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豪会的新首席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豪会的新首席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50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24

  

  在剑豪会的二楼,走过那间摆放着乱七八糟个人物品,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会议大厅的会议大厅,有一间专门用做剑豪们进行试合切磋的剑道室,只不过,这间剑道室可不是一般试合切磋可以使用的,这里,是值得记录在剑豪会资料库中,顶尖的剑豪切磋时,才会打开使用的地方。

  在一侧的地面上,四年前,柳生元和凌空一剑,劈斩出的剑痕还在地板上留存,只是在剑痕的边缘,现在已经被镶嵌上一层银白色金属包边,让这道剑痕更加触目惊心的同时,也保护了地板,免得地板进一步裂开。

  今天,这间房间又一次被打开了。

  “大岛君,请!”今天的佐佐木真平首席难得收起自己嬉皮笑脸的表情,严肃的说。

  这一战是佐佐木真平主动提出的。

  如今的佐佐木真平脸上已经显出了老态,四年过去了,如今他已是七十出头的人了,就算是兼修了道门养生秘法,他的身体这几年也已经开始走向衰退,也许别人还看不出来,但是佐佐木真平自己知道,自己已经不再适合握剑了。

  四年前,佐佐木真平曾经打算过退休,可是大岛慧这个他最看好的剑豪会次席,为了追求剑圣境界,不顾一切的离开了剑豪会。

  紧接着,少年剑圣柳生元和横空出世,盖压一时,号称‘东之剑圣’,佐佐木真平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把担子交付出去了。

  结果,那位任性的少年剑圣不但没有接班的意思,反而跑去赤旗深造学习去了。这四年来,他在剑豪会里露头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这样的人,可没办法把剑豪会交接继承下去。

  幸好,现在有了更理想的继承人选——大岛慧回来了。

  在四年前,大岛慧就是剑豪会的次席,无论从战绩还是个人声望与管理能力来说,可都要比那个不务正业的臭小子要合适多了。

  不过,今天这一战还是有必要的,虽然剑豪会的首席并不一定要求剑道造诣是剑豪会第一,但是作为即将接任剑豪会首席的剑客,也要向大家证明自己能力,而且,这也是剑豪会传承的仪式之一。

  “佐佐木前辈,还是您先请!”大岛慧微微躬身施礼,从容的说道。

  今天的大岛慧,身穿一件印着许多粉色樱花花瓣的黑底色剑道服,还破天荒的在脑后扎了一个单马尾,配上她年轻了十多岁的面庞,与她以往的形象截然不同。

  “广田,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大岛老师变得这么年轻?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坐在广田和子左边的中岛汉方看着场上的二人,小声的问。

  广田和子现在已经是剑豪会的正式成员之一,有资格坐在前排观战。

  而在他们身边,凡是剑豪会的成员们,都在现场列席见证这两位即将进行新老交替的首席进行试合。

  “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师现在的变化,应该和老师这次被柳生君治愈有关。

  而且老师这次身体康复以后显得有些奇怪,这几天常常站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广田和子小声的回答道。

  “你觉得,这次大岛老师能战胜佐佐木首席吗?”佐佐木真平这些年准备退休的心思,剑豪会的众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肯定没问题,现在的老师已经完全超越了剑豪的境界,佐佐木首席虽然很强,但是和现在的老师相比,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剑客了。”

  广田和子肯定的说道,这几天,虽然她没见过大岛慧挥出一剑,但是,在老师身边,一种无时无刻存在的无形压迫感,告诉踏入剑豪境界的广田和子,现在的老师,已经真正进入不可测度的境界。

  “大岛君,您是不是已经达到剑圣境界了?”佐佐木真平不但没有动手,反而面色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站在大岛慧的对面,佐佐木真平也感觉到了这种无形的压迫感。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每一个微小的动作中都让人觉得束手束脚。

  这种感觉,佐佐木真平练习剑道近六十年,还真没有感受到过,哪怕是当年,面对如今已经成为剑圣的柳生元和,他也没有这种感觉。

  这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作为前辈,佐佐木真平心中有一种颇为复杂的滋味,他告诉自己应该觉得欣慰才对,但是心里真的别有一番滋味。

  这种百味杂陈的感觉中,最强烈的一种感觉,竟然是惭愧!

  当年,他不是没有冲击剑圣的机会。论起剑道方面的天赋来说,佐佐木真平自问自己比不上柳生元和那个妖怪,但是比起大岛慧来说,自己的剑道天赋还是要超出一些。

  可是,自己获得了一届武魂杯以后,就迷失了自己。当然,自己内脏受伤也是一个理由,可是,自己真的就没有机会冲击剑圣了吗?

  不是,自己那时还是有机会冲击剑圣的!

  真正的原因,是自己害怕了,害怕冲击剑圣那微不足道的成功几率;

  是自己满足了,沉溺在武魂杯得主的骄傲和享乐中,名利双收,让自己失去了一颗武士的心!

  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搞笑、古怪的老头子的?自己真的是这样的人吗?以前的自己,也曾经如刀刃般锋利、自信,而后来,自己变成这样,到底是所谓的游戏人间?还是努力麻醉自己,让自己忘记自己的胆怯和软弱?

  今天的试合其实也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但是对于此刻的佐佐木真平来说,看着轻松站立在对面的大岛慧,他就像看见还在意气风发时代的自己。

  不,现在的大岛慧更从容、更自信,虽然仅仅是站在那里,但她的气势已经控制住节奏。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来吧,就让自己作为剑客、作为剑豪会任期最长的首席,最后再痛快的拔剑一次,为后人铺平道路!

  不再等待大岛慧的回答,佐佐木真平在长笑声中,抛开一切,两柄飞燕斩如同飞燕掠水,轻盈的朝对面掠去。

  ————————————

  “看来,今天的佐佐木首席真的已经放下了。”宫本二心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作为和佐佐木相交数十年的友人,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佐佐木首席这段日子里心情烦躁?

  虽然佐佐木这些日子整天大声说笑,甚至有时还故意弄些搞笑的动作,让自己显得有一颗年轻的心,但是,这些有些过分的行为,暴露了他心中的不安。

  也许佐佐木真平自己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宫本二心知道,老朋友大概是觉得有些失落了,尤其是大岛慧虽然全身瘫痪,但是疑似成功突破剑圣以后,老友就越发的有些不正常起来。

  但是此刻,剑客的剑是不会骗人的!

  老友终于还是放下了!

  ————————

  刀光如飞雪,轻盈的飘洒在空中。

  佐佐木真平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挥出自己的刀的年龄。

  那是一段何等美好的时光啊!在那个时代自己拥有的、现在自己失去的,是一颗纯净无暇的剑客之心,可惜,直到现在,自己才从过去的荣耀中,明白了这一点。

  柳生元和是对的,也许他暂时放弃剑道也是对的,迷失在过去成功中的人,是无法保持一颗赤子之心的。

  此刻,佐佐木真平人在中间,刀分两翼,侧转、斩击、前冲、回旋,青春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就像是真正化身成为一只飞燕,在空中回翔飞舞。

  此刻,佐佐木真平觉得挥舞着长刀的自己,是如此自由,心情是如此轻松,三十年的荣耀光辉,蒙蔽了自己的剑心,直到今天,终于要离开剑豪会的时候,自己才清醒过来——

  只有持剑而立,才是真正的自己!

  ——————————

  佐佐木真平围绕着大岛慧绕身急转,轻盈的似乎脚不沾地,长刀化为双翼,一斩一抹、一挑一转,前后上下,连绵不绝,刀光如雪花纷飞;大岛慧前进后退,不离三尺之地,手中的长刀总能够在雪花般纷飞乱舞的刀光中中,找到飞燕斩的真身。

  两人一进一退,刀剑交击的声音,清脆而有节奏的鸣响在空中,像是一曲悠扬的乐章。

  渐渐的,两人之间形成一种奇异的默契,似乎不再是刀剑争锋,反而更像是用刀剑在交谈、在下棋、在品尝、在共舞。

  “好美——”不知是谁在下面脱口而出。

  剑光错落中,白色的燕纹剑道服袍袖飞扬,宛如御风而行,绕着中间的黑衣剑客飞舞,刀光纷纷扬扬;而黑色的樱花剑道服原地旋舞,剑道服上的粉色樱花,似乎活过来一般,在风中飘零。

  黑色的樱花剑道服和白色的燕纹剑道服交错而过的时候,佐佐木真平的白发飞扬而起、大岛慧的马尾辫尚未落下的时候,两人同时由动化静,背对背站立不动。

  佐佐木真平的飞燕斩从自己平平向外伸出的左手倒钩而回,点在大岛慧的腰侧;而大岛慧的右手下垂,刀柄倒持在手中,长刀的刀尖上指,正点在佐佐木真平的后颈之上。

  ————————————

  “啪啪啪啪啪啪——”鼓掌声音从无到有,从开始的稀稀拉拉,到后面的犹如雷鸣。

  今天,几乎所有能来的剑豪和剑豪候补都齐聚一堂,整整二十四位剑客,在这里见证了新老剑豪会首席的交接仪式——所谓仪式就是这场试合。

  日本剑道处处以实战为先,所以,剑豪会的入会测试是真剑对决;新人的入会仪式也是真剑对决;作为剑豪会最高荣誉的剑豪会首席,交接仪式当然也是真剑对决。

  当然,这些真剑对决试合的录像,也是剑豪会内部,日后剑道交流学习的重要素材,在这个和平的时代,日本能够牢牢把持住武魂决这样的冷兵器实战比赛,和剑豪会这种真剑对决,实战为先的交流传统是分不开的。

  “哈哈哈,大岛君,你可真是太客气了!”佐佐木真平收起长刀飞燕斩,大笑着转过身来。

  “哪里,佐佐木前辈,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以前与我的试合,原来都是留了手的!”大岛慧也转过身来,看着这位总是一副不正经模样的老头子。

  今天这一战,大岛慧的确是手下留情了,这么多年的同僚,大家多少都有些感情,

  何况佐佐木真平都要退休了,大岛慧也不屑与踩着一位要退休的老头子来上位,她的声望不需要用这么一场胜利来锦上添花。

  何况,大岛慧自信,自己就算在日本千年以降的剑道史中,都能算是顶尖的剑客之一。

  方才,她根本就是陪着这位打得兴起了老头子好好比划了一场而已,如若不然,以大岛慧此时踏入剑圣境界以后,自然而然拥有的心眼、剑道预感和闪电一击三项能力,只要认真出手,最多三两剑,就足以击败这位前剑豪会首席。

  即使如此,大岛慧也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以前两人的所有试合中,这位前剑豪会首席佐佐木真平,最多只用了五分力量!

  要知道,如果是正常踏入剑圣境界的大岛慧,最多只能拥有心眼和剑道预感这两项能力:心眼能够遍观八方,身体周围再无死角;

  剑道预感则是一种前知之能,可以提前判断出对手的下一个动作,这种能力很多武者都有,不过那更多的是依靠经验罢了,判断正确率有个百分之七八十就很了不起了。

  而剑圣的剑道预感,则是一种说不出原理的心灵能力,对于对手的下一个动作,判断准确率是——百分之百!

  可是,即使拥有这两种奇迹般的能力以后,大岛慧还未必能有百分百的把握,击败这位剑豪会的前首席。

  而闪电一击的能力却不是自己踏入剑圣就拥有的,这个能力还是在见证柳生元和踏入超凡,成就真人的时候才拥有的——是的,大岛慧听得懂中文,毕竟她可是到天朝大陆游学过五年呢。

  当时,别人也许把注意力集中在脱胎换骨,重返青春上了。

  但是,也许是剑道已经深入了大岛慧的骨髓,因此在身体组织全面刷新的时候,大岛慧在不知不觉中,通过有意无意的诱导,主动优化了手臂肌肉骨骼的组织结构。

  现在的大岛慧,爆发出闪电一击能力时,挥斩的动作甚至可以追光逐电!

  只不过这一刀太过激烈,能发而不能收,大岛慧自然不可能在切磋时施展出这一刀。

  而佐佐木真平的飞燕斩,当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双刀随心而动、灵动如神、呼应来去、此起彼伏、全无破绽!

  再加上佐佐木真平的步法飘逸之极,可以说,在这个武道层次中,无论身法运刀,实在已经做到了近乎完美的地步。

  如果没有压倒性的速度和力量,大岛慧即使晋身剑圣,如果不是全力出手,还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得胜利。

  反正,大岛慧自认,当年自己和这位首席切磋的时候,他只要拿出一半的本事,自己就万万不是对手。

  可是,这位佐佐木前辈大概是为了不挫折自己的剑心,每次都是和自己势均力敌,然后就以自己心脏受创未愈的理由,认输出局。

  仔细回想起来,自己的剑道能在短短十年内,达到可以挑战剑豪境界的地步,真的和佐佐木首席全无关系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