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 剑圣对剑圣

第一百九十七章 剑圣对剑圣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3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35

  

  “真的是剑圣!肯定是剑圣!”

  “大岛首席真的突破了剑圣之路!”

  “真是不可思议,难道这就是剑圣的威能吗?”

  双目紧闭的大岛慧右手长刀斜指下方,一步一步缓步向前,似乎每一步落地都像是巨象踏足大地,让地板发出不堪重负、吱吱嘎嘎,甚至有时还会发出‘嘎巴、嘎巴’地板开裂的声音。

  大岛慧的前进的身形是如此稳定,整个上半身完全不会随着脚步前行而有所起伏,在这时剑豪会众人看来,在场上前进的似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岭在向前稳稳推移。

  其势不可阻挡!

  “看,柳生首席!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此刻,大岛慧的存在感实在太强烈,要不是有人低呼了一声,观摩这场试合的诸位剑豪根本就没注意到,在试合大厅了另外一边,柳生元和也已经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

  与另外一边,像一座移动山岭一般前行的大岛慧不同,这边的柳生元和只是很正常走了出来,他的左手提着带鞘的长刀,赤足踩在地板上,完全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异象,似乎根本没看见对面大岛慧惊人的声势,就是那么平平淡淡的走上前去,似乎这只是一次很平常的切磋而已。

  就在大家以为这两人这样走到场地中央,互相接近到适合出手的距离以后,可能还会说上两句什么,才会开始交手的时候。

  大岛慧已经陡然吐气开声“哈!”,霍然俯身前冲!这一冲,便是声势惊人、一往无前!

  “轰——”一条直线上,试合大厅专门铺设的坚实木质地板碎木飞溅,一道模糊不清的人影贴着地面急冲而前,冲锋中带起风声,犹如闷雷般在偌大的试合大厅中回荡。

  “啊——”即使是广田和子,也被老师这般突如其来的冲锋吓了一跳,忍不住低声惊呼起来。

  当大岛慧开始冲锋的时候,她和柳生元和之间还足有十几米的距离。

  一般来说,就算世界上最顶级的武者,也绝不会在这个距离上发起攻击。

  毕竟有十几米的距离,就算一位武者冲的再快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这点时间别说对于剑圣,就算是对于剑豪,甚至连剑豪也不是的武者来说也肯定反应过来了,根本不存在出其不意的效果。

  只是,大岛慧的这次冲锋,与正常武者的冲锋决然不同。

  她整个人连人带刀离地不过三尺,速度快的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与其说是俯身前冲,还不如说是在低空飞行。

  刀锋在前,大岛慧整个人体像是附着在刀上的附着物一般,人刀合一,更像是一架战斗机在低空掠过,击破空气的‘隆隆——’声和地板碎裂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凝成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似乎可以劈山分海,冲破一切挡在面前的障碍!

  到了踏入剑圣境界的地步,对于柳生元和与大岛慧这些人来说,正面对决、近身搏杀的时候,压根就没有什么出其不意的说法。

  这种境界对于剑豪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所谓‘夏虫不可语冰’,没有到达这种剑圣境界的人,根本不会理解在战斗中剑圣的视角。

  在近身搏杀中,剑圣的意志笼罩八方,并不存在身前身后的区别。在剑圣意志的笼罩范围内,无论任何角度,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只要是在剑圣心眼(意志)的范围内,对手的一举一动,都在剑圣的观察之下,如同掌上观纹。

  就像在物理学上,不同性质的场可以互相叠加而不会互相干扰一样,柳生元和的感应场虽然比大岛慧更强、范围更广阔,但是他也做不到封闭大岛慧的剑圣感应。

  每一位到达这种境界的武者,都有这种类似于生命磁场的本能,但是这种由强横躯体和意志带来的生命力场,是根植于每个人自身躯体本能和个人选择的修行道路,从不同途径生成,性质相近但本质截然不同的生物场。

  这个时代的剑圣级强者,可以通过这种奇妙的力场,感应到对方力场的存在,从而发觉对方的位置,但是,包括柳生元和在内,目前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确的说出这种生物感应场具体运作原理和存在方式。

  也许在未来某一天,更进一步的柳生元和能解析出剑圣生物感应力场的具体运作原理,从而操控力场扰乱大岛慧的感知,不过至少现在,柳生元和还做不到这个地步。

  所以,大岛慧在如此距离之下开始冲锋,并不是要抢占什么先手——对于剑圣来说,因为不存在出其不意的概念,所以先手后手其实已经没有意义,对他们来说,只有各自认为合适的时机选择而已。

  大岛慧仅仅是要借助这段距离的冲锋积蓄动能,发出自己全力一击而已。

  而在柳生元和的眼中,大岛慧此刻,身躯前倾超过四十度,以一种近乎浮起在空气中的姿态高速冲锋,长刀劈波斩浪、刀锋所过之处,空气以一种异乎寻常的状态向两侧和下方被排开,甚至由于排开的速度过快,空气被激荡出肉眼可见的层层波纹。

  向下方排开的空气,产生了足够的反作用力托起大岛慧的身躯,使她根本不需要考虑地心引力的问题,在她脚下,每一次蹬踏都将脚下地板踏的粉碎,这些蹬踏的力量被完全用来加速前冲,短短十余米的距离,已经让大岛慧的速度加速到一个相当可怕的地步!

  “好。”柳生元和的声音在大厅中淡漠的响起!虽然是一声喝彩,可是那种无喜无忧的声音,让人压根感觉不到其中有任何情绪波动,就像只是叙述着一个平常的事实。

  在这一刻,柳生元和将自己略有轻视的心态完全收了起来,认真起来的柳生元和,已经无法掩饰自己逐渐淡漠而非人的不良状态,因此即使是一声喝彩,也让人完全听不出有任何赞赏的情绪在里面。

  不过,这种状态到时不影响柳生元和的判断,甚至可以说,这种感性波动减弱的心理状态,更有助于柳生元和冷静的判断局势。

  在他看来,大岛慧这几步冲锋,已经展示出可怕的身体协调能力和驾御大气、为其所用的惊人力量。

  这已经不是凡人可以做到的境界,剑圣之所以称圣,就是因为这种超凡入圣、单凭个人意志就可以驾御周围环境为己用的能力。

  任何一位踏入这个境界的人,都绝不是可以轻视的对象,哪怕是柳生元和也是一样!

  下一瞬间,柳生元和以一种奇特的手法,左手将连鞘长刀向后一送,右手从肩后拔出长刀,抡斩向前!

  这一刀,从背后升起,划过头顶、直斩而下!

  刀光如满月!

  “铮——”双刀交击,却只发出一声轻响,大岛慧刀光一往无前的直冲了过去。

  而柳生元和那如同满月一般、看似气势惊人的劈斩却一触而飞,连人带刀像是一个被小孩踢了一脚的气球,斜斜的弹向大厅的天花板。

  柳生元和这气势惊人的一斩,竟然完全是一记借力的虚招!

  柳生元和不是没有以强破强的刀法,只是这次试合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次切磋,他没准备动用超出大岛慧的力量,不然还叫什么切磋?

  如果在同等出力的情况下,即使是柳生元和,也无法正面对抗大岛慧蓄积了十余米冲锋力量的一刀。

  毕竟对于别人来说,柳生元和能够调集全身力量发出的刀当然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但是对于像是大岛慧这样,靠自己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到剑圣境界的剑客,她在出刀收刀之间,就算不能调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八九成总是有的。

  何况,在这一刀之后,这位女剑圣还不知道有多少后手在准备着呢!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只要不是真空切一类能够超距离打击的技巧,那么无论有什么奇功秘技,都得在长刀所及的范围内才能施展出来。

  人在半空,柳生元和借力弹飞的同时,身形已是狂转起来,八荒横行刀绕身而起!这一路刀法原本就是要在身体高速旋转中,才能充分发挥威力的刀法!

  地面上,大岛慧一刀冲过,柳生元和借力飞起,后续的无数后招顿时落到空处。

  不过,大岛慧也是心中微微一喜,这位可怕的对手身在半空,那就无论如何不可能像是在地面上一般身法灵活,自己已经取得了先手!下一步就是自己梦寐以求,苦心谋划的机会了!

  半空中,柳生元和刀光绕体飞舞,一轮明月悬停!

  地面上,大岛慧满地游走不定,像一条黑色毒龙般划出一条完全没有任何规则,弯弯曲曲的曲线,绕地疾行!

  下一刻,明月坠落,毒龙昂首!

  在大岛慧的眼里,柳生元和急转的身形缠绕着无穷刀光,即使以她剑圣的感知,也无法看清柳生元和在一瞬间,到底发出了多少道刀光,她只知道多、非常多、多到她躲不开、架不住!

  以刀法而论,大岛慧不得不承认,即使自己已经踏入剑圣境界,也绝对施展不出如此可怖的刀光之潮!

  可是,既然她敢迎着如此恐怖的刀光正面冲上,自然有她自己的把握!甚至可以说,大岛慧刻意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大岛慧迎着从天而降、天河落泻一般的刀光潮水,发出了自己从儿时第一次拿起木刀直到到现在,最灿烂辉煌的一刀!

  “我有一刀,全心全灵!我有一刀,寄托生死!我有一刀,前途无路时,为我斩破虚空,开出新途!”

  这一刀,大岛慧已经蓄积了很久很久,自从看到柳生元和通天彻底,天人交感的那一刻,大岛慧就知道,自己的前方还有路,剑圣并不是剑客的尽头!

  只是,自己看不到这条路到底在那里——

  自从大岛慧在柳生元和的帮助下,重塑了自己整条右臂,就发现右臂从此能够贯通武魂的力量,再也不是从前那种通过肌肉发力的感觉,而是一种通透贯穿的感受。

  这种感受,让大岛慧总是有一种想要全力挥刀一击的冲动。

  但是,时机未到!这些日子,大岛慧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从来就不肯真正斩出这一刀。

  因为,这一刀,寄托着她太多的期望!

  此刻,仰面朝天的大岛慧,直面柳生元和恐怖的刀光之潮,在生死一线的重压下,大岛慧迎着已经占满自己视野,从天而降的刀光潮水,终于斩出这一刀,以自己的生命作为燃料,希翼这一刀能斩开生死,做出自己梦寐以求的突破!

  也许自己不是柳生君这样的天才,可以靠着自己天分,走上那条更长远的道路;自己也不是莱拉妮*阿尔托莉雅那样的天地宠儿,可以靠祖传的血脉成就未来。

  我能相信的,只有手中长刀!我没有天分、没有血脉,我只有一颗永不言败,向死而生的剑心,前方没有路,那就让我为自己斩出一条路!

  全心、全灵、全部意志寄托在一刀之上,这一刀,是大岛慧在剑道绝巅,妄图登天而上,步履虚空的一刀!

  刚烈决绝而纯粹的意志点燃生命的奇迹,心中的武魂带动的全身心的共鸣,也许无论什么道路,到了最后都是殊途同归!

  这一刻,原本只是在神经中运作的武魂之力,贯穿了整个身心,催发一种全新的力量萌生!

  长刀鸣响!

  “丝——铮——”撕裂大气的破空刀声突变为长刀自身的长鸣!

  “呛呛呛——”一连串密集的切开金属的声音响起,一抹淡淡的银色刀光冲天而起,没入试合大厅的天花板,消失不见。半空中的明月如同梦幻泡影般破碎、消散,只留下星星点点的光芒,朝下方坠落。

  “叮当、叮当、叮当、叮当————”刀剑的碎片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一片接着一片,连续七八片掉落下来。

  大岛慧单膝跪在木质地板上,整个人摇摇欲坠,全靠着右手的长刀插入地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在她的身边,长刀的碎片断断续续掉落在来,有的碎片甚至直接掉落在她的身上,然后才滚了下来,在地板上弹动了几下才停下来。

  大岛慧手中,支撑地面的长刀完整无缺!

  整个试合大厅里,只有大岛慧一个人单膝跪在场地中央,而另一位剑圣柳生元和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落在地板上的长刀碎片告诉大家,刚才在这里,曾经有两位不世剑客激烈交锋!

  已经打完了,不要说我断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