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之剑圣,西之半神(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之剑圣,西之半神(下)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600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11

  

  “宫本大师,宫本大师?您对台上的两位大师有何评价?”

  除了英国方面有解说员在现场,日本方面自然也有解说员在现场解说。

  不过,这等武魂决决赛关系重大,除了嘴皮子利索的解说员以外,也要有一位专家坐镇。今天坐镇解说台的专家就是剑豪会的资深剑豪宫本二心先生。

  “——————”宫本二心横了这位解说员一眼,心说:

  “老子有什么资格评价擂台上面的两位,老子活这么大岁数,就从来就没想过,人力竟然能做到如此的地步!那个英国公主倒也算了,人家是千年传承的传奇血脉,是投胎投的好,柳生元和这小子居然也厉害成这样!”

  “宫本大师,您对冰之假面大师的剑道有什么评价?”不识相的解说员继续追问。

  “咳咳,这位冰之假面大师的剑道已经到了一种不可估测的境界,在我个人看来,即使是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两位剑圣复生,也不一定能胜过这位冰之假面!”

  “您是说,这位冰之假面大师已经达到了剑道传说中,至高无上的剑圣境界吗?”

  “咳咳,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冰之假面大师,如果论起实际战力,应该已经不逊色与剑圣,但是剑圣境界,他恐怕还差一点才能达到。”

  宫本二心与佐佐木真平算是莫逆之交,两人自然讨论过柳生元和的实际境界问题。不过,最近从国安局拿到的资料来看,柳生元和实在已经到了用剑道展现出奇迹的地步,完全超越了一般所谓的剑道范畴。

  就算以两人的见多识广,也无从判断柳生元和到底达没达到剑圣境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没达到剑圣境界,论起战力来说,柳生元和也绝不次于历史上任何一位剑圣。

  不过,在这个时候,宫本二心自然不会开口承认柳生元和已经是日本数百年来的第三位真正剑圣。

  第一,真正的剑圣,包括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都是由当时在位的天皇开口承认,才能得到历史公认的,他宫本二心还不配开这个口。

  第二,现在可是武魂决的决赛赛场,尤其是那位公主殿下,正站在赛场中心,展示出有如神魔般的力量,即使是宫本二心这样对柳生元和颇有信心的人,看见这般狂风环绕、雷电拱卫状态下了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六世,也不敢太过乐观。

  要是前脚他称柳生元和为日本剑圣,后脚柳生元和就被这位公主殿下打成狗,那可大大灭了日本武士的威风。

  还不如留着个剑圣境界不要承认,至少也给日本的剑道界留个念想不是?

  ——————————

  在擂台上,一左一右,分别站在擂台两端的二人,再次朝对方走去。

  只是这一次,相对而进的两人,即使光看外表,也已经不似凡人了。

  左边的冰之假面,犹如白银浇筑而成的身躯,在剧院的灯光下,反射着金属的光泽。

  右边的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六世,英俊到不似凡人的中性面孔上,双目白芒伸缩不定,天蓝色的铠甲外,身周狂风雷电相随。

  “这是神魔的战争,这是英雄的舞台,今天我们能亲眼目睹这一刻,是我们这里每一个人的毕生荣耀!”

  解说员道格拉斯早就把自己退位让贤给艾德娜来做解说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虽然他看不清擂台上交手的过程,但是他可以脑补啊!

  幸好解说席上麦克风也不止一个,而这时的艾德娜也早就把边上的道格拉斯忘了,光顾着自己对着慢放镜头大呼小叫。

  “轰!”霍然前冲的天蓝色人影身后,坚固的特种橡胶地板上,硬生生被踏出一个斜坑,细碎的橡胶颗粒刚飞起来,就被狂风卷走。

  假如不是在现场,柳生元和不会想到,一个人的冲锋竟然能带动整个大气!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冲锋带动了风之袍领域的快速移动,一个半径五米、直径十米的龙卷风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冲锋是什么感觉?

  这不只是一个人在冲锋,而是整个大气都漫天盖地的压了而来,犹如天柱断折,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一般的天灾临世。以泰山压顶都不足以形容,更像是天崩地裂,让人无处躲藏、无从逃避!

  柳生元和的助手席上,佐佐木真平脸色苍白,右手悬在红色的比赛终止按钮上,犹豫不决。

  “八方风雨汇中州!”沉喝声如惊雷。冰之假面的身形狂旋急转,漫天刀光随身而起。

  刀光从急速旋转的身侧、身后、身前、头顶、脚下、从千百个角度汇集成一条银色长河,浩浩荡荡正面杀入席卷了大半个赛场的狂风雷电之中。

  无人解说,在这一刻,所有的解说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只看到风在狂舞、雷蛇四窜,擂台中间的巨大龙卷呈现一种东歪西扭,伸缩不定的诡异状态。坚固的特种橡胶地板在破碎,许多细小的橡胶颗粒被裹挟进这龙卷之中,让整个龙卷风呈现出一种青黑色。

  就像一条过于贪吃,吞吃了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猎物的青黑色巨蟒,猎物正在它身体中挣扎,不时有千百道银色光弧在龙卷之中明灭不定,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挣扎着,要破腹而出。

  有时,偶尔有一两道光弧射出龙卷风笼罩的区域,就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白色长痕,就像飞机在蓝天中留下的云路一般,久久不散。

  “苍蓝圆舞、扼息杀绝——”金铁交击一般铿锵有力的声音在龙卷中心轰然响起。

  擂台上的巨大龙卷突然像中心坍缩下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龙卷中心处张开大嘴,要吞没整个风柱!

  “试手挽天倾!”就在整个龙卷风柱急速坍缩,像是被一个黑洞吞没的前一刻,一道银白色的剑气长龙突然挣扎着飞跃翻腾而出,三折三转,绕着风柱连续转换了三次方向,终于硬生生在龙卷风柱即将彻底坍缩前,从一片混沌中杀了出来,直飞出十米开外。

  剑气长龙刚刚落地,背后一声巨大的呼啸响起!

  远比银白色的长龙更加粗壮,刚才剧烈收缩的龙卷,好像被压缩到了极限的弹簧,猛地一弹而起,张开青黑色大口,追着银白色的长龙,横冲直撞,直扑而来。

  “九死心无悔!”银白色的长龙敛去,露出其中的冰之假面,他手中高举的长刀光芒是如此耀眼,在被狂风搅得浑天黑地的擂台上,仿佛汲取了刚才那条银色长龙的所有能量,如同一盏灯塔,照耀四方。

  下一刻,冰之假面一刀斩下,一道巨大而灿烂的光弧离刃而出,将迎面扑来的龙卷风柱,笔直的切成两半!

  ‘叮’一声短促的异响,巨大的光弧分成两半,一半直冲天际,消失无踪;另一半向下一偏,深深的斩入擂台地面去了。

  “啊——”擂台下,英国方的助手席上,两位黑纱蒙面的女子惊叫着互相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虽然看不见她们的脸色,但是紧紧握住的四只手,都苍白而毫无血色。

  风止雷息,无数细小的杂物颗粒随着龙卷风的散去,噼噼啪啪的掉落在擂台上,露出了金发剑士莱拉妮的身形。

  “真是惊人的一剑!”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冷笑说。她的左肩护甲半截不翼而飞,头发也少了一段,从少掉那些头发的地方,露出一只血肉模糊的耳朵。

  “不过,如果技止此耳,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下一刻,狂风暴起,毫无征兆的雷霆从天而降,金发剑士的身影犹如瞬移一般来到冰之假面的面前,过于高速的挥舞,让双手大剑都扭曲出一个弧度,劈头就斩。

  “雷之剑!”声音在剑到临头之后,才传到柳生元和的耳边。

  “八荒阴沉血飞白!”刀光层层叠叠,凝聚成一座光之宝塔,一瞬间,谁也无法知道到底双方的刀剑交击了多少次,甚至在高速摄影机转播的镜头中,也只能看到无穷无尽的光芒溅射,就像一柱火树银花绽开在擂台上。

  刀光宝塔只坚持了片刻,就被击散了形态,雷电般的剑光扭曲飞射,纵横来去,在狂风相伴中横冲直撞,硬生生撞碎了刀光之塔,一往无前。

  “穷荒绝域无飞鸟!”一抹刀光在光塔碎裂的同时,轻盈的从刀塔后方飘然而去,方向摇摆不定。

  紧随刀光之后,狂风呼啸中,击碎了刀光之塔的金发剑士脚不沾地,踏空而行,枝枝叉叉的雷电随着恐怖的剑光八方喷射。

  “万里大荒横行!”前方的刀光突兀的向右侧摇摆了一下,吸引背后的剑光激射而出,然后霍然朝左急转,划出一个完整的回旋,避开背后冲刺而来恐怖剑光。

  这道刀光刚刚开始向左急转的时候还是若有若无,等到转了一半,这一刀已经是风雷大作、灿若长河!

  这一刀,不仅仅避开的后方急冲而来的剑气电光,反而从侧翼逆袭反扑而来。

  “咤——”

  “风之旋舞,雷之裁决!”

  刚刚一剑走空的金发剑士莱拉妮,不但没有暂避锋芒,反而厉叱一声,硬生生的原地扭转身形,原本紧紧收在身边,为她提供踏空而行能力的风之袍,急速暴涨,化作由内而外飞旋而出,几乎要化为实质般狂风,将身体周围一切东西都排斥出去。

  于此同时,靠着无穷神力,硬把走空的双手剑扭转轮起,全身上下电光游走不休,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带着一身电光,将剑速突破极限,从上而下,在连绵不绝的音爆声中,迎着长河般的刀光狂斩而下。

  这才是雷之甲的真正面目,人类驱动身体,本身就是靠神经传递的生物电信号,而神经电信号强度有限,对肌肉的刺激能力也有限的很。

  但是,阿尔托莉雅血脉中的雷之甲,却能为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提供相对于肉体,几乎是无上限的电能,让她能用意志驱动身体,做出凡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斩击。

  ‘雷之裁决’就是‘雷蛇十剑’的原始暴力版本。不过,除了真正觉醒‘雷之甲’的阿尔托莉雅血脉,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用出真正的‘雷之裁决’!

  柳生元和施展浑身解数,终于避开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锋芒指向,现在逆袭而来,本来形式一片大好,可是,阿尔托莉雅的血脉果然不愧为传奇血脉,当真是潜力无穷,在这等已经失去先手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斩击。

  可是,柳生元和此时正是逆转局势,气势如虹的驭刀而来,这个时候他如果退缩,不但前面营造的大好局势一朝尽丧,而且双方气势彼消此涨,他可再难有机会扳回局面了。

  到了此时,即使柳生元和再自信,也不得不承认,阿尔托莉雅血脉果然是上天的偏爱,血脉这东西当真是半点道理也不讲。

  这点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再无痕迹。

  无穷战意从心底涌上心头,正因为强,才能打得痛快;正因为痛快,才能让自己的生命绽放出华丽的光芒。

  痛快痛快,对手不强,自己怎么痛?连痛都不痛,怎么痛快?

  “千古忠魂不灭!”

  刀光在绝无可能下,再次暴涨一倍,在这一刻,柳生元和再也不去想什么人体极限、什么控制能力,放开了所有顾虑,八荒横行刀的真正面目,才能第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

  自从完成金缕衣,柳生元和对身体的控制就有了另外一套系统,发挥出来的能力已经接近上一世有辅助量子计算系统帮助的下,游戏虚拟的完美躯体能达到的速度,而此刻,开启了半步先天的柳生元和,沟通内外,掌控全局,周围的一切一切都化作一种本能,无论是兵刃的交击还是风暴产生的力量,都被他借用而来,推动八荒横行刀更进一步。

  快、再快、还能再快!

  一秒八十一刀的挥斩,虽然只有其中三分之一可以起到斩击对手的效果,但是,狂旋急转的身体带动了无穷无尽的刀刃风暴,这可不是什么异能造成的旋风龙卷,而是纯粹的刀刃搅动风云。

  旋转着膨胀开来,正在向外排斥一切外物的风之袍领域,都被这狂暴的刀刃风暴切割的支离破碎,化作无规则的乱流,再也不能起到任何牵制作用,更别提像刚才“苍蓝圆舞、扼息杀绝”一样,在柳生元和的身体周围造成真空窒息了。

  “啊!裁决雷剑!杀!”

  金铁交击般狂暴的咆哮和斩破大气的隆隆雷声同时爆发,刀刃风暴中,夹杂着硬顶着漫天刀刃锋芒,强突进来的雷电剑光。

  连续不断,忽高忽低的各种叱喝、爆响和一些像是撕破布料的嘶嘶声混做一片,根本无法分辨到底是雷霆炸响还是刀剑交击,亦或是斩破空气的嘶鸣。

  狂乱的光芒绞成一团,以惊人的速度在擂台上滚来滚去,忽而在左,一转眼就闪到了擂台的西边,再一转眼,这光团竟然已经超出了擂台的范围,在狂风与雷电的簇拥下,凌空而起,在半空中绞杀争斗不休。

  留下擂台上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刀痕剑迹,布满了坑坑洼洼,大大小小的坑洞,最深的大坑足有接近半米深,直径接近三米,浅的只有半只脚印,清晰的印在擂台的橡胶地面上。

  “陛下小心!”成平天皇正坐在二楼的包厢中,瞪着屏幕上滚动的光团,双手紧握。

  正站在包厢观看台朝下看的贴身护卫突然扭身急冲而来,一把拦腰夹起这位天皇陛下,连一句话来不及多说,一拳直接打碎了包厢大门,冲了出去。

  下一刻,伴随着一阵隆隆大响,一团光芒包裹着两条闪烁不定的黑影,从包厢左侧墙壁中冲了出来,然后从观景台飞了出去。

  在走廊上放下成平天皇,护卫后怕的扭身看向包厢,包厢左端墙壁不翼而飞,只留下一个足够让四人并行的大洞,包厢观看台整个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半月形的缺口,可以从包厢门口直接看到一楼破破烂烂的擂台。

  而包厢中的电视和各种沙发座椅,只有一张靠近大门的木椅还得以完整保存下来,其他各种设施,连比巴掌大的一块碎片都没有。

  ‘嘶——’倒抽凉气的声音不止一个,成平天皇左右看了看,走廊上可不止站着他一个人,在他的左侧,安斯艾尔亲王殿下脸色发白的站在隔壁包厢门口。刚才那两个人从空中首先杀到他的包厢里的,要不是安斯艾尔骑士出身,身手过人,就要发生一起女儿误伤亲生父亲的惨剧了。

  “额——”在英国方面的助手席上,年长的女子捂住自己的额头,也许真实之眼可以看清在半空中,两人交手的动作,可是,她的大脑却跟不上处理速度。

  盯着的时间稍微一长,她就头晕目眩,再也无法坚持下去。

  在擂台的对面,佐佐木真平看着面前,助手席上的红色按钮,开赛前他还对柳生元和说让他放心呢,自己人老眼不老;可是现在,自己也完全看不清两人到底是如何交手的,那自己现在还守着这个按钮有什么用啊!

  当然,佐佐木真平是不会承认自己老眼昏花的,这场决斗实在已经超出他的想象范围,真有走进神话,目睹鬼神之间争斗的感觉!

  等成平天皇登上四楼时,发现大家都挤在三楼和四楼的包厢中向下观看比赛,本来二楼是最好的座位,可二楼真的不安全了。

  好在二楼的贵宾身份比三楼的显耀,而三楼的宾客又比四楼的观众地位要高,到了这个层次,他们想挤进更高一级的社交圈子并不容易,所以四楼的众位观众倒是很欢迎二楼的贵宾挤进他们的包厢,大家一起观看比赛,这也是难得的缘分啊!

  从四楼的包厢朝下看去,激烈交锋的二人,还是一团光团,在一楼二楼之间的半空中,忽高忽低的沉浮移动,各种激荡大气、斩裂空气的异响不断传出,从东打到西、从西打到东,最后又落回到破破烂烂的擂台之上。

  大家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时候,光团全无预兆的霍然散去,一道人影倒射而出,跌落尘埃!

  跌落擂台一角,在地上狼狈的滚了半圈,才半跪而起的柳生元和,右手的前臂连着手中的长刀,都已经从他的右臂上消失了。

  ——————————

  “元和!”从儿子和那位金发女子交手开始,就紧张的连眼睛都不眨的南田雅子,在电视屏幕上看到儿子狼狈的跪在地上,身上的白色剑道服早已破破烂烂,没有几块完整的地方了。

  全身上下像是被千刀万剐一般,到处都是鲜血模糊的伤口。

  本来应该持刀的右手,半截手臂不翼而飞。

  南田雅子终于经受不住这种刺激,大叫了一声,摇了一下,晕倒在沙发上。

  而就在她身侧的丈夫柳生和岛,双手紧紧抓住沙发扶手,人朝前倾着身子,竟然没发现妻子已经晕过去了。

  在擂台中央,傲然驻剑挺立的金发蓝甲剑士,在她的左胸处,一柄长刀穿透了整个身体,在她的背后露出半尺长的刀身!

  一截断手正握着刀柄,这截断臂悬空摇摆了一会儿,终于无力的松开刀柄,‘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全场雅雀无声!

  今天看到有人说,莱拉妮诵读宣言的时候,主角没有趁机攻击。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前面一段中,主角说莱拉妮施展斩钢剑时,手下留情了,只斩断了他的兵刃而没有伤人。这固然有莱拉妮不愿出其不意,胜之不武的意思,但是主角也领了情,所以,在莱拉妮发动异能时,主角根本就没打算打断她,这是擂台上两人的傲气——我不需要占你这个便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