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新治疗方案

第一百六十四章 新治疗方案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5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46

  

  那边,刘老道长身穿一身藏青色的道袍,坐在一群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中间,热烈讨论这种新型纳米材料到底该如何制备,如何开发应用能够与脑电波相互作用的特点;

  正说到到底是使用激光来激发材料的应激态?还是该使用其他如超声波、高频电流等方式激发更具有可行性?是不是还需要在材料上添加其他物质作为催化剂和稳定层等等。

  反正,从柳生元和这个角度看过去,一位老道长坐在一群科研人员中间,一起讨论着如此尖端的话题,实在有些扎眼。

  不过,在方十年给柳生元和介绍过了刘老道长的生平经历以后,柳生元和不觉得这种画面有什么违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智商被碾压的感觉——这是一种学渣遇到真*学霸的感受。

  这感觉简直比面对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时,那种生命层次上隐隐被压制的感觉还要强烈。

  说起来,柳生元和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笨蛋,相反,他一直觉得自己多少还算是智力在人类平均值以上呢。

  他说起来也算是文武双全,武的方面不去说它,光是成绩,期末考试还排在年级第三名,全班第一名呢。

  要知道,康田学园可是即使在东京都,都算是相当良好的初级中学了。能在这种学校里排名全年级第三名,无论如何都能算是一个好学生了(柳生元和早就忘记自己是靠作弊才混了个全班第一)。

  但是,这也得看和谁比!比起这位刘老道长的传奇经历,连初中数学题做起来都颇为捉急的柳生元和,怎能不感受到这种来自学霸,只能仰望的王霸之气?

  那边一群材料专家和物理专家们,主要是对片状磁性纳米晶FeCuNbSiB进行材料物理特性分析,讨论的热火朝天。

  他们最终的分析结果,将提交医学专家们讨论,最终结合双方意见,决定采用何种治疗方案,才能安全取出在松下明智脑海中散布的FeCuNbSiB纳米颗粒。

  在这个阶段,专家组的医学专家们可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大家都坐在一边,听着材料专家和物理专家们在那里讨论,自己也相互闲聊起来。

  柳生元和作为医疗组的重要成员之一,自然坐在医学专家这边,那边的学霸圈子他完全混不进去啊!

  只不过,这边医学专家们闲聊的话题他也是有听没有懂,这就很尴尬了。

  现在柳生元和的感觉就好像在一群神俊的白鹤之中,只有他一只小公鸡站在中间,四处张望一下,尼玛全是一堆大长腿,高得自己连人家的屁股都看不着。

  而和他一起过来的方十年却是人老成精,此刻特意坐在柳生元和边上,和他闲聊起来。

  方十年就是怕他一个小孩子跟谁都聊不到一起去,干坐着感到尴尬才过来的。

  毕竟这位少年虽然是日本第一剑圣,可到底是个孩子,自己把人家截到这里来帮忙,怎么还不得照应一下?

  这位刘老道长的生平学习过程,不断改变学习专业的理由和事迹,就是方十年在和柳生元和闲聊的时候,当做笑话一般讲述给他听的。

  柳生元和本来以为自己少年得志,号为五百年日本第一剑圣,已经算是一个人物了,可是现在和这位刘老道长一比,自己的那些经历简直就是渣啊!

  方十年之所以给柳生元和刘老道的这些经历,可不是真的要说老朋友的笑话给小辈听。

  作为和刘老道相交了近八十年的好友,刘老道的心思岂能瞒得过他?

  在日本,老友刘老道自从听说柳生元和尚无师承,全凭一些道听途说的修行理念和一些粗浅的外家功夫,居然就修成了先天剑气,还自创出金缕衣这么奇妙的功夫以后,明显就动了收徒的主意。

  老友早就偌大年纪,早就没什么人前争胜的心了,可是在日本,光是为了引起这位小友的兴趣,就又是送资料,又是展示拿手绝活先天真气。

  方十年还能看不出老友的心思?

  要不然,自己的老友怎么会拿出自己注解的《太玄灵飞经》出来?要知道,《太玄灵飞经》这东西虽然在现代也不算什么绝对机密,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到的。

  何况刘老道亲自注解的这个版本,那可是刘老道呕心沥血,将传统修行方式与现代科研成果融为一体的成果,这才是刘老道的真传,开创前人所无的道路。

  只不过一来刘老道偌大岁数,自然早就有了一堆徒子徒孙,这位老人家辈分之尊,不光是在赤旗道门无出其右,在赤旗的科学界里,也是最最顶级的了。

  假如说赤旗也有学阀的话,那么刘老道绝对能排在前三位!

  倒不是说刘老道就是赤旗学术能力最强的三人,而是他年纪实在太大了,光是这个岁数,在学术界,能有资格叫他一声老师的人,现在最起码都是顶尖的教授、学者。

  要是他现在再收个徒弟,这个徒弟无论在武道界还是学术界,辈分未免太高了点。武道界还好,这位少年自己就压的住场子,但是在学术界,一个初中生可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不过,这倒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最主要的问题是,假如刘老道开了口,这位少年压根不答应做他徒弟,来个一口回绝,那不是把刘老道的一张老脸扔在地上了?

  毕竟这位少年可是日本剑圣,是日本武道的至高象征,刚刚获得武魂杯不说,还隐然是世界上最强的二人之一。也许人家为了日本武道界的脸面,根本不会拜人为师。

  而且,论起综合学识,刘老道给这位少年当师父,那是极大富裕了,别说师父了,就算当师祖、师祖的师祖都没问题。

  可是,撇开学识,如果光是以武道成就这一项指标来说,刘老道虽然武道超人,但恐怕还真的压不过这位少年剑圣,从这个角度来说,刘老道还真不配当人家的师父。

  说句实话,连方十年都有些不大看好自己这位老友能收下这位剑圣徒弟。

  先不说人家少年得志,心高气傲是必然的;光是人家拜师,想在武道境界上更上层楼,你刘老道能拿什么来教人家?

  拿出那些你自己也看不太明白的秘籍吗?人家如果求教你怎么说?说为师也不会,你自己对着秘籍去琢磨吧?

  所以,借着陪柳生元和闲聊的机会,方十年以说笑话的口吻,将刘老道好一顿吹嘘,简直把他说成是天上少有、地下绝无,千年难得的才华横溢之士,言下之意就是‘别看你小子少年剑圣,长刀所向无敌,但比起综合水平来说,刘老道做你师父可是绰绰有余!”

  柳生元和这边听着方老的介绍,那厢里刘老道长正和一群材料专家和物理学家,讨论到具体该如何克服神经电流对磁性材料的引力,从脑部提取出这些纳米级别的晶片。

  原本大家判断是一种神经阻隔性药物作祟,要是药物其实挺好处理,大不了调制些专用药物,直接送入病区,进行药物中和就是了,反正人到现在也没死,说明这种药物不具备致死性,那完全可以放手操作。

  可现在松下明智的脑袋里,是这种纳米级别的晶片在起作用,这就很麻烦了,毕竟这种颗粒物本身是一种耐腐蚀的坚固材料,不存在降解排泄出来的可能性,又没办法在脑袋里直接摧毁,那就只能通过物理手段取出。

  可是这玩意能干扰电磁信号,又被神经电流产出的磁场紧紧吸附在神经周围,以现在的科学技术,别说是在脑子里,就算这部分神经露在外面,想要不伤害到神经,全部剥离这些纳米级别的晶片,都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

  ——————————

  “小友,恐怕这次还要麻烦你了。”物理材料组和医疗组两边,好不容易全都讨论完了,刘老道走过来,对柳生元和说道。

  “前辈尽管吩咐,小子一定尽力。”柳生元和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答道。

  先不说这位老道士是如何德高望重、知识渊博,光是他这种生命不息,学习不止的精神,就让柳生元和肃然起敬,何况柳生元和也能感到这几位前辈的善意。

  到目前为止,柳生元和都没出多大力气,可是已经从几位前辈手中获得不少好处了,光是已经拿到的相关资料就是无价之宝。

  这要是在古代,这些东西可都是一个门派的不传之秘、镇门之宝啊!

  因此,柳生元和此刻简直是以对待老师的态度在对待这几位前辈。

  “小友,这次治疗恐怕需要你一人进行了。”

  “我们刚才讨论下来,我们准备制备一种专门针对FeCuNbSiB晶格的吸附材料,这种材料可以对FeCuNbSiB产生较强的吸引力,可以产生超过脑神经电流产生的磁场大约三倍的引力作用。利用这个特性,可以将FeCuNbSiB颗粒从松下先生的大脑中吸取出来。

  但是与此同时,这种材料也会对人脑神经运作产生影响,尤其是与FeCuNbSiB同时作用,对人脑的伤害不小。”

  “所以我们准备通过物理方式进行抑制,在短时间内抑制住松下明智的大脑神经,让他脑神经暂时不能产生神经电流。

  不过这种方法对大脑伤害极大,为了确保松下明智的大脑不受损伤,我们必须把时间控制在三秒以内,不然,他就有脑神经不可逆转受损,彻底变成植物人的风险。

  在这三秒以内,你要以最快速度将吸附材料送入他的脑部,并在短时间内吸附FeCuNbSiB颗粒,抽出脑外。”

  “而且,据计算,光是材料吸附过程就需要两秒,也就是说,整个吸附材料的探入和收回过程,加起来需要控制在一秒以内。”

  “现在,正常医学手段还不能完成这样的操作,根据医疗组的建议,可以通过剖视图,直接从脑外通过外科手段将吸附材料送入松下明智的大脑。

  我向他们推荐,让小友用先天剑气,直接从外部钻开颅骨,按照这张剖视图上的路线,送吸附材料穿过脑组织之间的结构间隙,探入他的脑桥之后,完成这项任务。”

  “小友,你可有信心完成?”

  刘老道长捻须微笑看着柳生元和,他其实对这位少年剑圣的信心比柳生元和自己都足。

  先不说柳生元和的武道成就,光是这位少年剑圣自创的金缕衣,已经让刘老道叹为观止!

  按理说,剑气凝练成丝也叫练剑成丝,本身就是一种异常高明的技巧,这玩意即使是天人宗(神农门)历代证就大地游仙的前辈之中,也只有一位特别擅长练剑成丝,那位可真是一剑在手百无禁忌,横行当世逍遥自在。

  而柳生元和却更进一步,不但将剑气凝为丝线,居然还能将剑气编织成网护住全身上下,号称金缕衣,这需要对剑气何等的掌控?别看刘老道对先天真气掌控的出神入化,那可是他近三十年来性命交修的结果,你让他把先天剑气这样玩试试?

  到了刘老道这个岁数,要不是为了体验一下先天剑气是什么感觉,压根就不会去修炼这种玩意,先天真气对身体的养护能力才是他最需要的。

  所以,论起从颅骨外用剑气直接钻孔,刘老道长觉得以自己这老胳膊老腿,还真比不上柳生元和这个小年轻。

  何况,人家直接从金缕衣上抽一条剑气就是现成的剑气凝丝,要是刘老道他老人家想要亲自用剑气操作,恐怕还得费半天功夫,先凝练出一条剑气丝线才行——凝不凝的成还是两说呢!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这种重担还是让小年轻来挑吧,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千万不能走偏了路线,不然先天剑气是何等锋利,在大脑中前进的路线稍微偏离一点,无论碰到哪里,哪里就彻底毁了。

  不过这一点,刘老道也不怎么担心——人家柳生元和在自己身上,都能用剑气编织一套铠甲出来,那可不知道有多少条剑气丝线了,单单操作一条剑气丝线还不是小菜一碟?要是这也出了毛病,就只能怪松下明智命该如此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