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试合!大岛慧的决意

第一百九十六章 试合!大岛慧的决意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5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34

  

  “柳生君,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派人去和迪士尼说一声,提前预约一下,这不算什么麻烦事。”

  大岛慧摆了摆手,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决定下来。

  想要包下整个东京迪士尼游乐园,作为个人的结婚典礼使用场地,对于一般人来说,自然是难以想象的大手笔。

  但是迪士尼说到底,其实只不过是一个以利润为优先的商业集团,只要钱给到了位,这也没什么不能商量的。

  更何况迪士尼游乐园的场地是在东京,是日本人的地盘,想要在排外思想严重的日本做生意,总不能不买地头蛇几分面子。

  何况迪士尼不过是区区一个娱乐性质的商业集团而已,也许在旁人眼里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在剑豪会面前,还远远称不上什么过江强龙。

  “————”怎么大家说着说着,三句两句话一拐,就从两人之间带着礼节性的寒暄,歪楼歪到了这个话题?

  突然变成剑豪会要包下整个迪士尼,作为自己的结婚场所?

  到底对话的主题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柳生元和脑子有点跟不上节奏。

  “对了,柳生君,你不是需要些剑豪会的积分吗?那还还不容易,我有一个想法,等下我叫人去通知大家,等各位剑豪来的差不多,我们两人就当众切磋一下,您看可以吗?

  这样,光是我们试合留下的影像资料就能换来不少积分,而且我也可以将这次试合当做您今年的剑豪会任务发布下来,这样您就有两份积分可以拿。

  再说,我可是早就想向您亲手请教剑道了,这次也算公私两便呢。”

  说到这里,大岛慧带着微笑的面容严肃起来,对柳生元和的称呼也从‘你’变成了‘您’。

  如果说刚才讨论柳生元和的婚礼准备时,大岛慧还会无意中带着点开玩笑的态度和年长者善意的嘲笑——主要是柳生元和看起来实在太不通事务,甚至有些幼稚了。

  但是现在既然说到了剑道,那大岛慧自然是要以虔正的心灵去面对柳生元和,这位少年剑圣不仅仅是她的救命恩人,同时还可以算是她某种意义上的老师和剑道上的前辈,继续用‘你’来称呼这位剑圣显然不符合大岛慧的礼仪认知,用‘您’来称呼,才能表现出她对剑道之路上的先行者的尊重。

  而且,无论大岛慧对自己突破剑圣境界以后,突飞猛进的剑道水准是如何自信,她也绝不认为自己能够超越眼前这位少年剑圣——毕竟在给自己治病的那天晚上,这位剑圣通天彻地、与天地交感的情景,实在太惊人了!

  可是,正因为这位少年剑圣犹如神明一般的强大,大岛慧的挑战才更有意义——剑客的挑战,自然是要向更强者拔剑,否则,一场必胜的战斗,对现在,已经踏上剑圣境界的大岛慧,又有什么意思呢?

  只要一想到自己即将向神明挥剑,大岛慧简直忍不住身体的微微颤抖。

  甚至由于心情激动,血液加速循环,她的脸上都开始泛起一丝红潮了。

  大岛慧身体略微前倾,用一种热切期盼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柳生元和,这样的眼神甚至让柳生元和都感觉到有不小的压力。

  “好吧,我也正想看看大岛老师您成为剑圣以后,在剑道方面到底有什么进展?”

  被这位大姐这么盯着(大岛慧自从痊愈以后,皮肤脸蛋可都年轻化了许多),柳生元和也只好一口答应了下来。

  眼前这位大姐的状态很有点不对头啊!柳生元和很是担心,她会不会一下子跳过茶几直扑过来。不过这个提议多少也合了柳生元和自己的意思,所以他也就欣然答应下来。

  说起来,刚才和大岛慧讨论自己的婚礼已经让柳生元和有些不自在了,婚礼组织准备这个话题,明显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

  在刚才讨论中自己说的那些话简直像个傻瓜一样,现在话题转回到自己还算擅长的剑道领域,柳生元和也算松了一口气。

  “和子,你去看看大家都在吗?如果不在,叫他们赶紧过来!”柳生元和既然答应了,大岛慧赶紧吩咐弟子去办事,至于这些人到底来不来,其实大岛慧也不那么在乎,自己能挑战柳生元和才是最重要的。

  ——————————

  “什么?大岛首席要与柳生首席进行试合?”

  “大岛首席的身体恢复以后,剑道竟然已经到了足够挑战柳生首席如此地步了吗?”

  “我看不太乐观,柳生首席的剑法已经远远超出正常人的想象。”

  “且,就你知道?你觉得大岛慧是傻瓜吗?没有达到可以一战的能力,她会去挑战吗?”

  “应该真是像佐佐木首席猜测的那样,大岛首席已经突破了剑圣境界!不然,她怎么敢挑战柳生首席?”

  “未必!上次她和佐佐木首席试合的时候,虽然已经超越了佐佐木首席,但是依我看来,大岛首席的剑道离挑战柳生首席,恐怕还有一段距离。”

  “上次佐佐木首席说过,大岛慧是手下留情,她肯定是还保留着许多实力吧?不然怎么挑战柳生首席?”

  “对,我也觉得大岛首席应该已经成为了剑圣!广田,你说说看,你老师是不是突破了剑圣之路?”

  “嗯!老师已经踏破剑豪的极限,进入秘不可测剑圣境界!”广田和子兴奋的肯定道。

  自己这位老师,自从痊愈以后就再也没有全力出手过,哪怕是在天取神剑流中,指点后辈的时候,也不过是随口点拨两句。

  甚至在前天,老师亲手斩下自己雕刻的神像的头颅,完成了天取神剑流最后一步修行时,都没有什么神色波动。

  当时,流派里资历最深的长老丰原秀藤长叹道:“心如琉璃不染,大岛慧已经超越了流派历代先辈,成就剑道至高境界!”

  “这是怎么了,我们这个时代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位剑圣?”

  “是啊,自从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的时代过去以后,五百年来,日本再也没出现过剑圣了!可现在不出现剑圣则以,一出现就是连续两位剑圣?”

  “说来奇怪,冢原卜传剑圣教导出上泉信纲剑圣,可是上泉信纲剑圣的五名最出色的弟子,没有一个人成功突破剑圣境界,上泉剑圣自己也没有炼成真空切这一神技。

  而自从当年冢原卜传剑圣逝去以后,就再没有人能够突破剑圣境界;

  大岛首席也是被柳生君治好了以后,才成为剑圣;而柳生君则复现了当年冢原卜传剑圣的真空切——

  你说,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啊——听你这么一说,难道真空切这一超密剑中,蕴含着成为剑圣,甚至能帮助别人突破剑圣的秘密?”

  “这个可能性很小吧?大岛首席为了突破剑圣之路,可是闭关了四年,几乎变成植物人,好不容易才抢救回来。”

  “你的意思是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那当然,谁敢说肯定没有这个可能?”

  “宫本,突破剑圣境界本来就是可能性接近无限小的事情,既然有这种可能,几率再小,我们也该去研究一下。”

  “你说的也是,只是这种事情只有问当事人了,我们自己连真空切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根本就没法研究。

  可直接去问柳生君,会不会显得太冒失了。毕竟这样的秘密,柳生君也未必愿意说吧?”

  “哈,你没关注会里的消息吧?我看柳生君的心思未必还在剑道上?也许比起剑圣,现在的柳生君似乎更想当一名学者也说不定。”

  “什么?不可能吧,柳生君可是拥有剑圣头衔的人,这样的人何必去当什么学者?”

  “个人的追求不同,柳生君说不定认为剑道了路走到了尽头,想换一个方向发展。”

  “天才和我们这些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唉,想当初我也曾经被称为剑道天才来着,现在看看柳生君——”

  “对了,你们怎么确定柳生君成为学者?”

  “为了大岛首席的病情,天取神剑流和我们剑豪会找了多少著名专家?最后是送到柳生君那里才治愈的。”

  “听说柳生君还在世界顶级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好几篇论文呢,上次是谁说的?对了,是人体研究所的泽田教授说的,她当时还说以柳生君的水平,就算到他们研究所去,领导个研究项目组都绰绰有余。”

  “说起泽田教授,赶紧通知人体研究所的泽田教授,叫她们带十二台三十倍以上的高速摄影机过来,按照柳生君的出手速度,目前试合大厅里的八台固定摄影机肯定不能满足要求!”

  “对对对,这么难得的机会,可不能浪费掉了!赶紧赶紧。”

  ——————————

  “柳生君,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假如你觉得不合适,直接拒绝就行。”

  广田和子出去通知各位剑豪了,而大岛慧和柳生元和还在首席办公室里闲聊着,下面的人准备好了以后,会有人上来通知他们两位下去的。

  现在这两人一位是剑豪会首席、另一位是剑豪会荣誉首席,说起来算是剑豪会里地位最高的两人了,这种布置场地、召集人员的小事自然有下面的弟子们去做,他们肯定是最后出场的。

  “大岛老师,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话你直说就行!”

  “是这样,你创造的那一路柳生秘剑,能不能——”

  那天在病房里,侄女大岛朝云展示的剑法,着实让大岛慧眼馋不已,这等剑法论起实战争斗能力也只能说是相当不错,但大岛慧自己是不太看得上眼。

  可是这一路剑法对于修炼来说,那真的是举世无双的秘剑,反正以大岛慧的眼光阅历来看,她都没见过有什么剑法的修炼效果比得上这路剑法一半效果。

  “原来是这个啊,大岛老师,这个柳生秘剑对我来不算什么,不过对于我的弟子们来说,多少也是一点在剑道界的立足之本。

  这样吧,我叫廉次给你发一份视频资料,不过你自己看看算了,等再过上几年、就十年吧,那些弟子能在剑道界立足以后,这份东西再交给剑豪会,换些积分好了。”

  “太谢谢您了,柳生君!”大岛慧大喜,这种秘剑创立出来不知道要花多少气力时间,她本身也就是这么一问,这是作为剑豪会首席的责任不是?结果柳生元和的大方程度,简直超出她的预料。

  其实,这只不过是柳生元和现在已经看不上这路剑法了。

  “老师、大岛首席,试合大厅已经准备好了,人也到齐了!”青木廉次推开办公室的大门,鞠躬行礼以后,带着一丝兴奋说道。

  他已经有四年多,不曾见过老师亲自出手了。

  ————————————

  剑豪们专用的试合大厅里。

  当大岛慧从自己的更衣室走出的时候,整个试合大厅变得雅雀无声,无形的压力弥漫全场。

  原本还在互相讨论这场试合的剑豪、候补剑豪以及人体项目研究组的专家们不知不觉的张大了嘴。

  从更衣室中走出的大岛慧,依然穿着那件印着粉红色樱花花瓣的黑色剑道服。

  可是,虽然是与那天和佐佐木首席切磋试合时一模一样的打扮,但是今天的大岛慧精神气势却已经截然不同!

  现在,随着大岛慧一步步前行,这位剑豪会有史以来第一位女首席,一头短发在室内无风自动,而随着她的脚步,试合大厅里,特制的坚实木质地板开始不堪重负呻吟开裂,似乎上面走过的不是一位正常身材的女剑客,而是一个十米巨人在地板上踏过!

  她的眼睛紧闭!而与深长的呼吸节奏相一致,身上宽大的黑色剑道服一起一伏、‘呼啦啦’的猎猎作响。

  这一刻,大岛慧将什么首席、什么荣誉,全都抛诸脑后,今天将是她最幸福一天!

  在天取神剑流中,剑客修行的最后一关,就是要与自己观想的神明化合为一,取而代之!

  各人观想神明威能有高下之分,假如你将自己观想的神明幻想的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那就不用指望了合二为一、取而代之了。

  这最后一关,剑客要能做到自己观想神明定义的各种能力,至少也要做到有可能达到的地步,才可以在自我心理上认同自己可以化身神明;假如定义一个超出人力范畴的神明,那这一关就不太可能达成了。

  但是大岛慧完成了这一步!她定义的神明形象,本身就是她理想中的剑客,说的直白点,她的神明就是理想中的自己!

  当大岛慧亲手斩下自己雕刻的神像头颅那一刻,她就已经走到了自己设想中剑道之路的尽头——从此前行无路了。

  这是一种带着欣喜的绝望,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伤。

  不过,异常幸运的是,她曾经见过另外一个境界,另外一种道路,一条更长的路,只是,她还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踏上这条更长远的路。

  这一战,对于大岛慧来说,胜负完全不重要。

  只关系到剑圣之后,是否还有道路可以前行;只关系到,自己是否有资格,踏上那条更漫长的道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