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姿势

第一百六十八章 姿势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50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50

  

  柳生元和很久没有在人前露面了,无论是赤旗还是日本,都看不到柳生元和的身影。

  今年的武魂决开始的时候,组织方原本还想请剑圣作为特邀嘉宾,出席有这位半神参加的决赛解说,这是吸取了上次柳生元和与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决赛时候,解说席上压根没人能看清楚决赛过程的教训——别人看不清楚,也解说不了半神的比赛,但是我们日本的剑圣总可以吧?

  可是,前来邀请柳生元和的人根本没有见到柳生元和本人。

  只是被告知,剑圣柳生元和从今年三月份开始闭关潜修,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将自己封闭在东京郊区的庄园中快有半年时间了。

  因此,尽管在武魂决闭幕式和颁发武魂杯的仪式上,现场观众要求西方半神与东方剑圣,再进行一次世纪对决的呼声犹如浪潮,也影响不到此刻闭关苦修的柳生元和。

  如今,柳生元和位于东京郊区的庄园也已经变了模样。

  本来,庄园里就是房多人少,柳生元和在接手的父亲公司的研究所以后,又假公济私,为了给自己提供便利,挪用公款采购了一些设备安装在自己庄园里。

  于是,原本闭关室隔壁的两间房间被打通连成一体,经过一番装修以后,变成了一个柳生元和专用的小型生物实验室,在这间实验室里,除了常见的培养皿、显微镜、离心机和PCR等设备以外,还有一条小型自动流水线,专门用来处理原材料加工制备,供应柳生元和的一些特殊需要。

  这里现在是柳生元和做一些私人研究的地方。

  这些年的柳生元和,基本上就是一个死宅男。整天不是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就是窝在屋子里学习各种资料,或者通过网络请教相关专家各种专业问题。

  至于练剑什么的,除了偶尔去一趟青木馆调教/调整一下弟子以外,就很少有人看到他摸剑了。

  在靠近柳生元和闭关室的那面墙边,紧挨着墙壁,正有一个巨大的金属罐子竖立在那里,通过上方透明的玻璃管道,可以看到,浑浊的淡黄色液体正缓缓流入这个金属罐子,而在罐子下方,还有一条金属管道通向地板下方。

  小林樱轻手轻脚的走进实验室,她拖着一辆实验室用的特制手推车,上面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全都是不同标号的营养液、培养基和各种维生素材料。

  她先是拿起抹布,仔仔细细的将实验室中的各种设备都擦拭一遍,然后才将带进实验室的瓶瓶罐罐一一按照顺序,倒进特定的加料口,看着这些材料被小型流水线上的各种设备,自动加热、搅拌、过滤、冷却以后,通过一个容器混合,最后变成管道中的淡黄色液体,流入那个与闭关室一墙之隔的大型金属罐子中。

  在小林樱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心。

  自己的未婚夫就在与实验室一墙之隔的的闭关室里,已经整整六个月,没有走出闭关室一步了。

  在柳生元和闭关之前,曾经专门叮嘱她,让她好好照顾自己的实验室,每天定时投放各种原材料,这些材料会通过一系列设备的自动处理,加工成一种特殊的营养液体,输入培养罐。

  至于罐子里到底是什么?柳生元和曾经说过,那是他培育的一种生物材料,是他这些年研究最重要的心血结晶,要小林樱务必小心对待,绝不能在他闭关的时候,断了营养液的供应,不然,他的研究心血可能就要毁于一旦!

  以前,小林樱不是没见过柳生元和闭关,甚至可以说,柳生元和的闭关修行几乎是家常便饭,研究有了灵感要闭关、武道修行有了进展也要闭关,甚至整理思路、清净身心还要闭关。

  可是,这一次柳生元和闭关的时间也太长了,整整六个月时间,柳生元和没有踏出闭关室一步,甚至自己每次进去给他送饭,都只看见他盘膝静坐在墙边一动不动。

  整整六个月啊!小林樱觉得,假如自己六个月坐在一个地方不动,自己早就发疯了吧?

  要不是柳生元和偶尔还会和进来送饭的小林樱打个招呼说说话,,小林樱几乎都以为坐在墙边的,是一个木头人了!

  这次柳生元和的闭关看起来非同小可。在闭关之前,柳生元和就曾经把全家人都找来,慎重其事的开了一个家庭会议,特意说过,在他闭关期间,除了照顾好他的实验室,维持营养液供应之外,千万不要打扰他的闭关修行。

  闭关时间可能会很长!

  但是很长也不能长成这个样子吧?都快六个月了!

  虽然小林樱每天送饭的时候都能看到柳生元和,但是这么长时间呆在闭关室里不见天日,对身体也不好啊?

  小林樱不止一次劝说柳生元和,但是柳生元和别说离开闭关室出去走走,甚至连站都没站起来过。

  甚至连柳生和岛夫妇来看他的时候,他都只是坐在那里,微笑着和父母对答,在小林樱看来,这其中必有古怪!

  要知道柳生元和一直是非常孝敬父母的,而且,这三年来,他努力学习的劲头,小林樱都看在眼里。

  可是这六个月以来,他不但没有到赤旗去继续学业,就连每个月给家人调理身体的时候,都是要求家人自己进入闭关室,坐在他身前触手可及的地方才行。

  ————————

  “青木君,柳生君还是没有消息吗?”在剑豪会里,佐佐木真平招来了候补剑豪青木廉次,问道。

  “嗨,佐佐木首席,师父他年初就说过,这次闭关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除非他主动召唤,否则禁止我们前去打扰。

  不过,小林樱师母要给师父送饭,还是常常可以见到师父的。

  您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转告,我可以在下次拜见师母的时候,请师母给您带个话。”青木廉次恭敬的回答。

  “嗯,你做得不错,青木君,对于老师就是要保持尊重,你现在已经到了剑豪的边缘了吧?柳生君的手段,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虽然柳生元和成为日本剑道第一人以后,作为他剑道方面的首席弟子和剑豪会的个人代表,青木廉次地位也水涨船高,可是这位青年剑客也知道,自己的水准还远远配不上剑圣首席弟子的称号。

  所以,青木廉次不但平日里刻苦练习剑道,在剑豪会里也一直低调做人,尤其对剑豪会的各位前辈始终恭恭敬敬,不敢有失礼数。

  三年时间,青木廉次也没有白白度过。

  经过三年来的刻苦修行,青木廉次已经感觉到似乎有一种力量在自己身体里渐渐凝聚。

  三年以来,青木廉次没有再练习过一次所谓的实战剑法,而是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柳生元和改进过的活人剑修行中。

  在第一年的时候,他只不过感到自己的力量运转,逐渐被打磨的圆滑无比,剑法渐渐从重视招式一丝不苟,开始化作在演练剑法的时候,更注重剑法形成连绵不绝的涛涛剑势;

  到了第二年,青木廉次渐渐感觉到,随着自己对经过老师改进的活人剑剑法的进一步深入理解,似乎在练剑的时候,体内似乎有一种力量,开始被活人剑的剑路所带动,隐隐有随着长刀挥舞,随之流动。

  青木廉次本来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毕竟日本剑道中,觉醒武魂是一种顿悟,你悟到就是悟到,悟不到就是悟不到。

  从来没有一种方法可以通过日复一日的练习,能自然而然的引动身体内最深处的力量。

  可是越到后来,这种舞动长刀带动体内气血的感觉,已经是越来越强烈,甚至让他觉得,自己离正式觉醒体内的这种力量,就差了一张薄薄的窗纸,只要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自己就可以看到一个崭新的天地。

  而在老师在闭关之前,基本上每隔两个月时间,如果自己的剑道功课能让他满意的话,他就会亲手操控自己演练一次剑法。

  每次老师操控自己施展剑法的时候,自己都能感觉到,身体中这种奇妙的力量。

  这种奇妙的力量自己施展剑法的时候,是剑法带动着它在体内流动;而老师操控自己身体施展剑法的时候,是这种力量在体内,推动着自己的身体在施展剑法。

  这绝对不是武魂!青木廉次隐隐的感觉到,在老师的指导下,自己和同门,已经走上了另外一条武道之路。

  青木廉次对于自己竟然有幸能拜在老师的门下,着实感到庆幸不已,为此,他一边努力督促同门练剑,尽到自己首席弟子的责任;另一方面就是在剑豪会里谨言慎行,生怕丢了师父的脸。

  尤其是两年前,老爹终于请老师出手,帮忙他激发了两次潜力,可是最终没能晋升剑豪,现在老爹青木行见已经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和妹妹青木绘真身上。

  这让青木廉次更加不敢放松自己,简直是时时刻刻都在努力修行,哪里有时间在剑豪会里享受风光,摆什么剑圣弟子的谱?

  对于佐佐木真平来说,柳生元和这位新晋剑圣别的地方都好,可是这几年,似乎这位少年剑圣有要改行的意思?

  三年来,剑豪会也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倒不是刻意要监视柳生元和,只是作为日本剑道的代表人物,自然会受到相应的关注。

  三年来,这位新晋剑圣简直是沉迷学习而不可自拔!自从三年前,柳生元和加入了赤旗教导团以后,这位日本的剑圣就几乎再没摸过剑,倒是拿着烧杯试管培养皿、对着显微镜的时候占据了绝大多数。

  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这位少年剑圣居然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就能发表三篇世界一流论文,还申请了多项专利技术,别的不说,他家的清净水公司的新产品,可不就是这些技术的商业应用嘛?

  别人只不过从论文署名上,看到一个少年学者的崛起,谁也不会联想到这位少年学者居然还是一个剑圣。可佐佐木真平真是醉了——你说你好好一个剑圣,咋就改行去做科学研究了呢?

  要知道,日本的科学家多了去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可日本的剑圣就你一个啊!

  问题是佐佐木真平劝了又劝,柳生元和还不听!简直是一副中了学习的毒的面孔。

  这让佐佐木真平简直怨恨起自己的老师,刘老道长了。

  你说您老人家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啊!您把我们日本五百年一出的天才剑圣,硬生生给掰弯了啊!日本剑道界的损失大了去了!

  今天,英国方面的挑战书都送来了,虽然佐佐木真平着实不看好三年不曾摸过剑的柳生元和,可是他也希望通过这次挑战,让这位走入歧途的少年剑圣,赶紧回到剑道这条金光大道上来,别再玩什么科研了。

  日本剑道需要你,赶紧浪子回头吧,柳生君!

  ——————————

  “元和,不要接受她的挑战!”这是妈妈南田雅子。

  这几年,南田雅子也关注了一些武道界的事情,谁让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和武道界挂钩呢?

  甚至英国女王嘉妮特,南田雅子也不止见过一次——柳生元和还有一个英国荣誉男爵头衔,在英国伦敦还有一栋英国王室赠予的别墅。

  所以今年英国王室访问日本的时候,柳生夫妻作为特邀嘉宾去参加过晚宴(那时柳生元和已经闭关了)。

  青木廉次给小林樱带来佐佐木真平首席口信的时候,正好南田雅子也在现场。

  一听儿子居然还要面对那位可怕的半神少女的挑战,三年前,儿子断臂的一幕顿时涌现在南田雅子的眼前,作为母亲,南田雅子二话不说,直接就跑到儿子的闭关室,要柳生元和拒绝挑战。

  在她看来,儿子现在可是一个科学家了,什么剑圣?哪里有科学家这个职业来得安全?既然是科学家,那还学人家打打杀杀的干嘛,儿子在实验室里玩烧杯就很好啊!

  虽然儿子这段时间连续闭关坐着不动,整天不见天日的确有些生活状态不健康,可是总比拎着刀子上台拼命要强。

  “雅子,你别乱说,这件事还得要看元和自己的决断,他不是小孩子了!”柳生和岛急忙阻止妻子。

  这短短三年,柳生和岛亲眼看着大儿子从一个初中学生,发展到可以带领一个小组的研究人员进行研究实验,创造出各种专利技术支撑起整个公司,即使作为父亲,柳生和岛也不知不觉中,对自己的这个大儿子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敬畏。

  这是柳生元和获得剑圣称号时,柳生和岛都没有的感受(他可不是剑道界的人,对于武道成就剑圣的难度没那么多体会,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幻而已),这是一种学渣对学霸的敬仰!

  “没事的妈妈,您尽管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受伤的。

  不过不是现在,廉次,你给我带个话给佐佐木首席,就说我会在一年以后的今天,迎战莱拉妮*阿尔托莉雅!”

  柳生元和背靠墙壁,盘膝而坐,微笑着说道。

  这个姿势,他已经保持了六个多月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