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帝流浆!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帝流浆!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3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12

  

  ’刘长明目眩神迷的盯着天空中缓缓流转的光河。

  这是道门历代成千上万才智之士梦寐以求的成就,是人类超凡脱俗的明证——头顶庆云!

  虽然在道门秘典上,对这种庆云出现,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描述,但是那些简单的文字描述如何能及得上现场亲眼目睹奇观的震撼?

  以一人之力,撼动天地,可乎?

  天大、地大、人亦大!

  人有何德何能,可以渺小之身,与天地并肩?

  然而此刻,现在,就是人之所以能与天地并肩的实证所在!

  此生自己虽然无望天人,但是能够目睹如此场面,也可以告慰平生了。

  长明道人望着天上的奇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辈苦苦追寻的道路,终究不是梦幻空花,虚无缥缈——仙道有凭!

  ————————

  这是什么?这是人类可以成就的力量吗?‘妖神’柳生,难道真的存在‘妖神’这种超自然的生命吗?

  坐在蒲团上的青木绘真,脑海里一片恍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现实中、亦或是在幻觉里。

  她是一步步看着柳生元和从一个学习努力、锻炼刻苦的优秀同学,奇迹般的崛起的。

  仅仅是短短一个月,这位剑道社的后起之秀就变成了剑道成就惊人的武道达人——剑豪,被父亲聘请为心一流的师范教习。

  而自己在父亲坚持下,也拜入了这位就在一个月前,还被自己称为学弟的师父门下。

  当时自己拜师还是很不情愿的,昨天还是学姐,今天就变弟子了?这种角色转换太快,实在有点不能适应。

  不过,看着父亲为了支撑心一流心力交瘁、疲态毕露的面孔,自己咬咬牙,还是跪在了这位学弟/师父的面前。

  但是后面的事情就让人目不暇接了,先是学弟不知为什么,去报名参加了武魂决这种世界顶级的武道赛事,且连续获胜;

  然后又在很久没有正式开宗堂的心一流宗堂内,在多位剑道大师的见证下,举行收徒典礼,公开收下自己等一行九名弟子正式成为心一流剑道的最高师范、‘免许皆传’;

  又过了几天,长元名师兄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被这位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师父一番单独指导下,直接就成就剑豪,打破了心一流,三十年来再没有一位剑客可以踏足剑豪境界的诅咒;

  在那一天晚上,自己破天荒看到爸爸青木行见喝得酩酊大醉!

  父亲当年也是喜欢喝两口小酒的,但是自从爷爷去世、父亲接任心一流宗主以后,就再也没见他摸过酒盅了。

  可是在长元名师兄突破剑豪的那天晚上,父亲醉倒在地,躺在地上,嘴里都在哼着小调,直到第二天早上自己去看的时候,父亲还没醒过来,但是脸上都还挂着笑容。

  从那以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愁眉不展过。

  武魂决上,师父大展神威,一路过关斩将,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取得武魂杯。

  取得了武魂杯也就算了,天皇在颁奖仪式中居然现场开口承认,让师父一跃成为日本五百年来第一剑圣!

  这是剑圣诶!日本剑道至高无上的荣耀!当天皇开口的时候,连老爹都傻了!当然,自己这些一同收看直播的弟子们也都傻了!

  不过,武魂决结束后,人家都是大鸣大放的各种庆贺,结果到自己这位师父身上,给大家匆匆交代一番下面该如何如何修行,然后居然就失踪了!失踪了!

  尼玛那段日子青木绘真想起来就想骂娘,他倒是躲得无影无踪了,可是自己这帮弟子们、包括父亲在内,都被记者们烦的不要不要的,当然,刚开始大家很开心——有人来采访自己了啊!

  可是这种二十四小时都有人企图采访的生活,是个人都受不了啊!

  从那以后,每隔一两个月,师父才会露头一次召集大家,逐个指点一番,每个人学到的剑法分歧都越来越大,原本都是同一套剑法,可是每个人练出来,都带着一种截然不同的韵味。

  父亲说:“柳生君这是越来越有大宗师的气度了。”

  这几个月以来,自己觉得自己精力越来越充沛,甚至时常觉得身体里有一种满溢而出的感觉——父亲说,那是有望剑豪的证明!

  直到师父从去年年初开始闭关,而这闭关一闭就是快一年。

  今天,师父的出关还搞了一个奇怪的观礼仪式,还郑重其事的设定了名额限制,除了自己和哥哥,连其他师兄弟都没有观礼资格。

  深更半夜,青木绘真坐在小楼的楼顶花园里,放眼望去,除了极远处,高楼大厦的灯光在黑暗中闪烁。

  头顶上空的天中,一片奇迹般的璀璨光河在旋转不休!

  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青木绘真望望身边,自己的哥哥正张大了嘴,仰着脖子看向天空,要不是他仰着头,青木绘真担心他的口水都会流下来。

  ——————————

  “元和——”小林樱喃喃道。

  小林樱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女孩,自从收获了最喜爱的称号——柳生元和的未婚妻——以后,小林樱收起了自己的小性子,这些年几乎一切生活,都是围绕着柳生元和在旋转。

  就连高级中学,她都选择了一个女子高中,将来的大学,她也准备申请女子大学学习如何掌握一个家庭。

  对于此刻的小林樱来说,柳生元和就是她生活的重心。

  丈夫是她的天、她的地,对她来说,柳生元和无论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都是很正常的——元和君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不是吗?

  可是即使如此,眼前的一幕也有些突破小林樱的想象极限了,难道未来,柳生元和还会是她的神明吗?自己这是要当巫女了吗?小林樱的小脑袋瓜里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

  在场的众人中,还真有些人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种道门秘仪有些认识,这几位虽然对天地间如此奇景也是惊诧万分,但是除了感到惊艳之外,也没多少其他的念头了——都在聚精会神、清心正意,做好心理和生理准备,就等着那传说中那奇迹般的一刻降临呢!

  在众人围坐的圈子正中,柳生元和盘膝静坐,一道纤细的光柱从他头顶正中喷出,直冲天中,连通了天空中那银河一般旋转的光云。

  柳生元和的身边,无数细微的光点围绕着身体周围旋转飞舞,在他身体内外出出入入。

  在周围的观礼者看到的情景,就是元和真人身披星光,头顶一抹灵光直通天地,庆云一亩镇压四方,好一副有道玄真的气派。

  而此刻,柳生元和自己又在干什么呢?

  柳生元和已经不在他自己的躯壳里了!此刻的他,与其说是坐在地面蒲团上的那位少年道人,还不如说,他就是天空中的那片庆云!

  这是一种与生而为人,完全不同的体验!

  他从未体验过如此宁静,因为庞大,所以宁静!

  当视角望向无垠天空的时候,就不会关注脚下蚂蚁的行动。

  此刻,柳生元和的视角无限拔高,他看到了透过天上的阴云,看到了漫天星辰;他透过大地,看到了地下岩石和暗河。

  通过各种不可见的光线和无形的力场波动,让柳生元和能够感知到无数讯息,然后这些讯息自然而然组合、拼凑起来,从千百个不同角度,还原成一个真实的世界。

  在这一刻,柳生元和明白了许多东西。

  比如说,为什么有地仙这个说法?为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个仪式,一定要在踏入先天之处进行?

  这两个问题其实是同一个答案。

  当初,柳生元和踏入先天,放开精神感悟天地,意志无远弗届,最终散入天地。

  但是,这些散入天地的意志不是消失,而是在某种程度上,被同化在天地之间。

  就像以前,他刚刚修成剑气时,剑气散布弥漫,最初他也是认为这些剑气已经消散了,但是实际上,受到身体本能的吸引,这些剑气自然而然的汇聚到他的身体周围,甚至潜伏在他的发肤毛孔之中。

  这是一种来自同源的互相吸引关系,而他踏入先天时,这些弥散在天地之间的意志也是如此。

  只不过就像柳生元和体内的意志力量受到天地间某种力量的浸染一样,这些弥散而去的力量,同样被类似的力量浸染了,而且浸染的更加彻底,甚至连他自己都有些不认识这些意志了。

  换句话说,此刻这些被汇聚而来的光流,就是柳生元和当初弥撒出去的意志,带着它们被浸染的力量,重新朝着它们诞生的源泉——柳生元和的身躯,汇聚而来!

  正因为当初弥散天地的意志,是以这所庄园为中心四散而去,虽然这些意志淡薄的连柳生元和自己也感受不到,但是它们的的确确就是以这个庄园为中心,呈现一种圆形?亦或是球形散布出去的。

  所谓‘无远弗届’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形容词,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作为一个小小的人类,即使像柳生元和这样踏入先天,意志弥撒的范围终究还是有限的。

  当这些意志通过同源相吸引的力量回归本体的时候,最理想的召还地点,就是他当初意志弥散、晋级先天的原地。

  怪不得道门典籍记载中,举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仪式的地点,务必要在当日踏破先天境界的同一地点。

  同样,所谓地仙,大概也是因为在自己意志散布的区域内,无论感应还是操控天地之力。

  (这个有些存疑,反正柳生元和自己是没发觉有什么力量叫天地之力,他现在能感应到的,都是自己召唤归来,被浸染的意志之力,至于到底是什么力量浸染了他的意志,这可就两眼一抹黑,完全是一个未解之谜了。难道说,下一步自己学习的方向是高能物理?)。

  搞不好传说中,地仙操控的所谓天地之力,也就是他自己弥散在天地的意志之力?

  原本在柳生元和的计划中,他汇聚了这些力量之后,各方面能力大增的情况下,就该给大岛慧动手术更换神经了;

  同时,也给大家分享些好处,要不然他叫自己家人朋友和老师过来干嘛?

  至于到底怎么给大家延长寿命,任何一本道门秘典上都没说的——这些秘典古籍这点真不好,人家就说了‘起沉疴、疗绝症、延寿一纪’六个字,具体怎么个‘起沉疴,疗绝症、延寿一纪’法,那是半个字都没提————

  就算柳生元和身化光云,一时间无论计算能力、观察能力还是控制能力,都达到了以往遥不可及的境界,一时间茫无头绪。

  难道和大家说一声——大家来观礼,看个热闹就算了?

  虽然现在的柳生元和,其实已经不是坐在下面圈子正中间的那个小人,而是天上这片巨大的光云了,也不禁感觉要流出点冷汗了。(神话传说中,圣人还要挣个面皮呢,自己这么丢脸真的好吗?)

  然后,他的汗就真的流下来了!

  “帝流浆?这是帝流浆!”地面上有个小人高呼起来!

  ‘我去!那个揪着胡子,失态高呼的老头,真的是自己的师父,德高望重、仙风道骨的长明真人?’

  即使现在的柳生元和,由于视角和感受能力的不同,感情波动已经比较单薄了,但是师父他老人家这么大的反差,还是让他吃惊不小。

  不过长明道人可不知道小弟子现在的具体状态,他还以为柳生元和正在蒲团上无知无觉的入定呢!

  长明道人就算见识再广博,也没有一个度过三九天劫的大地游仙来给他详细讲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细节过程啊!他哪里知道,在他眼中千年难遇的‘帝流浆’,竟然是小徒弟流下的冷汗?

  ‘帝流浆’这玩意在道门传说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说,‘帝流浆’是道门中唯一确认,可以一步登天的神药!

  其他需要什么大量黄金白银、硫磺水银炼制的仙丹秘药,全是扯淡,那绝大多数都是道门中人用来骗钱的办法。当然,也有真的,比如说寒食散,不过那玩意有毒的。

  没办法,古往今来,研究人员的研究经费总是不够用的,你以为现代的研究人员就不骗钱了吗?

  那么多研究项目,难道各个都是研究人员有把握出研究成果,才申请经费的吗?

  但是‘帝流浆’不同,那是天地灵气的具现、那是月华之精的凝聚,可以直接被人体吸收。

  不过,想要吸收‘帝流浆’,也只不过是做做梦而已,通常道门中人交流讨论的时候,如果讨论到:‘假如我能遇到‘帝流浆’的时候’,下一句就该是‘嗯,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凡草木成妖,必须受月华精气,但非庚申夜月华不可。因庚申夜月华,其中有帝流浆,其形如无数橄榄,万道金丝,累累贯串垂下。人间草木受其精气即能成妖,狐狸鬼魅食之能显神通。以草木有性无命,流浆有性,可以补命;狐狸鬼魅本自有命,故食之大有益也。”——《续子不语》

  按这书上说法,庚申夜月华,这个庚申夜虽然六十年才有一次,可是天朝千百年来,也该有不少次了。

  每甲子的庚申夜,傻傻站在屋外,瞪着眼睛望着天上明月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有谁真的见过‘帝流浆’了?

  但是现在,在天空中的光云笼罩之下,无数形如橄榄,万道金丝相连,累累贯串垂下的光球,不是‘帝流浆’是什么?

  胖子不会恶意断章,现在也没有什么存稿,其实大家看看错别字都没有修改,就知道胖子赶进度赶得是如何窘迫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