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病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病人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36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37

  

  何全他们四个年轻人,开了一辆七座的商务车过来。

  本来他们还担心柳生元和远道而来,会带着不少行李过来,怕车小了装不下,才特意借了一辆七座商务车。

  可是,到了机场一看,柳生元和两手空空,别说行礼了,连个小包都没有,如果硬说他有什么东西随身携带的话,也就只有一个长条布袋子了。

  几个人一路聊天扯淡,虽然京城常常堵车,倒也并不寂寞。

  聊天的内容主要是这四位同学,给柳生元和介绍了一下京城大学的人文校貌、历史传承和校园文化。

  京城大学是赤旗第一所近代大学,最初还不叫京城大学,而是叫做京城大学堂。

  京城大学堂原本是在大黄王朝的末代时期的一群颇具眼光的文人创建。

  他们看到日本作为天朝最强大的属国之一,居然被一群商人所击败,不得不向天朝求援,才猛然醒悟到,在不知不觉中,被天朝视为蛮荒之地的西方,科技竟然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

  尤其是后来从西方商人的口中了解到了西方科技现状以后,这些人中间更是出现了中国第一批留学生。也正是从他们开始,天朝才开始有人正视这个问题——五千年的文明古国,竟然已经落后于现代世界,甚至已经有被侵略宰割的风险。

  当年清族入侵中原,种种屠杀恶迹尚在黄朝的史书中血迹未干,天朝人自然未敢忘却如此屈辱的历史,眼看天朝竟然又有被人侵略的危险,种种新思潮自然此起彼伏,各有主张,从此,天朝进入了维新——洋务——革命时期。

  在这个时间段中,京城大学堂因为教学内容的转变,将文史类为重点的教学内容,改为文史与科学并重的教学方式,并更名为京城大学。

  同时,确立京城大学的宗旨为‘兼容并蓄,思想自由’。

  第一位京城大学的校长名叫严复,原名宗光,字又陵,后改名复,字几道。

  严复乃是近代著名的翻译家、教育家、新法家代表人。曾经远渡重洋去英国求学,毕业于英国皇家海军学院。

  严复先生曾经在北洋水师学堂任教,培养了天朝近代第一批海军人才,并翻译了《天演论》、创办了《国闻报》,系统地介绍西方民主和科学,宣传维新变法思想,将西方的社会学、政治学、政治经济学、哲学和自然科学等学科知识介绍到中国,并提出的“信、达、雅”的翻译标准,是现在赤旗翻译界的祖师爷。

  顺便说一下,这次来接柳生元和的四位同学,其中何全与赵朝云就是翻译专业的学生,至于另外两位张婷婷和王丹则是医学专业的学生。

  何全他们四人来机场接人的时候,曾经被导师反复叮嘱,说今天要接的这位是一位日本友人,虽然年龄小,可却是一位颇有些分量的人物。

  本来照理说应该是专门有人员接送,可是应这位日本友人的要求,一切要照正常学生来对待,所以才派他们四个来接人。

  所以四人一路上旁敲侧击,希望打听打听这位柳生学弟到底有那些过人之处,可惜,一路上这位柳生学弟除了微笑倾听之外,连话都说的很少。

  这四位同学虽然在学生中算得上比较善于沟通交际,但那也比不上社会中的老油条,面皮也没那么厚实,顶多在大家闲扯的时候做一点侧面打听,还做不出什么上杆子巴结的事情。

  何况,五千年天朝上邦的潜在心理优越感,让他们还有些不服气——老子凭自己的本事,将来也是前途无量,巴结这个小屁孩干嘛?

  毕竟在天朝大陆,能凭真本事考上京城大学的,这四位那个不是一方学霸?又能加入学生会,承担学校布置的工作,这四人的人际交往能力自然也是不错的。

  大家都曾经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谁还不是天之骄子了?

  所以,一路上的闲聊中,话里话外,带着一种自己都不注意的自豪感,四人将京城大学的种种优胜之处一一介绍,倒也为柳生元和增加了点这个世界里,关于京城的知识。

  在四人的说说笑笑中,七座的商务车开进了京城大学的校门,直接朝京城大学医学院开去。

  ——————————————

  “哈哈,小友,总算把你盼来了,来来来,先和老朽去认认门,还有件事要麻烦你呢!”

  车在京城大学医学院刚刚停下,有人走过来直接拉开车门,大笑着打起了招呼。

  “——!方老!您老怎么出来了?”王丹急忙奔下车去想去搀扶一下。

  “方老怎么出来了,这位柳生学弟到底是什么人?日本皇太子?”

  “就算日本皇太子来了,方老都不会跑出来接人。”

  “那你说柳生学弟到底是什么人?”

  “我哪知道?以后看看能不能结交一下,方老肯定不会因为他的身份出来接人,一定是他做出过什么惊人事迹,到时候我们去翻翻最近的医学论文,看看有哪篇大作的署名是柳生和就知道了。”

  这位方老可是他们京城大学的镇场之宝,据说这位方老今年已经是九十高寿,虽然他老人家依然健步如飞、精神矍铄,可到底已经是九十多的人了,谁敢让他出来接人啊?

  往常别说出来接人,见不见人都得看这位的心情。要知道,京城大学虽然是赤旗最早的大学,可也不过是1912年正式挂牌而已,跟这位方老比起来,还是方老的岁数更大一些呢!

  尤其是这位方老,还是京城大学医学院的两位创始人之一,另外一位早已过世,现在方老就是硕果仅存的创始人了。

  京城大学的医学院虽然主要教授的是西医,只有到了研究生以上,才能申请攻读中医,但无论是教授、讲师和学生,有一个算一个,都得管这位叫一声‘祖师!’。

  王丹和张婷婷自然也不例外,看到这位祖师亲自来接人,这个吃惊就不用说了。

  不过,柳生元和的动作比他们更快,本来坐在商务车的内侧,可是就连坐在柳生元和外侧,靠近车门一侧的张婷婷,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出去的,只觉得眼前一花,这位柳生学弟已经站在车外面了。

  柳生元和拱手笑道:“方老前辈,小子何德何能,敢当您老人家亲自出迎,惭愧惭愧。”

  “哈哈,当得起,当得起,老朽已经盼了你好几天了,正好你今天过来,老朽就不和你客气了,我们赶紧去看看,老刘他们已经在等着了!”

  “方老,我还没办入学手续呢?”

  “嗨呀,小友你还用办什么手续?小李,你去办一下,小友我先带走了!”

  “呃——没事,交给我了,老师您放心。”

  方十年叫的这位小李,可不是真的年纪小。

  这位小李是方十年的关门弟子李崧严,他也是京城大学医学院的院长,按说给一位新进学生办理入学手续这样的小事,无论如何都轮不到院长亲自出马,可是既然是自己老师的吩咐,李院长自然不能不去。

  既然这辆商务车就在眼前,李院长迈步上车,搭车去办理柳生元和的入校手续。

  “李院长,这位柳生学弟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何全和赵朝云倒不是医学院的,可至少医学院的院长和这位方老两人他们总是认识的——学校网站上就有这两位的照片。

  让方老出门迎接,别说一个学生了,就是现任的京城大学校长来了也不行啊!到了方老这个岁数和地位,那当真是‘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只有别人迁就他的份了。

  今天居然肯出门来迎接一个学生,要不是李院长就跟在屁股后面,何全他们都怀疑是自己眼睛花了。

  ————————————

  “方老,您这么大岁数,何必出来接我呢,叫人把小子带进去就行了。”

  “哈哈,我老胳膊老腿的,也得动弹动弹,不然人总窝在屋子里,可活不了这么长,再说小友,我们还有事求到你头上。”

  “方老,什么事?您只管说,只要能帮上忙,小子一定尽力。”

  “说来也巧,说起来这件事还是日本的事,病人是个日本人,具体身份我也不清楚,是通过你们日本的国家安全局渠道送过来的。现在他已经晕厥四天,有变成植物人的危险。

  目前,正常手段已经无法抢救了,所以才转到我们这里来,死马权当活马医。”

  ————————

  柳生元和与方十年一边走一边说,很快就穿过一个由军人站岗的小院,来到位于院子后方的一座掩映在绿色树林里的三层小楼里。

  “岳父!您怎么在这?”刚一走进这间位于京城大学后面独立区域的特殊病房,柳生元和就吃了一惊,自己的岳父小林熊光,正坐在病房门口,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元和,你怎么来了?”看到他从外面走进来,小林熊光也吃惊非小。

  “方老前辈喊我来帮个忙,岳父,您怎么在这里?”

  “方老叫你来的?你是来帮忙给松下君治病的?你还会看病?”

  “还行吧,多少了解一点。”柳生元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并不算一个完全的外行人。

  “元和,里面的松下君可以说是我的老师,他为我们日本、为亚洲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如果你有能力,还请务必救救他!”

  小林熊光虽然在这之前从未听说过自己这位女婿会看病,可是,既然他能被方十年这位整个亚洲圈的医学权威带到这里,肯定不会只是来看看热闹的。

  小林熊光看过武魂决决赛直播,以他对自己这位女婿的了解,既然他能说自己对医学了解一点,那就肯定有些独到之处,甚至很可能是一些超乎常人想象的手段。

  柳生元和走进病房的内间,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一位病人正毫无知觉的躺在一张巨大的病床上。

  这张病床之所以如此巨大,并不是为了让病人躺的更加舒适的,甚至可以说,躺在这张病床上的病人绝不会感到舒服。

  在这张特制的病床上,到处都是管道和各种各样的探头,病人躺着的地方是一个凹槽,在凹槽中注满了淡蓝色的液体,病人除了头部口鼻,其他大部分躯体都浸泡在这种液体之中。

  “您好,您就是柳生君吧,我是日本国家安全局的桥本少校,负责松下君的安全,虽然您是我国的剑圣,但职责所限,还请您谅解。”

  柳生元和正要靠近去看看,结果却被一位身穿日本军装的中年男子拦住了,禁止他靠近病人。

  “桥本先生,柳生小友是我带过的,他作为赤旗方的特邀专家和我们一起进行会诊,其中一切后果都由我负责。”走在前面两步的方十年回头说道。

  “是,方老,有您的担保当然没有问题。”说着,这位桥本少校让开去路,其实他也就是这么一说,尽到自己的责任而已。

  这次他为什么点名小林熊光这位在国安局序列中,级别不高、能力也不算出众的地方工作人员来执行这次密级相当高的任务?还不是因为赤旗方面提出,需要柳生元和这位新晋剑圣出手吗?

  别人不清楚,但作为本次保全任务的负责人,桥本少校可是知道这位少年剑圣的才能断然不止于剑道。

  那位剑豪中岛汉方的肩膀,本来都被日本方面的专家判了死刑,结果竟然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被这位少年剑圣硬生生的治好了,甚至都没开刀,仅仅是用双手在中岛剑豪的背上按了那么一阵!

  说句实话,刚看到这部分资料的时候,桥本少校简直要将之斥之为无稽之谈,要是这样就能治好粉碎性骨折,那还要外科医生干嘛?

  直到桥本少校按照上级命令,通过外交渠道带着小林熊光护送松下君来到这个神秘的小型医院,才知道这个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

  先是一个老道士,拿着几根针,就能把松下的病情稳定下来;

  而刚才这位方十年方老先生,以九十多岁的高龄,每天给松下明智推拿两次,每次推拿不过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结果现在的松下,除了还不能醒过来以外,其他方面看起来甚至比一个正常人还要健康的多,躺在蓝色液体中,整个人红光满面的,哪里像是一个植物人?

  所以,对于日本这位传奇剑圣,桥本其实是寄托了很大希望的,他之所以带着小林熊光过来,就是希望通过这位剑圣的岳父大人,让这位日本剑圣能够认真出力帮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