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长明道人

第一百六十六章 长明道人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9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48

  

  如果说每个人渴望长生都有自己的理由,那么刘长明刘老道长对于长生的追求绝对是最纯粹、高尚的一种——刘长明最初追求长生,是希望自己能有更长的时间来进行学习研究。

  刘长明第一次产生追寻长生不死的念头,是在他年近七十岁,研究上陷入僵局(没材料来做微观物理研究设备),不得不再次更改研究方向的时候。

  时不我待!是那时的刘长明最深刻的感受,虽然作为修行有成的有道之士,刘长明的身体远比同龄人要强的多。可是,相对于他想要研究的无数课题,这点寿命又显得是如此渺小和微不足道。

  刘长明追求长生,是因为学海无涯,以人类区区百年的寿命,根本无法满足他旺盛的求知欲!

  所以,将心比心,可怜这位老道人还以为柳生元和这位少年剑圣,也和他是同一想法。

  而且在刘老道长看来,柳生元和这位少年,明显比他更聪明、更有远见——你看人家十四岁就知道追求长生,知道未来面对无涯学海,需要无限生命才有可能满足学者的无限好奇心。而自己,都快七十岁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一点。

  当然,想破了刘老道长的脑袋也不会想到,柳生元和追求长生的最初动力可和他老人家完全不一样,人家柳生元和虽然年纪轻轻,却完全是害怕老死才追求长生的。

  在这些年的学习和研究中,刘长明最遗憾的就是自己小时候没有直接开始学习科学知识,反而掉进道家修行这个大坑里去了——要不然,自己最起码能多出二十年时间用来学习研究。

  不过,也正是道家修行的养生之道,让刘长明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身体状态,他能在四五十岁还保持着旺盛的精力,改换了好几种研究方向,居然在各个研究领域里,都能有不少成就,说到底也是因为他修行有成,有一具好身体的支持。

  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那些年轻时用来修行的时间也不算是浪费。

  随着对现代科技的学习研究,刘长明越学越觉得传统道家的路走错了,道门修行不该是抱着传统秘籍传承苦修不放手。

  比如说,传统道门用五行学说解释世间万物变化之道,可是,在现代元素周期表面前,这种五行学说完全就是渣!

  人家元素周期表可以指导研究者发现无数新元素、可以推导出一种从未发现的元素物理特性,你五行学说能干嘛?只能大而化之、神神道道的一顿忽悠,虽然也有忽悠对的,可是错的时候比对的还多呢!

  另外,道门传统的内视修行法,建立在五脏五神的观想修行上,而经过刘长明改进,建立在现代人体系统上的内视修行法,经过对比组试验(刘老道长是教导团团长,他的试验品可都是兵王级别的高手),修行进度和质量都要比传统内视观想法要提高一倍以上。

  所以说,即使道门也曾经代表世界最先进的科技水准,可要是总这么闭门自大下去,也总有被世界淘汰的一天。

  实际上从宋代开始,道门已经变成一个相对封闭,以修行为主的小团体了,结果一代代式微下来,传到近代,道门甚至还没佛门的影响力大。

  而且不光是道门,天朝总有一帮文人认为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总是好的,甚至将勾股定理解释为几何学的始祖,正是这种态度,阻碍天朝科学的进步发展。

  区区一个勾股定理,不过是几何大海中的一颗明珠,固然璀璨夺目,但是你说那是整个大海,未免就太夸大其词了。

  所以说,天朝在革命成功之后展开的破四旧行动,固然破坏了不少传统文化,可也彻底打破了儒家的传统文化权威,为科技发展扫清了障碍。

  从这个角度说起来,赤旗能在近年来逐渐赶上世界发达国家,破四旧运动也不能说完全是错误的,当然,其中造成的社会混乱和教育停滞,也的确对社会文化造成了很大伤害。

  现代道门本来已经渐渐式微,可是由于刘长明在四十年前,重新整理道门历史资料,拨乱反正,提出道门应该回到“外查天地之妙、内视自身造化”的道门最初修行理念,并大量引入科研人才,才重新振兴起来的。

  这样的道门,还比较顺利的获得了政府支持,不再被作为监督监视的对象。

  要不是现在的赤旗容不下一个新成立的政党,刘长明都打算像‘九三学社’一般,成立一个新的学派了。

  实际上,现代的道门和宗教的道教已经没太多关系了。

  ——————————

  在数十年的研究生涯中,刘长明最大的感受,就是人力有时而穷!

  不说别的,光是数学一项知识,就算是以刘长明这样的头脑,都无法穷尽现在各大学术期刊上公开发布的知识点——这还仅仅是学习,不用自己去发现创造。

  至于其他相关的高能物理、微观物理和统一场等方面,他虽然都有所涉猎,可也只能说是专家级别,但要说学术带头人就谈不上了。

  如果在二十年前,刘长明倒还可以说自己的微观机械结构方面算是国际领先水平,但是现在嘛,也就是个能跟的上科技发展思路的水平。

  唯一能让刘长明感到骄傲的东西,就是他将传统道门和现代科技之间,找到了一个沟通的支点——人体!这才是刘长明研究的重点。

  可是,岁月不饶人,九十多岁的刘长明,发觉自己已经无力继续在这个领域继续深入研究下去了。

  要说徒子徒孙,他当然也有,可是,这些弟子中,有人继承他的武道、有人继承他医术、有人继承他研究学科,偏偏没有一个,能把他最得意的研究项目继承下去。

  要想结合道门传承和现代科技,从两个不同角度同时研究人体奥秘,尤其是接续刘长明以前的研究资料继续研究下去,就需要一个对传统道门的修为达到极高水准(最好是修成先天一炁);

  同时,又具备旺盛的求知欲望和好奇心、具有创新能力、愿意学习现代科技,最好是一位可塑性较高的年轻人,才能将他长明道人的研究路线和研究成果传承下去。

  这些要求分拆开来,除了修成先天一炁之外,其他条件都不算要求太高,可是综合起来,哪里能找到这样的人选?这二十年以来,合适人选刘长明也就见到柳生元和这么一个。

  ————————————

  “真是缘分啊!老道我年近七十才猛然醒悟,庄子先贤所说的‘生也有涯而学无涯’竟然是如此无奈,我辈追求学海无涯,真得需要无涯之生!

  没想到小友小小年纪,居然已经能够看到这一点,直奔长生主题,实在难得,难得啊!”

  长明道人捻须微笑,老怀大慰。

  “小友啊!老道有个不情之请。”

  “刘师请讲,小子无不尽力而为!”柳生元和一口答应下来,先不管这位老道长到底需要什么帮助,反正柳生元和决定,只要自己能帮的上忙,就肯定尽力,这些时日,自己欠的人情实在太大了。

  “老道手头有一项研究项目,正好是有关长生之路,当然还远远谈不上能够长生不死,可也是老道的毕生心血,希望找个人能将它继续研究下去,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我去,这哪里是找自己帮忙?分明是给自己送馅饼啊!柳生元和心中一震,反应过来。

  柳生元和到了这个时候,终于脑子开了窍。前一段时间他就觉得自己好处拿了太多,哪有什么人上来就送这送那,还不求回报的?你当这是小说中,悬崖下的前辈高人吗?

  要说是为了让自己帮忙治疗这位病人松下明智,可这位老兄是日本人啊!先不说国籍的问题,光是护送这位病人过来的人中间,还有自己的岳父,自己就无论如何不可能袖手旁观。

  更何况,这位刘老道长说的清清楚楚,这个研究项目关系到长生之路。

  以前柳生元和还把长生想得比较简单,总觉得自己沿着先贤的修行道路走到尽头,也许自己还能再跨出一步,就是长生了。

  可是这段时间,在为松下明智治疗的过程中所见所闻,无不告诉他,长生根本就不是他想象的那回事。

  人体脑部构造和工作方式、身体不同细胞结构的不同特点、经络系统的奥秘到底代表着什么?细胞分裂次数限制到底是什么原理?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可以长生否?

  这些,早已经把柳生元和炼成先天剑气的一点傲气,磨灭的半分不剩。

  学海无涯啊!

  要不是前世里张明逐渐衰老、迟钝、最终连精神都开始混乱的记忆是如此深刻,柳生元和简直就要觉得自己追求长生,完全是一种自不量力。

  当然,以他对前世衰老死亡的感受,别说摆在他前面的,不过是一条看不到头的漫漫长路,就算是悬崖峭壁、深渊大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跨过去!

  “敢问刘老道长,您可愿意在鲐背之年,收下我这样一个不成才的弟子吗?”柳生元和俯身恭敬的问道。

  ——————————

  今天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是不普通的地方在于今天要发生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长明道人要收弟子了!

  刘长明老人家一生,对赤旗做出的贡献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作为赤旗最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他的弟子遍布科学界的各个领域,可以这么说吧,如果把所有能和刘长明挂上钩的科学家全都叫来,中国科学界最起码有十分之一的人都得朝京城赶!

  这还仅仅是徒子徒孙级别的。别忘了这位刘老人家还是中医圣手,和方十年方老,并称中医双壁。当然,现在只能称为双老了。这两位老人家救人无数,其中不乏高官富贵,听说刘老道长要这个岁数还要收徒弟,怎么也得表示表示不是?

  另外,虽然道门和道教不是一回事,但是好歹刘老道长还挂着道教协会荣誉会长的牌子呢!顺便说一句,柳生元和也挂着剑豪会名誉首席的牌子,而剑豪会的首席佐佐木真平,居然也是这位刘老道长的记名弟子!

  于是,在刘老道长正式宣布收徒的这一天,来自五湖四海、形形色色的人群,挤满了整个明园(这座明园是刘老道的私人庭院,座落在京城郊区的灵山脚下,嗯,不是西天取经的那个灵山)。

  “弟子敬茶!”按照刘老道的意思,原本是不准备大办特办什么收徒仪式的。毕竟到了他这个岁数,对于这种虚名已经没什么兴趣。

  自己收柳生元和这位弟子,完全是为了继承自己的研究志向,尤其是这位弟子不但条件难得,连志向居然也和自己一样,当真是老道的衣钵传人。

  可是,就像是一般人家的老人,自己也许根本不想过什么大寿——尼玛这不是提醒我老人家,自己又离死亡靠近了一步?可是,老人不想办不代表儿女们不需要尽孝心了。

  所以,尽管长明道人地位超然,可也架不住一帮老朋友、徒子徒孙、儿子孙女一起起哄(刘老道是有老婆家人的,只不过他的妻子已经过世了),这个收徒仪式本来说是知会一些亲朋好友就行,可是传着传着,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在刘老道长的坚持下,道门的收徒仪式早已经简化了不知多少,除了给师父敬茶以外,根本没有什么磕头叩首的环节,这简直比在日本,柳生元和自己收大山中岩他们做记名弟子还要简略呢。

  而且,在刘老道长的倡导下,现代道门收录弟子,也不像以前那么局限在道教子弟中间了。

  什么度牒道箓,这种身份证明对现代道门中人完全不讲究了,倒是道教中还有这种身份证明。

  现在道门收录弟子,只讲究师承和见证人,只要有道门中人愿意收录弟子,有道门中人见证,就算是完整了。

  柳生元和的拜师见证人就是方十年方老先生和张镇岳少将二人,这位张镇岳少将同时也是刘长明传下的武道一脉的大师兄。

  随着司仪宣布敬茶,柳生元和双手捧起一杯茶水,恭恭敬敬的端送到坐在主位上的刘长明道长身前。

  “元和啊,我们爷俩今生这段师徒缘分当真难得,老道也不要求你什么,只要你日后研究有了什么进展,别忘了烧些论文心得给老道,老道在九泉之下,也能高兴高兴。”

  刘老道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这位少年,心中的欣慰着实难以言喻。

  到了他这个岁数,其实已经没什么东西放不下了,儿孙都算能干,自己这一生,一来振兴道门,不愧师恩;二来为国为民都算是有些贡献;三来阖家美满,子孙满堂。

  唯一挂念的就是自己的研究项目后继无人,现在有了这个弟子,自己连这个挂念也算是解脱了,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位弟子年纪还小,知识积累还远远不够,所以还不能立刻接手研究,等到他成长起来,足以继承自己的研究时,自己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在研究项目后继有人的欣喜之中,刘长明也不禁暗叹了一口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