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暗流、微澜

第一百八十八章 暗流、微澜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04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23

  

  “这就是你的报告?小林君?”九条关城看着站在他办公桌前的小林熊光,冷冷的问道。

  “嗨,是的,九条局长。”小林熊光低头看着办公桌,似乎上面的花纹藏着无穷奥秘,值得研究研究再研究。

  九条关城简直恨不得将手上这份东西直接摔到小林熊光脸上!

  就在三天前,赤旗来访的那一只重量级专家团队终于打道回府,离开了日本,根据陪同这只赤旗团队的日本情报官员汇报,来访的团队中,除了参加观摩日本剑圣柳生元和出关仪式之外,并未进行任何社交活动和科学研讨活动。

  甚至这只团队为了行踪隐蔽,没有通知任何日本科学界的同行。直接赶赴东之剑圣柳生元和的庄园,期间甚至没有住一天宾馆,而他们离开庄园,就直接赶赴机场离开日本,中间没有一天停留。

  可是,就是在剑圣柳生元和出关观礼仪式当夜,仅仅就是一夜时间,这只来自赤旗的专家团队中,许多人的气色相貌,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时陪同赤旗团队的情报人员都被吓了一跳——他们甚至怀疑,其中有几位,变化实在太大,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是不是已经被调包了。

  要知道,作为亚共体中公认的宗主国(当然,赤旗自己口号中是亚共体国与国之间,是完全平等互利的),赤旗人在日本可以享有一定的特殊待遇。

  尤其是这种通过官方渠道事先通知铺垫,带有浓重官方色彩的正式团队来到日本,日本甚至要派出安全情报人员全程陪同,以免他们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损伤了中日友好邦交。

  假如这些人中间,真的有人出了意外被掉了包,中日邦交受不受影响暂且不提,这位情报人员作为陪同人员,肯定是要受到上级的严厉处分。

  幸好,在庄园外面等候值守的人中间,还有一部分是赤旗团队中自带的安保人员,经过这些人员的一番交谈确认,最终确定,没有人被掉包,都是货真价实的原班人马。

  既然都是原装货,不存在换了一个人的情况,那么在庄园里这一夜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就值得人去寻味了。

  昨天进去的时候,还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今天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头黑发,乌黑靓丽的像是刚焗油过似的;昨天还是用轮椅推进去的一位老兄,今天就拎着一个看起来颇为沉重的大包,健步如飞的走了出来。

  这一晚上的时间,在这所神秘的庄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夜深更时分,大家所看到的星云流转、听到的雷霆阵阵,到底意味着什么?和这些人身上的变化,到底有没有关系?

  日本方面的陪同情报人员,并无权限盘问这只级别相当高的赤旗团队人员,因此,他们也只能尽职尽责的完成自己的工作报告,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如实记录下来,最终,这些工作报告作为本次事件的情报汇总,摆在九条关城的办公桌上。

  本来,送走了来访的这只神秘赤旗团队以后,九条关城并未在意这种小事,毕竟这种主要由科技人员组成的团队,一般都是进行科研交流为目的,也许还会牵涉到一些保密性研究,可是,这种人一般情况下与国家安全关系不大——人家又不是参观什么国家级保密实验室?

  所以,最初看到小林熊光交上来的报告,他也没在意,顺手就放在一边去了。

  可是直到昨天,突然有人在网上公布视频,视频中,星云流转、雷霆咆哮,天地之间,四处流光飞溢,这等奇迹般的美景居然发生在日本东京都附近,一下子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尤其是许多人表示,当晚,自己也看到了流光飞溢的奇景,并且上传了当时的照片。

  (这四年来,世界互联网技术有了飞快的进步,已经可以上传视频和照片了)

  虽然这条新闻还不至于引起社会轰动,但是的确引起的九条关城的重视——因为他知道,这条新闻还真不是像其他故意吸引眼球的奇闻一样,纯粹靠捏造出来的。

  于是九条关城重新把相关的几份报告翻了出来,仔细对照着看了看,终于发现了问题——小林熊光在说谎!

  本来这件事情说大不算大,说小也不算小——说大不算大的原因是这种事情对社会稳定根本没什么影响,顶多算是一件奇闻异事,就算是已经在网上被报道出来,最多就是占据一两天的新闻热度罢了,绝大多数人也就是听个热闹。

  这两天的新闻热度排行,这条新闻还要排在女影星****公开宣布,下个月自己要结婚的新闻之后。

  可是这件事说小也不算小,毕竟不但是星云降世、雷霆大作,居然还集中在一个地方?这种耸人听闻的消息,在日本的报纸刊物上是半点不稀奇的,问题是,这件事可是有多方佐证、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并非为了引人关注,而特意制造出来的假新闻!

  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的星云降世、雷霆爆发呢?

  而且从另一份报告上看,观礼仪式结束的第二天,老人白发转黑、步履如飞;残疾人离开轮椅,自己走了出来;还有一位日本著名剑豪大岛慧,明明已经被判了死刑的病情,居然也痊愈了!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秘密在里面,老实说,九条关城并不在意什么星云流转、雷霆降世,那玩意说不定就是个三维投影呢?

  反正他知道,日本的确有这项技术存在,只不过由于成本高昂的原因和设备体积的缘故,现在还无法推广使用罢了。

  但是白发复黑,植物人治愈这种医学上的重大进步,可就真的引起他的兴趣了。

  九条关城身居国家安全局副局长的高位,身后难道没有人支持吗?九条氏乃是日本自古以来,名门中的名门,无论在政商两界,都有各种各样,盘根错节的关系,就算是日本王室,也要卖九条氏三分面子。

  对于九条关城来说,这件事件中,可能蕴含着医学上的突破,或者直接说,是在延长寿命方面的突破,才是最吸引他的地方,如果能把这种能力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话————

  九条关城自然重新翻出小林熊光的报告,仔细复读了一遍,这才让他怒不可遏,这明显是欺骗、这明显是渎职!

  (当然九条关城不会把自己的真正心思说出来,作为自己发作的理由)

  “九条君——,其实我根本无法描述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而且,我不认为我将这些东西写在报告上,对国家会有什么好处!”

  小林熊光倒也没有怯场,一来他的确不知道自己看到的那些现象到底意味着什么;二来,光是自己和妻子身上的变化,就已经让他决定,要保守这个秘密,至少不能从自己这里泄露出去。

  这种近乎奇迹般的变化如果泄露出去,事情到底会发生如何变化,连小林熊光自己都想象不出,但是,会到来无穷无尽的麻烦,那是肯定的。

  光是发生在自己和妻子身上,能够让人恢复青春的效果,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会为之不择手段。

  “对国家有没有好处不是你应该判断的事情,你的责任是把观察到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写出来!”

  看着小林熊光那张溜光水滑的脸,九条关城更加愤怒了——尼玛蛋,看你这张脸,从老树皮变成鸡蛋皮了都,还说自己无法描述看到了什么?

  这分明是把好处独吞了!

  “对不起,九条君,我根本无法描述我当时看到的情景。”

  “八嘎!”

  “嗨!我很惭愧!”

  “小林君,我认为你该休息一段时间,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行为!”

  “嗨,谢谢九条君的理解!”

  ‘——————我理解个屁!’九条关城望着走出办公室的小林熊光,心中暗怒。

  九条关城不是没有更严厉的方式处置小林熊光,一个小小的警部而已,有什么难以摆布的?但是这位可是那位日本剑圣的岳父大人。

  只要九条关城一天不能确定,这种近乎重返青春的奇迹,和那位日本剑圣无关,他就不会为这点事来得罪这位可能兼职的神医的剑圣。

  他拿起桌上一部蓝色的固定电话拨了出去:“藤原君,请帮我查一下参加了剑圣柳生元和出关观礼仪式,日本方面人员的详细情况。务必从他们嘴里,掏出观礼仪式”

  ——————————

  “玲子,对不起,我可能要被停职反省了。”从安全局离开以后,小林熊光直接回到了家中,歉然对迎接自己的妻子说道。

  “熊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清水玲接过丈夫手中的提包,关心了问。

  “前几天,柳生元和那孩子举行了观礼仪式,作为安全情报人员,我被要求提供一份现场报告,这份报告我本想糊弄一下算了,毕竟我不能给柳生家带来麻烦。

  今天,九条副局长把我找去了,他对我上写的报告很不满意,给我下达了停职处分。”

  说着,小林熊光笑了笑,但是他的嘴角抽搐着,让这个笑容看起来和哭差不多。

  在日本,有一种耻文化,像是小林熊光这样,受到上级如此重大批评处分的人员,往往就意味着在这个系统中,再也没有出头之日。

  这对于人到中年的小林熊光,这实在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当然,他在写出那样一份报告之前,也有了心理准备,只不过事到临头,还是很有些难受罢了。

  “熊君——”清水玲听到是这个原因,将小林熊光的提包放到地上,轻轻的抱住丈夫的腰,依偎在丈夫的胸前。

  “熊君一直都是一个有情有义,真正的男子汉!如果你为了自己的工作,连朋友和女儿的感受都不管不顾,我会伤心的。”

  “玲子,你不怕以后我们的生活变得困难吗,我很有可能无法升职、甚至丢掉工作的。”小林熊光扶住妻子的肩膀,将她推离开一点距离,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

  “啊?熊君你担心的是这个吗?”

  “是啊,我们虽然还有不少存款,但是以后可能就要精打细算的生活了。”

  “熊君,你真是一个典型的日本男人啊!你知道我和元和君的母亲,南田雅子女士,一起开的美容院吗?那里面我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每年都有两千万日元的收入呢!放心吧,以后我会承担起家里的支出的!”

  清水玲得意的笑了起来,就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女孩一样。

  如果放在往日,这个笑容也就是夫妻之间的调笑而已。

  可是现在,脱胎换骨,重返年轻、容光焕发的清水玲,真的就像是两人刚刚相识时,那个活泼的女孩一般,让小林熊光都看得呆住了。

  “怎么了?大狗熊?”这个称呼,已经很久没听到过了!

  “喂,小菊在家吗——?”小林熊光小声的问道。

  “她住校啊,今天又不是周末!”

  “嗷呜——,大熊要喝水!”小林熊光一个公主抱,抱起自己年轻十岁的妻子,冲进了房间。

  至于处分什么的,去他妈的!老子从今天起,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了。

  ————————

  “多恩,你确定你没看错?确定是她?”

  “废话,当初我和你姐姐可是同班同学,还能看错?沃伦,你要有麻烦了!哈哈哈!”

  “靠,她不是我姐姐,我再说一遍,她是那个婊子养的小婊子,不是我姐姐!”一个一头棕色短发的男孩怒吼道。

  “切,好吧,她是小婊子,可你这么叫唤有什么用,你那个花花公子老爹肯定认为她是你姐姐。”

  “妈的妈的妈的,我会有办法,我一定会有办法!我要干掉她,那个臭婊子的女儿,妈的我一定可以干掉她!”棕色短发的男孩怒吼着冲了出去。

  加州的阳光照耀下,棕榈树的叶片在风中轻轻抖动,天空上点缀着几朵白云,阳光灿烂。

  怒冲冲,一路急奔出校园的男孩打开车门,疾驰而去。

  背后,开放式的校园入口处,加州理工学院的铭牌赫然在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