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取命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取命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74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19

  

  作为武魂决真正的高潮部分,也是正式面对全世界几大商圈进行直播的比赛,就是从三十二强赛开始的,不是说前面的比赛就没有直播,而是在三十二强赛以前,只有一些具有号召力的选手,才能将比赛转播权顺利高价出售。

  而今天,则是世界三大商圈,美洲圈、欧洲圈、和亚洲圈的几大有线电视,统一按照协议,购买实时转播权的开始,这也意味着,只要能打进三十二强的选手,在转播权分成上,收益都会远远超出比赛奖金。

  而为了让世界各地的观众都能听到解说,在场的解说人员甚至不止一组,各大主要电视台,都有自己的现场解说人员派驻在擂台边上,实时对比赛进行解说。

  其中自然也有日本的解说组合。

  “今天的武魂决赛场格外热闹,六千人的座位满满当当,挤满了观众,嗯,让我看看,从解说台这里看过去,远道而来的外国观众,占据了观众席大约三分之二的席位,桃谷小姐,您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啊,我知道,本届武魂决是自从武魂决举办以来,欧洲和美洲选手打入三十二强最多的一届,吸引了大量的欧洲和美洲游客,前来现场观看这一武道盛会!加藤先生,我说的对吗?”

  “哈哈,不错,桃谷小姐,你说的很对,本年度的武魂决三十二强中,共计有欧洲选手十四名,美洲选手六名,而亚洲选手只占据了七个名额,其他非洲和亚洲次大陆选手也占据了五个名额。”

  “这是不是说明我们日本的武魂决,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一项具有极强国际影响力的赛事呢?”

  “不错,经过四十年的努力,现在武魂决已经是世界公认的步行冷兵器作战的最高赛事,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日本的武士精神,已经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了。”

  “加藤先生,作为武魂决正式比赛三十二强赛的开场,狂暴之剑安赫尔*鲁伊斯大师与我们日本的‘不杀之黑假面’之间的比赛,您更看好谁?”

  “作为一个日本人,我当然想说‘不杀之黑假面’将是本场比赛的胜利者,不过,很可惜的是,从两位选手的历史战绩和竞技状态分析,‘不杀之黑假面’看起来很难战胜对手。”

  “我甚至可以说,‘不杀之黑假面’都很难在本次比赛中全身而退!”

  加藤先生讲到这里,桃谷小姐双手捧心,担心的问道:“既然这位黑假面和他的对手相差如此巨大,为什么不放弃比赛?”

  “这就是我们日本引以为傲的武士精神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在四十年前,志武天皇的号召下,日本武士在第一届武魂决中,舍生忘死,打出了我们亚洲人的威风,让世界再也没人敢以‘东亚病夫’来称呼我们亚洲人!直到现在,每一届武魂决上,总有日本武士战死在擂台,但是,却从未有过日本武士放弃战斗的。”

  “最近的一场,就是天取神剑流的女剑豪星野幽明对阵狂暴之剑安赫尔大师,星野幽明大师即使战死,也仍然不肯倒下,她战死的英姿,无愧于剑豪的称号,即使与历史上的各位著名武士相比,也毫不逊色。

  正是有像星野大师和黑假面这样的日本武士,我们一个小小的岛国,才能毫无愧色的矗立在世界民族之林,不会被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小看。”

  说到激动处,这位日本名嘴加藤先生,忍不住拿出手绢,擦了擦眼窝。

  ——————————

  而在另外一组解说人员的嘴里,可就不是这么说了。

  “现在大家看到的是武魂决三十二强的现场直播,今天是狂暴之剑,来自西班牙的安赫尔*鲁伊斯大师,为我们带来武魂决三十二强的揭幕之战,安赫尔*鲁伊斯大师来自于著名的骑士家族,西班牙的鲁伊斯家族。”

  “鲁伊斯家族源远流长,是欧洲历史最古老的骑士家族之一,他们的家族历史可以上溯到基督耶稣的时代,鲁伊斯家族一直是圣教的守护骑士家族一员,可以说,每一代的神圣骑士团,都有鲁伊斯的身影。

  而在前年,日本的著名剑豪大岛慧女士,曾经来到欧洲做巡回挑战赛,在西班牙一战中迎战这位著名女剑豪的骑士,就是鲁伊斯家族的罗道尔*鲁伊斯,不幸的是,这位罗道尔骑士,战死在挑战赛中。

  而上周,安赫尔*鲁伊斯在上一轮的武魂决淘汰赛中,当场击杀的日本女剑豪星野幽明大师,就是大岛慧女士的同门师妹,据记者采访,安赫尔大师希望,能有机会挑战大岛慧女士,为自己的弟弟罗道尔骑士进行复仇。

  然而很可惜的是,大岛慧女士去年获得了武魂杯,按照传统,获得武魂杯的武者,将不再参加武魂决比赛,直到下一位武魂杯获得者出现,才有资格向前一任武魂杯获得者发起挑战。

  但是,根据我们获得的消息,安赫尔大师几乎不可能获得本届武魂杯,因为,本次参加武魂杯的选手中,有一位身负永恒传奇之名的——阿尔托莉雅!”

  解说到这里,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已经没人听得到她的解说,满场观众中,只要是欧洲人,全都站立起来高唱:“骑士之圣者、人类中传奇——,你位于人之上、神之下——,骑士之王,阿尔托莉雅——,战无不胜!”

  “异端!异端!”坐在贵宾包间里,一位身披红袍的主教小声的怒斥着,即使是他这样威高权重的圣主教红衣主教,也依然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的斥责一位阿尔托莉雅,只能在包间里发泄自己的不满,还不敢高声。

  坐在他身边的费鲁桥苦笑着,看着这位白胡子一把的扎拉利亚红衣主教,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抱着这样的观念。

  偏偏这位扎卡利亚大爷在教廷中的资格还要老过教皇,本来这次根本就不该让这位年高德昭的红衣主教出马,跑来看什么武魂决,可是,这位扎卡利亚大爷坚持说,在他的有生之年,大概只有这一次,再看到教廷再现容光的机会了,不让他来,他就可能郁郁而终!

  是的,这次教廷一共召集了九位黄金骑士,就为了一扫前年大岛慧欧洲巡回挑战赛的晦气,特意来找武魂决的麻烦!

  唯一让扎卡利亚红衣主教不满的是,虽然教廷出的人手占了大头,但是,包括教廷的四位直属骑士——神圣骑士团成员在内,大家都对那位仅仅顶着一个‘阿尔托莉雅’姓氏的小姑娘敬畏有加,这种敬畏甚至还超过了对他这位名义上的领队的尊敬程度。

  是的,直到现在,那位阿尔托莉雅六世,压根就没出过手,她是被作为顶级种子选手,直接保送进十六强的,这种保送,往年只有在武魂杯最热门的冠军候补选手中出现,还是以圣主教廷的名义作为保证,才能将这位阿尔托莉雅直接保送进十六强。

  最让扎卡利亚主教窝心的就是,哪怕他再看不惯阿尔托莉雅,他当面的时候,还得和声细气的好言好语伺候着,包括这次保送推荐,都是他亲自带人去交涉办理的。

  ——————————

  “现在,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双方选手入场!”

  欧洲解说二人组,开始滔滔不绝的进行现场解说,当然,在另一个方向,日本的解说二人组也没有停下过嘴。

  只不过进入到三十二强的正式比赛,无论是擂台的大小还是观众席的容量,都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所以场地颇为广阔,两组解说人员隔了相当一段距离,倒是各说各的,互不影响。

  “首先走出红方选手通道的是西班牙骑士——安赫尔*鲁伊斯,狂暴之剑!”

  “今天他身穿一件大红色披风,随着他的步伐左右飘摇,这种颜色,像是在宣布,无论谁,敢向骑士家族鲁伊斯发起挑战,都必然付出血的代价。

  上一位付出代价的是日本著名剑豪星野幽明,而今天,在安赫尔大师面前,又迎来了一位挑战者——‘不杀之黑假面’,他又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从蓝方选手通道中,走出了今天的挑战者,‘不杀之——’,呃?今天这位特立独行的少年剑客,换了一张面具,他今天戴着一张白色的面具,走向擂台,那么,面具颜色的改变,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那么,让我们来听一听选手的对话,也许可以知道答案。”

  “我还是很佩服你们日本人的勇气的,不过,年轻人,你做好思想准备没有,这里是生死决斗的擂台,假如你是抱着我会手下留情的侥幸心理,还不如现在就滚下去!”

  安赫尔*鲁伊斯倒不是一定要把这位看起来就没多大年纪的少年剑客斩杀在擂台上,只要能让日本人丢脸,他其实不介意饶这位,嗯,现在该叫‘白假面’一命。

  “请务必不要手下留情,我其实与星野幽明大师和大岛慧大师的关系都很不错的。”

  柳生元和的嘴角冷冷的露出一个笑容,由于他的上半截面孔,被白色的面具遮挡着,这个笑容其实就是左边嘴角微微上挑了一点,而右边的嘴角动都没动,两边嘴角的不对称,显得这个笑容有些嗜血的意味。

  现场裁判翻译的同时,话筒将两人的对话传送到了观众席上。观众席上一片哗然,在欧洲观众的这边,观众们高呼:“安赫尔,杀了他,杀了他!”

  而在亚洲圈这边,观众席上的主流意见是:

  “这小子有种!不要怂,就是干,干死这个白皮佬!”

  “好,有我们日本男儿的气概,可以死,不能怂!”

  在另外一个贵宾包厢中,一位脸型和安赫尔*鲁伊斯有些相像的女子,正与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人,一起坐在包厢中,各自拿着一台望远镜,盯着擂台。

  “哈,你哥哥的这位对手年纪还真不大,这么点岁数就跑来武魂决,日本人都是这么疯狂吗?”

  “哼!日本人都该死,大哥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为罗道尔哥哥报仇,要按我的办法,直接派人暗杀了大岛慧就完了,何必在擂台上弄什么公平决斗,骑士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是资本的时代了。不过是一个武士,再厉害难道还能抵挡狙击枪吗?”

  “你可不要小看日本这些剑豪,他们的潜势力相当可观,想要通过杀手暗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在场内的工作人员席位的最前排,也有一些人正在冷冷的看着擂台,他们是剑豪会的剑豪们。

  “佐佐木首席,您说柳生大师用多长时间能取下安赫尔的性命?”

  “和子,你放心了,柳生君看起来已经下了决心,今天星野的仇,一定会报!”

  “嗯,我会将这一刻,好好的记录下来!”广田和子扶着一台大型摄影机,镜头正对着擂台。

  ——————————

  “两位选手各就各位,比赛开始!”随着裁判的指示,白假面与安赫尔各自走到擂台的两端,这里,有对应他们选手通道颜色的圆圈,画在擂台的地板上,这里就是他们在比赛开始时,站立的地方。

  三十二强比赛的擂台,已经不是长条形的擂台了,而是一个正方形,边长十五米的擂台,白假面和安赫尔分别站在对角线的两端。

  在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那一刻,安赫尔将红色披风甩掉,抽出手半剑;而白假面将刀鞘丢出场外,手中的长刀开始轻轻的舞动,两人面对面,一起朝着场地中央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白假面越走越快,手中长刀开始在空气中,划出水波般荡漾的效果,渐渐的连刀身都有些看不分明。

  而在对面,安赫尔的步伐也在加快,他的面色随着脚步,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红,就像是马上要滴下血来一般。

  “这是月之抄中的清波?”在剑豪会一帮人坐着的地方,宫本二心皱起了眉头,清波这一剑,并非是以杀伤力著称,不知道在台上的柳生元和是怎么想的,竟然用这一剑作为起手。

  “两人近了、近了,啊!白假面毫无试探的意思,直接跃身出刀,双脚离地,这是武者的大忌!啊!这一刀太美了!”在场外的解说,突然大声惊呼起来。

  在两人相距还有接近五米的时候,白假面突然跨步纵身,长刀搅动空气,就好像搅动一池清波一般,下一刻,长刀荡出一轮奇妙的光波,映照着扭曲的空气,形成了奇妙的景观,半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从天而降,直坠向安赫尔的头颅。

  “哼!故弄玄虚!”安赫尔不屑的哼了一声,刀法弄得这么漂亮有什么用,只有能砍到人的刀才是有效的刀法,面对强敌,做出这么大动作的劈斩,完全是自寻死路!

  安赫尔蓄势已久的手半剑爆发如雷霆,猛地向上斜撩过去,只要拨开这看起来异常绚丽的一刀,他顺势就要发出雷蛇十剑,将这个日本小子斩于剑下,想必自己再杀几个日本剑客,那位大岛慧就会主动出来,接受自己的挑战了吧?

  手半剑携带风雷,在半空一扫而过,半空中的明月却像是一轮水中的倒影,只是荡漾了几下,就化作了虚无;于此同时,一抹淡淡的弧光,就像是天色将明未明时,天边的一抹残勾,带着几近于不可见得月白色光辉,轻轻闪过。

  先是‘通——’的一声,手半剑带着两只断臂,掉在擂台上,然后,‘咚——’的一声,一颗头颅慢慢的从安赫尔*鲁伊斯的颈项上滚了下来,跌落在地。

  最后,安赫尔*鲁伊斯无头也无臂的身躯,略微摇摆了一下,‘噗通——’一声,仰面摔倒在擂台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