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好运气,四强赛,他心通

第一百四十章 好运气,四强赛,他心通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057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56

  

  “大家通过直播画面可以看到,现在我们正在东京国际马拉松比赛的起跑点,这里人潮涌动,从直升机上朝下看,几乎看不见马路的路面。

  本届东京国际马拉松比赛共有八万四千六百二十五人报名,如此众多的选手中,最大年龄选手七十一岁,而最小年龄的报名选手只有八岁。

  现在,站在队伍最前方的是职业运动员们,而距离他们二十米以外,才是热心参与的体育爱好者们。

  发令枪响了,看,人潮在涌动向前,作为一个资深记者,每次看到马拉松比赛我都非常激动,这种参加运动员超过八万人,在同一跑道上进行竞技的体育项目,只有马拉松比赛才有如此壮观的场面了。”

  ——————————

  “现在第一集团已经跑过了半程,许多体育爱好者们已经无法坚持,纷纷退出了比赛。

  第一集团目前有二十二人,其中来自美洲、欧洲的黑人选手占据的绝大多数,日本长跑名将牧原春和长川直我也在其中。

  第二集团落后第一集团大约有六百米,这些选手多半也是职业运动员,啊,我数了一下,共有五十三人。

  咦,在第二集团的后面,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队伍,他们落在第二集团后面大约五百米左右,只有五位选手,而且都是非常年轻的日本选手。请把车开过去,我们近距离的拍摄一下。

  这五位选手看起来非常年轻,不过现在正在比赛中,不是采访的好时候,所以等到他们结束比赛,我们再来采访他们吧。”

  ————————

  “请问你们五个人是一起的吗?”

  “对,我们是同学!”气喘吁吁的大山中岩弯腰喘着气,勉强回答道。

  “你们是体校的学生吗?”

  “不是,我们都是康田学园初三刚刚毕业的学生。”

  “这可真是让人意外,才刚刚初三毕业,你们五个就能在东京国际马拉松,有八万人参加的比赛上,取得百名以内这样的成绩,想必康田学园一定是一所体育名校吧?”

  “————”这个话题实在不太好回答,虽然五个人中间有四个对自己学校并不如何感冒,但是在记者采访面前,也不大好意思黑母校啊!

  “我们的体育系主任小川雄二是东大体育系的高材生,他是一位很厉害的体育老师,自从他上任以来,学校的体育成绩提高了很多!”稍稍冷场之后,大山中岩急忙把体育老师给推了了出来。

  昨天柳生元和叮嘱他们,不要对外去说关于自己的事情。昨天柳生元和给他们调理身体的手段,在五人看来简直犹如鬼神一般,这可大大坚定了他们留在柳生元和门下的决心。何况亲眼看见柳生元和在心一流里受到的崇敬,他们五个哪里敢把师父的话当成耳边风?

  “原来是名师出高徒,那你们以后想考体育院校吗?会选择马拉松作为主攻项目吗?”

  “不了,我们已经考上高中,长跑只是我们的一个兴趣爱好,并没有打算以此作为未来的职业。”

  “那真是太可惜了,你们如果考体育院校,这次的成绩一定会给你们加分的。”

  ————————————

  “小川君,你的工作非常出色,从下个学期,享受首席教师待遇,你的工资上调到四十万日元,请小川君务必继续努力!”

  正在家里努力整理下学期教学计划的小川雄二突然接到了康田校长打来的电话,放下电话以后,小川雄二一脸莫名其妙——这又不是教师成绩评定的日子,怎么突然有这样的好事,难道是校长和我开个玩笑?

  ————————————————

  “柳生君,祝——武运长久!”,在选手准备室内,青木行见退后一步,郑重的躬身行礼。

  “祝——武运昌隆!”心一流的另外两位教习也随之退后一步拉开距离,同样严肃的躬身拜下。

  “哈哈,青木馆长不用担心,此战必胜!”柳生元和整理了一下脸上的黑色面具,微笑着说。

  随后,他转身走向选手通道,在通道的另一个出口,就是今天的武魂决赛场,四强赛的第一场赛事。

  “大家请看,现在从红方选手通道中走出的,就是在本届武魂决种,崛起的新人王——无敌的假面剑客,这位年轻到让人惊异的少年剑客,以无比精湛的剑术,一路横扫而来,直到现在,甚至从未有人能在擂台上击中过他一次!”

  “这位少年被列入本次武魂决的第二号种子选手,排名仅次于头号种子,人间传奇——阿尔托莉雅六世!

  那么,在马上就要开始的比赛中,这位少年能不能续写自己的传奇,就要看另一位比赛选手答不答应了。”

  “大家扭头朝这边看,蓝方选手通道中,走出来的就是本场比赛的另一位武道大师——来自东土大唐,额,这不是西游记——来自赤旗国藏地的神秘僧侣——波仁多大师!”

  “波仁多大师以前从未在任何公众比赛中留下记录,和假面剑客一样,武魂决是波仁多大师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露身手。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

  “您指的是什么事?”解说搭档配合着问道。

  “本届武魂决走到最后的四位武道大师,全都是以前没有参加过任何公开比赛的神秘强者,就好像他们约好了,要在本次武魂决中一决高下似的。”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四位世界最顶尖的武道大师,居然不约而同的将武魂决作为他们面向世界的第一个舞台,这是对武魂决这个舞台的肯定,也是对我们日本历来秉持的武士精神的肯定!”

  两位选手还在朝擂台行进,而解说员早已经说的口沫横飞,声嘶力竭。

  四强赛已经是武魂决最后的高潮,无论是观众人数还是转播权售价,都远非前面场次可以相比。

  何况,经过这么多轮比赛的表演和淘汰,剩下的四位选手,每一位都有不少拥护者,现场的气氛之热烈,也远远超过了之前的各轮比赛。

  “选手对话时间,请选手上台!”

  “您好,这位喇嘛,不知该如何称呼您?”面前的这位喇嘛,长相身材均不算出色,不过,他就是往那里一站,就不知不觉的让人心生好感,连柳生元和这样马上就要刀兵想见的人,也忍不住主动打了个招呼。

  “不敢当喇嘛的称呼,小僧仅仅是曼然巴格西,名叫波仁多,喇嘛是上师所用的称呼,波仁多的修行还远远不及,不敢当,不敢当。”

  今天走上擂台的波仁多,外面罩着一件红色的僧袍(西藏款式,不是中原和尚的僧袍),里面可以看到一副软甲,手中持有一条长棍,长棍立在地上,高度刚刚超过他的头顶。

  “假面先生,小僧自知论起武道来,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小僧的精神修为尚可一观,还请先生留意。”

  波仁多微微点头一笑,说道。

  柳生元和心中一怔,这不是跟自己明白说要自己小心他的催眠秘法么?这个喇嘛倒也实诚!

  “请两位选手回到准备区!”

  裁判眼看两人交流完毕,宣布比赛即将开始,请选手各就各位。

  走回自己的准备区域,柳生元和想起前段时间,剑豪会专门请来一位国安部门负责审讯重大案件的国宝级专家,来为自己讲解并演示催眠术。

  “柳生大师,催眠术有很多种分法,不过既然大师将要面对精通催眠术的对手,那么我就从催眠师的能力来讲解吧。”

  “催眠术这个名词最初来自西方,希腊神话中的睡神修普诺斯,属于神秘学的范畴,最初在西方只有教廷中的一部分核心人员能够受到这方面的传承教育,后来随着教廷神权被骑士王神下打破,这部分知识也流向普罗大众。”

  “随着医学和心理学的发展,催眠术的作用机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脱离了神秘学领域,变成一门正式的心理学学科,不过,催眠师仍然是一个比较罕见的职业。尤其是您将在擂台上遇到的波仁多大师,既然他能够在战斗中进行催眠,那一定是我前所未闻的催眠大师。”

  “事实上,一般催眠师,都需要催眠对象信任配合,才能催眠对方;而顶级催眠师,可以通过环境暗示和话术引导,在对方心存提防的情况下催眠对方。”

  “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在这种搏击赛场上催眠对手的,这已经超出了我对催眠术的认识。”

  “说到底,催眠术也不过是将催眠师的指令绕开人的表层意识判断能力,直接将指令植入对方的潜意识之中,才能达到种种不可思议的效果。”

  “但是在战斗中,人的精神高度集中,这个时候,别说让表层意识放松休眠,光是催眠师自己,也无法仔细观察对方,又谈何诱导和暗示呢?”

  “像是我这样,拥有催眠类异能的人士稍微好一点,但所谓的催眠异能实际上也不过是一种精神感知类能力,能够让我轻易的感觉到对方的精神状态和疲劳程度,可以比较容易的加以引导,甚至是欺骗对方进入精神放松状态。但是除此以外,催眠异能也做不到更多的事情了。”

  “那么柳生大师,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对于那位波仁多大师的催眠能力也很有兴趣,假如您体验到他的催眠术,能否在比赛后,和我再次交流一下呢?”

  “没问题,龟田大师,假如我有所体会,一定会转告您的。”

  “柳生大师,现在我为您做一次催眠,让您体会一下催眠的感觉。我知道以您剑豪的意志力很难被催眠,不过,要是您做出配合,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说着,这位来自国安一个秘密部门的龟田大师,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副画来,这幅画就由一些乱七八糟的色块组成,完全看不出什么规律。

  “柳生大师,请您盯着画最中央的红点,集中精神。”

  于此同时,这位龟田大师哼起了一首不知什么歌词的小调,虽然似乎不怎么好听,但是莫名的让人有一种安心、放松的感觉。

  柳生元和按照这位龟田大师的吩咐,紧紧的盯着画中央的红点。

  直到过了半天,柳生元和也没感觉到自己有任何被催眠的迹象,他终于忍不住从图画上移开视线,看向哼着歌的龟田大师。

  这位龟田大师已经歪在椅子上睡着了,同时嘴里居然还在哼着歌————

  “柳生大师的心灵犹如一面镜子一般纯净而空明,我不认为世界上有任何催眠术可以动摇柳生大师的心灵,你们只管放心好了!”

  龟田大师临走的时候,留下这样一句话,

  虽然没毛用,但是至少,柳生元和知道了一般催眠术大概是奈何不得自己。

  那么,这位波仁多曼然巴格西,又能为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柳生元和缓步朝擂台中间走去。

  距离七步,接近六米的距离,这是顶级武道高手们,最后的安全距离。在这个距离上,柳生元和拔刀在手,略微弯腰,将手中刀一荡之后,回到中路,行了一个持刀礼。

  对面的波仁切大师则长棍驻地,单手在胸前一立,微微点头。

  两人礼毕,柳生元和手中刀急速振动,空气波荡中,刀身开始有些模糊,随着柳生元和忽左忽右的步法,刀光渐渐犹如水波荡漾开来。

  而波仁切大师,则是向前一步踏出,手中长棍笔直上扬,简简单单一棍劈下。

  于此同时,“hong——”一声长吟,仿佛不是从波仁多大师的嘴巴里发出声音,而是他整个胸腔和脊椎同时共鸣。

  本来波仁多大师的这一棍,也不过是势大力沉,别无奇处。可是配上这一声长吟,竟然让柳生元和整个胸腔都感觉到一种共振般的震动,这种意外,一时间让柳生元和的身形运转出现了一点窒碍。

  高手交锋,这一点点身法上的迟滞,虽然还不到0.1秒,但已经使得柳生元和无法避开这一棍。

  “好!”柳生元和大赞了一声!修炼到他现在这个境界,外界能够影响他的东西已经很少了,这个喇嘛,不,这个格西竟然能用声音让他产生不由自主的共鸣,的确惊人之极。这可要比他自己研究的野路子‘声打’要强的多了。

  刀光一振,本来准备侧身避开长棍,欺身直进的柳生元和,手中长刀化虹而起,一刀斩在棍侧,将劈下的长棍荡开一尺,刀锋一转,就要当头从中宫斩下!

  “mei!”就在柳生元和刚刚荡开长棍,刀锋将转未转的那一刻,第二次,一个短促的真言响起,对面的波仁切大师居然像是未卜先知似的,直接倒跃一步,长棍一收一横,封住柳生元和的刀路。

  “咦?”柳生元和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还未出手,就被人提前将刀路封死的对手。

  不过这也没什么,一条路封死就再走另外一条路呗。

  刀光一转,在贴地滑行般前冲的柳生元和手中,在短短三米的距离内,一瞬间长刀变化了七次之多,偏偏整个变化过程毫无烟火之气,就像一片秋叶在风中随风飘荡,刀光自然而然的流转变幻,最后由下而上,一刀如同毒蛇昂首一般,霍然挑起!

  “mei!”又是一声真言颂赞,波仁多就像早以知道柳生元和最后一刀的攻击落点一般,正好把长棍竖立当胸,格开了这出其不意的上挑一刀。

  “有点意思!”

  “再看这一刀!”

  刀光横转,带着扭曲波荡的空气,恰似秋水横波,展开一汪池水,接着刀光向上席卷,顺势挥开波仁多刺来的一棍,带起层层叠影,简直像是一挂瀑布倒卷冲天!

  在擂台上的二人,头顶的空气都被这一刀,激荡的扭曲波动起来。

  下一刻,一轮明月从天而降,偏偏给人一种安详悠然的感觉,不紧不慢的坠向波仁多的头顶。

  “天呐!又是这一刀,这明月降临般的梦幻一刀,曾经杀死了西班牙著名武道大师安赫尔*鲁伊斯,现在我们又在武魂决的擂台上看到了这一刀,波仁多大师能挡住这一刀吗?”

  今天在场的解说员不愧是王牌解说,虽然大屏幕上的投影已经是十倍慢速播放,不过能在短短几秒,就叽里呱啦的解说了这么多内容,语速也是异常惊人了。

  “bei——”真言再现,于此同时,波仁多手持长棍中段,一棍向上横扫那一轮坠下的明月。

  明月如同水中倒影,空无一物。

  空中的月影尚未散去,一抹淡淡的月白色刀光已经出现在波仁多的腰间。

  而在同一瞬间,一根长棍如同魔术般出现在波仁多大师的腰侧,紧紧贴在他的腰身上,正好挡住了这鬼神难辨的一刀。

  ‘果然如此!’柳生元和在面具下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胖子减肥减出了厌食症!大家可以引以为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