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各方的关注,不同的准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各方的关注,不同的准备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1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05

  

  “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公主殿下,将于八月登陆武魂决决赛擂台,斩钢剑下,试问何人可当!”

  “英国最大博彩公司威尔士博彩,目前已经开出武魂决决赛的博彩选项,公主殿下一分钟内结束比赛,一赔一点一;两分钟内结束比赛,一赔二;三分钟内结束比赛,一赔二点五;三分钟以上,一赔四。”

  “什么,你问有没有公主殿下失利的选项?当然有,公主殿下失利的话,每一欧元的赌注,将获得十欧元的赔付金额,不过,据威尔士博彩内部员工透露,博彩公司正考虑提高赔付比率,以吸引更多人投注公主殿下失利选项,以便于平衡盘口。”

  “女王陛下与亲王殿下将亲临现场为公主殿下助威!教皇冕下也将亲临现场观看比赛,其他能在现场观看武魂决决赛的观众无不非富即贵,据传,现在票价已经上涨至一百二十四万欧元。”

  “武魂决决赛一票难求,整个赛场仅有五百个席位。”

  “据日本方面组委会的解释,本次武魂决决赛,由于计划前来现场观看比赛的观众阵容前所未有,其中财团领袖、金融界、工商界等重要人物太多,使得组织方安保压力剧增,为了确保这些来到现场观看比赛的重要观众的人身安全,并保证这些观众的观赛体验,武魂决组织方特意限制了观众人数。”

  以上是英国媒体的各种报道。

  ————————

  “女王陛下,根据民意调查显示,在最近一个月以来,英国民众对王室的支持率上升了十一个百分点,欧洲民众对英国王室好感率上涨十三个百分点。

  王室各项产业的收入在七月份也产生了飞跃,总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71%,其中,王室家具、王室餐饮和王室文化传媒是收入增长幅度最大的产业。”

  “因此,智囊团建议,在结束武魂决以后,莱拉妮公主殿下可以向影视偶像方向发展,正好在过往的三十年中,骑士王形象被搬上银幕次数太过繁多,有些内容甚至互相矛盾,不利于骑士王形象的特性化和品牌化。

  且由于过去电影特技制作能力问题,许多特技片段在现在看起来,已经不能满足现代人的观影欲望,所以,是否可以请莱拉妮公主殿下领衔主角,重新演绎历代神下的传说,除了可以保证票房以外,一定可以重新唤起民众对王室的关注和热情。”

  一个一头白色卷发,风度翩翩的老头,在英国女王嘉妮特面前侃侃而谈,他是英国王室智囊团的首席智囊,负责各种情报分析和未来王室发展路线的可行性研究工作。

  “法尔德,你的建议很好,我会拿到圆桌会议上去讨论,不过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做好武魂决决赛前的准备工作,各种宣传材料和影像剪辑都准备好了吗?”

  “嘉妮特陛下,这些已经都准备好了,可惜的是前几轮比赛实在结束的太快,而且公主殿下也不肯在擂台上浪费时间表演花式剑术,我们的工作人员虽然努力调配镜头,也无法剪辑出精彩的比赛场面,目前只能以公主殿下随手击败对手为剪辑主题,突出公主殿下无人能敌的强大实力。”

  坐在藤椅上的嘉妮特*伊丽莎白听到这里,也只能头疼的用右手支住额头,这可真是幸福的烦恼,太强的力量有时候也不完全是好事。

  现在是女王的下午茶时间,不过作为女王,这点时间也得利用起来听取汇报。

  “至于博彩,我们和日本有协议在先,互相不得恶意投注对方盘口,因此,我们只能在欧洲开设相关业务,不过威尔士博彩公司预计,通过本场比赛,预计将获得三亿以上欧元纯收入,属于王室的利润将超过一亿欧元。”

  “这倒是不错,可与日本王室收入相比,还差了很远!”

  “女王陛下,我们可没有像日本王室那样赤膊上阵,直接开设博彩公司,无论从情报上还是操控性来说,对于武魂决比赛,我们的影响力都远远不如日本王室,收入也比不上他们也是正常的。”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说到底我们还是放不下王室的架子。算了,不过有妮妮在,想必未来王室的日子会好过不少,给妮妮再加配一组保镖,想必这段日子,这孩子准备武魂决也很辛苦呢!”

  ————————

  “你怎么还在吃?我说妹妹,你也太没心没肺了,眼看都要决赛了,你连对手的比赛录像都不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那个喇嘛就会装神弄鬼,顶多和咱们家的精灵之耳有点像,对那个柳生绝根本没用,至于明天的决赛,我也很期待,不知道他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那你就吃吃吃?”

  “这是对他这样的对手最大的尊重啊?我要多吃些才能储备更多的能量,才好认认真真的和他打一场啊!”

  “天啊!好吧,小猪你继续吃,用你的方式去尊重对手吧!”柯罗尔*伊丽莎白‘啪’的用右手掌心击打了自己的额头一下,然后摊开双手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赛前准备。

  ——————————

  “明瑞君,到目前为止,比赛双方身上的赌资比例为7:1,总金额已经达到一万零四百亿日元,看来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那位英国公主胜率遥遥领先,我们需要更改盘口吗?”

  “不用了,根据我们专家的分析,的确是英国公主殿下胜率大一些,但是她绝没有这么大的优势,这样,我们压一部分赌注在柳生君身上,将盘口稍微平衡一下就行了,输了损失不算太大,要是赢了,那本次武魂决的赢利,就会创造一个百年内都无法超越的记录,大家的功劳一定会被天皇看在眼里的。”

  “嗨!另外,明瑞君,我们需要暗示一下柳生君不要杀伤公主殿下吗?这可能会引起严重的外交纠纷。”

  “不必,柳生君作为日本武士登上武魂决的擂台,就应该给他武士的待遇,至于让武士全无后顾之忧的决斗,那是我们的工作,即使出了什么事,也会由我们王室承担全部责任,这点担当我们还是有的。”

  “嗨!我明白了。”

  ————————

  “小叶,你说啥?日本有个小子炼成了先天一炁?还修成了先天剑气?别开玩笑!什么?真的?不会是你看错了吧?至少有八成把握?”

  在赤旗国的一个军事基地里,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正对着电话一阵大呼小叫。

  “小王,小王,赶紧给我订机票,再订一张武魂决决赛最好的位置,我要去日本看看。

  对了,再叫上小张一起,对,是小叶说的,就算不是真的,肯定也有些名堂。”

  “同去同去,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听说过有外国人炼成先天剑气呢,怎么一个日本小子居然能炼成先天剑气呢?这不科学啊!以前从来没有外国人炼成先天一炁啊?”

  “老刘,你个臭老道整天嘴巴里科学科学的,也不觉得别扭?”

  “别扭什么?道是什么?道就是规律,道就是科学,科学就是道,连这都看不明白我还学什么道?”

  “啥?武魂决决赛已经没票了?通过外交途径呢?也不行?一张最便宜的票价也要一千两百四十万元?大大超出经费预算?决赛只有包厢没有坐席?日本王室这是穷疯了?这个价格也能卖得出去?额,已经卖光了?”

  “方老,您还去吗?”

  “去,怎么不去,帮我联系下佐佐木真平那个小子,看不了比赛,赛后我也得见见那个柳生绝,据说他才十八岁?这怎么可能,老刘,你说说看,道门从古到今,有谁在十八岁炼成先天剑气了吗?”

  “这我怎么知道?从古到今,有明确记载炼成先天剑气的总共就那么八九个人,可是哪本书上都没说他们什么时候炼成先天剑气啊!不会是小叶看错了吧?”

  “小叶说他有八成把握,再说了,你不也炼成了先天剑气?小叶和你见面次数可也不少,应该不会认错的。”

  “我炼成先天一炁的时候都六十出头了,等炼成先天剑气时都七十多了,能和人家十八岁的小孩比?也许小叶看走了眼呢?”

  “对了,论起武道来,我们两个老头子谁都比不了小张,让他和我们一起去看看,也许是一种武道成就呢?”

  “额,刚才方老已经叫我通知张将军了,张将军说他会和您二老一起出发亲眼日本。”

  ————————————

  在柳生元和的庄园里。

  今天已经是武魂决决赛的日子了,决赛定在下午三点开始,这个时间正好是亚洲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收视率最高的时段。

  可是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

  在柳生元和的闭关室门口,青木廉次和青木绘真两个人急的团团乱转,但是闭关室的大门还是紧紧的关着。

  “小樱,师父已经进去多久了?”

  “青木学姐,元和他是三天前进入闭关室的,一直到现在也没出来。”

  “今天就是决赛的日子,据说连天皇都会亲临现场观看比赛,小樱你看我们是不是去进去叫师父一声?万一师父忘记了时间,那可麻烦大了。”

  “额,好的,还是我进去叫他吧。”小林樱想了一想,决定还是自己进去吧,这个差事的确也不适合别人去。

  柳生元和建造的这间无音闭关室面积不算很大,带有独立的盥洗室,总面积大约只有三十平米不到的样子,毕竟这里主要是静修的场所,而不是练剑、施展身手的地方。

  这次柳生元和闭关时,并没有通过内部控制系统将门从里面锁上,所以小林樱可以从外面的操作系统将闭关室的大门直接打开。

  “元和君——?”小林樱轻手轻脚的走进闭关室,这间闭关室的地面不是日本剑道室常见的地板,而是一种人造纤维地毯,长长的绒毛有良好的隔音功能,踩上去也特别柔软舒适,尤其是价格并不算很高,更换起来也加方便。

  “小樱——,是比赛的时间到了吗?”柳生元和背对着闭关室的大门,面朝墙壁,盘膝而坐,脊梁挺得笔直。

  “是啊,元和君,都三天了,你不吃东西不饿吗?”

  小林樱很担心的看着未婚夫盘膝而坐的背影,本来还以为柳生元和不过是闭关修行几个小时而已,可是,从三天前他进入这间闭关室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要不是柳生元和闭关前,在闭关室门上留了纸条打了招呼说自己要‘辟谷’,小林樱早就忍不出进来送饭了。

  “这是辟谷,一种清理自身,调节身体机能的方法,放心吧小樱,我现在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背对着小林樱,也不见柳生元和有任何用力的架势,人就盘膝而坐的姿势,平平的离开地面升了起来,然后才是双脚放下,踩在地上。

  扭过身来,柳生元和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小未婚妻:“小樱,别担心,只是一场比赛而已,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呢,等我比赛完,咱们好好想想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旅游?”

  “嗯!元和君是最强的!”小林樱走过来,轻轻的抱住柳生元和的腰,脑袋贴在柳生元和的胸口,轻轻的说。

  两人正轻轻的拥抱着,闭关室的门口传来青木绘真不合时宜的声音。

  “师父,时间不早了,我们从这里到市区还需要点时间,这次由佐佐木大师亲自担任您的助手,他在赛场那边等着您呢,我们得出发了!”

  “嗯,这就来!”柳生元和轻轻的拍了拍小林樱的小脑袋,示意她放开自己的腰。

  然后,柳生元和走到墙边,从刀架上取下一柄长刀,想了想,又取下另外一柄,一并拿在手里,朝闭关室的门口走去。

  刚走出五六步,柳生元和犹豫了一下,回头看向闭关室最里面的墙壁,那堵墙壁上也有一个木架,架子上放置着一柄没开刃的四面长剑——白虹。

  “也一起来吧!”柳生元和微笑着说。

  站在剑道室里面的小林樱和站在剑道室门口的青木绘真,都是一怔————他在和谁说话?

  “铮——”一声清鸣,白虹剑化虹而起,飞到柳生元和的面前停了下来。

  柳生元和转身朝门口走去,白虹剑紧跟着飘上前去,斜斜的贴在柳生元和的背后,就像是柳生元和斜背着这柄长剑似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