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治疗方案,第五版的活人剑

第一百七十五章 治疗方案,第五版的活人剑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56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02

  

  “老刀,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昨天才在网络上联系过,今天老刀居然就亲自赶到日本了。

  柳生元和也不禁为这位老兄的行动力吃惊,这前脚刚说要组成一个项目组,这位老兄后脚就赶过来了,效率也未免太高了。

  要知道,以往这个级别的专家联合组织研究,如果不是政府出面牵头的话,光是各位专家的工作日程协调就至少需要一段日子,毕竟到了这个级别的学者,谁都不是闲人,日程都排的满满的。

  当然,柳生元和这样的野路子学者除外,他是半路出家的学者,根本不是逐步靠着不同科研项目一步一步升级上来的。完全是跳级一般,自己选择研究项目潜心研究学习,然后突然一鸣惊人,直接以项目成果说话,跻身这一级别学者行列的。

  而且柳生元和的偏科偏的实在太严重,在自己的研究学习的范围内做点研究还可以。

  可只要一跨出柳生元和自己擅长的血液过滤领域,那就是两眼一抹黑了,比文盲也好不到哪里去,和其他同一级别的学者,在知识开阔度上完全没法比。

  所以柳生元和平日里除了自己钻研学习,遇到问题请教师兄师姐之外,根本没那么多项目任务在身上。

  老刀真名叫霍承德,是赤旗建福省人,以智能驱动假肢、各种生化模拟人体材料以及拟人形态的机器人著称,是赤旗著名的人工智能专家之一。

  不过,老刀这次急吼吼的赶来日本,可不是全是为了治疗大岛慧而来。

  自从看到柳生元和上传到社区的大岛慧身体的模板以后,霍承德就发觉这是一个大好机会。

  他所说的生化战士项目,是一个综合人体改造工程,这个工程项目其实在多个领域,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开始了前置性研究。

  这个工程倒不是单纯为了制造超级战士服务的,最初,这都是一些零零星星的医疗方面的科技进展,只不过到后来,大家把这些成果汇总起来一看,咦,我们把这些研究成果综合统筹一下,再发展下去,不就可以直接做个人出来吗?

  这些研究成果中有断指再植、断臂接续、瘫痪病人的康复、假肢制造、义眼、内置人工耳等等,归根结底都是对人体的改造、修复甚至替换。

  其中重中之重,就是神经系统的修复和替换。

  不过,每个人的神经分布,尤其是末梢神经分布,其实都是略有不同的。

  在一个人身上成功的治疗方案,换到另外一位患者身上,往往就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要么失败,要么治疗效果不太理想。

  反正在这个领域里,很难找出一个完全通用,万试万灵的治疗方法。

  为什么断肢再续后,往往都没有原版的肢体灵活好用?尤其是对于运动员这样需要高强度、高协调性的职业来说,这几乎直接可以宣布他们职业生涯的结束。

  这就是因为神经、尤其是数量繁多的末梢神经,几乎是不可能完全连接、恢复的。

  不过,现在有了两个不同意义的样本!

  是的,在霍承德看来,不只是一个大岛慧一个宝贵样本,更宝贵的样本就是这位‘郎中’!

  大岛慧的神经分布,尤其是末梢神经分布,是霍承德见过最密集的,当然他看到的也只是一部分资料,但是就这一部分资料,就已经让他收获匪浅。

  人体的神经其实是用进废退,在手掌部位的神经就要比脚掌部分的神经分布密集的多,而越是末梢神经密集的地方,人体就越敏感,也越灵活。

  所以,手掌断指再植就往往比不上脚趾断指再植的效果。就是因为手指的神经密集程度更高,断指再植时,无法成功恢复的神经太多。

  如果能够获得大岛慧的神经分布数据,那将是霍承德获得的最全面的一张神经分布图,这无论对于医用治疗还是人体仿生都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而另外一件事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霍承德听说柳生元和居然是‘东之剑圣’之后,随手找出来武魂决的决赛录像来看了看,他到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东之剑圣’居然能与那位‘西之半神’齐名并称,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结果一场录像看下来,‘东之剑圣’、‘西之半神’果然名不虚传!两人的武道成就惊天动地,居然打到最后都飞起来了,这可比看武侠片,那种一看就知道是吊着绳子的空中滑行要精彩多了。

  反正霍承德也不过是看个热闹,他对于武道完全外行,虽然觉得这两位果然厉害到了非人境界,可也就是那样了。

  但是,最后柳生元和表演的那一下断臂重接可就惊到他了,断臂重接也就罢了,可是,刚刚接上的断手,居然就能立刻活动手指,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神经的无损复联!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霍承德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不过,这代表着一种惊人的可能性——无损神经修复手术。

  假如进一步联想,那就是即插即用型人体器官组织!

  这才是让他迫不及待赶到日本的原因。

  ——————————

  “郎中,你居然是剑圣?这么年轻,你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来来来,教我两手,我儿子整天玩什么跆拳道空手道,一天到晚出去和这个比划和那个切磋的,你教我两手我回去教训教训他。”

  柳生元和望着这位已经快五十岁的大叔,这位老兄居然还有这个心?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带了一些设备,需要安装一下,可以更详细的监控病人状态,描绘病人神经分布。

  不过,具体怎么做,还是听你的安排,这里你才是主治——我说郎中,你有行医资格吗?”

  “呃————还真没有!”要不是老刀这么一说,柳生元和哪里会想到行医资格这个说法?严格的来说,柳生元和的学历还仅仅是初级中学毕业呢(京城大学他只是旁听,没有正式学员资格,毕竟没经过正式入学考试),哪里来的行医资格啊!

  “那你就接收病人了?”霍承德也就是看着柳生元和太过年轻,才随口这么一问。

  在他想来,柳生元和怎么说也是有名有姓的专家了,虽然因为年龄问题获得医生执业资格有些困难,但也不过是有些困难而已,还能真难得倒这个级别的科学家不成?

  结果还真没有啊!

  “我说老刀,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也不是医生,也不靠给人看病过日子,不过要你带的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不过你这里真的能做脑神经移植手术吗?现在我就没听说世界上有人能做这种手术!你这里连个开颅的无菌室都没有,怎么做手术?”

  “大概有点把握吧,反正我准备植入神经并联到原来的神经边上,如果植入的脑神经不起作用,至少也不影响原来的脑神经,不然要靠人体自我恢复的话,脑神经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重新长出来了。”

  人体共有十二对脑神经,柳生元和可以确定,大岛慧的第I、Ⅱ、Ⅷ对感觉神经没有问题,但是第Ⅲ、Ⅳ、Ⅵ、Ⅺ、Ⅻ对脑神经主管人体运动部分,其中必然有一组或者多组神经出现问题。

  所以,柳生元和初步定下的治疗方案,就是通过进一步检查分析,确定问题出在哪一组、或多组神经上,然后通过人工神经植入,与原脑神经并联,承担导通神经信号传递工作,这样,应该可以让大岛慧恢复运动能力。

  所以,他让老刀带来的,就是老刀的最新得意之作——通过生化工程制造的人工脑神经。

  ——————————

  “师父,您来了!”等柳生元和再次走进大岛慧的病房时,却发现里面有人正陪在病床前,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大岛慧说着什么。

  柳生元和倒也没感觉到惊讶,这位陪护着大岛慧的年轻女孩,也是他的弟子之一——大岛朝云。

  今天是柳生元和的弟子来庄园向他汇报修行成果的日子,既然大岛慧现在这里,作为大岛慧的侄女,大岛朝云自然是要来看看姑姑。

  负责病房安保工作的天取神剑流的两位弟子,都认识大岛朝云,当然不会拦着她看望亲人。

  “朝云你来了。”柳生元和与自己的弟子打了个招呼,坐在大岛慧的病床前,准备开始今天的检查。

  “柳生君等一等!”空气一阵波动,传来了大岛慧的声音。

  “姑姑你真的能说话啊!”大岛朝云惊喜的说,“刚才您怎么不说话呢?”

  “这样说话很费力的,你的废话又那么多!”虽然大岛慧还是躺着不能动,可是已经渐渐丰满起来的脸颊上,已经有了些血色,配合着这句抱怨的话,仿佛有了点表情似的。

  “好啦好啦,姑姑,我得赶紧告诉我爸爸这个好消息。”说着,大岛朝云就想拿出移动电话报喜。

  “你爸爸早就知道了,朝云,把你学的剑法练一遍,让我看看柳生君都教了你们什么东西?”

  在北海道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大岛慧一心闭关苦行,根本不关心外界发生了什么事,就连柳生元和四年前获得武魂杯、获得剑圣称号,都是她瘫痪以后,被人抢救出来才知道的。

  她现在瘫痪在床,很多东西都不太方便,作为一位在剑道上走到顶点的武者,自然对柳生元和的剑道充满好奇——至少柳生元和在剑豪试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剑道虽然强悍,可是还不足以被称之为剑圣。

  大岛慧当然不好意思让柳生元和给她表演剑道,但是对自己的侄女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只不过自己如果私下让侄女给自己表演剑法,似乎有点偷偷摸摸的感觉,大岛慧作为一代剑豪(现在可以说剑圣了)却是做不出这等事的。

  今天正好柳生元和也在这里,当着柳生元和的面,大岛慧反而没什么不好意思了,有些事当面做和背后做,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反正自己躺在床上不能动,找点乐子当然是好的——对于大岛慧这样的武痴来说,能看到不一样的剑法,就算是一个很好的消遣了。

  大岛朝云朝师父看了一眼,柳生元和点点头,这个房间当真不小,除了放下一张病床和少数监测设备以外,还有大概二十几个平米的空间。

  加上柳生元和这一脉尤其注重对剑法的精微控制,这点面积别说大岛朝云一个人,再来两个一起施展都没问题!

  大岛朝云站到空地中央,抽出随身佩戴的长刀(来给师父汇报演出,当然带着剑),开始施展‘活人剑’。

  不过,她现在施展的‘活人剑’,就算是柳生宗严复生,大概都认不出来。

  柳生元和已经将‘活人剑’增补到了第五版。

  原本是简简单单,如清泉流水的‘活人剑’一百二十八式,已经被柳生元和增补为七节、一千三百十七式。

  也就是他的这些弟子们这些年放开一切,专门练习这一套剑法,不然还不一定能记下如此繁复的剑路。

  一开始,大岛朝云的剑法安安静静,无声无息,如同宁静的潜流在水下波动,剑光回环,曲折流转,完全没有日本剑道的刚强厉烈。

  随着剑法的推展开来,剑光开始向八方舒展,就像是一朵逐渐绽开的牡丹,层层叠叠、几乎有无穷无尽之势。

  这时的大岛朝云,一呼一吸,都不再是仅仅依靠肺部的力量,而是靠着身体动作的变幻,随着身体的舒展收缩,用全身进行着的悠长深远的呼吸。

  或者说,她的剑法是完全按照她自己的呼吸节奏施展出来。

  剑光继续扩张,到了这个时候,剑光已经不再是四面八方的扩张了,而是随着大岛朝云的步伐变幻,朝着同一个方向倾泻而下,剑光汇聚成一道长河般的光影,在房间内盘旋回转,激荡的室内的空气都旋转起来,仿佛刮起了一阵旋风!

  “大岛朝云!你在干什么?”门外闯进两名女子。这两位都是天取神剑流留在这里护卫大岛慧的剑客,大岛慧是女子,总不能留下两条大汉在这里,幸好天取神剑流本来女性剑客也不少,这两位说起来还是大岛慧一脉的晚辈呢。

  看见大岛朝云居然在大岛慧的病房中施展剑法,当然赶紧进来制止。

  “没事,是我让朝云施展剑法的,我看看这些年,她师从柳生君到底学到了什么东西。”

  大岛慧的声音在室内回荡。

  “柳生君,真是了不起!这是你创立的剑法吧?你这是要做剑道继往开来的大宗师啊!”

  大岛慧心中的震惊难以形容,侄女的剑法高明还在其次,可是这种与个人气息相辅相成、以剑式推动呼吸,让剑法自然而然融入身体的剑路,是大岛慧博览天下武道,都从未见过的剑法。

  大岛慧可以说,按照侄女这路剑法,即使没有觉醒武魂,也大有与剑豪一战的潜力!

  这路剑法可以说是内外合一,同时锻炼到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而且每一剑发出的时候,不但上承前式之力、而且与內腑相呼应,完全配合着人体呼吸节奏,这种操作要是在某些秘剑中,倒也不算罕见,但是能把这些剑法整理出这么多、这么完整,形成一整套可以循环施展,应对各种情况的剑路。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这需要对人体和剑道的认识,达到何等高度,才能编撰出这么一套剑路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