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失败的治疗、跨专业的学霸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失败的治疗、跨专业的学霸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40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44

  

  柳生元和所谓的准备好了,可不是说他准备好出手那么简单。

  在开始给松下明智治疗之前,刘老道长就已经反复的把治疗过程和需要柳生元和做得辅助工作,跟他详详细细的讲了两遍。

  按说柳生元和需要做的事情并不算复杂,可是这位松下明智的确干系重大,由不得刘老道长他们不小心谨慎。

  毕竟说起来,刘老道长也是修成先天一气的人,更别说还兼修了先天剑气和先天真气。要说这种用真气深入大脑,刘老道长一个人也可以完成,为什么还要拉着柳生元和?

  刘老道长其实更擅长先天真气,论起对先天一气的控制来,还真不一定比得上柳生元和这位从修行一开始,就是从先天一气着手的强人。

  岁月不饶人,就算刘老道长再怎么保养有方、修为深厚,到底也是九十出头的人了,精力怎么也比不上他年轻的时候了。

  为了在动手时能够更加集中精力,给自己减轻些工作负担,全神贯注的对付松下明智的脑部病变,刘老道长才想起柳生元和这位修成先天一气的少年剑圣——如果没有先天一气,就压根没有第二个人能在这种情况下帮上他的忙,没看见刘老道长的得意弟子张少将,三百万军中第一高手,也只能在边上打个下手嘛!

  尤其刘老道长还有一个小小的念想,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此刻,柳生元和站在松本明智的身体前方,右手按在松本明智的檀中穴上,先天一气源源不绝的涌入其中。

  本来灌入先天一气最好的位置应该是松本明智的身后,从大椎穴注入最为方便。

  不过,一来先天一气轻灵至极,不太在意经脉的问题;二来,刘老道长才是本次治疗的主力,自然最好的位置要给他留着。

  和刘老道长不同,柳生元和体内运行的力量几乎全部都是先天一气,转化成剑气的倒是没多少(别看柳生元和金缕衣似乎由很多剑气组成,但跟全身的总体能量一比,这点剑气却也不算什么。毕竟他练成剑气时间还短,而且先天剑气转化起来也麻烦的很)。

  几乎无穷无尽的先天一气缓缓沿着六条大脑中的隐络注入松下明智的大脑中,这可是柳生元和第一次对别人的大脑动手,自然是小心又小心——这位病人牵连不小,他可不想在自己手里出问题。

  大脑分为大脑、小脑、和脑干,在大脑和脑干中还有一部分组织叫做间脑,而松下明智出问题的区域其实是属于脑干的桥脑部分和大脑之间的一小块区域。

  也就是这种脑组织中间的区域才能植入微型胶囊,别的地方想要无伤植入都不大可能。

  同样,也正是因为出问题的地方并不是在脑组织中间,所以才留下了动手抢救的可能。

  柳生元和的先天一气通过阴络渗入松下明智的大脑之后,虽然他还不敢对大脑组织本身动手动脚,但是用先天一气填满这些脑组织中间的空隙,还是没什么危险的。

  他用自己内视能力反复确认了三遍,确认自己的先天一气已经将松下明智的病区完全填充,并加意护持住病区周围的脑组织以后,柳生元和才敢向刘老道长开口表示,属于自己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

  下一刻,充满着柳生元和先天一气的六条阴络被一种温和而强横的力量缓缓挤入,几乎将柳生元和的先天一气挤出阴络。

  幸好先天一气轻灵至极,被挤压了就被挤压了,顶多变得密度大了那么一点点,反而形成了一层护壁,将六条阴络管道的外壁护住,反而等于加强了阴络的承受能力。

  而这,也正是刘老道长反复强调,只能用先天一气协助的原因——先天真气虽然温和,但是那也是相对而言的,人类大脑何等脆弱,要是换了张少将上来,两道先天真气在病人脑海中互相冲击,保证这位病人什么毛病都没了——人都死了。

  刘老道长的先天真气,自柳生元和先天一气的包裹中,向松下明智的大脑中潜入。柳生元和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先天真气的奇特之处。

  先天真气是一种生机勃勃的力量,温和而滋养的力量。如果说柳生元和的先天剑气是冰冷、锋利、坚硬,像是一把冰冷的武器(现在柳生元和运用的是先天一气,可不是先天剑气);那么,先天真气就是温暖、滋养和浸润,像是春风化雨,所经之处,有一种万物复苏的感觉。

  在刘老道长的先天真气所经之处,柳生元和能清楚的感觉到,松下明智周围的脑组织有一种活跃起来的感觉。

  事实上,柳生元和这时才明白,明明刘道长自己就可以用先天真气给他治疗,为什么还要叫自己过来协助。

  先天真气虽然比剑气要醇厚温和许多,但是对于人类脆弱的脑部来说,还是太强大了,一丝一毫的微弱波动,都有可能伤害到精密的脑部神经细胞。

  人体中,脑部是被保护的最严密的地方,由颅骨将整个大脑几乎全部封闭保护起来,这不是没有原因——人的脑细胞是人最脆弱,而且再生能力最差的部位。

  同样,人类的内脏也被肋骨保护起来,当然,保护力度没有大脑那么强,就是因为内脏的细胞相对于大脑,还是要强大不少的。

  柳生元和先渗入的先天一气,对刘道长的先天真气来说,既是路标,同时,被先天真气挤在外围的先天一气,也起到了一层保护层的作用,虽然先天一气的强度只能说聊胜于无,但是刘道长也不需要柳生元和用先天一气正面对抗他的先天真气啊?

  只需要柳生元和能在先天真气略有走偏的时候,能够挡上一挡,给刘道长一个缓冲反应的机会就行了。

  刘老道长的先天真气,一挤入松下明智脑部的病区以后,就飘散如烟,弥漫在整个病区之中。

  这一下简直让柳生元和叹为观止,他先天一气,号称至清至灵,都还做不到控制得如此精妙,而这位刘老道长竟然能把先天真气这种更加浓重的力量,聚散如意,千变万化。

  凡是先天真气所到之处,柳生元和的先天一气纷纷被排开,让先天真气轻轻接触到松下明智的脑神经,和那些包裹在脑神经外的那些黑色物质。

  对柳生元和来说,透过先天一气,从内视角度看来,这些黑色的物质完全就是一种未知物体,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种东西。

  尤其是先天一气虽然轻灵,可以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无力,他一来不敢乱动别人的脑神经,二来,先天一气也很难用出力来。

  所以柳生元和根本就不敢动,就等着看刘老道长的施为了。

  毕竟这些黑色物质粘附在脑部神经上,柳生元和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着手去除才能不伤到松下明智的脑神经。

  而站在柳生元和对面的刘老道也吃了一惊,内视的能力他也有,而且他的修为也远比柳生元和更深厚,虽然后天修成的内视也许在本质上略差一筹,可是日子有功,数十年的修为下来,怎么也比柳生元和看得更清楚点。

  他可不是柳生元和这种外行,通过先天真气的微微接触,刘老道长立刻就发现了不对之处。

  一开始,大家讨论病情下来,觉得在松下明智的脑部引起问题的东西,多半是一种神经阻隔药剂,甚至连药剂的特性大家都推断出几种可能性最大的药品。

  可是,在先天真气直接以最轻柔的状态接触以后,刘老道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神经阻隔药剂,分明是一种极微小的颗粒物,

  既然是颗粒物,又能干扰神经功能,那必然是某种磁性物质,而且这些东西由于颗粒过小,对于神经电流极为敏感,现在都被吸附在脑神经周围,刘老道虽然对自己先天真气控制的得心应手,可也没能力在不伤到脑神经的情况下,将这些颗粒一粒一粒的全部都剥离下来。

  既然如此,显然原有的治疗方案是进行不下了去,刘老道长和柳生元和交换了一个眼色,一起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暂时没有办法好想。两人只好将各自的力量缓缓从松下明智的颅内抽取出来。

  不过,刘老道果然修为通天,居然硬是将先天真气化为至柔之力,小心翼翼的在松下明智的神经上一掠,带下一丁半点的黑色物质,在柳生元和的先天一气护持之下,通过阴络通道,硬给带出来了一点。

  带出来的这一点物质是如此微小,反正柳生元和的先天一气倒是能感应得到,可用肉眼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见这点东西到底在哪里。

  ————————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像是一种纳米等级的晶体啊?”

  “呈现片状结构,继续放大,看看能不能看到晶格结构!”

  在电子显微镜下,这点东西虽然微小,可还是漏出了真容——那是三个极其微小的晶片。

  “靠,谁这么缺德,竟然想到把这玩意弄到人脑袋里去了。”

  “原来是这玩意,不过这玩意居然有这种特性?倒是让人想不到,你说,用这玩意能做出高灵敏脑电波传感器吗?”

  “有可能,不过这玩意以吸收信号为主,想要读出反馈信号应该还要一种激发态,假如找不到合适的激发信号恐怕没用。”

  这种晶片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从晶体结构上分析,只是一种片状磁性纳米晶FeCuNbSiB。

  对于一般人来说,就算是知道这玩意的结构也没什么鸟用,但是在场的除了医学专家之外,可都是材料方面的权威人物,这种纳米材料虽然他们是第一次见到,但是既然知道了晶格结构,并且有现成的样品,制备出来也就是一个时间问题,根本不存在难以突破的技术关口。

  甚至说,如果只是要在实验室里少量制备的话,一台高能行星式球磨机也就够了。

  要知道,这种材料能直接与脑电波信号产生干扰,说明两者就可以互相影响,那么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技术革命的突破口,可以突破人脑直接接驳电脑的限制。

  光是这个材料用途上的收获,已经是一种惊人至极的惊喜了。

  ————————

  几位材料方面的大佬,带着一群不知道是研究生还是博士生的年轻人,对着放大成像的晶片照片一顿品头论足,各种专业术语分开来柳生元和还能听懂一点点,但是他们把这些话连起来以后,对柳生元和来说,就完全是一篇天书了。

  他现在之所以会在这里,完全是刘老道长坚持的结果。

  柳生元和还真没想到,这么一副仙风道骨、世外高人模样的刘老道长,居然不但是顶尖武者、医者之外,还是材料专家和高能物理专家,我去,这是妥妥的老学霸啊!

  尤其奇葩的是这位刘老道长的学习经历。

  刘老道长完全是人到中年,在传统修行方面被卡在真气进阶,逆转先天的关口处前进不能,才想起来从头学习现代科技的。

  他本来是想学习现代医学,利用现代医学种种设备,辅助研究人体奥秘,从而看看能不能触类旁通,帮助自己度过逆转先天的难关,结果学着学着,刘老道长就变成了这个专业的顶级人才。

  到了这一步,刘老道长突然发现在个年代(当时赤旗科技发展落后于世界,而且还被封锁了高科技设备的进口渠道。)赤旗的医学设备根本跟不上他的医学研究需要。

  这位老道长一怒之下,改行学习机械电子专业,研发精密显微设备去了。

  结果再学着学着,又成为精密显微设备的顶尖专家,可是这时候却发现,发现不是赤旗没有研发能力,而是在基础材料方面过不了关。

  无奈之下,刘老道长只能再次转行,研究基础材料去了,等在材料学方面获得博士学位以后,却发现想要制备这等对材质要求达到微观等级的材料,已经不是正常手段可以制备,必须用到高能物理方面的知识。

  最后的结果就是刘老道长以七十多岁高龄,短短十年间硬生生从学习到研发,硬是完成了微米级别的机械构造——浸泡松下明智的那种0.5微米级别的机械汤,就是在刘老道长研发成果基础上发展出来的。

  这位刘老道长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多个领域获得国际领先级别的成果,要不是他压根不在乎什么名利地位,光是不同领域的院士称号,都能拿好几个。

  说起长明道人,可能国际上没什么人知道,但是说起中国的老科学家刘明,如此经历和行业跨度,即使在国际科学界都是一个鼎鼎大名的传奇!

  时间太紧,没检查过就发出来,回头胖子再检查修改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