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双双弃权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双双弃权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2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03

  

  “老师老毛病又犯了!”

  “刚才老师说的真的假的?真有先天剑气这种东西?”

  “别扯了,咱们是什么人?咱们都没见过,你说会有吗?”

  “老师刚才说的,你没听见?”

  “老师还说过列子御风而行呢?你见过谁会飞?把人吹起来得多大风?还御风而行?”

  “别说,还真有可能,你去钻龙卷风,肯定飞得起来啊!不过那时候就不是你御风了,而是风御你了,上天估计不难,就是降落有点问题。”

  “哈哈哈哈——”

  “不过这次本来还以为于老大肯定能争个第一第二什么的,没想到居然遇到两个小怪物。”

  “对了,你不也和那位公主殿下交过手,感觉怎么样?给我们说说?”

  “上去就觉得浑身想发抖,我去,老子还从来没这么害怕过,上次在野外生存训练时,遇到两头熊,我眼皮都不眨一下,结果站在那位公主面前,好悬直接腿软了!”

  “不是吧?那么可怕?看起来长了不错啊?”

  “远看我也觉得她长得不错啊!可是距离一近,简直感觉就像是耗子遇见猫似的,完全是一种遇到天敌的感觉。”

  “太夸张了吧?打不过就算了,还能被吓成这样?”

  “小李说的还真是不假!不过这跟天敌不天敌没什么关系。负责教我们心灵修养的岳老师,曾经说起过生命场的事情你们还记得吗?

  站在大象面前,我们自己会因为体型的缘故,担心受到伤害,这属于认知问题;但是在那位公主殿下面前,我们则是因为生命场的落差问题,自我感觉渺小。”

  于腾看见叶老师捧着茶杯陷入沉思,也不去打扰,反而开始给弟兄们解释起来。

  “根据岳老师的研究,一切生物本身,都有自己的生命场,按照科学院那些人的解释,应该是同源而生的身体细胞产生的某种共振,很可能是一种量子效应,一般情况下是感觉不到的。

  但是有些人特别敏感,可以感觉到别人身上如杀气、气势等东西,这些人就是潜在的感知类异能者。

  但还有一种情况,有的人能够控制自己的生命场,可以特意让别人感觉到自己某些特质,因而产生一种威压场,那位公主殿下,应该就是这种人。

  还有张老师不是也给咱们演示过这种能力?岳老师说现代有些奇幻小说中,描写的龙威,就是根据这个来的。

  我们作为她的对手登台,她才会释放这种威压,想必平时不是这样,不然,平时她怎么生活,一个人蹲在宫殿里不见人?”

  “对了,岳老师说这种威压有个特点,必然伴随着特定的脑电波频率,不过我忘记了到底是λ波还是κ-复合波来着?”

  “我去,于大哥你真是学霸,连这么冷门的东西都记得?我怎么不记得岳老师讲过这些东西?”

  “那是选修课,你们这几个小子都去上别的课去了。”

  “那于大哥,下场比赛你又要对上柳生绝了,你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既然知道人家都炼成先天剑气了,我还去找不自在吗?反正上次我也见识过他的武技了,这次我打算弃权了。”

  “说到底日本也是我们亚共体的,总不能便宜了英国鬼子。”

  ————————————

  “你说什么?于腾大师和波仁多大师都弃权了?”

  “嗨!两位大师都表示,他们参加武魂决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决定放弃下面的比赛。”

  “唔——,太可惜了,这样我们四强赛就少了两场比赛,收益会减少很多啊!川岛君,依你看,有改变他们想法的可能吗?”

  “我看很难,波仁多大师是嗒然寺的高僧,他进入人世间是为了体验常人生活和感情,也许有些经济方面的需求,但是前期武魂决的收益,绝对能够让他满意了。”

  “至于于腾大师,那是赤旗大使专门打过招呼的,应该是赤旗国军方人物,这种人如果不是上级命令,很难让他改变主意。”

  “但是我国政府绝对不会因为武魂决的收益问题,去和赤旗国交涉的。”

  “哼!武魂决是日本的名片,可不仅仅是关系到皇室的收益,这些政客总是对我们心存提防,明明我们已经退出政界了,天皇也发布了不干涉政治的诏书,他们还不放心!”

  “嗨!这些政客,看谁都觉得不怀好意,实际上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心里有鬼的人。”

  “算了,少两场就少两场吧,本次武魂决的收益已经超过去年收益八倍以上,是我太追求完美了。”

  “明瑞君本来就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这次武魂决在明瑞君的主持下,成绩已经大大超出往年,天皇一定很高兴。”

  “还不能这么说,柳生君与英国公主的最后一战,才是这次武魂决的最高潮。

  我有一种预感,这次决斗,必然作为人类最强者之间的碰撞,被载入史册。”

  “您有预感?明瑞君,您的血脉觉醒了?”

  “呃——,很可惜,不是!我只是看了柳生君几次武道成就演示的视频做出的判断。”

  “——————”

  ——————————————

  “母亲,这次请不要押注在我身上了,对方很强,我并无必胜的把握。”

  柳生元和也接到了通知,由于两位选手的弃权,他和阿尔托莉雅六世的比赛时间被提前到八月初。

  柳生元和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和母亲说一声,叫她别再押注了。

  现在的柳生元和,由于心灵中无忧树的建立,已经无忧无惑。

  他对自己在本届武魂决的收益已经极为满意,建立了无忧树体系,心灵完满无缺,甚至连钱也捞了不少,房子也有了,还大大超出他的预期,他甚至也动过弃权弃赛的念头,反正钱也够了,心灵中恐惧的来源也找到了。

  说穿了,这种恐惧不过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而已,因为在潜意识中,柳生元和其实并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堪破生死之谜,打破千万年来,所有智者都碰的头破血流的绝壁。

  因此,他需要证明,证明自己无所畏惧,证明自己无往不利。

  可实际上,真正心灵完满的人,是不需要什么证明的,柳生元和之所以陷入偏执,就是因为他潜意识中,知道自己还在自我怀疑,自我否定。

  因此,当时的表意识才做出了挑战更强者,斩杀更强者的决定,来回答这种自我质疑,并借此填补心灵缺陷。

  但是现在,内心深处的无忧树,理清了他自己为什么做出这种莫名决定的完整思路。

  看明白自己的思路以后,让理清了整个思维逻辑的柳生元和自己都哑然失笑。

  原来,自己就像个小孩子,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敢,特意去做出种种危险动作。

  不过,现在的柳生元和,曾踏入过天人合一的秘境,现在还能够主动打开半步先天的状态,对身体的掌控更上层楼,从心灵到躯体,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一般,现在,即使不能战胜那位继承了传奇姓氏的公主殿下,想必保住性命总是没问题的。

  何况,自从觉醒前世记忆以来,柳生元和还从未有过痛痛快快出手的机会,他自己的心里也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对手,痛快的放手一战。

  无敌也是一种寂寞!虽然这么说有些矫情,但是尤其是武者,当他坐拥无穷秘技,盖世神功,结果出去一看,尼玛全是一巴掌扇晕的货,这也很不爽的好吧?好不容易炼成的功夫,竟然没机会用?

  当然,从资料上看,这位公主殿下手中的底牌一大把,柳生元和即使这段时间进步了这么多,也不敢说自己能有多少胜算。

  光是一个风之袍的领域,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不过,没有胜算归没有胜算,打还是可以打打的,自己未必就输定了。而且随着无忧树的完善,柳生元和觉得自己似乎更好胜了。

  所以,第一件事先叫老妈不要再押注了,见好就收吧。虽然他不知道南田雅子赚了多少钱,但是光从前段日子,南田雅子居然破天荒的主动提出,和父亲柳生和岛和带着弟弟明光一起出去旅游,就知道肯定收入不少啊!

  “啊?元和,难道宣传上说的都是真的?那个小公主那么强吗?元和,要不弃权吧,你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厉害了,不要去冒这样的风险。”

  南田雅子可是第一次听儿子说这么没把握的话,顿时惊讶了起来。

  现在凡是关注武魂决比赛的人,一定可以看到柳生元和与阿尔托莉雅六世两位选手的种种宣传介绍。

  柳生元和倒也算了,宣传上不外乎称这位假面剑客是日本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剑客,什么自幼就展露出无比的剑道天赋、被谁谁谁称之为未来剑圣等等。

  这些宣传都还算正常,顶多吹捧的有些肉麻就是了。

  不过轮到另外一位决赛选手,那说的就真的是传说了。

  阿尔托莉雅六世走出宁静之湖也没多长时间,偶尔有和其他骑士互相比划比划,这等情报也流不到市面上来。

  所以,对于英国公主殿下的宣传,就主要集中在阿尔托莉雅这个姓氏的历史传奇上了。

  那可有得吹了,不但宣传海报上有,连历年来世界各地拍摄的相关电影拷贝,都一下子销量大增,让英国王室笑的合不拢嘴(这些电影很多都有英国王室的投资和授权在里面)。

  南田雅子当然也看过,不过那就真的是电影了,谁也不会把它当成真事——里面骑士王还骑着巨龙呢!

  可是,现在儿子这么说,那可就不是开玩笑了。

  儿子的剑法她见过好几次,当真是鬼神莫测,神乎其神,南田雅子觉得,儿子如果生在古代,打仗都不用带兵,自己一个人上就够了(日本古代士兵主要是农兵,作用并不是很大)。

  而且前面各轮比赛,儿子根本都没放在心上,简直就和出去吃顿饭的感觉差不多。这次儿子居然郑重其事的让她不要押注在自己身上,难道对手强成这个样子?

  “哈哈,妈妈你不用担心,儿子只是没有什么把握能赢,可是也不一定输啊!儿子现在比一个月前,至少要强了一倍呢!”

  柳生元和笑着安慰妈妈:“再说,见势不妙,我就认输呗,儿子可才十四岁,以后还有大把的进步可能,才不会现在就在擂台上和人拼命呢!”

  “这么说倒也是,那元和,你还是要小心,觉得情况不好就赶紧认输!知道了吗?”

  “嗨!知道了妈妈,放心吧!”

  “一定要记住!”

  “记住啦——!”

  ——————————

  “小樱,这部分股份就放在你名下,这两家公司的股份,每年大概可以带来三千万日元的收入。”

  “啊?元和君,怎么了,你怎么今天想起来把这些股份挂在我这里,本来就在我这保管啊?”

  “没事的,我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柳生元和摸了摸未婚妻的小脑袋瓜,笑着说。

  今天他叫来律师,做完了财产赠予程序,这样也可以放心了,虽然这个小未婚妻还小,但是他也得做点安排。毕竟只是未婚夫妻,假如他有什么意外,小樱可是半分钱都拿不到的。

  父母不用他担心,父亲的公司发展的很顺利;弟弟也有父母照顾着,也轮不到他来担心。

  只有小樱,未来的社会竞争是如此激烈,既然未婚夫妻一场,他总得让小林樱未来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至少未来不必因为经济问题而苦恼。

  自己万一不幸的话,即使父母愿意,小樱也未必愿意靠自己父母一辈子吧?

  现在日本过劳死的人可也不少,他不想让小樱未来辛辛苦苦的给别人打工,被人剥削压榨。

  ————————

  “嗨,美影姐,最近过的怎么样?”

  “我去,你这小子还记得姐姐啊!”

  高木美影上来就一把勒住柳生元和的脖子,说句实话,看到柳生元和的那一刻,她的心都欢喜的要膨胀起来。

  上次柳生元和跑到酒吧这里和长谷川伯伯碰头,结果高木美影送完了公主姐妹,回头来找他的时候,几个人居然已经从后门走了,让高木美影很不高兴。

  这次看见柳生元和主动来找她,她恨不得直接一把抱住他亲两口。

  只不过后面还有几个姐妹会的姐妹在,做这种抱住男人撒娇形象,作为姐妹会的老大,高木美影可丢不起那个脸,所以才变成哥俩好的勾肩搭背动作。

  “高木姐,我是来给你送份东西的。”柳生元和将锈蚀酒吧的相关契约拿了出来,本来他早就说把锈蚀酒吧送给高木美影她们的,只不过她们一直没要,将锈蚀酒吧当成他的入股了。

  当然,到现在也没分过红就是了。

  “小弟,不是说好当你的入股吗?你拿这东西过来干嘛?”

  “高木姐,你拿着再说!”柳生元和不由分说的把文件塞进高木美影的手里。

  “诶?小弟?小弟!”柳生元和像丢什么烫手山芋一般把文件塞了出去,立马转身一溜烟的跑了,——跑了!

  “你这个混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