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人之后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人之后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128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20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真令人难以置信!”

  过了半晌,在寂静无声的体育馆里,才开始响起日本解说的声音,毕竟是日本选手胜利,在心理上,日本人更容易接受一些。

  “一秒,连一秒钟都不到,两人正式交手一秒钟都不到,西班牙著名武道大师,狂暴之剑安赫尔大师,竟然以断首的方式死在擂台上,死在武魂决三十二强赛,第一场的开幕赛的擂台上!”

  “这场比赛结束的实在太突然,大家可以通过直播的景象看到,直到现在为止,两位裁判还愣在台下,没有上台宣布胜利者,可见,这个比赛的结局,不光是对我来说,来的太突然,对裁判来说也是太突然了。”

  “这让我想起了昨天的记者招待会,当时这位黑假面,呃,当时这位选手在记者招待会上是带着他那副黑色面具,当时他说什么来着?”

  “他说:‘今天要让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坐在边上,另外一位解说桃谷小姐连忙把话接上。

  “对,今天在场的所有观众,都可以佐证,今天的黑假面、不,是白假面、不,我还是称呼他这个造型为‘冰之假面’吧。

  今天的‘冰之假面’果然不只是换了一张面具这么简单,刚才比赛开始前,‘冰之假面’曾经说,自己和上周战死在安赫尔大师剑下的星野幽明大师关系不错,那么,他今天是为星野幽明大师复仇吗?”

  “可惜,作为解说员,我们的解说席位被隔离在武魂决擂台场地之外,无法进入场地对‘冰之假面’进行采访,不过,我相信在不久以后,会有记者替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

  ——————————

  “不可能!这不可能!巴里,巴里,你告诉我,是我眼花了,看错了,对不对?”在其中一个贵宾包厢中,接近中年的女子不敢置信的放下望远镜,伸手抓着身边的男子,紧张的问。

  “镇定,镇定,卡瓦,镇定,这可不像你,你可是鲁伊斯家的女骑士,不会被这种打击击倒的!卡瓦,我们会为你哥哥报仇的,卡瓦,看着我,我保证,杀死你哥哥的人,一定不会得到善终!”

  “巴里,巴里,那是我最后一个哥哥,天啊,我的哥哥!”女子终于忍不住,眼泪从眼眶中渐渐溢出,一张很少在女子的脸上出现,轮廓线条犹如刀削一般深刻的面孔上,流露出从未出现的软弱和哀伤。

  鲁伊斯家族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被这位女子真正认同的家人,却只有两位从小一起长大,互相鼓励着,熬过艰难的修行岁月的哥哥,可是,二哥死亡以后,今天,连大哥也死了。

  “巴里,你对我说,你保证杀死我哥哥的人,不会善终?”

  “是的,我保证,以祖先的名义,以圆桌骑士之名保证!”

  “巴里!我们将人手调来吧,让他们带着装备偷渡过来,我要亲手杀了这个混蛋,对了,先要查查他到底是谁?巴里,你不是负责情报部门吗?能查出来他到底是谁吗?”

  “卡瓦,你不用着急,也许杀掉大岛慧会麻烦一些,但是现在擂台上这个小子,已经注定不得善终了。”

  “巴里,你是说——”

  “不管怎么说,安赫尔这次都是随队而来的,名义上也是骑士王的部下,从古至今,从未有人能不付出生命的代价,就杀死骑士王的部下!你只要祈祷,这位带着面具的小子,有能力走到最后,站在神下的面前就行了。”

  “何况,我会以圆桌骑士的身份,向神下恳求,让神下在擂台上取下他的首级!”

  ————————————

  “这是月影!如此惊艳的月影!佐佐木,你说,当时如果和你切磋的时候,柳生使用的是这样的月影,你避的开吗?”

  宫本二心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佐佐木真平,他们两个交情深厚,倒是不怕问这些问题。

  “开什么玩笑,我老头子这么大岁数了,哪里能和年轻人比身手敏捷?”佐佐木看着还站在台上,等着裁判上来宣布结果的柳生元和,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虽然事先想好了安赫尔必然死在柳生元和的刀下,但是这种一刀之下,尸分四块的死法,实在太解气了,这也是东方的一个风俗习惯,分尸向来是最解恨的杀人手法之一。

  “广田,你录下来了没有?”宫本二心转过头去,看向扶着摄影机,激动的浑身发颤的广田和子。

  “录、录下来了,清清楚楚,师叔一定想看到他的下场,我会把这份视频烧在您的墓前,师叔,一路走好,您可以安心的去了。”广田和子声音有些颤抖,不过那种解脱感,在场的几位剑豪,谁都听的出来。

  ——————————

  “胜方,蓝方选手,冰之假面!”

  裁判走上擂台,擂台的地上正流淌着鲜血,不过,在武魂决的擂台上,死人也不算太稀奇的事情,裁判根本连看都没看尸体一眼,走上前来,拉住柳生元和的左手高高举起宣布比赛的胜利者。

  不过,显然原本的官方称呼——‘不杀之黑假面’已经不适合这个场合——安赫尔的无头尸体还躺在边上呢。

  所以,裁判也只好将刚才日本解说临时起的外号‘冰之假面’按在了柳生元和的头上。

  柳生元和的手臂虽然被高高举起,但是眼神却还是看着倒在地上的,安赫尔*鲁伊斯的无头尸体。

  他倒真不是故意要把这位安赫尔大师一刀分成四块的,本来只是想一刀斩下这位安赫尔大师的首级就完了,毕竟人身上,能够一刀致命,又没有穿着铠甲防具的地方并不多,所以颈项就是几乎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没想到这位安赫尔正好一剑撩空,手臂举起,弄得柳生元和一刀下去,将整个人分成四块,看起来惨不忍睹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人死为大,柳生元和还是按照日本拜见死人的礼仪,双手合十击掌,然后躬身拜了一拜,三拜当然不用想了,又不是亲朋好友,意思意思,尽到礼节,主要是让自己安心些。

  能拜上一拜,都算是看在他也算是一位剑豪级别的大师份上。而在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上,这位安赫尔说起星野幽明大师,话里话外也还算是尊重。

  直到此刻,在欧洲一方的观众席上,仍然是死寂一片,几乎没人发出声音,毕竟这场比赛的结果太过出人意料,而且结束的太突然了,在擂台上的二人,只是刚一接触,便生死两分。

  这等突变,日本观众这边由于是胜利者,相对缓过来的快一些;而另外一边的欧洲观众席,很多人手里还攥着赌票呢。

  在本次开赛之前,樱花博彩可没少做宣传工作,尤其是长谷川中平觉得柳生元和这匹黑马眼看就要曝光,再想这么大把赚钱可不容易了,所以在他的建议下,把安赫尔*鲁伊斯的盘口开的较高,吸引了大量吃瓜群众参与进这场赌局中。

  而能来到现场观看的观众,口袋里也都是不缺钱的主,既为了支持自己一方的选手,又可以给自己添一笔外快,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其实日本人被坑的也不少,不过长谷川和樱花博彩可没有半点心里负担,谁让你不支持本国选手,反而去支持老外呢?

  可想而知,这一票下了重注的观众,眼看着这等出人意料的结局,心情是如何茫然了。

  “虽然很遗憾,但是我不得不说,这位被称为‘不杀之黑假面’的剑客,似乎不像是他的外号一般无害,也许是因为上一场比赛中,那位死亡的女剑豪,激起了他的怒火,才让这位日本少年剑客,决定在擂台上杀死安赫尔*鲁伊斯吧?”

  “其实,今天走上擂台的‘不杀之黑假面’,脸上特意换了一张白色面具,大概就是代表着他的杀意已决,但是,如此之快的结束比赛,不得不说,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威廉先生,这是不是也出乎了安赫尔大师的预料,才让这位身经百战的西班牙骑士大意了呢?”

  “很有可能,安赫尔大师的实力在过往的各场武道比赛中,已经得到证明,他绝不是一个能被瞬间击杀的对手,如果安赫尔大师能够更加重视这场比赛一些,也许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在这种刀剑相向的擂台上,只要犯下一次错误,就没有重来的机会,本次欧洲选手进入三十二强的人很多,希望其他选手走上擂台的时候,都要吸取这个惨痛的教训,慎重的对待每一个对手。

  无论这些对手看起来是如何的弱小,毕竟,能够来到三十二强,已经充分证明的每一位选手的实力,这里,没有弱者!”

  ————————————

  “神下,神下,我就知道您在这里!”当巴里找到金发少女的时候,她正在康元大酒店的顶层旋转餐厅一个靠着窗户,能够俯瞰大半个东京都的包厢中。

  而在她的身边不远处的另外一张桌子边上,两位随同的外国男子正无奈的欣赏着东京都的都市风景,这段时间以来,就算东京都的都市风景再好,天天从同一视角欣赏,也早就看腻歪了。

  不过,既然坐在餐桌边上的那位金发少女,对于这里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美食还没有吃腻,他们作为随从和翻译,也只能无奈的天天在这里欣赏风景了。

  来到日本以后,自从发现了康田大酒店的特色美食,阿尔托莉雅六世就开始了异常规律的生活。

  她一天一般只吃一顿饭,从早上九点吃到晚上六点,然后就是运动消食时间,她的生活是如此规律,以至于想要找到她的人,根本不需要打电话,只要按时间到餐厅或者专用的运动场去找人就行了。

  “嗯?巴里,你怎么来了,坐下一起吃点吧!”一边听着音乐,金发少女一边慢悠悠的插起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身上的肉,优哉游哉的送到嘴边,然后‘啊呜’一口,整块肉一口就咬了进去,眯着眼睛笑容满面的咀嚼着,看上去就是一副幸福满满的表情。

  看着如此简单,充满幸福的金发少女,巴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带来的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可以说必然是大煞风景,打断这位神下的享受美食的心情。

  “嗯?巴里,有事你就直说吧,干嘛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哪位黄金骑士,死在擂台上?让我猜猜?嗯,安赫尔*鲁伊斯?”

  少女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笑眯眯的说。

  “神下,您都知道了?”巴里吃了一惊,这位神下自从来到日本,只去过一次比赛场馆,还只是为了参观,顺便看看擂台的样子。其他时间,包括各轮武魂决比赛,这位神下根本看都不看一场,完全沉浸在美食之中,对比赛进程毫不关心。

  那么,她是怎么知道的呢?巴里抬头看了看艾洛安,这位当代的圆桌骑士之一,乃是当代英国女王,指定给阿尔托莉雅的侍从,同时也是她的贴身护卫,也许是他告诉神下的?

  看见巴里的视线,艾洛安摇了摇头,他的职责只是护卫阿尔托莉雅六世的个人安全问题,至于其他问题,如果金发少女不主动向他咨询,他是不会多说半句的。

  “神下,您猜中了,今天上午的开幕战上,安赫尔*鲁伊斯被人当场击杀在擂台上,击杀他的人是——”

  “一个日本少年剑客?”金发少女笑眯眯的抢着回答道,同时手里的叉子又插起另外一块精美的小肉卷,朝嘴巴里面送了过去,虽然吃的不慢,但是这位少女的动作可是精致优雅的很,让人看上去根本就像是一幅画卷一般。

  “您怎么知道!”巴里这次真的大吃一惊,如果说前面的安赫尔*鲁伊斯阵亡,还有可能推理出来,毕竟是安赫尔*鲁伊斯杀人在先,受到针对性的报复还有可能被推理出来。

  可杀死他的人是一名日本少年剑客,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比赛安排,根本不可能猜到。

  “艾洛安,记得那天我们遇到过一个有趣的人吗?”金发少女扭头对坐在距离她大约三米外的侍从说道。

  “您是说我们那天回宾馆的路上?当时人太多了,我没看到那人的样子,您只是说迟早会在会在擂台上见到他的。”

  “嗯,就是他,那天他在路上用一种奇妙的方式,在三十多米外,伸展出一条意识触手,接触到了我的领域,才让我发觉他的存在。这个人,如果其他黄金骑士在擂台上遇到,还是直接认输下台比较好。”

  巴里、艾洛安和弗兰克一起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阿尔托莉雅六世说出的话,如果不是从她嘴里亲口说出来他,他们三人一定是当做神话来听的。

  阿尔托莉雅六世具备领域这件事,他们三位近臣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领域’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是至少在阿尔托莉雅六世身边,她想叫你听见声音,你才能听见,假如她不想叫你听见,即使是相邻站立的两个人,也是一个人听的清清楚楚,另外一个人完全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这种神奇的表现虽然惊人,但是关于阿尔托莉雅这个姓氏,神奇的传说多了去了,他们也能接受。

  同时,在阿尔托莉雅六世走出宁静之湖以后,自然会有人好奇的向这位继承了传奇之名的少女发起挑战,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正面抵挡她随手挥出一剑,反而仅仅是站在她的面前,就有一种低人一等,生死都被操之人手的感受。

  连这一代圆桌骑士中,身负真正骑士实力的几个人也不例外。

  (即使是圆桌骑士的传承,也不能保每一代都具备真正的骑士实力,这一代的十二骑士,只有四个人具备真正的骑士实力。其他八位都是荣誉骑士。)

  “那么,神下,容我失礼的问一句,您在比赛中遇到这个人,有把握战胜他吗?”巴里本来是想恳求阿尔托莉雅六世,在擂台上斩杀冰之假面的。

  不过,听了神下的描述,什么‘将意识触手延伸出三十米以外’,这么玄乎的事情,让巴里反而开始为阿尔托莉雅六世担心起来,毕竟安赫尔*鲁伊斯和他的关系要隔上一层,他作为臣子,也不可能要求神下冒着这等风险去为自己的妻子复仇。

  何况,神下本次来参加武魂决,国内也不是没有反对意见的,只不过大家对于神下的实力,都信服到了盲从的地步,认为神下就是来旅游散散心,顺便拿个武魂杯,捞点外快作为私房钱,外带给英国王室做个广告而已。

  要是神下有个三长两短,那可真是捅破了天了。

  “哈?战胜他?别说他应该还没有踏入圣域,或者说晋升传奇,就算他已经跨过那道门槛,也没什么了不起。”

  又插起一块烤的金黄色的烤肉,阿尔托莉雅不以为然的说道,然后‘啊呜’一口,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我觉得上一章不算断章啊,人都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