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和气气的比赛

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和气气的比赛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790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25

  

  “师父,您可以准备了,时间已经到了。”青木绘真柔声的提醒道。

  本来,上次与安赫尔*鲁伊斯比赛时,柳生元和临时取消青木兄妹当助手机会,改让青木馆长和心一流的两位教习陪伴自己出席武魂决,青木廉次倒是没说什么,但是青木绘真是非常不满的。

  作为一名剑道练习者,她当然知道能在现场观看高手交锋的机会是多么难得,不过,后来不知道青木馆长回去以后,交代了她什么话,反正这两天她看见柳生元和,说话都变得柔声细气,让柳生元和感到有些不适应。

  睁开眼,柳生元和拿起放在身侧的长刀,上半身一动不动,平平的从盘膝而坐的姿势站了起来,朝着红方选手的通道入口走去,青木兄妹紧随其后。

  “现在走出红方选手通道的是著名的少年剑客——黑假面!”

  作为解说,虽然看见柳生元和今天戴着黑色面具出场,但是他可不敢擅自在黑假面前面加上什么‘不杀’的形容词。

  上场比赛里,就是这位黑假面,戴着一个白色面具出场,一秒不到就把对手干掉了,连脑袋都砍下来了。

  今天这位选手虽然没戴那天的白色假面,但是现在自己介绍说‘不杀之黑假面’,等下他又杀人了怎么办?

  “上一场比赛中,这位日本少年剑客,带着白色面具,为我们奉上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可惜结束的实在太快了一点。那犹如圆月降临的一刀,让人无法忘怀,而今天,这位重新戴上黑色假面的少年剑客,又将为我们带来一场什么样的比赛呢?请大家拭目以待!”

  “而蓝方通道中走出了是来自印度维舒尔,著名的武道大师苏卡拉,苏卡拉大师今年已经五十七岁的,在这个岁数仍然能登上武魂决的擂台并打入了三十二强,甚至可能更进一步打入十六强,可见印度这个古老的国家,对于养生之道有着独特的秘诀。

  当然,也许是文明的差异性,东方的国度都对养生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至少东方的几个古老国度都是这样。”

  “苏卡拉大师的全称为苏卡拉*圣*古鲁卡尔,他在印度被尊为圣人,是一位品行高洁,德高望重的武道界前辈,他的弟子几乎布满整个维舒尔,甚至在整个印度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幸好今天这位少年剑客带着黑色假面踏上擂台,假如今天走上擂台的是冰之假面,我难以想象这场比赛会如何收场!”

  今天的观众数量,与上一次柳生元和对安赫尔*鲁伊斯那场比赛的数量相差无几,但上一场比赛的明星是安赫尔*鲁伊斯,而这一场比赛,大家关注的焦点却是黑假面了。

  当然,苏卡拉大师也有不少忠实的拥护者,毕竟这位老人家在世界武道界都算是一颗常青树,甚至有的观众,第一次看到的武道比赛就是这位老人家的比赛,一转眼都三十多年了——

  “您好,尊敬的苏卡拉大师。”在擂台上的两人对话时间,柳生元和首先深鞠了一躬,虽然他对这种深鞠躬式的行礼方式一直不太喜欢,不过这一躬鞠的倒是心甘情愿。

  从昨天高桥拿来的资料来看,这位苏卡尔大师当真不愧为‘圣人’之称,他这样的无私奉献,柳生元和自问是做不到的,甚至说柳生元和也并不太欣赏这种完全把一切都抗在自己身上的生活态度。

  但是就像坏人也不喜欢坏蛋一样,柳生元和虽然自己不认同苏卡尔大师的理念,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苏卡尔大师发自内心的尊重。

  “你好,年轻人,你非常强,比我强的多,按理说我应该量力而为,直接认输下台,不过,人老了,脸皮就厚了,我需要钱,所以只好上台和你比赛一场,还请手下留情。”

  苏卡拉慢慢的用蹩脚的日文,一个字一个字的将这段话说了出来。

  就像他自己说的,人老了,脸皮就厚了,年轻气盛的时候,苏卡拉绝不会厚着脸皮要对手在擂台上手下留情,甚至他根本不会为了讨好对手,用蹩脚的日语来做赛前交流。

  但是到了他现在这个年纪,对事情的轻重缓急,已经分得非常清楚。

  对他来说,家乡的人们要从灾年中生存下来需要大量的钱,自己的一张老脸,跟家乡今年的旱灾比起来,却不是那么重要。

  柳生元和知道这位苏卡拉大师需要钱的缘由,在昨天拿到的资料上都写的清清楚楚,说句实话,要是每个赛区只能出线一人,柳生元和甚至都考虑过,自己是不是干脆认输算了。

  不过幸好每个赛区出线两人,无论这局比赛的胜负,苏卡拉大师都基本可以确定出线,除非自己今天赢了苏卡拉大师,同时又在下一轮与那位苏卡拉大师的手下败将——约翰*克劳恩——的比赛中输掉了,才会按照小分(被击中数)来确定三人中谁将被淘汰。

  柳生元和压根不认为自己会输在下一场比赛中。

  “请您放心,大师,我不会伤到您的。”柳生元和再次鞠躬行礼。

  “黑假面非常有礼貌的向苏卡拉大师鞠躬行礼,从两人的赛前对话来看,这将是一场非常平和的比赛。”

  “那么威廉先生,您是否可以松一口气了呢?”

  “是的,苏卡拉大师是武道界中,我最尊敬的一位大师,他可以说是武者美德的代表,大师这么大的岁数,依然走上武魂决的擂台,不得不让我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

  “两位选手请回到准备位置!”同时兼任翻译(虽然没派上啥用场)的裁判走下擂台,回到自己的裁判席,裁判席是一个高出地点大约一米五的高台,被厚实的有机玻璃围绕着,这是为了防止选手的武器脱手,误伤裁判所增加的保护措施。

  而在擂台另一侧,另一位裁判早已就位,两位裁判互相点了点头,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从正方形擂台的对角线两端,黑假面和苏卡拉大师相对而进,黑假面仍然手持长刀。

  而苏卡拉大师右手也是一柄长刀,左手却挽着一面直径大约一尺半的小盾牌。

  黑假面一边向前走去,一边将武士刀在面前一竖,作为刀礼,然后轻轻一挥,长刀横在小腹之前,刀刃外翻,微微前指。

  “里活*鸣响,这是‘活人剑’的起手式,这位黑假面正是因为擅长使用这一路剑法,才获得‘不杀之黑假面’的称号。”

  而在对面,苏卡拉大师已经将小盾提到了胸口,右手下垂,刀尖上指,做出一个标准的防御动作。

  “特努尔吠陀是源自印度婆罗门教派根本经典夜柔吠陀,也许大家对于特努尔吠陀这个名字不是很熟悉,不过,特努尔吠陀的其中一部分,在印度流传较广的搏击术——卡拉里帕亚特,熟知武术的朋友们都该知道。”

  “在印度有一种独特的种姓制度,吠陀作为婆罗门教派的经典,只有上等种姓婆罗门和刹帝利可以学习,而吠舍和首陀罗是无权学习的,所以才会有卡拉里帕亚特这种被分拆出来,单独为下等种姓准备的教材。”

  在解说员(包括日本解说和欧洲解说、美洲解说)正在滔滔不绝的时候,擂台上的双方已经开始交手。

  黑假面这边,长刀如流水顺势而行,似乎全然没有刻意进攻,但偏偏有一种润物无声,无孔不入的感觉。

  苏卡拉大师虽然年迈,但是动作依然矫健有力。

  整个人与手中的一刀一盾,简直合为一体,有时候甚至让人感觉到苏卡拉大师手中,不但盾在防御,刀也在防御;不但刀在进攻,盾也在进攻,攻防转换之间全无痕迹,刀盾人三位一体,整个人前进后退,左右挪移都不超过三尺之地,刀盾笼罩也不过五尺方圆,但是在这个范围内,却犹如巨礁大岩,浑然天成。

  而且,随着黑假面的刀光如水的一路蔓延,苏卡拉大师刀旋盾转,整个人就像千年崖岸,任他刀光如流水波荡冲击,硬是在潮水般的刀光中开辟出一块净土,岿然不动。

  柳生元和一边修行着‘活人剑’,是的,他现在压根没想赢不赢的事情,反正到了三十二强比赛,也没有时间限制了,除非在台上两位选手消极比赛(就是一直不动手),才会引起裁判的警告。

  只要选手在正儿八经的交手,如果选手有耐力,愿意打上一天一夜都没关系,裁判顶多换人吃饭呗!

  当然,武魂决历史上还没有那场比赛,能打上超过一小时,毕竟真刀真枪的比赛,又签订过生死文书,这等生死决斗,谁都不敢有半分大意,别说交手一个小时了,哪怕是对峙一个小时,消耗的精力都是惊人的。

  实际上,双方正式交手,在三五分钟内,分出胜负才是常态。

  不过,柳生元和可没有觉得这种比赛对自己有什么威胁,就当是自己在修行,一路‘活人剑’被他施展的有如溪流汇入大河一般,渐渐从行云流水,顺势而行的剑路,转而有了大江大河滔滔荡荡,淹没一切的气势。

  苏卡拉心中暗暗吃惊,他当然知道,对面这位少年其实未尽全力,至少从那天斩杀安赫尔的录像上看,那犹如圆月降临般的幻影一刀也就罢了,虽然无法分辨真假,但是退避总是可以的。

  可是那暗淡如初月的斩首一刀,当真是神出鬼没,只能看见长刀划过后留下的一抹月白,竟然完全看不到这一刀是如何发出的,这等诡秘的发刀手法和惊人的刀速,绝不是自己所能抗衡。

  对面这位黑假面,直至现在,都一直保持着和自己速度相若,可即使是这样,苏卡拉也觉着自己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

  如果说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对方的刀势还如同山间小溪,潺潺不绝,可越到后来,对方刀势就越来越雄厚,虽然还谈不上惊涛骇浪,但是也有着一种漫漫无边的感觉。

  让自己觉得仿佛不是在和一个人交手,而是四面八方,头顶脚下,都有刀光有意无意的在朝自己的防御圈渗透进来。

  “看啊,黑假面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这场比赛中,黑假面展示了武道中极为重要,但是往往被人忽略的部分——步法。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但是在我的解说生涯中,从未见过如此巧妙的步法,黑假面只需要四到五步,就轻飘飘的围着苏卡拉大师转了一圈。

  而在这一圈中,通过慢放镜头,我们可以看到黑假面只发出了十二刀,这绝对不算一个惊人的数字,可是,配合着黑假面巧妙的步法,这十二刀在现场看来,简直像是潮水涨落,淹没了苏卡拉大师的身影。

  啊,大家注意这一刀,黑假面这一步已经斜斜的跨到苏卡尔大师的身后,头也没回就是反手一刀!”

  “但是苏卡拉大师也为我们展示了特努尔吠陀的坚固防御,他根本没跟着黑假面旋转,苏卡拉大师的手臂和身体,就好像没有骨头关节存在一般,在任何角度,都可以扭转发力,轻松的抵挡哪怕来自背后、身侧的种种攻击。

  刚才黑假面在苏卡尔大师的背后,两人背对背刀时,他发出反手一刀;而苏卡尔大师也没有转身回头的意思,天,他的手臂倒卷着将盾牌送到自己肋下,轻松的抵挡住这一记出其不意的反手刀。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将手臂倒卷成这个样子,反正我的瑜伽老师应该可以做到,但是那是在瑜伽课上慢慢做出的教学动作,想像苏卡尔大师这般随心所欲在战斗中使用这样的技巧,我想世界上没有多少人能做到。

  嗯,在东方神话中,常常出现三头六臂的神人,苏卡拉大师刚才的一轮抵挡,虽然没有三个脑袋(旁边的搭档笑了起来),但是真的好像凭空生出六条手臂一般。

  这让我想起印度最著名的国粹——瑜伽。虽然苏卡拉大师从未以瑜伽闻名于世,但是光是看了这场比赛,就知道苏卡拉大师在瑜伽乘上的造诣,绝不会低于那些著名的瑜伽大师。”

  这场比赛,一直拖了足有接近三十分钟,几乎从一开场,两位选手就没有停下手过。

  黑假面刀光漫漫,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围绕着苏卡拉大师也不知道到底转了多少圈子,发出了多少次攻击,反正在观众眼里,四面八方的刀光是没有半秒钟停歇的。

  而苏卡拉大师从两人开始交手到结束,就没有离开过原地半步,一直在方圆三尺之内挪移攻防,一刀一盾虽然没多少攻势,偌大年纪,全身上下柔若无骨,任何角度,任何姿势下,都可以移盾出刀,防御的当真犹如铜墙铁壁,从头到尾,就没有漏过半招。

  可以说,两人交手了这么长时间,谁都没有击中对手一下。

  而在场的三组解说人员说的是口水漫天飞舞,嗯,比起在场上交手的两位,也许这些解说人员才是水分损失最严重的。

  “行了行了,小伙子,停手吧,谢谢你,我认输了。”在叮叮当当的兵刃交击声中,苏卡拉低声说道。

  苏卡拉心中有数,对面这位小伙子其实就是陪着自己在台上表演一番而已,毕竟观众都是买了票进来的,每张票还挺贵,这位黑假面陪着自己表演一段,至少让观众不至于在台下骂娘。

  从自己刀盾上传来的力量,可都是蜻蜓点水,一沾即走,不然,按照自己已经有些衰退了体力,还真支持不到这个时候。

  柳生元和听到这里,滑步退出两米外,微笑着双手握刀,将刀在面前一竖,躬身一礼。

  “裁判,我认输了!”苏卡拉大师笑眯眯的招呼裁判,他一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几乎将眼睛都遮住了。

  “您确定?”这是走上台来的裁判。

  “确定,我到底年纪大了,体力有点跟不上。”苏卡拉对着裁判双手合掌一礼,不过他手上还拿着刀盾,所以这个合掌礼有点走形。

  “既然您确定,那么,由于苏卡拉大师体力不支,本场比赛的胜利者为——黑假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