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阴谋

第一百九十三章 阴谋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0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29

  

  “真是的,一转眼不知不觉中,孩子们都大了,现在都要结婚了,我们是不是老了,玲子?”

  南田雅子左手抚摸着自己白嫩的面庞,右手从抽屉里拿出一面珐琅质小圆镜,换了七八个不同的角度,仔细观察着自己的容颜,看看自己是不是出现了中老年妇女的各种特征。

  结果找了半天,从眼角额头一直找到脖子和耳后,皮肤处处光润白皙,连一条皱纹都没找出来。

  “别找了,你可是日本第一剑圣柳生元和的亲生母亲,以元和神明一般的手段本领,还能让你变老了不成?你就美滋滋的偷着乐吧!”坐在小圆桌对面,盯着南田雅子仔细观察了半天,清水玲羡慕的说。

  这里是南田雅子和清水玲合伙开设的美容会所办公室,说是一间办公室,其实布置的更像是一处家居茶室和花道室。

  南田雅子开创的这间会所现在日进斗金,而且为了扩展营业面积,丈夫柳生和岛更是将整整一层楼面买了下来,连租金都不比付了。

  不但降低了经营成本,而且现在的美容会所,里面的空间可以说相当宽裕了。

  而且南田雅子这些年来,经营这间美容会所,眼界也开广了不少,知道越是高档的场所,越是要以客户舒适度为第一目标,至于同时要接待多少客户,并不在现在的南田雅子考虑范围内。

  所以,与其说这间美容会所是一个美容店,还不如说是一间浴室、spa和花道茶道的活动沙龙。

  甚至在这里,除了特制的,外面根本买不到的各种深度卸妆的洁肤水、保养皮肤的润肤膏以外(柳生元和小型实验室出品),连化妆品都没有。

  也就是说,来这里的女性们,大家都得素颜相见,浓妆艳抹的女人在这里根本看不到。

  “元和他们想在下个月举办婚礼,玲子,你怎么看?”

  “这是好事啊!要不是你家元和闭关,元和和小樱的婚礼早就该准备起来了。对了,他们准备在下个月什么时间举行婚礼?时间是不是太仓促了?现在都已经是下旬了。”

  “是啊,你也是这么看的吧?我说过他们,可是这两个孩子坚持要自己操办婚礼,居然想在迪士尼公园灰姑娘城堡举行婚礼。

  这简直是乱来!我特意去看过了,那可不是一个真正的城堡,只不过是一个大玩具而已,那么小的空间,怎么能举行婚礼呢?

  昨天,他们也不跟我这个做母亲的商量一下,就自说自话去挑选了婚纱!真是的!”

  南田雅子不悦的说道。

  打扮孩子是许多母亲的爱好,有时候由于经济条件限制,不得不一切从简或者精打细算。

  但是现在的南田雅子完全可以挺直腰板说一句:“老娘不差钱,心情才是最重要!”

  而且,柳生家作为日本商业领域中,快速崛起的新贵。这几年来,虽然有中野大茂管家帮忙操持,但是柳生家仍然不可避免的暴露出底蕴浅薄的弱点。

  幸好无论是南田雅子的美容会所,还是柳生和岛的清净水公司,都是前景被普遍看好的新锐企业。

  尤其是南田雅子的美容会所,更是为柳生家加分许多。南田雅子的独特经营理念——完全不化妆,以保养皮肤为卖点的美容会所经营理念——得到广大上流社会女性的狂热追捧。

  甚至有很多人认为,南田雅子是一位被家庭主妇职责埋没了的女性商业奇才。

  (其实是因为柳生元和自己的小实验室里,只拿出了这两种比较成熟的副产品,都是从当年铁布衫洗身药方中研究变异出来的东西。其他更强效的产品也有,不过多少有点副作用。南田雅子又信不过外面买来的大路货色,干脆就不带化妆品玩了。)

  现在的南田雅子每次参加酒会,总能遇到许多会员和熟人,她的交际圈子,要比丈夫柳生和岛还要高档,原本别人在酒会上遇到南田雅子,都会问:“您是柳生夫人吧?”

  现在柳生和岛在酒会上,往往遇到的女性都会问:“您是南田女士的丈夫吗?”

  柳生和岛为此,还在家里抱怨过几次,只不过这种事情多了以后,他也不得不习惯起来。

  不过,托了妻子的福,柳生家融入上流社会过程顺利了许多。

  而这次长子柳生元和的婚礼,南田雅子很是准备大操大办一番。

  在她的计划里,不但要请通过美容会所认识的大量友人前来参加自己长子的婚礼,甚至她还打算试试,能不能把那位名动世界的阿尔托莉雅神下请来呢!

  当然,要能把英国女王柯罗尔*伊丽莎白一并请来就更好了!只不过估计有些困难,毕竟英国女王的行动通常带有政治意义,不是和柳生家有些私下交情就可以请得动的。

  不过,南田雅子还是决定,要让这次婚礼成为柳生家更上一层楼的重要标志!

  可没想到自己的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可儿子自说自话,就决定在迪士尼公园的灰姑娘城堡举行婚礼!那么屁大的一块地方,才能容纳多少客人?

  说起来,迪士尼公园的灰姑娘城堡,也算是举行婚礼的一个热门场所,如果是原本的柳生家,能在这种地方举行婚礼都算是颇为破费了——在那里举行一次婚礼要上千万日元呢。

  本来南田雅子已经准备了十亿日元为长子举行这次婚礼。

  这要是操办起来的话,灰姑娘城堡未免就有些不上台面了,有些过家家,玩游戏的意思。

  现在的柳生家岂是四年前可比?长子的婚礼放在灰姑娘城堡玩过家家,回头别人还不一定怎么说柳生家呢!

  什么样的层次就得办什么样的事,日本就是这么一个严守规矩的民族,凡是硬要突破这个潜规则的人,在日本都很难生存下去。

  问题是,即使南田雅子作为柳生元和的亲生母亲,但要让她直接面对儿子,否定儿子做出决定的事情,南田雅子也有点怵头——而丈夫根本就不肯为此出头。

  柳生元和这个孩子实在已经不像是一个凡人了。虽然这几年,儿子处处表现的对自己百般依顺,似乎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但是,作为亲生母亲,南田雅子还是发觉一些不同——儿子柳生元和的感情其实是越来越淡漠的!

  就拿自己的父亲母亲和妹妹来说,只有第一次,自己带两个儿子回娘家时,元和他彬彬有礼,一切正常。

  可是后来自己和妹妹私下相处的时候,妹妹曾经说过,假如自己不在场,妹妹只是站在自己儿子附近,就会从心底感觉到一种压抑和恐惧。

  这些年来,自己也不敢要求儿子对娘家人有什么照顾了,反正现在自己也有能力帮助父母和妹妹。

  那件事以后,南田雅子小心留意着自己的儿子,确实发现,庄园里的仆从们,连走路都会不知不觉的绕开儿子所在的房间。

  尤其是参加那天柳生元和的观礼仪式以后,南田雅子终于发觉这完全是一种生命层次上的差距——那是近乎人与神之间的距离。

  所以,就算是亲生母亲,南田雅子也绝不愿意直接否定柳生元和的意志——也许在这位母亲的心底,也有一种埋藏很深的恐惧?

  这次为什么她会和清水玲在美容会所里讨论两人儿女的婚事?就是因为南田雅子下意识的想离儿子远一点,她可不想让儿子知道,自己正偷偷想办法要把操办婚礼的主动权抓到自己手里。

  柳生元和到底能够听到多远以外的声音,南田雅子不知道。但是,在市郊庄园里,他们夫妇的卧室和儿子闭关的地方,直线距离绝对超过五十米,当时儿子不但能听到他们夫妇的对话,甚至还能直接把声音传过来。

  这等能力,已经完全超出了柳生夫妇的想象力。

  家里(市区公寓)的房屋面积虽然也不算小,但比起郊区庄园可就差远了,无论从那个角度测量,都没有五十米那么长的距离。只要是在家里说话,那就等于在儿子的耳边说话一样。

  所以南田雅子才会约亲家母来这里谈论事情,何况,这件事没有清水玲的支持也不行,到底小樱可是玲子的女儿。

  而不做通小樱的工作,怎么去做元和的工作?

  南田雅子为了慎重起见——毕竟现在这个儿子实在太非人了一些,就算是亲生母亲,想要改变柳生元和决定的事情,也要多方筹谋,多做准备。务必不出手则已,一发则必中。

  为了这个目的,南田雅子决定,大家要事先充分交流沟通,用所有的人际关系——父母、岳父母、未婚妻——将儿子包围起来。

  (柳生元和在日本,能够左右他的意见的人总共也就这么一点,什么徒弟、剑豪会?根本就没列入考虑范围。当然还有些赤旗方面的人际关系,但这次结婚,柳生元和根本就没想起来通知那边,这是宅男的通病——怕麻烦!)

  这种硬生生扭转儿子决定的事情,如果第一次不成功,第二次就更困难了。

  ————————————

  “小枫,你觉得我们到底如何做,才能让这位剑圣为我们所用呢?”九条关城看着眼前的资料,头疼的说。

  这位少年剑圣简直是一个无欲无求的典范,无论对钱对色、甚至对荣誉都没什么追求,整天除了学习研究,就是闭关修行。明明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活的却像是一个老学究似的。

  你说你一个小屁孩,已经功成名就了,还这么努力干什么?你这是想上天吗?

  到了九条关城这个地位,尤其是在像国家安全局这样的部门身居高位,他无论公家还是私人方面,能够动用的手段其实很多。

  但是,他又不能把这位剑圣彻底得罪了,说到底,他是想利用这位剑圣延长寿命的能力去到处搞好关系,交换利益,而不是要想办法干掉这位剑圣。

  他得多傻逼,才会得罪一位能给无数权贵带来宝贵生命的人?真得罪了这样的人,就算以九条家的权势,到时候能不能保住他都是问题。

  而且这位剑圣柳生元和自己虽然像个宅男一样,什么事情都不管,可他毕竟是日本剑道的象征,而日本剑道又是日本武士精神在体育运动方面的具现。

  这么算下来,这位宅男剑圣,居然还是日本武士道精神活着的人间具现?

  看着眼前这份资料,九条关城可以肯定的说,这位少年剑圣恐怕根本没有多少武士道精神,至于科研精神倒是不缺的,可问题是别人不这么看啊?

  要是剑道联合会,不,哪怕只是剑豪会出手来找他的麻烦,也够他九条关城头疼的。

  到底怎么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呢?

  “如果柳生家都是这样的人,将来在日本的上层,一定会有柳生家的一席之地。”藤原枫随手翻着桌子上的文件,在这些资料里面,除了包括柳生一家四口的所有资料,还包括小林熊光一家和南田雅子娘家的情况。

  “如果单从柳生家看的话,南田雅子虚荣心比较强,似乎可以从这个方面着手;柳生君,我说的是柳生和岛,他有事业心和好胜心,尤其是最近两年,南田雅子社会地位隐隐超越了他,他已经表现出有不满的迹象——现在他很少携带妻子一同出席各种酒会了。

  作为一个传统日本大男子主义者,我们可以刺激他的自尊心,推动他进行商业上的投资冒险。”

  “我们可以通过金融手段,从他们夫妻两方面渗入到柳生家内部,只要和柳生家结成利益共同体,想必就有机会进行操作。

  反正无论是美容会所还是清净水公司,都是相当优良的资产,作为投资对象的选择,也是非常合理的,没人可以在这方面指责我们。”

  藤原枫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至于柳生元和这个人,我完全看不透。他这五年的一系列举动,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明显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特征性行为。”

  “他就好像是在被什么东西追赶似的,拼命在奔跑,生怕一放松就会被吞没,按理说,这种情绪不应该出现在一位修行剑道的剑客身上啊?

  剑客将性命寄托于剑上,无畏无惧,根本不该存在这种情形。倒是作为科学家,有些人会有一种时间紧迫感,不过那也是有原因的,比如说怕在科学竞争中落后,科研投资血本无归,并不会凭空产生焦虑。

  但是这位剑圣和这些情况不一样,他明显对科研竞争毫无概念,甚至可以为了修行剑道,闭关一闭就是十个月,这样的人,行为很难推导,我甚至看不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逻辑在支撑他的做出如此行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