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起沉疴、疗绝症,延寿一纪!

第一百八十三章 起沉疴、疗绝症,延寿一纪!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94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14

  

  若隐若现的金芒丝线从天而降,一丝丝、一缕缕,笔直垂落大地。

  此时的天空中,有清风拂过,但是这些纤细的丝线,丝毫没有随风浮动的意思,一根根笔直的垂落下来,直到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头顶上空,星河一般旋转的庆云之下,一个个拳头大小、两头略尖,中间圆鼓如球的光团,从庆云中分离出来,顺着这些丝线缓缓垂落,就像是水珠沿着细线滑落下来一样。

  从此刻化身光云的柳生元和视角看去,下面的小人们起了一阵骚动,也许他们其中许多人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尤其是柳生元和的家人弟子们,会汉语的都不多,他们可没兴趣阅读什么天朝的神话传说)。

  但是,只要看看天空中,这等神迹般的美景,再看看对面其他人的惊呼和骚动,傻子也该知道,眼前这些垂落下来的光球,都是非同小可的东西了。

  长明道人都有些坐不住了——这可是帝流浆啊!现在虽然还在天上缓缓下落,但是万一掉到地上怎么办?

  传说中这玩意根本无法保存,入物则化。要想享用的话,就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接住,让它化在自己的身体里才行。这种人间罕见的奇缘,掉地上一颗,长明道人都得心疼死!

  下一刻,似乎是听到了长明道人的心声,正在缓缓下落的帝流浆突然开始各自漂移分流,汇集到三十七根垂落大地的金芒丝线上,正好对应在三十六名观礼者和仰卧在病榻上的大岛慧身上。

  周路沉缓缓抬手,摸了摸穿入自己小腹的那根金芒丝线——他和大岛慧是唯二躺在柳生元和身边的病号——手掌抚过之处全无感觉,根本没有摸到任何东西的触感。

  周路沉抬起手,看着金芒丝线穿过手掌、投入大地,就好像手掌根本不存在一般。

  他摇了摇手掌,这个动作既不能阻断这根金芒丝线,也没有让金芒丝线有任何扭曲弯转。

  这东西有形而无质,显然也不是正常光线,这超出他几十年建立的唯物主义认知世界观。

  周路沉倒是没看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种道门秘仪的介绍,也不知道先天真人、大地游仙到底是何等存在。

  他不过是选拔出来的兵王,曾经有幸受到长明道人的亲手教导,侥幸突破化劲,成就了宗师境界,日常时间不是用来学习训练,就是武道修行,哪里有兴趣看什么道门典籍?

  可是,封神演义这本小说实在太有名,这本书他还是看过的,现在在他眼前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神话大能的出场仪轨啊!

  “至子时分,元始天尊顶上现出庆云,有一亩田大,上放五色毫光,金灯万盏,点点落下,如檐前滴水不断。”

  封神演义中,大破黄河阵这一段情节里,有这么一段描写道门阐教教主,元始天尊出场的段落,跟眼前这一幕何其相似?

  当然了,现在坐在自己身边两尺之地的那位少年道人,头顶上空这玩意不太像是云彩,倒像是一个小号的银河系模型;上面也没有什么五色豪光、金灯万盏,可就是这样,也够吓人了!

  这位尊者到底是何方神圣?日本剑圣哪有这等能力?哪怕现在有人对周路沉说,眼前这位,乃是元始天尊转世、十二金仙重生,周路沉都八成要信了。

  周路沉原本对这次远道前来日本,并不抱着太大希望。

  以他的身份,重伤之后,自然会有各位神医国手出手抢救治疗,连老师长明道人和方老前辈都出过手,针灸药浴、按摩蒸熏,什么玩意都上过了,可就算这样,他也只不过能勉强吊着一口气苟延残喘。

  就这样,还是多亏了他修成化劲宗师,一口气无始无终,周转全身上下,硬生生通过一口白蟒真气,取代了许多内脏功能来推动气血,大量减轻了内脏负担,才能活到现在。

  这一次,要不是大师兄张镇岳坚持,而老师也发了话,周路沉才懒得跑这一趟,他对痊愈已经绝望了,就让自己在湖光山色中度过余生吧,还瞎折腾什么啊?

  但是,目睹眼前此情此景,他的心里,已经熄灭的希望之火熊熊燃起!

  以前他总是说世上岂有鬼神?唯物主义大旗镇压一切牛鬼蛇神!一切不可解释之事,不是有人装神弄鬼,就是人类的认识还达不到相应的高度。

  可是现在,他却衷心希望,眼前这位真人真的是道门大能,神仙在世——只要自己能恢复健康,去尼玛的唯物主义唯心主义!

  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唯物主义唯心主义,能解决问题就是好主义!

  大岛慧身上盖着厚厚的软被,躺在柳生元和端坐的蒲团另一侧。

  她的眼珠虽然控制不灵,但是眼皮的开合还是可以勉强为之的。何况柳生元和已经和她说过,今天就是为她治疗的日子。

  这些日子瘫痪在床、半生不死,这样的生活,大岛慧早就过够了。

  要不是看在弟子广田和同门的奔波辛苦,加上还有柳生元和这位屡次展现出奇迹般能力的剑圣亲口保证,多少给她个希望念想,她说不定早就自杀了。

  而现在,大岛慧看着眼前的漫天星光,心中充满一种名为希望的感动!如此奇迹展现在眼前,自己痊愈之时也近在眼前了吧?!

  终于,在大家眼巴巴的期待下,帝流浆落了下来。

  有人含胸拔背、静坐以待,帝流浆落在他的头顶天灵;

  有人仰面朝天,张开大嘴,帝流浆直接落入口里,吞入腹中;

  还有人谨慎小心,特意避让开来,不让帝流浆落在自己身体上,而是摊开一只手掌去接住帝流浆的光团——帝流浆触手则化,无声无息的消融在手心里。

  无论是什么姿态,无论是用身体任何部分去接触,帝流浆无论遇到任何东西,都瞬间化入其中,了无痕迹。

  下一刻,每个接触到帝流浆的人都凝固住了!

  张嘴朝天的人,保持着仰天张嘴的样子;侧身伸手的人,保持着单手摊开的姿势,大家都定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时间也定格了似的。

  那是何等的感觉啊!天地苍苍,乾坤茫茫,此时何时?

  心灵无限扩大,灵魂洗涤一新,身体似乎变得透明起来,五脏蠕动和血脉奔流都历历在目;灵魂在歌唱、身心在共鸣,世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新奇和活跃——万类霜天竞自由!

  这是什么?这就是‘道’吗?

  这一刻,长明道人泪流满面,‘道’在何方?‘道’在天地间的每一处角落!它就在那里,就在身边,从未改变。

  可是,以前的自己,没有一双慧眼,又如何看得到啊!

  皓首穷经、二十载苦读道藏;

  风霜雨雪,三十载刻苦修行;

  埋首研究三十年,从显微镜下、从书本里、从实验室中、从手术台上、从影视资料中获得的林林总总的知识,都只是‘道’的碎片而已,就像是瞎子摸象,自己终究无法看到‘道’为何物。

  而今天,老道我终于亲眼、亲身、看到、体会到,什么是‘道’了。

  死而无憾!朝闻道,夕死可矣!

  长明道人浑然不顾自己体内发生的种种奇异变化,全心全意的观察、体会着这种奇妙的视角和感受。

  那么,长明道人此刻的视角和感受到底是什么呢?

  长明道人的视角和感受,就是天上化作光云的柳生元和,他的视角和感受!

  ——————————

  柳生元和化身光云,盘踞天中,无喜无忧的看着这些被长明道人称之为‘帝流浆’的光团,真正接触到下面这些亲友身体的时候——

  直到这时,柳生元和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帝流浆?

  什么所谓‘人间草木受其精气即能成妖,狐狸鬼魅食之能显神通。以草木有性无命,流浆有性,可以补命;狐狸鬼魅本自有命,故食之大有益也’————这全是骗人的!

  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月之精华、天地精气!

  这些所谓的‘帝流浆’,实际上是柳生元和被天地间某种力量同化的意志,也就是说,这些融入亲友身体中的光团,其实根本就是柳生元和的意志触手!

  只不过,这些被天地间某一种奇特力量所同化的,柳生元和自己都不能直接控制的意志触手,是如此隐秘、如此淡漠,不带有半分柳生元和作为人的任何感情波动信息。

  所以,这些升级换代的意志力量才能瞒过长明道人、大岛慧、周路沉这等宗师级别的人物,顺利的潜入他们的身躯,这时一种更高层级的力量,并非正常存在于世间。

  而此刻,所有通过这些触手反馈而来的信息,都被汇总在这片被刘长明老师称之为‘庆云’的光云中,就连在地面上正盘膝而坐,柳生元和的身躯,也是断断处理不了这许多信息的。

  也只有这一大片光云,像是一种外挂式计算处理设备‘庆云’,才能瞬间处理如此庞大的信息量,并将之整理的井井有条。

  ‘果然是流浆有性啊!’柳生元和心中感叹道:‘岂止是流浆有性,尼玛那就是我的性!’

  在道门中,性和命是两个相互对立、相互配合的概念。

  在道门中,命是指对具体的身躯打磨、养练;性则是指精神修养和意志感悟、世界观的建设和修正等等。

  这些‘帝流浆’根本就是柳生元和的意志,可不是‘流浆有性’吗?

  长明道人的‘窥道’,窥的根本就不是道,他只不过是分享了此刻作为光云的柳生元和的一部分感受和视角而已。

  也就是说,通过融入长明道人体内的意志触手,柳生元和可以直接传递了部分信息给他罢了。

  这不是柳生元和小气,对师父还要留一手,而是别说长明道人,就算是此刻端坐在地面上,柳生元和自己的本体,也断断接受不了此刻光云中,四面八方归来的意志中携带的无量信息。

  不然,还搞什么‘庆云’出来?柳生元和直接把这些意志能量纳入身体中不就完了?

  当然,你要说长明道人是分享了柳生元和对‘道’感悟,那也不算有错。

  尤其是此刻,化身光云的柳生元和,摒除了人体种种感情干扰,以绝对客观的意志集合体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当真有些‘近乎道’的意思了。

  既然明了‘帝流浆’的真相,那么所谓的‘起沉疴、疗绝症、延寿一纪’对此刻的柳生元和也没什么难度了。

  潜伏进人体的意志触手,通过更高层次的奇妙力量,拨动了人体中更深层次的开关!

  脂肪细胞被分解,提供出最适合人体的营养成分;奇妙的力量在涌动,按摩着血管,推动血液加速运行,将营养输送八方;健康的细胞被催促着加速分裂,取代了不健康的细胞组织;一层层新生的细胞组建成新生的器官组织。

  在人体本能的指导下,每个人都在自然而然的变化着。

  这种脱胎换骨似的变化,直到人体的脂肪营养储备达到某一个界限,再无能力支撑人体蜕变为止。

  然后,癌细胞、死皮、血管中的阻塞物被高度汇聚的力量所切除、杀死,顺着血管被疏导、排出体外。

  每个人都在蜕变,每个人都在新生,这是人体的刷新,在这种通用型的人体治疗方案下,除了病毒携带型患者和基因遗传级别的病症,柳生元和由于观测能力和控制细节达不到如此细微,可能还无从治疗之外,其他的一切病症,都迎刃而解。

  什么人工神经,根本就用不上。

  大岛慧原本受到重创,被过载的生物电流烧烂的脑部神经自然而然的被一根新生长出来、更加坚韧的神经所取代,而坏死的神经自然脱落,分解成细小的坏死细胞组织,通过血管被排了出去。

  在光云下,每个人都焕然一新,白发可以变黑,肌肤可以变嫩,死皮纷纷脱落,连肌肤表面毛孔中的螨虫都被纷纷杀死、驱逐,这一刻,光云下的三十七人,大概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人了。

  不过,那得是他们洗过澡,把皮肤上各种污垢洗去以后才行,当然,被血液循环带入肠道的垃圾也有不少,大概还得上过厕所才行。

  光云化身的柳生元和松了一口气,他的任务基本算是完成了,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开始真正的‘三九天劫’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