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联合治疗小组

第一百七十四章 联合治疗小组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1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00

  

  “柳生君,你真的有八成把握治好师父?”直到走出大岛慧的病房,广田和子还惊喜的问。

  “嗯,差不多有八成。”一边和广田和子说着话,柳生元和一边急匆匆朝外面走去。

  直到走到拐角处,柳生元和才停下来,面容沉重的转头说道:“广田,其实这种情况,说真的,我最多只有五成把握!”

  “啊?那你刚才为什么说有八成把握!是了,你是为了让老师燃起希望——”广田和子刚要恼火,顿时反应了过来。

  “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我们说的话,大岛老师是听得见的,剑圣境界可不是开玩笑,别看大岛老师现在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方圆五米内,没什么东西可以瞒过大岛老师。就算到了更远的地方,大岛老师的知觉,也要比平常人敏锐的多。”

  这种情况,当柳生元和一靠近大岛慧就发现了。如今的柳生元和,对这种生命体的主动控制圈,有一种非常直观的认识,换句话说,他可以直接‘看’到别人的主动控制范围。

  当然,拥有这种范围的人很少,起码都是剑豪一级。

  像是广田和子,在柳生元和的视角中,在她的皮肤表面就有那么一层,也就是说,广田和子的主动控制范围是到自己的皮肤表面为止,在这个范围内,假如不使用暴力开道的话,连柳生元和的感知都渗透不进去。

  而一般人,比如说父母和小樱,除了头部以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地方,是柳生元和的感知渗透不进去的。

  至于这位瘫在病床上,连眼珠都难以动弹的女剑圣,在她周围五米方圆,是一个无形完整的球体罩子,甚至在柳生元和走进这个区域时,还受到了一点微弱的排斥。

  这不是大岛慧在故意排斥他,而是作为剑圣的本能,大岛慧在发觉有不受控制的异物侵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应。

  这种反应是如此隐秘而微弱,要不是柳生元和现在无时无刻都在和世界产生某种交流,甚至都发觉不到这种排斥反应。

  这与那位半神莱拉妮给人的领域压制感不同,这种感觉要更微弱,更隐秘。

  而对柳生元和来说,救治大岛慧其实是自己欠下的人情——人家送给你那么大一所庄园,结果你就给人家出了个那么不靠谱的主意。

  不过,说起来大岛慧的这个状态的确和柳生元和有直接关系。

  大岛慧听取了柳生元和的意见,没有直接暴力突破剑圣境界,而是耐心的反复用武魂去冲击脊柱神经,上行到延髓部分,让这些身体组织适应武魂的存在。

  这种修行一直持续了接近三年,直到大岛慧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炼化延髓(延脑),觉得自己完全有把握将武魂延伸进入大脑,经过反复试探后,才开始最后一搏。

  结果嘛,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虽然严格说起来,大岛慧也算是成功突破了剑圣境界,但是这种突破的确有些问题存在——都快成植物人了!

  但是,即使如此,大岛慧的状态其实也是柳生元和非常感兴趣的。这可是一位真正的剑圣!即使柳生元和自己都不能算是日本剑道这条道路的最高成就,他可不靠日本剑道达成的成就。

  在柳生元和之前,已经有许多专家看过大岛慧的身体情况了,他们做出的判断对柳生元和这次治疗很有指导意义。

  是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柳生元和这个脑科专家有点名不符实,对于大脑的认识,柳生元其实只是局限于脑神经这个科目上——毕竟当年给松下明智治疗的时候,松下明智就是脑神经出了问题。

  所以,当时为了治疗松下明智,的确有各路专家给柳生元和好好上了些关于脑神经的课。

  加上柳生元和现在已经可以内视自己的大脑,所以,两厢对照之下,柳生元和冒充个脑神经专家也说的过去。

  但是对于其他的脑部病变,柳生元和可就有些外行了。

  不过,通过查阅以前脑科专家给出的建议,再加上和大岛慧的交谈,并且在大岛慧配合下,放开了部分大脑区域,让柳生元和感知扫描了一遍以后,柳生元和也大致上能够判断在大岛慧脑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简单的说,大概就是保险丝烧断了。

  大岛慧老师在小脑附近,靠近延髓的一部分组织有些异常。

  毕竟大岛老师还能清醒着正常思考,说明至少大脑的供血正常,能够维持她的正常思考。这就排除了很大一部分病变可能了,尤其是负责记忆的脑细胞和负责思考的神经元,几乎可以肯定是健康的。

  那么,大岛慧的主要问题就应该是从大脑向躯干传递信号的神经出了情况。

  按照柳生元和的想法,多半是大岛慧在最后突破的关口,还是太急了点,以至于大脑部分神经受损,大脑还可以保证正常思维,但是思维的结果不能化作指令信号通过神经传递出来。

  从脑体细胞来看,并没有受到什么大面积的伤害,那么,问题还是应该出在传递信号的神经上面。

  在这个方面,正好柳生元和的研究还是能帮上忙的。

  当然,大岛慧的身体也可能还有其他状况没有被分辨出来,柳生元和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就真的是脑科权威的地步。

  因此,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第一件事就是连上了一个保密级别相当高的网络社区,找到一个特殊板块,将自己检查的结论上传出去,看看大家怎么说。

  这个网络社区服务器在京城大学,但是管理权限好像是在赤旗政府的某个部门,具体哪个部门柳生元和倒也不感兴趣,没打听过。

  这里是亚共体范围内,顶尖学者交流意见的地方,按照默认的规则,大家用的都是代号,当然,这个世界就这么大一点,到了一流学者的圈子里,谁还不认识谁啊?

  也就是有新人加入的时候,身份能保密三五个月,等到了你的成果一公开发表,那就瞒不住人了。

  比方说,有人拿到柳生元和的论文一看,这不就是前几天和我讨论如何根据细胞膜交换机制,调制配方加强某种物质吸收能力的‘郎中’吗?哈哈,原来是他啊!

  柳生元和是两年前,连续完成营养液的配方定型和生物材料血液过滤机制时,才被接纳进入这个圈子里的,在这之前,他研发的一些比较初级的血液过滤成果,还没资格加入这个圈子。

  “郎中来了?郎中这段时间很沉寂啊,去搞什么大新闻了?”

  柳生元和在这个社区中的代号就是郎中,这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指代意义,而是刘老道长的代号是大夫,作为长明道人的弟子,柳生元和顺口给自己随便起了个代号叫郎中。

  “哈哈,这段时间有点事,所以没上线,这里有个人体模板,大家帮忙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柳生元和干脆就把大岛慧的检查情况在正常的人体解剖图上修改了一些地方上传过去,社区中正好有几个人在,都开始看了起来,毕竟能拿到这个台面上说的东西,一定有其过人之处。

  “我去,这是哪里来的超级战士模板?该不是生化战士项目开始启动了吧?”

  大岛慧的身体模板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就算是现在她有些肌肉萎缩,但是神经分布的密集程度,甚至还要超出柳生元和。

  日本剑豪的剑道修行之路,就是直接从神经开始入手,这和天朝武道的暗劲修行,从气血入手是两个不同方向。

  所以,作为日本剑道这条奇葩道路,货真价实的顶点,大岛慧的神经系统可要比常人要发达密集许多,甚至连分布方式都有了些许不同,结果一眼看上去,让这些专家还以为是人工造物呢。

  “具体情况保密,大家帮我看看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嗯,别的不说,这部分组织是怎么回事,在正常人脑部,脊髓和延脑之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有这部分组织的微观结构吗?”代号老刀的人发言道。

  这位老刀,乃是赤旗赫赫有名的智能机器人专家,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位也是研究脑科的大拿,他的智能机器人研究方向其实是仿生学——仿生人体的。

  “没有,从这里直接取出组织样本的难度太大,我这里没有条件。”

  “看起来像是一种人体自然长出来的东西,从结构上看不像是恶性肿瘤,像是一种生物缓冲机制啊!这个人到底长期处于什么工作环境,会让她产生这种生物缓冲机制?”

  老刀沉吟了半晌,打出了一行字。

  “这个人体结构我看着很眼熟,是不是前一段时间从日本来求医的那位?”另一位专家发言。

  “对了,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应该就是那个病例,怎么跑郎中手里了,郎中现在这么厉害了吗?都可以主治这种病例了?”

  “哈哈,一看你就是不关心新闻,郎中是谁你不知道吧?这位病人可是剑圣,郎中治疗她正好是专业对口。”

  “郎中不是刘前辈的关门弟子吗?收徒仪式那次我也去了,郎中跟剑圣有什么对口的?”

  “你知道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吗?”

  “知道啊,上次不是还和你讨论过,要是能把这位神下请来配合研究,说不定能让几个人体研究项目有突破性进展?”

  “呐,你去和郎中商量下,让他配合你也一样——西之半神、东之剑圣,郎中就是东之剑圣!”

  “草!郎中就是东之剑圣?深藏不露啊小子!来来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我这里有三个研究项目————”

  “我这里也有一个项目————”

  “还有我——”

  这帮人平时都是教授导师、学术带头人,一个个人模狗样、道貌岸然,但是在这个论坛里,大家谁也不比谁差多少,说起话来大家自然也就随便得很,不端着文化人的架子了。

  在这里,你要说服别人就得拿出真东西,不然,你就算是一位诺贝尔得主,大家顶多羡慕你运气好,正好取得一个关键性成就。

  但是要在其他方面说服人,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的名头,在这里都是不够的。

  那玩意对于外行人来说当然很是高大上,但是对于专业人士来说,诺贝尔奖也不过是一个领域的巅峰,换一个研究领域,照样有人怼你。

  其实就算同一个领域,也有许多对诺贝尔奖不服气的主呢。

  另外说一句,元素周期表的创始人门捷列夫没得过诺贝尔奖;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也没得过诺贝尔奖(后来用其他项目补偿了一个,但是相对论始终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倒是希特勒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我去,先说好啊,大家一起研究没问题,但是别想把我当小白鼠,还有研究成果我都要一份,我不发表,但是我要自己用的。”

  “好说,要不我们大家联合成立个项目组?”

  “算我一份!”

  “啊,大夫来了,刘老师您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您这么大岁数了还搞研究啊?”

  “你们这群小子,三句两句把我徒弟忽悠过去,我不去看看不放心。”大夫是长明道人的账号,他近年来已经很少上线了——都快一百岁了,他早就脱离科研第一线,不过偶尔还是上来这里逛逛的。

  柳生元和闭关他知道,只不过刘老道其实不太赞成柳生元和这样急着忙着将营养液在自己身上做实验。

  在刘老道看来,这玩意应该在别人身上,最起码再做个两三年实验,积累更多的数据才行,毕竟自己徒弟这样的人才罕见,他要出了问题,对科学界的损失就大了。

  至于别人,哪怕是教导团下面那些来受训的兵王们,也不过是田里的韭菜,割了一茬还有一茬,多做点人体试验怕什么?

  所以,对于柳生元和一意孤行,坚持回日本去闭关,老道士是很不满的,不过,柳生元和也有自己的想法,并非是一个师父的名义就能左右的。

  不过,对于刘老道来说这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不快,前两天听说柳生元和居然自我净化成功了(刘老道还不知道柳生元和踏入先天境界),听到这个消息的刘老道,还是很高兴的。

  毕竟柳生元和的成功,意味着这种营养液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完全取代食物的作用,这在许多领域中,都有非常非常重要的意义。

  比如说需要长期潜伏海底的战略核潜艇。

  “呐,正好这位,额,叫什么来着?大岛——慧?这个样本也算挺难得的,我们正好先成立个项目组,在治疗她的时候顺便做点研究,然后再大家碰个头,把各自的思路理一下,弄个名头,然后打着刘老师的牌子,再加上咱们几个,申请个十亿八亿的经费应该不难。”

  “对头,正好我有几个想法,要是能在这次治疗中证明,生化战士项目就可以写可行性论证报告了。”

  “我去,大岛慧可是我的朋友,大家别太过分!”

  “放心吧郎中,我们是什么人?还能干这种事?”

  “废话,你们这些人的光荣历史还要我说吗?连自己身上都动刀子!”

  “人艰不拆,郎中你不也是刚刚拿自己当试验品?还有脸说我们?”

  “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