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说服和赤旗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说服和赤旗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819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35

  

  平视着父母,在柳生元和不再刻意掩饰的双目中,精芒隐隐流转,凛然生威。

  所谓神足则眼明,到了柳生元和如此地步,也许他的肌体受限于生长发育,还没有达到一个人最健壮、最巅峰的状态,但是他的精气神,的确已经超过常人,达到一种有诸内而形于外的境界。

  假如他进一步将精气集中的话,甚至能在眼中射出几寸神光精芒来,那可就真的不像人了。

  这不是柳生元和要吓唬自己的父母,而是父母作为柳生元和最尊敬的人,他要用自己最纯粹、最诚恳的态度来说服他们。

  柳生元和存在心底深处的执念,的的确确就是追求长生不死;柳生元和努力修行、练习剑道也真的是为了长生不死而奋斗,至于什么剑圣,这个倒是意外之喜,并不是他的首要目标;而柳生元和此刻,对父母的宣告也完全是发自内心。

  这种知行合一、心口如一的行为态度,使此刻的柳生元和,说出的话具有一种强大的说服力和感染力。

  加之柳生元和觉得自己父母已经看过武魂决,应该能够接受自己强大非人的一面了,于是他不再刻意掩饰自己。

  而他暴露出来的强大实力,又使得他明明在诉说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幻想,但却偏偏有着一种让人不得不相信的力量。

  “咝——,这就是剑圣的气魄吗?真是惊人啊!”

  被这个成为剑圣的儿子,这么认真的盯着,即使具备作为父亲的心理优势,柳生和岛也觉得自己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住了。

  不过,柳生和岛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可是日本武道的顶点——剑圣!

  至于儿子两眼亮的惊人,柳生和岛表示自己早就见怪不怪了,眼睛冒个光有啥稀奇的,儿子的手还能自己飞回来接上呢。

  “可是元和,你离开太久的话,妈妈和小樱都会想你的。”南田雅子有些舍不得自己的长子。

  她倒是不反对儿子为了自己的梦想,远涉海外去求学,儿子没有被眼前的成功迷惑,继续努力学习,这是好事!

  可是,儿子从一个婴儿长到这么高高大大,从未长时间离开过自己的身边,可是这下要漂洋过海去留学,作为母亲,她当然有些舍不得。

  “没事的妈妈,我都想好了,赤旗和日本离得也不远,我每周都可以坐飞机回来看你,全程大概只需要五个小时,妈妈,要不是私人飞机养护起来太麻烦,儿子都想买一架飞机算了。你如果想去赤旗也方便的很,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可不像以前啦。”

  “至于康田学园那边我也准备保留学籍,毕竟康田学园对我挺好的,小樱和弟弟也还要在那边读书。

  今年我打算先在康田学园挂名剑道社社长,顺便叫我一个小徒弟转学过来,他今年十三岁,马上就要十四岁了,正好转过来上初二年级,有他到剑道社去撑起场面,应该可以让康田校长、小川老师安心。”

  “至于在赤旗的生活问题您更不用担心了,第一次过去我会带着小樱和中野管家一起,小樱正好和我一起,就当是旅游了,而中野管家肯定能把我在那边的生活安排好的。

  赤旗那边,刘老前辈那里我也联系过了,高桥姐会先给我买好房子,到时候您过去直接就住在自己家里,小樱负责出主意布置房间,中野管家会帮忙吧一切都安排好的。”

  柳生元和很有把握的说。说起来他虽然没有自己独立生活的经验,可是架不住他有钱啊!再加上他身上还带有一定的官方色彩,无论是安全还是舒适性来说,肯定都没有问题。

  “小樱,我已经和山川百合子老师说过,你有事可以直接向她请长假,到时候,你无论是来赤旗和我一起还是留在这边读书都很方便。”

  “嗯!”小林樱睁大了杏仁眼,高兴的用力点了点头。

  小林樱本来对未婚夫决定去赤旗留学还很担心,听到未婚夫还体贴的为自己向学校打好了招呼,顿时高兴起来。

  每一个觉得自己男友很帅很杰出的女孩,都有一颗查岗的心。

  而小林樱更是随着柳生元和的表现越来越杰出,越来越忧心。不过还算让她放心的就是这位未婚夫,似乎对人际交往相当的不感冒,没事的话,连家门都不迈出一步,对女孩子更是和男孩一视同仁,没看见青木学姐那么漂亮,自己的未婚夫也没多看她一眼?

  虽然自己的未婚夫总是不愿意出门逛街,对很想带着他出去炫耀炫耀的小林樱来说,有些美中不足。但是这样也不错啊!至少别的小婊砸不会有机会勾引我家元和了。

  “行了,元和,你已经是大人,这种事情,男子汉完全可以自己做出决定,爸爸很高兴。你已经超越爸爸,成为一个出色的男人了。

  爸爸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可是没想到你才十五岁,这一天就来了。

  雏鹰总是要离开父母单飞,才能适应广阔的天空,孩子,去吧,爸爸的能力现在其实已经帮不到你多少了,不过,这里永远是你的窝,飞累了可以回来歇歇。”

  “爸爸——!”柳生元和看着父亲柳生和岛这段时间,由于坚持锻炼,又被自己每天晚上提供保健按摩,养护的油光水滑,连一根皱纹都没有的面庞和乌黑的头发,本想表现一下父慈子孝,可是看着这张越来越年轻的脸,实在是感动不起来啊!

  再扭头看看妈妈,妈妈也看起来比以前年轻多了,这其中最起码有一半是自己的功劳;弟弟,嗯,看起来气色也不错,身上也有点小肌肉了;小樱,额,这位未婚妻自己可没敢在她身上大摇大摆的按摩,虽然有时候也偷偷搂搂抱抱,但是毕竟大多数时间都在父母眼前。

  这个家,已经由于自己的存在变得更好了,希望在未来,自己能让这个家变得更加美好。

  ————————————

  赤旗京城机场。

  走下飞机的柳生元和放眼四面望去,地面由于高温蒸腾的热气,让他的视线都有些扭曲模糊起来——这气温起码接近四十度了。

  这里就是这个世界的赤旗了。

  有一种血脉相连熟悉感,让他有些鼻酸——恍如隔世!

  自己回到这个国度,竟然是以一位外国友人的身份了。

  八月份的赤旗京城可真够热的。日本东京虽然也很热,但是好歹是海洋岛国,由于大海的水体保温功能,让东京夏天最热的时候,也很少有超过三十五度的时候。

  可是,赤旗的京城,尤其是机场这种大面积的平地上,地表温度超过六十度都很正常,所谓马路地面煎鸡蛋,对于日本来说是个传说,但是对于赤旗来说,真不算罕见。

  幸好柳生元和现在也算是修为有成,寒暑不侵,这点温度还在他的忍受范围内。

  可是,就从飞机上下来,走上机场车的短短三十米,他已经看到走在他前面一位胖大身材的男子,他的衬衫后背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汗渍浸透了。

  现在的赤旗京城机场,论起规模来,应该还比不上日本的东京机场。

  可是在机场的东边,一个庞然大物正在拔地而起,也许用不了多久,新的航站楼就会投入使用,到了那时,京城机场的规模可就要超过东京机场了。

  这个世界的赤旗并没有经历过清朝的统治,除了曾经一度被元朝统治以外,炎黄子孙再也没有如此屈辱的经历。

  在近代,张献忠建立的大黄王朝,陷入了一个中国历代王朝都曾经陷入的死循环——从开国时代的欣欣向荣,到王朝末裔的积重难返,最终导致天朝在科技、文化、宣传等多方面均落后于世界,连带着整个亚洲圈都万马齐喑。

  而这些年来,随着天朝的高速发展,整个亚洲圈都开始欣欣向荣起来,像是日本,在赤旗GDP增速3%的时候,自身的增速不过2%,而当赤旗GDP增速达到8%的时候,日本的增速就达到了9%。

  这固然有国家体量的问题,更是因为赤旗与世界的交流大大加强,而日本作为重要港口和亚洲圈的海洋入口,着实沾了不少光。

  对黄种人圈子来说,天朝不仅是整个亚洲圈的文化发源,而且还是文明发展的发动机和传播文化的源头。

  无论是日本还是高句丽,都有超过千年的历史,这要是放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一句国家历史悠久的评价总是跑不了的,可是在亚洲圈里,别说别人了,连他们自己都很少提历史悠久这四个字。

  整个亚洲圈的历史,其实就是天朝的历史。

  这个世界没有越南和老挝,在地图上看,只有泰国在天朝的南方,缅甸和中国三国接壤。

  亚共体七国就是:赤旗、日本、高句丽、泰国、缅甸、蒙古和孟加拉。

  这些国家都是黄色人种为主,所以,也有人说亚共体是黄种人的自留地。

  在亚共体七国中,日本是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国家,呃,与其说日本睁眼看世界,不如说日本先被西方世界揍了!

  以西方先行者的大航海时代,是一个掠夺和跑马圈地的时代,那是一个冒险家和流氓的时代。

  日本就是那时开始被西方侵略的。

  作为传统的天朝附属国,既然被揍了,日本自然向当时的大黄王朝求援。

  当时的大黄王朝内部虽然风雨飘摇,但还是为了宗主国的面子,勉强派出一只舰队援助日本,可就这么一只破船还有三斤钉的舰队,居然也取得了胜利——说到底,来侵略日本的也只是一只西方冒险者的武装商船舰队。

  但是这次战争,却让天朝和日本的有关人士,都发觉了潜在的危险,在后来的几十年中,日本爆发了维新运动,而天朝在更晚些时候,也爆发了赤旗革命。

  因此,除了在近百年里,发达程度略略落后于西方,亚洲圈七国却也没吃多大的亏,在几次小规模的东西方战争中,天朝都借助主场优势,击退了西方国度的试探性进攻。

  到了后来,作为当时世界最发达的欧洲,因为殖民地争端而引发了内部大战,一仗打下来,不但欧洲各国元气大伤,美洲也借此机会摆脱了殖民地地位,纷纷成立了独立国家,而亚洲这边就更顾不上了。

  随着这些年亚共体国家大力发展教育,集中力量攻关关键科技,学习西方市场经济调控制度,大力发展私营经济体,在综合实力上已经逐步追平了西方世界。

  由于并未经历那个世界的屈辱百年,天朝人仍然是自信、骄傲的天朝人。

  这种骄傲和自信,具体体现在柳生元和的眼前,就是现在站在他面前四位年轻的接机者,脸上略带着一点高傲的小眼神。

  “京城大学欢迎您,柳生同学,额,我们还是叫你柳生学弟吧,你是来京城大学留学的吗?”为首的一位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语问道。

  “是的,请问四位是?”

  “我叫何全,这位是张婷婷、这位是王丹、这位是赵朝云。”

  “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不过,你们是京城大学的学生吗?怎么是你们来接我呢?”

  “哈哈,我们京城大学这些年进行教育改革,提倡学生管理学生,锻炼学生的社会能力。

  所以,学校里很多工作都派下来让学生们干。你别小看这些工作,这还算是美差呢,又能开车,又有补贴,将来申请奖学金还能作为一个重要参考。”

  “对了,柳生君,你多大了,能在日本获得京城大学的交流名额很不容易吧?”

  “呃,还好吧,我今年十五岁,这次来赤旗,就是想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

  “哇!天才啊,十五岁你就能上大学了?你在日本一定很有些名气吧?”

  “也就一点点啦!”

  “哈哈哈,我们京城大学有个天才班,里面都是天才小孩,估计你也比他们差一点差不了多少了,天才班里我认识两个,一个十一岁,一个十四岁,我去,简直不知道他们生出来的,几乎个个都能过目不忘。”

  一边开车,几个人一边和柳生元和搭着话,四位前来接他的学生,都是一口流利的日语,让柳生元和也不好意思说‘我们来说中文吧。’

  “我可比不上他们,要不是沾着学校交流的光,我可考不上京城大学。”柳生元和笑着解释说。

  他现在被安排的身份,是一名来到赤旗京城,进入京城大学进行交流学习的日本学生,至于剑圣的身份自然早就不提了。

  本来他跑到赤旗来,一来是为了刘老道长描述的自由学习环境所吸引;二来想看看这个世界的天朝到底和那个世界有何不同;而第三点嘛,就是为了避开各种烦人的媒体采访,才逃跑一样的赶紧溜到赤旗来的。

  管家中野大茂没和他一起走,被他提前派了过来给自己买个住处。而小樱表示自己要等元和君安顿下来,再和妈妈一起过来看他。

  柳生元和可不想住在学生宿舍里,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好日子过的久了,自然就不喜欢学生宿舍这种相对比较艰苦的地方。

  当然,京城大学的宿舍其实条件应该还不错,可是那也比不上自己一个人住啊,柳生元和自己也不差钱,何必受那个罪?何况他身份特殊,也没人强制要求他住校。

  至于自己直接跳级上了大学,柳生元和表示毫无压力——对他来说,根本没有考试这回事。

  他来京城大学,就是因为大学里教育资源更丰富,自己想学啥就学啥,而且,根据日本和赤旗的协议,赤旗方将提供他一切学习便利,包括专门安排人员实时解答他学习遇到的问题。

  而柳生元和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定期指导部分赤旗方指定人员的体术修行。

  终于来到赤旗,从此主角过上了空中飞人的生活(赤旗RB两边跑),时间比较紧,如果有时间我再修改一下,胖子没存稿就心里发慌。另外,金属的硬度和韧性是一对矛盾指标,而无论是铁轨还是坦克炮管,都是韧性指标大于硬度要求。大家可以查下资料,铁轨论起指标来说,真的不比坦克炮管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