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劫波度尽

第一百八十六章 劫波度尽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7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20

  

  雷霆如雨而落,击穿空气的声音震耳欲聋。

  虽然南田雅子觉得自己的失声惊呼,会惊扰到儿子柳生元和,让他分心他顾。

  但是实际上,她的这点声音,早已淹没在裂缺霹雳中,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不过,柳生元和的确‘听’到了。

  与其说是‘听’到,还不如说此刻的柳生元和‘看’到了,在竟此刻的柳生元和眼中,也许在世界深处的奥秘还是模模糊糊,不可理解,但是母亲脱口而出的惊呼,他甚至可以直接看到空气的波纹震荡,甚至不需要听见任何声音,光是从这些空气震荡频率中,他就知道母亲在喊些什么!

  此刻的柳生元和,前所未有的强大!他的意志笼罩八方,在方圆十里的范围内,一切都如掌上观纹一般。

  比如说,在庄园外面正有一个女记者,站在一辆商务车的车顶上,努力朝这边窥视着,嘴里还念念叨叨的报道,搞不好还是现场直播也没一定。

  柳生元和心中一动,根本无需动用任何力量,那位女记者身边的无线电波就开始扭曲波动起来。

  对于母亲的惊呼,此刻的柳生元和只是微微心有所感,并没有太大的感情波动。

  化身光云以后,柳生元和的构成已经与人体截然不同,在所谓元神出窍、身融天地的状态下,他思考方式也不知不觉的有了些变异,至少在感情上淡漠了许多。

  因此,此刻的柳生元和倒也没觉得,自己让母亲在草坪边上哭泣有什么问题。

  毕竟危机就在眼前,如果不能赶紧将这些能量散去,恐怕自己就是道门有记载以来,第一个在三九天劫之下,化为灰灰的先天真人了。

  现在还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一些,没时间来慢慢安慰母亲。

  ‘轰隆隆隆隆’的惊雷声连绵不绝,在几乎是无穷无尽的雷霆击打下,草坪上开始有火花飞溅滚动,就连柳生元和笔直挺坐的身体,似乎也有些佝偻下去了。

  “老师,元和真人他情况似乎有些不妙,我们能做点什么吗?”张镇岳走到长明真人身边,低声问道。

  “咝——,测出来没有,到底是什么情况?能不能用避雷针的方法,把雷霆引出来一部分,给元和真人分担些压力?”长命真人扭头问边上。

  “电压比正常闪电要低三个数量级,也就是说,这里的闪电只有十万伏特,这很不正常,按理说这种电压,不可能击穿空气形成闪电。”

  “这和空间膨胀有关系吗?”

  “无法确定,以前从未发现过空间膨胀现象!就算是空间扭曲,我们也是通过天文现象才能确定,在地球这个星球的尺度内,无法观测到空间现象。”

  “不管怎么说,大家尝试一下!”

  本来这屋顶花园就有些遮阳伞和金属护栏什么的,而在场的诸位中间,既有大岛慧这样的日本剑圣,也有张镇岳、周路沉这样的化劲宗师,当真是掌如刀、拳如锤,瞬间就做好一根顶着一个空心金属球体的金属长杆。

  这是一种感应式的避雷针,比起那种直接一根金属棒子就直接朝天上捅的避雷针效果要好的多。

  几位武道巅峰强者,七手八脚的硬生生靠着双手,捏出来这么一根东西,放在别处必然引起阵阵惊呼,不过在这里嘛——那边还坐着一位遭雷劈的呢!

  大家虽然救助柳生元和心切,但是也没人敢直接伸手举着杆子往雷电范围里伸——别说十万伏特了,家用的二百二十伏特电压还有电死人的呢。

  武道宗师也受不了高压电啊!

  “让开!”长明道人大袖一挥,根本不需要手接触,长杆就凭空飞起,直射入草坪范围,插入地面,正好立在柳生元和盘坐处两米距离。

  几道雷电受着金属长杆的吸引,‘咔啦’一声,击打在长杆顶端的圆球上,然后电光闪耀中被导入地下草坪。

  “好!有效果,你们赶紧去再做几根出来!”

  片刻以后,柳生元和身边就竖立起八根金属长杆,围成一圈,被一道道雷电打的金光灿烂,雷蛇蜿蜒。

  柳生元和长出了一口气,本来已经佝偻下去的身体渐渐又挺拔了起来。这倒不是因为雷电被吸走的原因,而是这样大大加快了他分流能量的过程。

  虽然虽然看起来,还有一半雷电仍然抽打在他的身上,但是压力已经减轻到了他可以抽出手做点别的事情了。

  就在他现在坐着的地方,笔直下探两层楼板,就是那个作为大型培养皿使用的简化版人工子宫所在的实验室。

  在实验室里,墙边上那个有两米多高的金属罐子,顶端的活门悄无声息的自动移开,一个剑柄缓缓从罐子里探了出来。

  小樱曾经问过他,这一年来不看到他练习剑道,白虹剑也不见了。现在,从这个金属罐子里探出来的剑柄,可不就是白虹剑那个造型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剑柄吗?

  剑柄探出之处,微小的电芒和白色光流从实验室的空中出现,朝剑柄上汇集缠绕上去。

  在屋顶的花园中,天打雷劈,火花迸射的奇景大约维持了一个小时,随着头顶庆云逐渐散去,雷霆也渐渐零落下来,头顶庆云再也不像是小型银河系一般星光闪烁。

  到了最后,只有一片十七八米大小,淡淡的光雾飘浮在柳生元和头顶上空,不到五米高度的空中。

  也只有这么一点点东西,才是现在回归身体的柳生元和,真正能够控制的力量。

  ————————

  柳生元和缓缓从瞑目盘坐中睁开了双眼,当他双眼刚刚睁开的时候,一时间星光明灭,不知道有多少种光彩在他的双眼中流转,而下一刻,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仿佛刚才只是幻觉一般,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无比。

  “恭喜真人、贺喜真人!”

  就算作为柳生元和的老师,此刻,长明道人也同样躬身施礼。

  这不是师父对弟子,而是作为求道路上的同行者,对先行者的礼仪。

  “多谢各位观礼,还请诸位稍候。”柳生元和微微回了一礼,这可是道门的礼节了,毕竟此时向他恭贺的人,大多都是道门中人,至于他的日本亲友方面,不是不为他高兴,而是不熟悉这套仪轨。

  说着,柳生元和抬起头望向天空,张嘴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阵狂风席卷!飘浮在天空中,庆云散去后,仅剩下的淡淡光雾,犹如百川汇海般垂落下来,直接投入柳生元和的口中,在众人眼前,形成一个巨大的雾气漏斗!

  不过,今天让大家吃惊的事情已经太多太多了,虽然柳生元和这一口气吸的声势骇人听闻,大家也就当做寻常场景,一个个正儿八经的旁观见证,谁都没有大惊小怪的意思。

  “老师,父亲、母亲,麻烦你们招待大家一下,我还要去闭关一段时日,整理一下今天的收获!”

  到了柳生元和如此境界,其实闭不闭关也就那样了,只是当他一眼向四周望去——此时的柳生元和,已经从身化光云时的境界跌落下来,再也不复全知全能、神明一般的力量。

  可是,一眼望去,大家眼中的好奇心几乎要满溢出来了,这么明显的神色,柳生元和还是看的出来的,顿时心中叫了一声‘不好’!

  父母亲人倒也罢了,这些人比较好忽悠;师门道友这边,一帮师兄师姐连小本子和录音笔都拿出来了,自己可是深知这帮人问起问题来的样子。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为了避开下面的好奇提问,柳生元和不得不祭出‘闭关遁’大法。

  何况,柳生元和还真的急着去看看实验室里的情况,毕竟远程操控和亲眼目睹还有有那么一点区别的,最终成果也是要亲眼确认才好。

  说着,柳生元和略微点头稽首,竟然就保持着稽首的姿态,整个人在原地渐渐透明、淡去,消散在风中。

  “呃——元和!”话还在柳生和岛的嘴里,眼前的儿子竟然凭空消散了。

  看了刚才惊天动地的场面,柳生和岛当然不认为儿子是变成鬼了,可是这也够惊悚的了。

  其实这种现象没啥稀奇,也就是加速度超出人眼分辨能力而已,尤其在夜晚昏暗的灯光下,这和用手指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摆,会留下残影是一个道理。

  可是一根手指的加速度和整个人的加速度,那个难度能一样吗?这在武道上,完全是一种理想化的境界!

  “移形遁影!”

  “真的有这种东西?”

  “诶!周大哥你身体真的全好了?!”

  “嗯,这下可是欠下人情不小,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还上这个人情。”

  “周哥,没听他叫长明老师为老师吗?说不定和你是同门呢!”

  “这位的能耐,恐怕比传说中的神仙也不差什么了,和我是同门?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说不定人家只是看着长明老师年纪大,说几句客气话罢了,我可不觉得长明老师能教出这样的徒弟。”

  “混账,要不是长明老师的面子,你也能有今天?赶紧滚下去洗澡!臭的什么似的。”

  张镇岳低声叱骂,现在这里人可不少,不适合给他们解释什么。

  “好勒,赶紧赶紧!”

  周路沉也是因为沉疴初愈,大喜之下,一时间嘴巴没个把门的。说完了以后,自己也知道自己失言了,赶紧朝长明老师那里瞥了一眼,发现长明道人哪里顾得上他,人家正和一帮搞学术的在那里讨论的热火朝天呢。

  ——————————

  “大家好,从刚才开始,就不停的有各种美丽的光球、光流朝这所庄园飞了进去。从站在我们车顶望过去,可以从树丛的缝隙中看到,在庄园中的小楼楼顶,有奇特的现象发生。”

  “唔——,现在天空中有一片奇特的光云,啊!光云在旋转,好美啊!简直就像是一片小型星河,那些精灵一般的小光球,纷纷汇入里面。”

  “里面到底在干什么,这是最新的三维投影技术吗?我们日本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吗?这么先进的技术为什么不拿出来为国争光?这肯定是我国的科技发展体制出现了问题!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请大家注意,这本来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型庄园,但是你们看到了吗?在庄园的大门外,有十几个便衣在站岗,方才我们只是稍微靠近了一些,就被驱逐离开,远处还有几个人影在绕着庄园外墙巡逻,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是国家的秘密研究所?还是某个大财团的科研基地?从大门和外墙上,我们无法看到任何特征——”

  “还有——”

  “渡边小姐,停——!社长来电话,叫咱们赶紧撤离,不要再直播了,那边早就没信号了。”

  就在这位站在车顶,口水横飞的记者小姐说得正嗨的时候,司机在下面喊了一嗓子!

  “老娘就知道,这些财团各个手眼通天,这里肯定有不可告人的机密!总有一天老娘把它们都曝光出来,河真奖拿不拿得到不知道,工作是肯定没了!”

  渡边淳子一边嘴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一边从车顶上往下爬。做社会新闻的女记者,多半都是女汉子出身。

  “没办法,既然端着别人的饭碗,就得听人家吩咐,新闻是自由的,但是记者和报社的老板却未必能那么自由。”

  从她趴下车顶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得到庄园上空那一片庆云的一角,雷光闪烁中,不断有隆隆雷声传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去他妈的工作,老娘搏这一把!”渡边淳子下定了决心,参加工作都三年半了,整天报道的就是这家丢了狗、那家丢了车。

  这种捡新闻垃圾一样的记者生涯,不是自己想要的!渡边淳子已经受够了,现在这个场面,就是她一生的转机!

  ——————————

  “我说组长,里面到底在干什么?”

  “闭嘴,遵守纪律,不该打听的就不要打听!”

  其实,从星云汇聚开始,负责陪同赤旗来访人员的日本陪同人员就已经开始打电话向上级汇报了,毕竟他们被拦在庄园外,根本不知道庄园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是天空中异象大家都长着眼,谁都看得见。

  可是上级的电话回复却是坚守岗位,不要多事。

  所以渡边淳子才能在不远处爬到车顶上拍照摄影,要不然早就被警告驱逐了。

  在九条关城看来,反正有柳生元和的岳父小林熊光一家人在现场盯着,情报方面尽可以放心;而且这是一位剑圣、或者还是一位科学家的出关庆贺,又不是什么恐怖分子、反社会主义者,能弄出什么事来?

  而且现在都凌晨时分了,不管怎么闹腾,只要不离开那所庄园,那就出不了什么大事!

  顺嘴在电话里吩咐有关人员一声,叫他们注意一下,别扩大影响就行了,九条关城倒头继续睡觉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