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剑气通经脉、五脏露端倪

第一百六十一章 剑气通经脉、五脏露端倪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6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40

  

  柳生元和一个人坐在休息室内,这是一间只有二十几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本来是给值班的医生或者护士临时休息用的地方。

  不过从很久以前,这间小医院从京城大学的医务室,更改为实验性的医学研究实验室以后,这间房间就变成了临时的专家休息室。

  由于明早就要给病人动手治疗了,所以除了家就在京城大学里面的方老,其他几位专家今晚都住在医院里。

  柳生元和从头到位再仔细的看了一遍《太玄灵飞经》,尤其是手太阳大肠经的相关图说,在确认自己已经将手太阳大肠经的相关经脉走向图牢牢记在心里,才把手中的册子放下,面对窗户,闭上双眼盘膝而坐。

  对于现在的柳生元和来说,入定已经是一件随心所欲的事情,几乎是闭上双眼的同时,脑海中就自然而然摒除了种种杂念,就像是明镜上落了一层灰尘,轻轻一拂就自然抹去。这也是这些杂念根本没有深入心底,只不过是对外界诸事的一种应对想法而已。

  那么,既然现在大脑不需要处理外部事物,自然很容易将这些念头抛于脑后,腾出大脑的处理能力。

  所谓‘拿得起、放的下’就是如此了。

  在柳生元和的心灵空间中,现在只有一棵大树连天柱地,矗立在清澈的心湖之中。

  通过某种奇妙的视角,柳生元和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棵代表着自己主意识的无忧树,似乎大了那么一点,而在代表人体知识方面的枝杈尽头,长出了一点嫩绿的新芽。

  这点新芽就是他刚刚学到,对于大脑的新知识,可是这等知识不过是纸上得来的东西,尚未经过自己的验证体会。

  所以体现在无忧树上,这点知识还不能形成一个新的分支,只有一抹新芽绽放,代表一种发展方向而已。

  柳生元和会心的一笑,将注意力从自己的心灵空间中抽出,开始内视自身。

  在内视的视角中,柳生元和发现,自己的皮肤肌肉,竟然已经犹如一层淡淡的光雾,微微发光发亮。

  就在四个月前,自己刚刚完成铁布衫完成洗练皮肤的功课时,在内视中,皮肤也不过是刚刚能够看的清清楚楚而已,当时自己还以为,那就是内视所能够做到的终点——内视内视,能看清楚自己身体内部,当然就算是达到目标了。

  可是,今天再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细胞,居然还有进步的空间?

  肌体细胞在内视角度看上去能发光,到底是什么原理?虽然此刻的皮肤肌肉还远比不上大脑那样,看起来完全是一团明光的感觉,可是多少也有朝那个方向发展意思,难道人体的细胞还会进化不成?

  再看看自己的内脏,虽然在内视角度柳生元和只能看到内脏的表面,但是也可以看出来,经过自己这段时间每天特意驱动气血滋润,内脏表面也显得光亮了许多。

  自己这段时间以来,还是很有些进步的!柳生元和满意的想。

  这种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能看到自己进步的感觉真是不错,让人知道自己的每一分付出、每一分努力都没有白费。

  看不到变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是白费的时候,人很容易放弃,毕竟没人愿意白白辛苦;而这种努力付出就有收获的感觉,最能激励人的斗志,让人继续努力向前。

  柳生元和细细的内视扫描自己的全身上下,尤其是经脉相关的地方。毕竟这份《太玄灵飞经》,着重描述的就是手三阳和足三阳六条经脉的阴络部分,其他部分经脉都是画出经脉走向图和穴道名称,描述一下大概作用就算完事,可即使如此,这本册子也是柳生元和见到过的,将人体经脉描述最清楚的资料了。

  在沿着这六条阴络探入大脑之前,柳生元和怎么也得仔细梳理研究一下自己的经脉系统,毕竟完整的经脉循环系统才是基础,如果连基础都没有了解清楚,就急吼吼的通过脑部阴络,用先天一炁去探索大脑,柳生元和的心还没那么大。

  牵涉到人体最神秘的大脑,怎么小心翼翼都不为过。

  以往,柳生元和在体内运行内劲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全身上下一漫而过,内劲哪里都可以走,根本不局限于经脉体系,只是他偶尔需要仔细内视身体的某个部位,才会特意将内劲汇集过去,起到一个聚焦放大内视能力的作用。

  至于经脉,在柳生元和的内视中,是一个一个串联起来的穴道,并影响周围肌体组织的关键节点,并没有像这本《太玄灵飞经》上记载那样,穴道与穴道之间有什么完整的通道。

  所以,柳生元和一直对所谓的经脉体系不以为然。

  可是,明天就要按照《太玄灵飞经》的经脉理论来给人治病,自然今天就得先按照经脉理论来运转内劲/先天一炁来试试。

  说来容易,做起来也不难,柳生元和只用了一刻钟不到,就完成了内劲的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周流搬运,无论体表的阳络还是体内的阴络,内劲都像是潮水般一漫而过,根本毫无半点难度。

  可是,本应该严格按照经脉路线运转的内劲,根本就没有按照经脉走的意思,和以前一样,从一个穴道汇集直接到另外一个穴道。

  至于穴道之间是不是真的有经脉这种通道,内劲表示这完全不是事,有路就走路,没路也能渗透过去完事,反正对于内劲来说,柳生元和体内,只要是内视能看得到的地方,到处都可以通行。

  无奈的停下内劲运转,柳生元和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如果说经脉体系是假的,可按照自己的感觉,穴道确有其事;如果说经脉体系的确有效,那么在穴道之间,就应该存在一条正规的通道。

  这条通道在哪里呢?柳生元和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一句歌词和一句话从脑海中蹦了出来——‘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既然历代无数暗劲大师验证了这套经脉理论,那么,在穴道之间的确是存在通道的。

  至于刚才自己无法发觉这些穴道之间的经脉,很可能是自己的内劲性质过于清飘,在身体里无论走哪里都可以顺利通行,就像飞鸟不会在意地面到底有没有路径一样,反正能飞过去,谁还会在意地上有没有道路?

  想到这里,一咬牙,柳生元和从金缕衣中抽出一缕剑气,沿着手太阳大肠经图示路线,从大拇指和食指尖端开始,将这一缕剑气贯入其中,通过手腕的两筋中间,从小臂上行,通过肘部,沿着上臂外侧通过肩膀,进入胸腔。

  直到这里,柳生元和的剑气运行都还算轻松,毕竟这些都是皮肤肌肉,柳生元和的洗练功夫早已将这些部位锻炼的如钢似铁、坚韧无比,而且金缕衣的剑气通道本身也贯通了这些地方,剑气行走起来毫无难度。

  而到了肩膀与胸腔交界的地方,如果按照一般的人体经脉图中,手太阳大肠经就该上行以贯穿脸颊,通过鼻下的人中穴,到鼻翼两侧的迎**作为手太阳大肠经的终点。

  可是,在《太玄灵飞经》中,手太阳大肠经在肩膀和胸腔交界处的缺盆穴处,却一分为二:

  沿着皮肤表层上行,是一条通向脑部的路线,这条路线柳生元和没敢去走,现在他运行在经脉里的可是锋利无比的剑气,朝脑袋上走,是想找死吗?

  而另外一条在一般的人体经脉图上,根本没有标注出来阴络路线,则是下行通向胸腔内部,经过横膈膜,下达大肠为终点。

  而这条阴络,在胸腔处,有一支分支直连肺部!

  肺部对别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呼吸的器官,属于五脏之一,别无特异之处,但是对柳生元和的意义却是大为不同!

  柳生元和的肺部可是他一身先天剑气的源头!一左一右,两颗剑气种子都还在肺部里面呢。

  现在他凝练金缕衣剑气的方式,是在每天晚上对着长剑吞吐剑气,等到肺部剑气积蓄足够以后,就将剑气从口鼻处吐出,这些离开肺部的剑气会自然而然的吸附在他身边,附着在皮肤上。

  然后柳生元和再仔细的将这些剑气慢慢通过皮肤毛孔吸入体内,纳入金缕衣的循环周转之中。

  这等修行方式的效率先不去说它,剑气中最精粹的一部分,都围绕在肺部的剑气种子周围,根本就不会被吐出来,现在这些最精粹的剑气都积存在他肺里呢。

  虽然这些时日里,随着对剑气控制力的逐渐增强,柳生元和已经不太担心肺部剑气暴走,将自己内脏搅个稀巴烂,但是有时,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修行方法可能有些不对——这怎么看这都不像是正常人的修行方法,倒有些像蚕宝宝吐丝结茧。

  现在,柳生元和小心翼翼的引导着一缕剑气,按着经脉图上标明的路线,朝肺部轻轻的扎了过去。

  一股涩痛感泛起。柳生元和心中大喜!这种涩痛和刺伤身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种涩痛,根本不是割伤身体的感觉,倒是和他自己尝试着用剑气刺激自己的穴道,激发潜力的感觉感觉很有些相似。有门!

  当时他凝练出先天剑气的时候,曾经试图让剑气像内劲一般,从肺部导引出来,在体内运行,结果剑气刚一碰到肺部边缘,就立刻就割伤了肺叶。

  那次受伤让柳生元和赶紧收手,从此绝了将剑气直接在体内运行的想法。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另辟蹊径,创制出金缕衣这种让刘老道长都惊叹不已的奇葩功夫。估计刘老道长也想不到,柳生元和创制出金缕衣这种功夫的直接原因,竟然是因为缺乏修行常识。

  假如说修行真气的武者,打通经脉是一种水磨工夫,要靠着真气日久天长的运行,才能磨穿一道道关卡,;那么柳生元和就是生怕经脉打通的太快太猛,控制不好,导致自己受到伤害。

  一点一点,剑气沿着路线缓缓前进,而在内视的视角中,一道可以容纳剑气通过的通道,从无到有,在血肉中被开拓了出来,一点血都没出,就像那里原本就该有这么一条通道似的。

  而随着剑气的开拓挤压,这条新出现的经脉开始膨胀起来,直到经脉周围的血肉出现一种要被撕裂的感觉,柳生元和赶紧停止拓宽经脉的尝试,随之让更多剑气随之涌入,形成一条中空的剑气管道,并将这条新出现的管道纳入金缕衣的网络结构之中。

  在这条经脉管道的尽头,柳生元和控制着剑气,慢慢接近了自己的肺部,一点点前进、巩固经脉;再前进一点点,再巩固经脉。

  终于,在柳生元和自己感觉里,‘嗵’的一声轻响,有什么东西被打通了。

  几乎无穷无尽的精粹剑气,从肺部顺着这道手太阳大肠经直冲了出来,原本在经脉通道中的那一缕剑气,被一击而溃,全无抵抗之力。

  柳生元和暗叫了一声‘侥幸!’

  要不是他用金缕衣的方式导引剑气已经成了习惯,剑气贯通手太阳大肠经的时候,习惯性的用剑气在经脉通道内侧裹了一层剑气,构成像金缕衣一样的剑气通道。

  刚才打通了肺部的那一刻,由于一种剑气的压差,导致肺部内更精纯的剑气向外冲击,要不是用剑气加强了经脉强度,就刚才那一下,就能让他新开拓出来的经脉粉身碎骨,顺便还能将剑气沿途血肉一起绞成烂泥!

  而现在嘛,这等冲击只不过让他不由自主的食指一弹(手阳明大肠经的另一个终点,是食指的商阳穴),一道剑气飞射,将墙壁穿了一个小洞而已。幸好他是坐在床上面对窗户打坐,墙外面就是树林,倒也不用担心伤到别人。

  有了这个教训,下面柳生元和是小心再小心,打通经脉的速度简直是以龟速前行。说到底先天剑气这种玩意简直是无坚不摧,可不像其他人炼出来的真气那么温和。一不小心,把自己内脏搅个稀巴烂都是轻而易举。这可是自己的身体。

  先天剑气被道门称之为杀伐第一,本身乃是护道立身的大杀器,根本就不是用来打通身体经脉用的东西,古往今来的修行者,哪有练成了先天剑气,却连经脉都没打通的?

  可就算柳生元和小心再小心,他从晚上八点开始入定,等到了清晨三点的时候,也已经将全身上下,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的阳络阴络全部打通。

  毕竟在别人身上是打通经脉的力道不够,只能慢慢靠水磨工夫磨,日久见功;在柳生元和身上则完全是一个小心控制力道的问题而已,至于打通经脉的速度,那根本就是他刻意压制着。

  当然,今天晚上,他可没敢去试图打通自己大脑内部的阴络,只是调用意志,沿着这六条阴络走了一圈,熟悉一下路线而已,连内劲(先天一炁)都没敢动用。

  明天就有一位现成的试验品,尤其是这位试验品的治疗过程中,还能观摩刘老道长的现场演示指导,既然如此,现在自己干嘛去冒这个险?

  不过这位松下君的病情,居然能惊动两国这么多国宝级的医学权威会诊治疗,想必此人也是事关重大,柳生元和自然不会拿他的生命来开玩笑,肯定会全力以赴的协助治疗。

  可是,要先用自己的身体练手,就为了给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感情的人治疗,柳生元和觉得自己还没那么高尚;倒是用这位松下当试验品,为自己打通头部阴络积累些经验,柳生元和毫无心理压力。

  延迟5分钟发布,胖子写的很艰难,有点赶不上时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