还以为人家会等着挨打?”

  “这种傻逼现在可不多了!”

  “今天长见识了!”

  “靠,这小子朝我们这里来了!”

  “你上?”

  “妈的你怎么不上?”

  “老子打不过,打得过我还不上?”

  “咱们先让让,反正连黑手和锤子他们两个都栽了,咱们让让不丢人。”

  “对!”

  柳生元和面前,挡路的人纷纷向两侧让了开来,而他走过以后,后面跟上不少看热闹的,一时间,倒像是前面一个老大、后面带着一群小弟,气势汹汹的朝死神狂舞酒吧门口走去。

  ——————————

  在酒吧的三楼,一扇窗户被人推开来。

  “下面到底出了什么事?”坐在桌边上玩牌的四个人中,脸上有一副被修整的整整齐齐黄色络腮胡,年龄大约在五十上下的中年白人男子,向站在窗口朝下看女子问道。

  这位女性身材壮硕,身高有一米九以上,而且论起身材的横向宽度,甚至要比起坐在牌桌前的四位大老爷们,还要宽上那么一点,整个上半身就像一块麻将一般四四方方。

  “不知道,有一群人正朝门口走过来。”推开窗户朝下望去的女子回答道。

  “今天是谁负责外面?”

  “里恩带人负责对付一般情况,特洛克他们几个小子带着家伙以防意外。”

  “那我得下去看看,马上下面要进行比赛了,地面上不能出意外。”黄胡子随手把手牌朝桌子上一扔,起身说道。

  一边说一边从椅背上拎起一件外套穿在身上,又拿起两把手枪插在外套内侧的左右枪袋里,

  “狗屎,洛克,这把眼看我就要赢了!”

  “是我要赢了!”

  坐在另外三个位置上玩牌的人不满的说。

  “别坐着了,大家都一起去!”中年白人一把将自己扔到桌面上的牌翻了过来,桌面上的五张牌,是四个J和一个5。

  “对对,洛克老大说的对,大家一起去,谁他吗的敢在今天,洛克老大值班的时候来闹场子,老子一枪崩了他!”

  ——————————

  “对不起,小子,你不能朝前走了,我给你个机会,擂台就在那边,只要你上去赢几场,就有机会进到里面。

  不然,你就是走到门口,也不会有人让你进去!”

  一个穿着黑色无袖夹克,肩膀上纹着骷髅镰刀标记、鼻子上还穿着一个金色鼻环的年轻人站了出来,从侧面伸手拦住柳生元和面前,告诉他这里的规矩。

  柳生元和左手一挥,拳头在对方下巴处一擦而过,而自己连头也没转动一下,直直的走了过去。

  穿着金鼻环的男子软软的向地面倒了下去。

  这是拳击中常用的一种技法,通过快速击打头部的下巴部位,可以利用杠杆原理,以颈椎为支点,引起脑部震荡,导致被击打的对象产生晕眩。

  这也是拳击手在比赛时,为什么总把手放在下巴附近的的原因。

  “我靠,他怎么把镰刀会的人都打了。”

  “他怎么敢?这踏马要出事了!”

  “这就是个愣头青!我们先离他远点再说。”

  “离远个屁,这么好的位置哪里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