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见与不见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见与不见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8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32

  

  被自己的妹妹突然一把拉到身后,柯罗尔顿时把六七分酒意全都化成了冷汗,这个动作,毫无疑问代表着妹妹发现了危险,为了保护她才会将她拉倒自己身后。

  虽然柯罗尔并不知道妹妹到底在宁静之湖中,到底通过了哪几项美德试炼。但是,妹妹既然能让宁静之湖中那帮老变态,承认她继承阿尔托莉雅之名,那么,八项美德试炼中,妹妹至少也通过了其中四项。

  所以,她绝不会怀疑妹妹凭空疑神疑鬼,既然妹妹有这样的反应,说明这里不但有危险,而且这种危险已经强大到了让妹妹也需要将自己拉倒身后,才有把握保护自己的周全。

  对一般的骑士而言,所谓美德之路,不过是选一种能让自己全心全意认同的人生道路,在感动中突破瓶颈,激发斗气。

  但是对阿尔托莉雅一脉,真正的美德试炼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意思。

  可以说,美德之路实际上就是美德试炼对无异能者的通用简化版本。

  美德之路本身就是第一代骑士王,真正的阿尔托莉雅从自己锻炼异能的方法中,简化修改出来,用于调教自己的弟子们——圆桌骑士们使用的方法。

  如果严格的来说,第一代阿尔托莉雅,真正的骑士王,远在她被称为骑士王之前,甚至远在她走出宁静之湖前,就早已经是公认的女巫之王!

  对阿尔托莉雅一脉来说,八重美德试炼其实代表着八种不同的异能,而这八种异能,就是她们成为女巫之王的根本。

  其中,精灵之耳代表聆听人心的能力,如果放在两百年以前,没有激发精灵之耳异能的阿尔托莉雅血脉,就连伊丽莎白的姓氏都不能拥有,更别提王位继承权了,这样的女孩,只能姓易雷莎。

  不过到了现代,女王已经不掌握政治权利,整个王室都成吉祥物了。

  这当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所谓责任越大,人越辛苦,除了一些视权利为生命的政治动物,其实大多数人都喜欢过着既舒服,又不用承担责任的生活。

  比如说睡觉睡到自然醒,这句话潜台词就是身上没有背负责任,不需要早起去工作/上班/照顾孩子等等。

  而数钱数到手抽筋则代表着物质财富极大丰富,这个嘛,既然退了下来,就不能将国库当私有,也不能出台政策帮自己捞钱了,英国王室当然也就变得没有那么宽裕了。

  为了能更高频率的举办登基/敛财仪式(女王登基仪式是英国国库出钱举办,但是典礼上收的好处却归于王室),王室自然已经把这个必须觉醒精灵之耳才能继承王位的规定废除了。

  要知道,阿尔托莉雅一脉并不是那么容易有后代的,要是再这么严格要求,恐怕二十年举办一次女王登基仪式都有些困难。

  而风之袍/领域却代表着对身躯周围大气的控制,这种对大气的控制,远远超出普通异能者控制空气的概念,也是阿尔托莉雅一脉,觉醒难度排名第三位的异能。

  风之袍/领域平时表现为,在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周围,可以任意控制周围空气的流动,进而衍生出其他种种异能,比如控制声音的传播,在领域范围内想让谁听见,谁就能听见;不想让谁听见,谁就听不见。哪怕这两个人肩并肩站着都没用。

  而且在风之袍/领域的范围内,不用眼睛,阿尔托莉雅就能掌握身体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甚至可以让近身的敌人无端窒息。

  只要想想,对手在和阿尔托莉雅激战的时候,突然一口气卡住,呼吸不到空气,就可以明白,阿尔托莉雅所向无敌的名声,其中一部分是怎么来的。

  在风之袍的范围内,大气就是阿尔托莉雅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在真正激烈的战斗中,阿尔托莉雅会将将无形的领域力量正式激发/具现为风之袍,那代表着远程武器无效和对踏入风之袍范围内的对手全面压制。

  (指的是冷兵器时代的远程武器,例如弓箭什么的,对现代的子弹有一部分偏斜影响,但是还不能做到完全防御。)

  正因为这种特性,所以阿尔托莉雅一脉的风之袍,又被称之为领域之力,意思是在风之袍的范围内,阿尔托莉雅无所不知。

  如果说上一次,柳生元和与金发少女的相遇,柳生元和探出的感应触手只不过是他的一种纯粹感知能力。

  那么这一次,在两人更近的距离下,而柳生元和视金发少女为自己恐惧的载体,已经有了要正面对抗,甚至斩杀她的决意。

  所以在柳生元和冲天而起的护身剑气中,自然带有一种直指人心的杀意,这种杀意无关喜好憎恶,纯粹是一种求道之路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一往无前之意。

  严格的来说,这种杀意,是为了斩除自己心中的恐惧,而这位金发少女阿尔托莉雅六世,只不过正好被柳生元和视为这种恐惧的载体罢了。

  虽然阿尔托莉雅六世还不知道,自己这种从心底而发的寒意到底从何而来,但是能够聆听人心,直指根源的精灵之耳已经对她发出前所未有,惊心动魄的警报,所以,她毫不犹豫,激发了风之袍的战斗状态。

  ——————————————

  就在方才,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轻轻推送到不远处沙发上的高木美影,这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就算是反应过来,高木美影也只能惊讶的张大了嘴,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位新朋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酒吧深处的这个姐妹会秘密基地里,所谓大厅,其实也就是一百平方米不到的一个大房间。

  这里可不是前面对外营业的酒吧,能来到这里的,除了姐妹会的成员,其他无不是亲朋好友,一般情况下,大家连男朋友都不会带进来,大厅设置的这么大,已经是颇为浪费空间了。

  可是现在,本来在大厅的门口,作为遮挡用的屏风,早已经被无端出现的小型龙卷风给刮到墙边上去了。

  一前一后,站在大厅中间的金发姐妹,正站立在透明的风壁之后,站在前面的妹妹,金色长发猎猎飞舞,露出了一对尖尖的长耳朵(没有卡通片里那么夸张的长,可以当做正常人的耳朵拉尖以后的样子。)。

  本来这对尖耳朵被淹没在头发之下,正常情况下别人是看不到的,但是现在,她的一头金发被狂风高高吹起,顿时就把这对特殊的耳朵露了出来。

  “精——灵————”高木美影像是呻吟一般,靠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的说出了这两个字,然而在她的心中,这一瞬间,已经从西方神话到现代电影,闪过无数关于精灵的传说。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连精灵都蹦出来了,是不是老娘以前对世界的打开方式有什么错误?这世界的某些角落里,是不是还有龙和巫师什么的?’

  在大厅内,透明的龙卷风急速旋转,形成了一堵风之墙壁,但除了在三米方圆的龙卷风范围内,其他的地方偏偏一丝风都没有,连放在茶几上的书籍杂志,都没有被风翻起一页来。

  “你是谁?”阿尔托莉雅声音并不大,但是这句问话却清晰的透过房门,传入柳生元和、长谷川中平和小林熊光的耳中。

  柳生元和可以通过气息,清楚的辨认出阿尔托莉雅六世,但是,金发少女可没这个本事。

  何况,今天的柳生元和,流露在外的气息也和那天两人相遇时大不一样。

  现在这种来自于外发的剑气,产生的纯粹寒意,和上次两人在武魂决商业区相遇的那天,那种松松垮垮的意识触手,对阿尔托莉雅六世来说,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不好意思,既然你不是特意找过来的,那么看来我们有一些误会。”柳生元和听到这句问话,微微一怔,才发觉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一些。这也许是因为他将这位阿尔托莉雅六世当成了假想敌的缘故。

  他刚刚从长谷川中平那里得到消息,那天遇到的金发少女居然还是英国公主,而且已经确定要参加武魂决,你说你贵为公主,不去当花瓶这种很有前途的职业,参加什么武魂决啊?

  那么柳生元和当然心里不由自主的想到在武魂决擂台上,遇到这位少女该怎么办。

  结果刚刚和长谷川中平说了还没两句,这位阿尔托莉雅六世就来到近前。

  要是一般人倒也算了,这位阿尔托莉雅六世却是自带震慑光环的主,尤其对柳生元和,这种对环境变化感知异常敏锐的人来说,走到柳生元和近前七八米范围内的阿尔托莉雅六世,简直就是已经把拳头伸到了柳生元和的鼻子下面。

  所以柳生元和第一个直觉反应就是——居然打上门来了!

  “你出来!没想到在这样的酒吧里,居然能遇到你这样的人!”

  自从走出宁静之湖,阿尔托莉雅六世见过的人多了,其中不乏异能者和武道大师,何况宁静之湖本身就是异能者的大本营,其中奇人异士,简直车载斗量。

  但是无论是谁,在阿尔托莉雅六世的眼里,假如单纯以个人力量来衡量,那就只有废柴和废渣以及其他三种类别。

  所谓废柴,就是能在自己面前稳稳的站着,虽然不堪一击,但是至少不会被自己领域散发出来隐隐压迫感,直接吓倒。

  至于废渣,那就是在自己面前连一点点精神压迫都承受不住,直接就跪了的渣滓,最令人失望的是,在这世界上,这等废渣居然比废柴还多。

  当然,还有一种人是根本连自己的压迫感都感觉不到,这种人,嗯,在武力方面可以忽略不计,这个就不好形容了,只好归类在其他这一行列中。

  所以她才会在那天路遇柳生元和之后才那么高兴,好不容易有个脱离废柴等级的人,将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当然值得庆贺一下。

  而今天,在这间摇滚酒吧里,居然也能遇到一个脱离了废柴等级的人,而且在对方表现出来的力量上,阿尔托莉雅六世甚至看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

  如果说自己的力量庞大而强盛,那么对方的力量就是精纯而锋利。单从体量上来说,阿尔托莉雅敢说自己至少甩了对方三条街,不说别的,对方似乎在对身体周围空气的控制范围来说,就远远不如自己。

  但是,这种不含一丝杂质,如水清清、如冰冷冷的感觉,却是她从未在任何异能者身上见到过的。

  如此精纯的力量,只有传说中,初代骑士王阿尔托莉雅,踏破传奇,堪破异能本质之后,将八种异能统合归一,八种力量交融一体,不分彼此以后,才具备的力量特征。

  也正是这种力量,才让骑士王纵横欧洲大陆所向无敌,即使是当时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已经踏入圣域的圣*安东尼奥,也在战旗折断之日中,圆桌骑士团对神圣骑士团的正面对冲中,也连一剑都接不下来,被骑士王在对冲中一剑斩于马下,奠定了神圣骑士团全军覆没的基础。

  “还是算了吧,公主殿下,今天还不是我们见面的时候,武魂决上我们终有一战,到那时我们自然会见面的。”

  “你也参加了武魂决?”

  阿尔托莉雅六世扭头看看躲在自己身后的姐姐,也对,现在可不是与屋里的人正面冲突的好时机,既然躲在屋里的那个人也参加了武魂决,那么,这样独特的力量特征,只要自己在擂台上遇到,就一定能把他认出来。

  “不错,公主殿下,刚才是我失礼了,再次向您道歉。”柳生元和在屋里低头微微弯腰摆臂,行了一个西方绅士礼,说起来这种礼仪还是从英国发源的呢。

  虽然隔着一道门,不过柳生元和倒不觉得对方感知不到,毕竟只要留意,他都能感知到三四十米外的情况,没理由这位阿尔托莉雅六世感知不到他在七八米左右距离上的举动。

  可是,阿尔托莉雅六世还真感知不到!柳生元和能将感知收束为一束,对更远的地方进行探测感应,可阿尔托莉雅六世却只能在领域笼罩的范围内无所不知。

  虽然论起领域范围,她要比柳生元和平日的正常感知范围要大的多,但是风之袍作为异能的一种,毕竟不是她自己一点一滴,辛苦修行出来的力量,在没有突破传奇之前,她还没有那个能力,将领域随心所欲的变形,探往更远的地方。

  即使是上一次相遇,她也是直到柳生元和探出的感知触手,接触到她的领域以后,才发觉柳生元和的存在。

  不过,她可没认出来,在这间关着门的房间里,和她隔门对答的人,居然和上次遇到的,是同一个人。

  既然对面坚持不想出来,再看看自己身后的姐姐,阿尔托莉雅六世决定暂时忍下一口气,等到了擂台上两人相遇的时候,自然可以按自己的意思办。

  虽然对方展示的力量层次极高,但是,一来这种力量的强度并不如何强大;二来,阿尔托莉雅一脉真正对敌的异能,也绝非简单的风之袍可以概括,在骑士王血脉中的八种异能,风之袍还不算最强大的异能。

  所以,金发少女依然有把握在武魂决的擂台上,正面击败此人。

  “姐姐,我们走!”被姐姐抓包,一起出来玩是一回事,遇到这等冲突起来,自己都有可能护不住姐姐的突发情况,有资格做出决断的,仍然是阿尔托莉雅六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