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弟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弟子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76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54

  

  舒舒服服的在庄园里住了两天,享受了一把人上人的生活之后,柳生全家还是回到了位于东京市区的公寓里。

  在公司发展的关键时期,父亲柳生和岛不可能长时间离开公司;妈妈南田雅子的美容店刚刚开张,虽说有高桥广美时不时的过去照看一下,但是她自己也不能就此撒手不管啊!

  同样,弟弟在暑假里要补课,小樱有学校的组织活动;而柳生元和,不但要去给青木馆的弟子们上几节课(偷懒实在太严重,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在康田学园里收下的五名弟子也找上门来了。

  “师父,总算找到您了,这段时间您去哪儿了?”大山中岩作为柳生元和的大弟子,嗯,康田学园内的大弟子,在这种场合下,自然由他代表师弟们说话。

  “咦,你们不是毕业了吗?还认我这个师父吗?”柳生元和倒有些惊讶。

  他本来就是开玩笑一般,在学校里收下了这几个弟子,前一段时间他还想着,这五位都已经是初三年级,马上就毕业上高中去了,估计以后也见不着面,自己也就摆脱了这个麻烦。

  没想到这都到了暑假,他们也毕业了,居然还能跑到青木馆来找到自己。

  这简直是牛皮糖啊!

  “师父——!您可不能不认我们啊,当时我们可是给您磕了头的!”冈本大熊看柳生元和的话头似乎有些不对,赶紧跳出来开口说话。

  其他师兄弟如何想的冈本大熊不知道,但是对冈本大熊来说,拜了这个师父以后,平日里学习心里也有底了(成绩还是一团糟),出去打架胆气也足了,吃嘛嘛香,干嘛嘛带劲。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冈本大熊,天生就该拜柳生元和为师的!

  ‘我去,当时到底是怎么话赶话,就让他们磕头拜师了呢?’柳生元和心里颇为后悔,只不过这五位弟子都找上门来了,他还没这么厚的脸皮死不承认。

  “认,我认,不过,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来青木馆的?”

  “我们问小樱师母的,您现在是青木馆的教习了?”大山中岩来过青木馆,上次是青木绘真带着大家来这里参观,并现场看到柳生元和与青木廉次的剑道比试。

  “嗯,现在我在这里当教习,你们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

  “师父你忘了?是您叫我们参加东京国际马拉松,还说要是我们不能跑下全程马拉松,就要开除师门去。

  我们这段时间都拼命的练习长跑呢!明天东京国际马拉松就要开赛了,我们来问问您,对我们这次参加比赛,有什么具体指点吗?”

  何野隆次赶紧表功,其实这段时间,要不是大山中岩和冈本大熊坚持长跑训练,他们三个早就受不了,平时在学校里,跑上一千米就算是长跑了,这一下子要参加马拉松长跑,这得是多少个一千米啊!

  而这次他们专门在比赛前来找柳生元和,就是因为上次学校里组织参加校际比赛的时候,柳生元和的临时指点,仅仅星期天一个上午的功夫,就让学校的体育比赛成绩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

  何野隆次他们还感受不深,但是大山中岩作为学校空手道社的社长,和体育老师小川雄二的关系不错,亲眼看到体育办公室放置各种奖杯奖状的荣誉陈列柜中,一下子就从空空荡荡变得颇有存货了。这让大山中岩印象无比深刻。

  “额,指点嘛,还真有一点,你们先跟我进来。”

  柳生元和带着这五位弟子走进青木馆,直接朝后面的内道场走去,本来,内道场是不对其他人开放的,但既然是柳生元和亲自带着人进来,当然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如今的青木馆不同以往,以前,青木馆和心一流属下的其他场馆一样,什么弟子都收,只要交学费就行。

  但是现在青木馆,除了剑道中级班以上的学员还在,入门级的剑道学员都已经被转到心一流的其他场馆去了,取而代之的是许多心一流位于全国各地的分馆,派来进修的精英弟子,甚至还有不少人是各地的心一流内门弟子。

  虽然柳生元和很少有机会亲自教导他们,不过他的九位弟子,除了他们自己要按柳生元和布置的修行功课练习剑道之外,也要承担传授这些心一**英弟子剑道的任务。

  而这种边学习边传授的方式,对柳生元和的九位弟子,深刻理解剑道也很有好处。

  六个人刚走进柳生元和专用的剑道室,早已等在里面九位弟子一同躬身行礼,大声齐呼:“师父好!”

  柳生元和自己倒是没在意,这段时间他被人喊‘师父、教习、大师’的次数多了去了,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

  不过,大山中岩他们几个人却是被吓了一跳。

  本来他们以为柳生元和在这里,也不过是带着一些年纪更小的,或者是剑道入门的新学徒,进行一些基本训练。毕竟这位师父柳生元和比他们五个还小一岁呢。

  可是,走在青木馆里,每个人看到他们跟在柳生元和的身后,无不以羡慕的眼光盯着他们,本来就已经把他们盯的有些发毛了。

  他们五人也不过是初三刚毕业的学生,哪怕是何野隆次他们几个混混胆气颇足,被一群成年人们这么盯着也有些不自在。

  这下更是被九个人中气十足的齐声问好,吓得一哆嗦。

  “大家都来了啊!很好,先从青木廉次开始,每组三人,分成三组,先练一遍剑法。”

  柳生元和也不废话,当然他也说不出什么像师父样子的场面话,干脆就不废话了。

  “嗨!”

  大山中岩他们在这等严肃的场合里,自然不敢多说,五个人按照柳生元和手指的地方,规规矩矩靠着墙边,跪坐下来认真看着三人上场演示剑法。

  青木廉次、青木绘真和长元名走了出来,先一起面向柳生元和鞠躬行礼,柳生元和微微点了点头。

  看见师父点头示意以后,三人恢复直立姿势,各自拉开了距离。

  大山中岩他们当然认识青木绘真,不过现在这位剑道社的女社长可是一脸严肃,根本没有要和他们打招呼的意思。

  ‘仓——’三柄长刀出鞘,房间里却只有一个声音。

  下一刻,三人的动作如出一辙,三柄长刀像轻盈的雨燕,掠过空中,拉出一道残影。

  三人每一刀的速度看上去并不是很快,但是身姿步法与手中长刀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这使得他们三人在施展下一刀的时候,动作连贯自然的继承了上一刀的力量和速度。

  在开始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但是到了十几刀以后,刀光已经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嘶嘶’的长刀破风声,开始在剑道室里响了起来。

  这三个人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流畅优美,似乎三人不是在演练什么剑法,而是在剑道室里荡起了一池秋水。

  “我靠,这些人都是师父的弟子?青木社长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我看这水平当个剑道师范都绰绰有余了!”

  神田二小声的对身边的冈本大熊说道,他本来以为,这些管柳生元和叫师父的人,都是青木馆的一般弟子,可是看了他们现在展示的剑道,岂止是一般弟子的水平?

  反正神田二以前在电视里见到过的剑道达人们,有一个算一个,都还没这个水平呢。

  柳生元和虽然着实偷懒了点,自从收下这九名弟子,真正手把手的上课教导,加起来也只有三四次,每个人也就是单独指点过一两次。

  不过他的指点可不是嘴巴说说而已,而是动用了操控人体的法门,亲自操控弟子的身体演练剑法,这等能让人亲身体会到,力量在体内到底是如何周转的秘术,用在剑道教学上,当然效果惊人。

  从今天的情况看起来,这些弟子们已经将他改良过的‘活人剑’练到了‘刀如春水,绵绵不绝’的地步。

  也就是说,这两个月以来,这几位弟子已经完成了身体均匀协调的初步功夫,只要这样坚持锻炼下去,用不了几个月时间,他们的身体就可以恢复到一个比较均匀平衡的地步。

  当然,有些细节方面的调理还要慢慢来,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也就可以用了。

  也就是说,只要今天自己再给这些弟子修正一些节奏上的小问题,用不了半年时间,只要不偷懒,他们就可以达到一种武道上说的,浑金璞玉的身体状态。

  到了那时,下一步对于内脏的压力测试,就可以开始试验起来了!

  看着轮番上来演剑法的弟子们,柳生元和不禁露出一种,农民看着稻田里的稻谷开始泛黄,即将获得丰收的喜悦笑容。

  ————————

  “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们很努力,这很好。”九位弟子一一演示完毕,柳生元和双手击掌,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下面从廉次开始,我会一一说明你们存在的问题,不过剩下的都是些细节问题,你们如果一时间控制不好也不要紧,慢慢的磨炼下去,只要剑法不走形,这些地方都会自然而然的纠正过来。”

  在靠墙五人组看来,这些无论年纪大小,都剑法超群的剑客们,一个个恭恭敬敬的轮流走上前来,在柳生元和的面前俯首下跪。

  而柳生元和只不过在他们的背上按了一会儿,说了几句话,就把他们打发了。

  既不是手把手的教导,也没有任何演示剑法,修正错误的过程,甚至比当初教他们拳脚更加省事。

  偏偏这些方才还威风凛凛的剑客们,一个个都如聆圣音一般,不但恭恭敬敬的磕头下跪,还有几个人,甚至激动的满脸通红!

  别人倒也算了,可青木绘真他们都认识,这位心高气傲的剑道社长,照样跪在柳生元和面前恭敬的磕头行礼,最后被柳生元和说了一句:“差不多了,再练上两个月左右,你就可以跟你哥哥开始练习‘月之抄’了。”

  就这么一句,这位平日里总是一副端庄严肃表情的青木绘真社长,居然高兴的从跪姿,一下子跳了起来。

  大山中岩都被吓了一跳,这等从跪坐的姿态,毫无前奏的直接跳起来,他只在自己叔叔身上见过一次。

  这个动作对膝关节、踝关节和腿部腰部肌肉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反正自己也试过,不用任何辅助动作的话,直接站起来倒是没问题,跳起来那是想也别想。

  青木绘真是练剑道的,这个动作剑道上根本用不到?她怎么想起来练习这个动作的呢?亦或说,这根本就是青木绘真无意中就能做到的事情?那她的身体到底锻炼到了什么地步?

  “来,绘真,他们五个你都认识吧?”

  “认识,师父,您带他们来是——?”

  “他们五个是我在康田学园中收的弟子,你们传承我的剑道,他们则学习我的赤手搏击之术,也算是同门吧,你给他们互相介绍一下,以后有些基本功,你们可以互相参详着一起练习。”

  “明天他们就要去参加东京国际马拉松比赛了,我正好要给他们调理一下,你们九个,先坐到一边看着。”

  “大山,你先来。”

  本来,柳生元和还觉得大山中岩他们的身体底子还行,可是现在,随着阅历的增加,他眼界也高了起来。

  像大山中岩他们几个也算是勤于锻炼了,可是除了一些固定动作用到的肌肉以外,其他地方的肌肉筋骨,有些像原本的青木绘真,强弱悬殊。

  不过,这五位有一点倒是不错,可能因为最近勤于练习跑步,倒是内脏活力很是不错,长跑这种运动,果然对锻炼内脏有好处!

  柳生元和心中一动,这五个弟子身体素质也还算过的去,最棒的正好他们五个正好都比自己大一岁,既然人有五脏,那么————嘿嘿嘿。

  他们管自己叫了一声师父,自己也该教点真东西给他们了!

  “大山,注意忍着点!”说完,柳生元和闭上双眼。

  无形无色的剑气从大山中岩的身体各个角度刺了进去,现在他可没精力给这些弟子一一激发潜力,推动气血。

  现在他用的方式,严格来说应该属于针灸的一种,只不过他是用剑气代替了银针而已。

  站在柳生元和面前的大山中岩,刚才还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叫自己忍着点。明明两人的身体压根没有任何接触啊?只是这么面对面坐着,有什么好忍的?

  下一刻,大山中岩的浑身上下,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处地方,传来麻、痛、酸涩和酥痒的感觉。

  全身上下的关节肌腱,都热了起来,好像被温水泡着似的,一时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畅快。

  不过,这种舒服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大山中岩刚刚觉得自己浑身都松快了,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柳生元和的双手,在自己的脚踝、膝盖和胯骨处,噼里啪啦的一阵拍击捶打,整个过程不过三分钟就结束了。

  “大山,你绕着剑道室慢步走十圈,半个小时内不能坐下。”

  既然决定将这五位,正式纳入自己的弟子(试验品)计划中,柳生元和自然不愿意他们跑不下明天的马拉松,当然,要说为他们激发潜力,那未免太费时费力了。

  柳生元和自己研发的野路子针灸方式,通过刺激一部分肌体,引导气血,给他们的关节肌腱部位多输送点营养。就算是这样的简单操作,已经是世界顶级按摩师都不一定有的能力了。

  如果他们五个本身真的能跑下马拉松,那么明天一定能更轻松的跑完马拉松全程;就算他们原本的身体素质还差一点,只要差的不太多,那也应该能跑下来。

  至于明天他们如果真的跑不下来,那大不了柳生元和就当没有这几个弟子了,现在他想收徒弟还不容易?就在青木馆里,外面排队的人能从这间内道场的剑道室门口,一直排到电梯口去。

  所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当了他柳生元和的弟子,自然好处大把,但是风险嘛,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