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决定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决定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2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33

  

  原本今天返校的同学们在进入学校大门口的时候,就对校门口照壁上图案的变动和校园内的各种变化颇为吃惊——校长康田仁宏都没那么不要脸的将自己雕像放在学校里,怎么倒把柳生元和的雕像竖起来了?

  就算是大家都不过是初中学生,但没知识也要有些常识,谁都知道给柳生元和在校园竖立雕像,断然不会是因为柳生元和对鬼行组的业务扩张做出了杰出贡献。

  只不过大家由于一段时间未曾见面,而柳生元和在校园里又颇有些积威,正所谓哥不在校园,但校园里,哥的传说一直都在,鬼行组老大的老大,这可真不是好惹的。

  大家一时间都没敢当面问柳生元和这些问题,不过,现在这些疑问都得到了解答。

  可这个解答着实太生猛了一点,自己的同学,武道达人柳生元和,鬼行组的老大,怎么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日本五百年来第一剑圣?这画风跳的有点大啊!

  一下子整个操场上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乱糟糟的一片哗然。

  “这是真的吗?”

  “肯定是真的,这可是东京都知事亲口说的,还能有假?”

  “不会吧,日本这五百年都没有剑圣吗?不是有宫本武藏剑圣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东京都知事这么大的大人物,总不会在这里开口瞎说吧!”

  “我就知道,柳生老大他一定不是凡人,他是妖神转生,当个剑圣有什么奇怪的。”

  “我们鬼行组这下牛逼大了,我去,我们的组头是剑圣诶!”

  “你说,青木社长今年毕业了,柳生老大要接任剑道社社长了吗?”

  “废话,柳生老大都是剑圣了,他不接任谁接任?现在不是人家想当这个小社长,而是除了他谁敢当这个社长?你敢当剑圣的剑道社社长吗?也不看看你那张脸?”

  “靠,我就想问问,柳生老大会教我们剑道吗?要是说出去,我们是跟着剑圣学剑的,尼玛那可牛逼大发了!”

  “樱姐,你的眼光可真厉害!”

  “哈哈哈,你们才知道吗?大姐我的眼光,当然是神目如电!当初为了——,嗯,不提了。”

  “樱姐,为了什么?说说呗,说说吧!我们也学习学习!”

  “嘿嘿,当初为了不让其他小婊砸缠上我家元和,我一个月最起码打了七八次架!”

  “哼哼——”明山佳花在边上哼哼了两声。

  “好了好了,佳花,还有你,多亏你每次都帮我一起打架,谢谢你啦,要不,我请你吃一个月的白雪冰激凌?”小林樱财大气粗的说,她现在可不差钱。

  反正现在操场上乱纷纷的,大家都在交头接耳,小林樱干脆一把抱住明山佳花,两人嘻笑作一团。

  “我可不稀罕白雪冰激凌,请你家元和给我爸帮个忙行不?我爸爸最近可是整天忧心忡忡呢。”和小林樱抱着笑闹了一会儿,明山佳花突然想起父亲叮嘱的话来。

  “啊?什么事啊!”

  “你家元和用来参加武魂决的剑,是我爸亲手打造的,你知道这件事吗?”明山佳花用下巴敲了敲小林樱的肩膀。

  “啊?那是你爸爸打造的?那你爸爸一定是非常著名的刀匠了吧?”

  “那当然了,我爸爸就是日本最好的刀匠,明山剑社的社长!”

  “那你要元和帮你爸爸做个广告?”

  “嗨,要是做广告那就省事了,我说小樱,你该不是没看过你家元和的武魂决决赛吧?”

  “怎么了,我还不到收看武魂决的年龄呢,妈妈爸爸没让我看。”

  “————————,你真应该看看,你家元和简直跟神话传说中的鬼神没什么区别,厉害到恐怖!‘妖神’柳生这个外号真没取错。”

  “那当然,元和君的厉害,我早就知道!”小林樱自豪的说。

  “我爸给你家元和专门打制了两柄剑参加武魂决,结果在决赛中,第一柄剑被那个英国半神女孩,用一种叫‘斩钢剑’的异能给砍断了。这可不是剑的质量问题,完全是那个‘斩钢剑’太厉害了,对了,她叫莱拉妮*阿尔托莉雅。

  说她是公主,其实我看是王子还差不多,他长得可真英俊!

  扯远了,我爸爸造的剑在擂台上当场折断,让我爸爸明山剑社的名声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我爸爸就等着你家元和帮忙说句公道话啦。

  请他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斩钢剑’,顺便说明一下我家的剑可不是因为质量问题才折断的,只有这样才能帮我家明山剑社挽回影响呢!”

  明山佳花握住小林樱的肩膀,认真的盯着好姐妹的眼睛,然后突然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拜托道:“求你了小樱,你家元和好可怕,我现在都不敢和你家元和直接说话,只有请你去拜托他了。只要他肯说句话,我请你吃一年的白雪冰淇淋!”

  ————————————

  大河民族有一个比较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对于强者的崇拜。

  如果是大家差距不大,那还有嫉妒、甚至敌视的可能,可是如果差距大到只能仰望,在其他国家还好一些,可是在日本,这种人就会一下子被吹上天。

  只要看看什么‘柳生门下四天王’就知道了,不过是四个小混混,打架厉害一些,就被冠以‘天王’这么夸张的称号。

  更何况柳生元和现在可是被东京都知事藤原先生在台上亲口承认,乃是日本五百年来的日本第一剑圣?

  柳生元和原本在康田学园中就属于传说级别的人物。

  尤其是‘妖神柳生’这个名号,最近几个月更是随着鬼行组的大力扩张,在千代田区的学生中,被传的神乎其神。

  可是说到底,所谓‘妖神柳生’的名声,也不过是在学生之间流传罢了,就像每个日本学校,多数都有什么‘七大怪谈’,‘八大怪谈’什么的。

  对于学生来说,当然是一种玄玄乎乎、耸人听闻的故事,但对于成年人来说,最多不过是些笑话而已。

  可是今天,剑圣这个称号,是从东京都知事藤原重则这么一位官方权威嘴巴里直接说出来的,对于在场的学生们来说,是一种何等的震撼?

  这个时候,自然有专业记者将新出笼的日本剑圣、和剑圣亲密握手的东京都知事藤原重则、作为背景的学校和布满学生的操场等画面一一拍摄下来,作为新闻素材,经过剪辑以后,准备在合适的时间播出。

  在台上负责鼓掌当背景,喊666的康田仁宏校长,也终于心愿得偿,不但拍了东京都知事藤原重则的马屁,也为康田学园、为康田家族和自己,蹭到了一波热度。

  ——————————

  接下来的几天,柳生元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本来,在武魂决的最后一战中,他的手也断了,浑身又是遍体鳞伤,窝在自己的小窝里养伤那是天经地义,谁也不能硬拉着他出来接受采访,所以才让柳生元和安安静静的度过了武魂决结束的最初数天。

  可是,自从他公开在新闻节目上露了头以后,各种采访、访谈节目和宣传表演的邀请,瞬间扑面而来,各种邀约简直多的飞起。

  假如他把这些节目全接下来,一天拍摄三十个小时的节目都不够。

  就算这样,还是高桥广美反复筛选过这些邀约的结果——来头不大的直接忽略、钱给的少的排在后面、老板柳生元和不喜欢节目风格的直接推掉。

  为此,在征得柳生元和和柳生和岛的同意后,高桥广美还专门组织了一个小团队,负责为柳生元和筛选参加的节目,做后勤辅助工作和公众形象经营。

  反正,父亲柳生和岛在武魂决开始时,曾经定下一个目标,让柳生元和成为明星级别的公众人物,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大大的超额完成了。

  关于最近的节目邀约,还不光是日本本土‘剑圣’这个宣传热点。

  作为近期世界热点之一,欧洲和美洲方面,半神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相关宣传有多热烈,作为曾经击败过这位神下的柳生元和,在日本这边蹭到的热度,温度就有多高——高的简直快要把柳生元和烫熟了。

  那边电视上,莱拉妮正表演‘斩钢剑’!

  ‘刷刷刷——’把一辆报废的坦克车炮管,像菜刀切香肠一般剁成七八段。

  这边的现场访谈节目上,就有人开着叉车,硬生生把一截铁轨给运到了现场,请日本剑圣现场表演剁铁轨!

  至于说为啥要剁铁轨?原因很简单,炮管是空心的,铁轨是实心的,作为胜利者,日本剑圣不是该压过英国半神一头吗?

  而在世界的另一端,托现代发达媒体的福,新晋神下莱拉妮自然也看到了柳生元和的表演,于是,两人在各自背后势力的推动下,一场又一场远隔重洋的比赛表演又开始了。

  今天你表演了一秒十二剑、明天就可以看到对方在电视上瞬间将木块切成三十块。

  今天莱拉妮表演了徒手攀岩,速度创造了历史纪录;明天就有人来联系柳生元和请他表演飞檐走壁——也就是最近开始流行的跑酷运动,最好能横跳长江竖跳海、高楼大厦脚下踩。

  柳生元和承认,自己也多少有些虚荣心,被人关注和热捧的感觉的确不错,可是说到底,他并不是那种热切追求出镜率的演员明星。

  享受过几天明星待遇之后,柳生元和就开始烦躁起来,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连续的时间来继续自己的修行。

  钱赚的再多(这可真的不少!)、被再多人所关注,对柳生元和的长生不死,有一毛钱的帮助吗?

  ————————————

  “父亲,母亲、小樱、弟弟,我决定了,我要去赤旗留学,寻找自己的未来!”

  今晚,柳生元和召集全家进行家庭会议,并把自己的决意告诉家人。

  “元和,最近你的事业发展的很顺利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父亲柳生和岛不解的问。

  在柳生和岛看来,自己的儿子可以说已经完成了最艰苦的原始积累阶段,无论是剑道、名气还是社会地位,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现在正是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刻。

  在这个时候,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果实,离开舞台的中心,跑到赤旗去读书留学,显然是一种得不偿失的决定。

  君不见,为了抓住商机,有多少高材生从名牌大学辍学创业,成功者自然被传为美谈,失败者默默无闻。

  而自己的儿子,此刻完全可以算是一个成功者,奋斗的过程已经结束,现在是弯下腰从地上捡钱的时候了,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柳生和岛完全不能理解儿子的决定。

  “父亲,这种生活不是我要的生活。对我来说,金钱不是最重要的!我的目标,也绝不是区区金钱可以衡量!”柳生元和恭敬的对父亲解释道。

  “对了元和,那你能和我们说说,你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吗?如果不是事业的成功,是磨砺剑道么?可你已经是日本剑道的巅峰了,还在追求什么呢?”

  妈妈南田雅子轻轻按住父亲的手,阻止他进一步劝说,自己开口和声问道。

  南田雅子在武魂决以后,一直陪在儿子身边,看着儿子即使已经获得了武魂杯、获得天皇亲口承认的剑圣封号,但是每日里依然勤练不辍,从未有过一天放松。

  从那时起南田雅子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必然在心底有自己的坚持,不会是一个对父母惟命是从的孩子了。

  丈夫这些年来一直围着公司打转,虽然的确对人情世故把握精到,但是有时,这种商业化的思考方式却也限制了他的视野,考虑问题有些纯功利化了。

  “母亲,我的理想有些可笑,说出来你们不要笑我!”

  对于柳生元和而言,自从将自己短短十四年的人生经历,归纳成为一棵‘无忧树’,他就再也没有犹豫不决,首鼠两端过。

  毕竟现在的他,每一个决定都是唯一解,根本不存在衡量选择的问题。

  “说吧元和,让我们听听你的志向!”

  “我要打破人类生老病死的生命循环,找出一条踏上永恒的道路!”柳生元和猛然抬起头,注视着父母的眼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