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神之证!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神之证!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663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12

  

  “妮妮!”助手席上,两位女子奔上台来,其中一人蒙面的黑纱飘落地面,露出一张美丽面庞。

  赫然是英国女王嘉妮特*伊丽莎白陛下。

  “妮妮,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强求你来参加这个比赛的,妮妮——,你别动,我们立刻叫救护车,我们阿尔托莉雅家人的命都硬的很,妮妮你不会有事的,挺住!”

  “妈妈,你在说什么啊?我赢了啊!”

  “妮妮,你别说话,别动,妈妈已经叫人来了,没事的,妮妮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哈哈哈——”带着贯穿胸膛的长刀,莱拉妮大笑起来,全然不顾从刀身贯入身体处,渗出的一丝丝鲜血。

  “妈妈,你看——”莱拉妮抬起右手,握住刀身,缓缓的将长刀从身体中抽了出来。

  “妮妮!”嘉妮特*伊丽莎白急忙伸手阻止,可是又怕不小心动摇了刀身,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根本不敢接触女儿拔刀的右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将贯穿胸膛的长刀,从身体中慢慢抽了出来。

  “没事的妈妈,你忘记我们阿尔托莉雅家的第七种异能,就叫做——不死之身*理想乡!”

  长刀抽离身体的时候,只流出了很少一点血,并且很快就凝固了起来。

  “妮妮?”嘉妮特*伊丽莎白作为一个母亲,这样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即使她拥有骑士的身体素质也有些吃不消。

  嘉妮特轻轻的伸出手去,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女儿铠甲上的剑孔,就在短短片刻,透过剑孔可以看到,伤口竟然已经初步愈合,只留下一条浅浅的红线,代表着那里曾经被一柄长刀直贯而入!

  在擂台的另一端,佐佐木真平也急忙奔上擂台,扶起半跪在地上的柳生元和,转头就叫医务人员赶紧过来帮忙。

  “别,佐佐木首席,比赛还没结束——”柳生元和挣脱了佐佐木真平搀扶他的手臂,站立起来,身体笔直如剑。

  “可是你的手——”

  “没事,等下比赛结束再说!”柳生元和看看自己断掉的右臂,断口处整整齐齐,可见当时对方那一剑蓄谋已久,一剑斩下毫不拖泥带水,几乎是在自己长刀刺入对方胸膛的同时,就斩断了自己的手臂。

  一层薄薄的鲜血在断口处微微流转,但偏偏一滴也不曾滴落下来。

  柳生元和抬头看看对面,自己的那一截断臂正躺在莱拉妮*阿尔托莉雅脚下,在断臂的断口处,同样有一层薄薄鲜血覆盖在断口,也没有流淌到地上。

  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站在擂台中央,先将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劝下擂台,然后转身,冷冷的问道:“你还不认输吗?柳生先生。”

  虽然她的一身天蓝色铠甲也已经处处破损,很多地方都露出了肌肤,不过这可不是卖肉卡通,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身材,嗯,尤其是现在,更接近于男子的壮硕,而不是女子的优美曲线。

  “原来你还有这种能力,怪不得刚才会露出不该有的破绽。阿尔托莉雅血脉当真是得天独厚!”柳生元和左手摆了摆,示意佐佐木真平先下去,然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没到认输的时候。

  刚才两人空中激战,实在已经到了两人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地步,相互之间刀剑互动全凭本能,寻暇抵隙无孔不入,当真是各安天命,生死不由自主。

  激烈交手中,突然对方露出一个致命破绽,柳生元和当然是想都不想,长刀几乎是被这个破绽吸过去一般,在这个破绽出现的同时就贯入其中。

  这一刀虽然没有贯穿对方的心脏(人体的心脏其实是在身体中央偏左,并不是大家想的在左胸正中。),但也绝对击穿了对方的左肺。然而付出的代价却是持刀的右臂被一剑斩断,连金缕衣都抵挡不住。

  前面他虽然在搏杀中受了不少伤,但那都是皮肉之伤,无伤大雅,别看柳生元和一副血肉模糊的样子,其实连血都没有流下半滴,都在伤口处糊着呢,所以才看起来吓人。

  不过,这些伤口都是两人激战的余波,根本不能发力的情况下被划到的,要不是斩钢剑和柳生元和的一之太刀无坚不摧,在金缕衣护体的情况下,他连这些浅浅的伤口都不会有。

  而这断臂的一剑却是阿尔托莉雅蓄势而为,即使是金缕衣和剑道服的保护,也根本毫无阻挡的余地,手臂被一挥而断。

  而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受伤的次数少说比他多了一倍以上,可架不住人家愈合的快啊,所以现在看起来,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显得情况要比他好了很多。

  “既然你还不认输,那就让我送你下去吧!”莱拉妮*阿尔托莉雅迈步向前,即使是处于这种绝对理智的战斗状态,她也对这个对手产生了一种名为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过此刻,她并不打算再打下去了,何况以这个对手目前的身体状态,也已经不足以与自己对抗。

  希望他的手臂还能接回去吧,不然,以后想找到这样的对手,恐怕是不可能了。

  一步、两步、三步,莱拉妮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一种似悲似喜的奇怪表情。

  “嗯?”柳生元和渐渐举起的左手一顿,背后跃跃欲动的长剑也静止下来。

  莱拉妮站在原地,保持着一脚前,一脚后的姿态。在她的头顶,一缕缕烟气缓缓上升,凝固!

  先是五根小小的白色烟柱,沿着她的头部外缘升起并凝固在那里,像是一顶小小的王冠,套在莱拉妮的头顶。

  然后,三根更粗大一些的白色烟柱,从她的头顶冉冉升起,比外围的五根白色烟柱更高出一截,这三根白色烟柱像活物一般扭曲摇摆了片刻,终于固定下来,与外围的五根小烟柱一起,构成了一顶虚幻的头冠。

  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心中明白,在自己终于决心设下陷阱,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维护阿尔托莉雅千年不败的威名时,自己终于体会到了恐惧的滋味。

  代表勇气和意志的无惧之冠,向来都是历代的阿尔托莉雅最难激发的异能,不是这种异能无法激发,而是在战斗形态下的阿尔托莉雅,根本不大可能产生恐惧这种情绪。而平日里,谁又能让一位阿尔托莉雅产生恐惧?何况,遇上强敌,自然是激发战斗形态了。

  现在,背负着母亲的期望和家族的荣耀,莱拉妮克服了自己的恐惧,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终于成功击败强敌,即使是冰冷的战斗形态下,一种‘我再也无所畏惧!’的自豪感仍然充满了她的心头。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没有半点征兆,和其他七种异能觉醒完全不同,突然爆发的自豪感竟然直接引动了体内蕴藏的神秘力量,引动了体内的最后一块拼图!

  “无惧之冠!天啊,妹妹怎么在这个时候凝聚出无惧之冠,妈妈,那不是说——”擂台下,柯罗尔惊恐的尖叫声响起。

  在柳生元和半步先天的感觉中,随着这顶由白色烟柱构成的虚幻冠冕的出现,对面的莱拉妮*阿尔托莉雅体内的多种力量,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如一块块积木,开始不停的移动磨合,要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整体。

  可是,在这种磨合的过程中,八种几乎是完全独立的不同力量,想要互相配合,合为一体,其中种种不和谐的地方都要一一修正过来,又谈何容易。而正因为这种体内各种力量的相互矛盾,才使得她体表的防御能力出现了空隙,让柳生元和通过半步先天的灵觉,感应到对手身体情况的异样。

  狂风再现,雷电游走,各种异象在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身边游移不定,毫无规律的出现消失。

  慢慢的,又有一道障壁围绕在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身周,与之前的风之袍形成的风之障壁不同,这道壁障笼罩的范围并不大。

  而且并不流动,似乎就是一个静止的护壁,只有一米方圆,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有如实质一般,宛如水晶般晶莹透明的壁障上,时不时有各种狂乱的光华,在壁障上无规律的闪烁。

  透过壁障,可以看到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嘴角、眼角、鼻孔、耳朵处,都有鲜血冒出并开始流淌下来。

  “妈妈,妈妈,怎么办,怎么办?”柯罗尔伸手抓住嘉妮特的手臂,却发现自己的母亲脸上一片苍白,母亲向前迈了一步,又颓然的停了下来。

  “半神之壁,这是半神之壁!是我们阿尔托莉雅家的祝福和诅咒!妮妮如果能撑过去,就可以踏入传奇、打破阿尔托莉雅家活不到五十岁的宿命,撑不过去,今天就是妮妮的忌日!

  突破这一关,只能靠妮妮自己了,没人能帮的上忙。

  妮妮竟然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我们——我们也只能在这里祝福她,希望她能撑过去!”

  嘉妮特*伊丽莎白颓然坐倒在助手席上,无神的看着擂台上的女儿,她只说祝福她而不说为她祈祷,那是因为,阿尔托莉雅家,从未将圣主放在比自己更高的位置,因为,阿尔托莉雅家的最高成就,踏入传奇的阿尔托莉雅——号称半神!

  而且,成就半神的两位祖先,也从未说过世间有什么神明。倒是在记录贤者言行的秘本中,有贤者的武技描述。

  贤者主要用的是三种武技——斩神剑!诛神刺!灭神针!

  所以,相关贤者的所有资料都是阿尔托莉雅家秘传的秘本——尼玛这贤者纯粹是和神过不去啊!那可是在普遍信仰圣主的中世纪,就算是阿尔托莉雅家的强势,也得将贤者的资料隐藏起来,甚至只能女王和传承阿尔托莉雅之名的血裔才能观看。

  柳生元和看着几步外七窍流血,脸上还凝固着似悲似喜表情的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深吸了一口气。

  “你干什么!”柯罗尔突然指着擂台对面的柳生元和大叫起来。

  站在阿尔托莉雅六世对面的柳生元和,双腿前后微微分开,左手抬起,一柄长剑在他的身后缓缓上升,自动翻越过肩膀,落在他的手心。

  在忘川大剧院这么大的内部空间中,无视距离,只要是盯着在擂台上的冰之假面的人,都有一种寒意从心底泛起,这种寒意无关温度,纯粹是人类的本能。

  “他在找死!半神之壁反弹一切攻击,根本不可摧毁!”柯罗尔*伊丽莎白恨恨的说,本来她还想找到这个人,作为未来孩子的精子提供者,可是,他竟然是这样一个趁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在柳生元和的手中,本来银白色反射的金属光泽的剑身,渐渐暗淡下去,变成一种纯洁的白色,通过屏幕上特写镜头可以看到,剑身上渐渐生出一层白霜。

  然后,冰之假面身上的银白色金属光泽也渐渐褪去,露出常人的肤色,但是,在他手中的长剑剑尖上,开始有一点光亮了起来。

  最终,冰之假面身上、剑上、其他部分都暗了下去,只有剑尖处越来越明亮,就好像所有能量都集中在剑尖顶端的一点上似的。

  “不可能!诛神刺!”嘉妮特*伊丽莎白失态的惊叫起来:“曾经击穿过先祖神躯的诛神刺!”

  “住手,裁判,我们认输了!让他住手!”嘉妮特女王一把拍下红色按钮,然后急冲上擂台,要去阻止冰之假面。柯罗尔*伊丽莎白不明所以的追在后面。

  冰之假面剑尖所指之处,位于壁障中的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变成一种带着两三分痛苦,又带着七八分期待的神情。

  “你还不住手,我们已经认输了!”

  “不要动,女王陛下,我这是在帮她!”眼看女王陛下急冲了过来就想动手,柳生元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什么!”

  嘉妮特女王急忙停了下来,她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帮助他人晋升传奇。

  ——————————————

  圣域倒是可以通过教廷的专门仪式进行辅助,但那也只是提供一个宗教环境,只有信仰同一宗教的黄金骑士,才能在这种宗教环境下,得到某种精神上的纯化和放松,而这,也只是从环境上进行帮助而已。

  至于传奇,每个人走的路都是不一样的,根本不存在两个想法和追求一模一样的人,所以,即使想要营造类似宗教这样的环境是不可能的,毕竟宗教下属的黄金骑士走到这一步,下一步的精神升华就是把自己的灵魂寄托给神,甭管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们自己信了就行,剩下的就是赌命了。

  但是传奇却不行,传奇一定要将自己的路坚持到底,贯通自己的一切行为和意志,用自己的道路解释自己一切行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成为自己的神灵。

  只有跨过这一步心理建设的关口,才有资格去赌命进行大脑开发,从而成就传奇。

  但是阿尔托莉雅血脉晋升传奇的时候不是这样,她们首先要面对的是八种力量同时暴走,于此同时外溢的超强生命力场,会结合八种异能的力量,形成一种叫做‘半神之壁’的壁障,这虽然保护了主人的安全,但同时也禁绝了救助的可能。

  同时,她们不愧是上天的宠儿,什么九死一生的开发大脑,对她们来说,大脑是早就开发好的,不然也不会产生聆听人心的精灵之耳、堪破一切变化的真实之眼这两种异能了。

  对阿尔托莉雅血脉来说,只要度过整合八大异能的关口,就代表着晋升传奇!

  虽然这一关不是那么好过的,但是,比起别人的九死一生来说,还是要容易不少!

  ————————————

  “兄弟睨于墙而外御其晦!”柳生元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他这样控制着手中剑,引而不发也是很吃力的好不?这个女人还在旁边喋喋不休,好吧,这是个女王。

  现在柳生元和的绝大部分精神都汇聚在剑尖一点,能分神说出这几个字就已经很难得了。

  量变产生质变,以前柳生元和演练‘白虹贯日’这一剑之时,不过是全心全灵的刺出一剑,别无其他。

  就是这样,白虹贯日的威力,也要远远超出八荒横行刀,毕竟一个是把自己的一切,寄托在一剑之上;另一个则是高度技巧控制下的无双连斩。大家立意本来就不一样。

  可是,什么东西在产生了质变之后,都会不一样的。与波仁多大师一战之后,无忧树将柳生元和的精神纯化统合起来,而获得无忧树的经历,更让柳生元和对于精神映射有了一些了解。

  此刻,他在催发了白虹贯日这一剑以后,却能将这一剑引而不发,只把存粹的剑意投影出去,直接威胁对方的心神。

  这种高难度的技巧,也就是现在的柳生元和还能勉强操作,换了一个月以前,那是想都别想。

  一位白人裁判走上擂台,刚要宣布比赛结果,要求选手收起武器,嘉妮特连忙挥手示意,将他叫了过来。

  本来在比赛没结束前,其他人是不能踏上擂台的,可是今天的比赛中,意外已经实在太多了,大家也不在意这点违规了。何况,那可是英国女王陛下。

  “我们认输了,但是现在他们的状态特殊,不能被打扰,你向观众宣布就行了,不要打扰到他们!”

  “额——,是,如您所愿,女王陛下!”裁判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下来,这位裁判可是英国人,当然要卖女王陛下几分面子,何况阿尔托莉雅乃是英国的骄傲,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公主殿下出什么意外。

  在本次武魂决决赛中,正式裁判有三个之多,假如是英国公主殿下胜利,上来宣布结果的就是日本裁判;假如日本剑客胜利,上来宣布的就是英国裁判,当然,如果是平局,上来宣布比赛结果的就是美洲裁判了。

  这存粹是为了平衡性考虑。

  直接对着观众宣布而不打扰到擂台上两位僵立的选手一点也不难,本身这场决赛就有一套给现场贵宾解说的播放系统,只要对着专用的麦克风说一声就行了。

  随着时间推移,在莱拉妮*阿尔托莉雅身边的半神之壁渐渐稳固下来,上面不再有奇异的闪光出现。

  说到底,莱拉妮的八种异能也是她自己的组成部分,只不过过于强大,使得这些异能在相互冲突时,她的主意识根本控制不住,而这也是阿尔托莉雅血脉晋升传奇——别人叫传奇,在阿尔托莉雅血脉就叫半神。人之上、神之下的神下称号,就是这么来的——的最大难关。

  可是,在体内八种异能同时造反的那一刻,外来的强烈威胁撼动了心神,眼看整个人就要玩完了,八种异能虽然本身没思考能力,但是基本的生存欲望却是和主人一脉相承,在这个时候,八大异能终于停止内斗,一致对外。

  这就是莱拉妮*阿尔托莉雅主意识的机会所在,对付暴走的八大异能她没办法,但是对付一致对外,稳定下来的八种异能就简单多了。

  小心的调和协调,稳定状态,渐渐的,随着体内情况的稳定,八种异能像是齿轮般啮合起来,共同推动一种全新力量的生成!

  淡淡的虚影在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身外凝聚,那是一个三米多高,放大版的莱拉妮。

  当这个虚影渐渐凝聚的时候,望着这个两人高的虚幻人形,嘉妮特*伊丽莎白泪流满面,那是血脉的召唤,祖先的容光——半神*阿尔托莉雅!时隔千年,终于再次来到人间!

  这个虚影就是半神之证!是阿尔托莉雅家血脉传承踏入传奇的明证!从此以后,神下这个称呼,将取代公主殿下,成为妮妮的正式称呼!以前别人称呼她为神下,不过是看在祖先的荣耀上面的敬称,而从今往后,妮妮就真的位于人之上!神之下!人间半神,天下无敌!

  这只是一个开始,在王室的秘传记录中,第二世的阿尔托莉雅踏入传奇,号称半神的时候,足足用了七天的时间,才将半神之证完全稳定下来,看妮妮身外这个还很虚幻的人形,想必自己需要在日本多呆一段时间了。

  “?”对了,那个柳生绝!居然会斩钢剑,又会贤者的诛神刺,这未必是偶然,一定要弄清楚,要知道,贤者还在的时候,两代阿尔托莉雅都踏入传奇,自从贤者与骑士王离开英伦,后人再也没人能踏入传奇成就半神!

  还有,妮妮不也是在他帮助下,才度过难关,踏入半神的?这个人!一定要抓住!

  嘉妮特*伊丽莎白女王回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大女儿,好像她说的男人就是这个人啊!是不是需要提供点支持给她泡男人?固然英国王室要是有一个东方亲王,很难让人接受,不过要是贤者一样的人,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我有许多伏笔,觉得自己讲得已经很明白了,可能有些弟兄是跳着看的,也有可能有些弟兄是看了后面忘记前面了。各种异能的能力我大多介绍过或者暗示过。而主角的能力也都铺垫过,比如说,莱拉妮为什么一直强调要吃,要储备营养,那就是因为有不死之身的存在,新陈代谢比常人要高好多;白虹剑为什么能呼应主角,难道对着它炼气,它就活过来了?比如说金缕衣为什么要布满全身,变成网状结构?比如说主角的躯体洗练后,细胞活性大增,手心被打穿,不过一个下午就愈合了。等等等,这些东西串联起来,大家应该知道主角还有些底牌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