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杀人之前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杀人之前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84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17

  

  “安赫尔大师,作为本届武魂决,三十二强赛事的第一场开幕比赛的两位选手之一,您的实力已经得到武魂决组委会的极大认可,现在,您所在的第八赛区的四人小组人员名单已经出来了,您的第一场比赛对手是号称‘不杀之黑假面’的日本少年剑客,您对此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历届武魂决比赛中,只有到了最后三十二强的比赛,才会面对世界范围进行电视直播,在此之前的各轮赛事,都是按照个人喜好,进行点播或者直播,比如,黑假面对群星之艾德娜,就在世界范围获得了大量的直播观众,而黑假面对安德鲁的那场比赛,基本上就没啥人看。

  说起来,柳生元和的‘不杀之黑假面’的称号,完全是托了艾德娜的名声,才变得小有名气的,不然,谁知道黑假面是什么玩意啊!

  小林樱之所以发现柳生元和的卡里,钱一下子多了出来,也是主要因为这场比赛。艾德娜在世界上拥护者众多,自然点播本场比赛的人也多,转播权卖的就好,而柳生元和作为那一场比赛的胜利者,足足分得了近五千万日元的分红。

  而随着黑假面的名声响起,连带着他以前的几轮比赛,录像也卖得比以前好多了,其实对于许多明星选手,转播权分成,才是他们参加武魂决收入的大头。

  “哈哈哈,不杀之黑假面,这个绰号可真有意思,日本少年剑客?好吧好吧,我明白组委会的意思了,这是让我在三十二强的比赛开场上,陪着这位少年剑客跳舞吗?”

  安赫尔*鲁伊斯大笑了起来,在这等签订了法律免责文件的决斗擂台上,还玩什么‘不杀’的喙头,真是太可笑了。‘不杀’的生死决斗,可不是双人舞么?

  “安赫尔大师,您在擂台上当场击杀了已经跃出场外的日本著名剑豪星野幽明大师,是否想过,自己有一天,也可能会在擂台上遇到类似的情景?”这是一位日本记者的提问。

  “我要说明一点,我并不是击杀一位放弃战斗,跃出场外的失败者,而是一位直到失去重心,不得不跌出场外,却仍然没有放弃战斗的勇者。我不知道你是否看过我们比赛的录像,如果你看过比赛的经过,就应该知道,那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

  她哪怕在最后一刻,也保持了一位武者的尊严,即使死亡,她也没有倒下,作为剑客,我对于击杀这样一位对手并不感到遗憾,事实上,竭尽全力的战斗,才是我对她最大的尊重。

  至于你说我将来有一天,也可能会在擂台上遇到这样的场景,哈哈哈,我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在我的眼中,能死在公平决斗的擂台上,算是一种比较理想的人生结局了!”

  在安赫尔*鲁伊斯豪迈的笑声中,连日本记者对他的恶感都被冲淡了许多。

  “那么,您在三十二强的开场比赛中,会不会斩杀黑假面呢?”这是另外一位记者,看肤色是一位白人记者。

  “这个现在不好说,既然踏上武魂决的擂台,想必每个选手都签署过法律免责文件,也就是说,每一位来到这里的选手,其实都是做好了杀与被杀的准备的。

  我想这位黑假面也不例外,如果他不愿意冒生命危险,大可以提前弃权,就算我再厉害,也不可能威胁到一个弃权选手的生命吧?”

  ——————————

  采访安赫尔*鲁伊斯大师的记者围满了整个发言台,而相对的,坐在另外一侧的柳生元和这边,记者就聊聊无几了,毕竟大家对于曾经在擂台上斩杀对手的安赫尔*鲁伊斯更感兴趣,至于黑假面,他算老几?

  直至目前,这位‘不杀之黑假面’,唯一拿得出手的战绩,就是击败了一位欧林匹克击剑女冠军,好吧,是连续两届的击剑冠军。

  可这是武魂决,不是击剑大赛,观众完全不一样啊,也许因为喜爱的缘故,不少观众对那位群星之艾德娜爱护有加,但要说战力评价,却也没多少人看好这位击剑冠军出身的女剑士,不然,当初柳生元和被介绍为‘不杀之黑假面’出场的时候,怎么会得到观众的如此欢呼?

  还不是大家生怕来个强大的对手,碰伤了他们的艾德娜宝贝?

  所以,作为战胜了艾德娜的黑假面,大家对他的战力评价,其实也没有高到哪里去。

  “黑假面选手,刚才您也听到了安赫尔大师的言语,您有什么话要说吗?”也许是觉得没人理睬的黑假面一个人坐在一边太过冷清,也许是希望挑起两人的论战,让这场三十二强的开幕战更具有话题性,总算有两位记者过来拿着话筒采访柳生元和了。

  柳生元和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能说会道的人物,所谓多说多错,所以他才在安赫尔在边上大放厥词的同时,保持沉默一言不发,而且,和一个明天就要死的人,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现在记者找上门来了,话筒都塞到面前,不说几句似乎也不太好,柳生元和沉默了片刻,就在记者以为这位少年打算沉默到底的时候,即使在记者招待会上,也仍然带着黑色面具的柳生元和开口说道:“明天我将踏上武魂决的擂台,让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

  “柳生大师,擂台已经准备好了。”高桥广美看着这位带着白色面具的少年剑豪,心中羡慕不已。

  今天上午开赛前记者招待会的时候,自己这位柳生老板突发奇想,要自己赶紧安排一场表演,表演什么呢?

  要表演的就是明天的一场比赛,自己的这位少年老板已经接下了为星野幽明大师复仇的剑豪会任务,所以,明天他将在武魂决三十二强比赛开幕的第一场上,现场击杀对手。

  不过,这位老板为了不让可能会收看他这场比赛直播的父母,在直播电视中看到他动手杀人的场面,竟然突发奇想,要拍摄一段假的比赛视频,用来替换他明天比赛的直播视频,糊弄自己的父母。

  本来这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柳生元和上午想起这个点子,下午就要搭台唱戏,而且还要找到和那位安赫尔大师身材相仿,剑术上也得有两下子的演员——还得保密,可还真不好找。

  万般无奈之下,高桥广美只得向剑豪会求助,反正以她自己的人脉能力,是万万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出演员,搭好舞台,另外还得弄出一堆像模像样的观众的。

  没想到,她的报告刚刚打上去还不到四十分钟,立刻就有一堆看起来就非常专业的人员,赶到剑豪会,在一楼最大的一个大厅中,设置布景,铺设擂台,仅仅一个上午,就把一楼大厅改造的像模像样,当然,完全按照比赛场地是不可能的。

  但是,凡是暂时无法改造的地方,全用巨幅照片给遮挡起来,远远一看,完全和布满观众的观众席没啥两样,尤其前面几排的椅子还是真的,想必到时候,是群众演员来扮演前排观众吧。

  在这么短时间里动用的人力物力,已经超出了高桥广美的对剑豪会本身能力的认识。

  当柳生元和走进这个原本是剑豪会一楼作为接待的大厅时,已经完全认不出这就是当初他看到的那个房间了。

  “柳生大师,这位是今天的导演黑川玉子女士。”高桥广美连忙给柳生元和介绍,其实,在房间里面忙来忙去的人中间,她也只认识这一位,其他的人都带着一种古怪的感觉,一个个沉默不语,都在井然有序的匆匆干活,一点也不像正常的影视从业人员。

  “柳生君,您的要求我们收到了,这次的演出由我为您安排,为您家人切换视频线路的工作已经完成,您的家人假如明天收看直播,看到的就是今天我们录制的视频。”

  黑川玉子是一个相貌普普通通,穿着一身遍布口袋的导演马甲的中年女士,她一边带着柳生元和走上铺设的擂台,一边介绍摄影机的位置和一些注意事项。

  “由于时间紧张,整个大厅的改造还有很多不足,所以,等下柳生大师走位的时候要注意,不能走到一些容易拍摄到场景破绽的地方。”

  “至于在擂台上的比赛过程,您自由发挥就好,只是不要伤到了出演安赫尔的演员就行了。”

  ——————————————

  “中平君,武魂决前半部分的樱花博彩财务报告已经出来了,您要过目一下吗?”长谷川中平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自然有部下将他感兴趣的资料送来。

  武魂决相关的博彩业,占据王室每年在武魂决上面收入的一大块,今年由于他负责武魂决的安保问题,所以手中对应的选手资料相对较为齐全,这引起负责武魂决博彩项目的王室负责人的注意,而长谷川中平近年来又表现出向王室靠拢的意向,自然被纳入了王室的视线范围。

  所以,长谷川中平已经被吸收为王室外围成员,协助本次博彩运作。

  “嗯,不错,本年度武魂决的博彩收入比往年提升了百分之三百四十。”部下已经离开办公室,长谷川中平看着手中的报告,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这点功劳还不够,假如想让王室付出资源支持自己参加竞选,必须要有更大的贡献才行。

  毕竟自己的声望仅仅限于东京都的范围,而且由于安全局的身份,根本无法理直气壮的宣传自己,王室想要支持自己,需要付出比其他候选人更多的人力物力。

  也就是说,假如自己不能在这次武魂决博彩运作中,为王室获得远超过支持自己将要付出的代价,自己未来选举之路,就难以获得充分的支持。

  不过这就要冒点风险了,本身博彩是一个玩弄平衡的游戏,传统的博彩行业是这样操作的,比如说两方竞技,甲方实力强大,乙方相对弱小,而且这种情报广为人知,那么,作为主持博彩的一方,还怎么赚钱呢?

  毕竟客户也都不是傻瓜,自然会投注到实力强大的甲方。

  而博彩行业其实是通过双方下注的数量来调整赔率的,比如说下在甲方身上,共有10000日元;而下注在乙方身上的赌注,由于大家都知道乙方实力弱小,只有1000日元,这些人就是指望爆个冷门发大财。

  那么,博彩公司就会根据双方身上的赌注实时调整赔率,比方说甲方赔率设定为1.09,也就是说甲方获胜,10000日元的赌注,博彩公司将赔付10900日元,那么多出来的100日元,自然就是博彩公司的收入了。

  于此对应,乙方爆冷胜出的赔率可以设定为9.9,万一乙方胜出,1000日元乘以倍率9.9,投注乙方者将获得9900日元的收入,而多出来的100日元,也收入了博彩公司的口袋。所以,博彩公司对于盘口的设定,是根据两方下注的数量来的。

  也许有些下注时间上的出入,但总体来说,在这种操作手法下,无论谁赢谁输,博彩公司总是稳赚不赔的。

  但是,除了这种保守的操作方式以外,博彩公司还有另外一种操作手法,那就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性,博彩公司与客户进行赌博,比如说本次武魂决就有一匹很好的黑马——柳生元和。

  在日本方面有意无意的宣传引导下,这匹黑马一直被隐藏的很好,甚至被冠以‘不杀之黑假面’这种听起来就人畜无害的名号。通过盘口的设置,引入大量客户在柳生元和的对手身上下注,自然这些钱就变成了樱花博彩的纯利润。

  就在三十二强赛事之前,这位柳生元和已经给樱花博彩,赚到了相当往年三倍以上的收益。

  不过,这位年仅十四岁的少年剑豪,到底能走出多远呢?毕竟这种博彩公司与客户对赌的赌局,可不像传统的平衡操作,一个不好,是要亏本的。如果在自己的一力坚持下,王室的樱花博彩获得大量利益,功劳自然记在自己头上一部分。

  可是,要是亏了老本,估计责任却得有八成会被推到自己身上。这种争功诿过的情况,倒也不是日本一国的独有国情。

  自己还是应该找机会,与这位少年好好谈谈,确实了解一下他的能力再说,不过这次自己派了专业人员,去帮他拍摄一个假视频糊弄父母,想必能让他小小的承一个情,而且本次人员出动是以剑豪会申请的形式,自己也不用担什么责任,同时还给自己留下接触柳生元和的借口。

  自己的女儿长谷川留美子也提起过这位少年,说他可能是继冢原卜传之后,真正掌握了真空切的剑客。冢原卜传剑圣啊,要是这位少年真的有冢原卜传剑圣的本领,那么,除了那位传奇人物,岂不是可以横扫整个武魂决?

  自己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接触,才能让这位少年放下戒心,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的实际本领,以便让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呢?

  而且,明天就是三十二强赛了,这位少年接下了星野幽明的复仇任务,想必明天以后,再想遮掩他的黑马本色,就很困难了,不过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来看,那个什么安赫尔*鲁伊斯应该不会对柳生元和造成什么威胁,也就是说,明天的比赛,是樱花博彩利用情报的不对称性发财的最后机会了,得好好操作一下。

  ——————————

  “明天我的助手人选需要换一下,青木馆长,我明天将在场上取下安赫尔的性命,所以,廉次和绘真不太适合出场,你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柳生君?你遇到什么事了?”

  “安赫尔杀了星野幽明大师,我已经接下剑豪会发布的复仇任务。”

  “原来是这样,明天我将与两位教习一起,充当您的助手,作为心一流的宗主,有这样的机会,怎能不亲眼目睹您大发神威,为星野大师复仇!”

  “杀人有什么好看的,若不是安赫尔*鲁伊斯欺人太甚,明明星野大师已经跌出场外,却依然被他飞剑击杀,我也不会接下这样的任务。”柳生元和苦笑着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