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先天一炁、法有元灵,康田仁宏的规划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先天一炁、法有元灵,康田仁宏的规划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3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29

  

  “————”柳生元和这一记劈空掌刀当真是出人意料,一时间,大家谁也没说话。

  柳生元和这一手,对他自己来说只不过是顺理成章而已,就像他自己说的,不过是些蛮力罢了。

  在他自己看来,这一记掌刀,可远远比不上刘老道长这等化气成型、分心二用,催化出两个小人表演一番精彩较技的技术含量。

  尤其是这两个小人动作之繁复,搏杀细节之周到,简直比日本卡通还要精确细腻百倍。

  要知道光是想要靠人力捏出一个人形都很不容易了,何况还要控制两个人形,演出一幕精彩格斗?

  尤其是两位小人一人施展剑法、一人施展锤法,各自都是门户严谨,各自都有自己的独到气势,显然已经得了这两套武技的神髓之处。

  虽然刘老道长谦虚说这只不过是样子工程,根本不能与实际高手较技相比较。

  可是,单单以一人之力,同时表现出两套如此顶级武功的神髓气质,其难度又岂是分心二用可以形容?用人格分裂还差不多!

  何况这位刘老前辈显然精神正常的很哪!

  反正柳生元和看到最后,都完全不能理解如此复杂的心神分化到底是如何达成的。

  这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所以,他还真没有什么压箱底的功夫,能和这位刘老道长如此神技相提并论,也就只好拿出自己的蛮力来献丑一二了。虽然有些不上台面,可也比自己抽刀作势,现场比划一路八荒横行刀要看起来要强点啊!

  但是,柳生元和自己还在自惭形秽,可在别人看来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长明道人刘长明看来。

  道门历代修成剑气的人也不算绝无仅有,一剑破万法的说法也不是凭空而来,可是那都是要有剑或刀在手上才行,空手发出的那个根本就不叫剑气,叫劈空掌好吧?

  虽然劈空掌也算是武技中极为罕见的神技,可以说,就算是修成化劲的武道圣者,一百个当中,也不见得能有两三个施展的出劈空掌来,要想真气离体一米以外,还聚而不散,隔空伤人,非得将后天真气逆转先天不可。

  所谓法有元灵,就是指真气已经拥有自己的独立意识,只要主人能够想到,真气就能自行完成演化。真气要拥有这等特性,先决条件就是先天真气。

  先天真气其实就是后天气血提炼出来的暗劲,结合了人体潜意识,渐渐变成能够随心所欲,与意志混而为一,变成一种奇妙的,有意识的真气,它比先天一炁这种东西,多了气血的质量感,可又比先天一炁少了许多灵动之处。

  可以说,先天真气就是暗劲到先天一炁的一种中间过渡状态。

  这么说吧,在天朝道门的认知中,先天一炁乃是纯粹的意志之下,最轻灵的一种力量;而再向下,就是先天真气和先天剑气这两种东西,先天真气是先天一炁和气血的结合,但是先天剑气这种玩意就是等外品了,压根不是和人体内部因素结合产生的东西。

  所以,先天剑气之所以罕见,就是因为必须得先由先天真气养成先天一炁,然后才有资格问鼎先天剑气,可真正修成先天一炁的人,却也未必对什么先天剑气感兴趣——老子的武力肯定已经够用了,现在要的是养生保命,先天剑气对于养生之道可没啥好处。

  柳生元和纯属是个巧合,直接稀里糊涂就修成了先天一炁,倒是护身的武力不太够,才对先天剑气这么上心。

  再等而下之,就是由气血衍生的暗劲和战旗、斗气这些功夫,虽然细节不同,但大体上是同一类东西;倒是由生物电着手,衍生出来的武魂比较特殊,武魂这东西,还真是日本独有的武道道路——主要是像日本这么偏激的民族,在世界上也是极罕见的。

  刘老道刚才这一手,其实就是先天真气的灵通之处。要不然,真要他控制每一处细节,硬生生捏出两个小人,还要控制他们进行如此切磋比试,别说他一个人脑了,外接个电脑都不够啊!(何况现在这个世界,还远没有到人脑外接电脑的地步。)

  当然,能同时演化两种武技的意境出来,倒真是刘老道为之自豪的独门绝技,这种分化元神(元神是道家术语,不是修仙的那个元神),各自独立思考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可是,柳生元和方才立掌一劈,无声无息就斩断墙壁上悬挂的长刀,这绝不是什么劈空掌可以企及的锋锐。

  剑气为什么要用剑才能发出?那是因为只有通过剑身的约束和激发,才能凝聚出如同锋刃般的射流,才能无坚不摧。

  通过手掌发出剑气,根本就是散而不聚,杀伤力大幅下降,如何能称得上‘剑气’二字?

  可是,这等常识,却被柳生元和这一掌虚斩,打的粉碎。

  “咝——,小友这一斩可真是让老道开了眼界,活的这么多年,老道还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用空手发出剑气来!倒要请教小友,你是如何做到的?”刘老道压抑不住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其实也没啥稀奇的,我的外功修行的是铁布衫,当我发觉自己铁布衫大成以后,又莫名奇妙的就修成的剑气法门,而剑气一开始是从肺部发生,可又过于锐利,根本不能在体内运行,于是我只好想着能不能在体外运行剑气。

  结果也不成,最后无奈之下,正好内视时,发现人体皮肤肌肉之间多有孔洞空隙,于是小子胡乱将剑气蕴藏在体表,渐渐发现剑气居然可以渗透进这些皮肤空隙中。

  于是在铁布衫的基础上,另外创出一门法子,将剑气逐步精炼,遍布全身上下,贯穿皮肤层面,编织成一层剑气之网,自号为‘金缕衣’,取它由剑气丝线编织而成的意思,尤其是这层剑气之网本身就附着在皮肤层次,像一层衣袍一般。

  这金缕衣本来是作为铁布衫护体的改良方法而创造的,结果后来倒让剑气可通过这层网络满身游走,随心所欲在全身各处凝聚出来。

  刚才那一记劈斩,也不过是将部分掌缘的剑气网络锐化变形,替代剑刃的锋锐而已。”

  柳生元和毫不隐瞒,这种东西本身就要至少领悟的先天剑气的人才能用的上,你连先天剑气都摸不着边,拿什么编织成网?

  何况这位刘老前辈上来就赠送了一份如此宝贵的资料,虽然不能说对自己长生的目标有什么直接帮助,但是,其中的种种知识,却是他研究自身状态所急需的。对柳生元和来说,什么金缕衣,根本比不上这份东西重要。

  再说,他也很想向这位刘老道长请教刚才凝聚气雾小人的奥妙,自然不能敝帚自珍,藏着掖着。

  “哈哈哈,好好好,小友果然天生的道门中人,我辈道人,就是要有这种勇于探索创新的精神,外查天地之妙,内视自身造化,小友,你可愿意入我道门?

  我道门并无地位高下之分,人人平等,入我道门者皆为道侣,都是探索大道路上的同行者。”

  刘老道期望的看着柳生元和。

  “额,实不相瞒前辈,今天以前,我对道门种种是一无所知,所以还要了解一下,才敢回答前辈。另外,元和还有父母兄弟和一个未婚妻,所以这些事情,还是要和家人商量一下。”

  柳生元和其实颇为心动,光是道门能提供的各种经验资料已经让他极感兴趣,何况,入了道门还能向各位前辈时时请教,更是难得的机会。

  可是他也不敢随便开口答应,毕竟道门这种东西,听起来就和宗教有关,宗教这玩意很多时候都是大坑,跳进去容易,可想跳出来,就不那么容易洗白了。尤其是听说现在赤旗那边都是唯物主义当道,这道门应该处境也不是很好吧?

  而且自己目前的身份虽然不算多高,可也多少有些引人注目,自己的一举一动,说不定都会被过度解读,变成未来的麻烦根源。

  “那是那是,老道心切了。小友如果有意入我道门,老道可以当你的介绍人。

  当然,小友即使不愿意加入道门,也是我们的贵宾,互相学习交流也是应有之义。”

  “不过,小友,我听说你今年才刚刚初三年级。小友的剑道有如此造诣,想必学业方面有些压力吧?”

  刘老道也不急着强求,话锋一转,开始关心柳生元和的学业问题。

  “不错,我现在修行练剑的时间都有些不够,学业上的确有些困难,我现在可以说处于一种半休学的状态中,只参加期末考试,平日里都没时间去上课了。”

  柳生元和岂止是学业方面有些压力?假如不是靠着作弊,理科的哪几门课程,能不能及格都是问题。当然,作为一代剑圣,作弊这种事就不必拿出来说了。

  “小友,我们生为凡人,时间总是有限的,但是世界上知识如渊如海,我们断断没有时间一一学习过来。”

  “想来小友也应该发现了,在学校中学习的许多知识,其实对我们并无大用,可偏偏这些知识都是要考的,不然就升不了学。

  哈哈,对于常人来说,升学考试,这都是绕不过去的,但是对于小友这般成就之人,却自然应该网开一面。

  小友啊,来我们赤旗深造吧,我们这里最好的学府,有专门的天才少年班,在我们这里,你可以只学你感兴趣的东西,有最好的老师专人指导,那些对你无用的东西,你完全可以统统抛在一边,根本没有考试,有的只有你自己的未来规划。

  当然,在天才少年班里,还有专门的策划导师,按照你的人生目标,为你挑选课程,提供学习路线建议。

  小友,即使你还年轻,也应该知道一个人的人生有限,为了完成自身的目标,又怎能将大好时光浪费在低效率,目标并不明确的学习上?”

  ——————————

  最近康田学园在新闻媒体上狠狠的出了两次风头,第一次是有五名初中部的毕业生,在东京都马拉松比赛上,五个人一起跑进了前百名!

  这个成绩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当然不算稀奇,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也只能说是比较让人惊异,可是,整整五名学生,一起坚持到最后,又是在东京马拉松这样的国际性赛事上,多少也算是一个新闻亮点了。

  更何况这种马拉松比赛向来都是黑人垄断前几名,即使是日本的长跑名将,排名都在十名以外,作为本国媒体,想要找出些提振本国士气的新闻视角,也真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五名能跑下整场马拉松,而且一起跑进前百名的初中生,还是同校的同学,大山中岩等人自然变成东京马拉松宣传的一个小小热点,连带着康田学园也出了一次名。

  然而,这件事的余波还没完全过去,这个康田学园竟然蹦出来一个剑圣!这可是大新闻!如果说前面的马拉松带来的只是一个热点,那么,这次康田学园一下子蹦出一个剑圣,那简直是引爆了一颗炸弹。

  几乎是一夜之间,在东京都范围,甚至整个日本的范围,康田学园一下子就变得颇有些知名度了。

  校长康田仁宏最近几天,连嘴巴都笑的合不拢,晚上做梦都会笑醒。

  武魂决倒也算了,一般情况下,武魂决不会直接面对日本大众做太多宣传,所谓各种画报宣传,一般也局限在武魂决举办的赛场周围区域和博彩业的彩票售卖地点。毕竟这种冷兵器搏杀的赛场擂台,不太符合现代世界文明和平的主旋律。

  但是‘剑圣’这个词可就不一样了。

  剑圣在日本的地位,丝毫不低于阿尔托莉雅这个传奇姓氏在英国的地位,而由于文化差异性,说不定剑圣在日本受到的尊重还要超过阿尔托莉雅这个姓氏也说不定。

  当然,在世界范围内,这两个词的知名度就没法比了。

  这个暑期还没结束,但是康田学园已经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开始大规模的校园改造,其中改造的重点自然是突出体育名校风采。

  现在的康田校园里,除了校长室,就要数剑道社的设施最完善漂亮,甚至连空手道社都比不上,原本两个社团公用的更衣室更是变成剑道社独用。

  康田仁宏也不敢指望太高,他就希望能在这一年中,为康田学园建立一个良好的剑道氛围就行。

  柳生元和这位新扎出笼的剑圣,估计是很难有时间给他当剑道社的社长了,不过这没关系,柳生元和可还有个亲弟弟呢!

  小学部的柳生明光马上就要升级到五年级了,而柳生元和毕业离开康田学园的时候,这位柳生明光正好升级到初一,也许剑圣懒得教授其他同学剑法,但是作为他的亲弟弟,总是能学到剑圣的剑法吧?

  甚至柳生明光都不用学到很多,只要从他哥哥那里学到点皮毛,搞定一个初级中学的剑道社,那还不是手拿把掐?

  要知道那可是剑圣的亲弟弟,而有柳生明光坐镇的剑道社,三年时间,肯定能把康田学园的剑道名校落实下来!所以说,与其说这个剑道社是给剑圣柳生元和准备的,还不如说是给他弟弟柳生明光准备的。当然,剑圣要是肯降尊纡贵,指导一下同学们,那就更理想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