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魂三要和开宗立派的可能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魂三要和开宗立派的可能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01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16

  

  “柳生君,你今天这么早就过来了?”柳生元和正在指导青木廉次一招一式的修正一些细小的动作,剑道室的门从外面被推了开来,馆长青木行见走了进来。

  “青木馆长,您今天也在啊?”

  “哈哈,我可是青木馆的馆长呢,只有不是有特殊情况,每天我都会在这里。廉次怎么样?还算得努力吧?如果他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只管放手教训他,打骂都行!”

  青木行见笑着掩上门,坐在剑道室的墙边,看着柳生元和指导青木廉次的剑法。

  “廉次做得还算不错,这段时间没有白费,不过还有些细节习惯要改过来,现在不用怕动作别扭,只要肯下功夫,这些细节的不良习惯,都能改正过来;而现在不把这些习惯改过来,等到了以后再想改变,废的力气可就不是这么一点了。”

  “廉次,你去那边练习,我和你师父说几句话。”青木行见看见柳生元和对青木廉次的指点告一段落,挥挥手,将儿子赶到另外的剑道室去练习。

  “柳生君,我有一事不明,向您请教!”看见青木廉次走出去带上了门以后,青木行见严肃的跪坐在地,双手向前撑地,人向前倾斜着问道。

  “青木馆长您不用那么客气,您有什么事说就是了。”

  柳生元和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段时间他和这位青木馆长也算混的比较熟了,两人说话自然就没有那么周全的礼节,可现在青木行见又搬出剑道礼仪这一套东西,摆出向‘最高师范’求教的样子。他可不想再你鞠一个躬,我鞠一个躬的说话。

  “关于长元名,您到底是如何帮助他觉醒武魂的呢?”青木行见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在心一流里面,并不是没有觉醒武魂的秘传,这些秘传也都描写如何觉醒武魂的窍门,但是,这些秘传全都是历代剑豪们自己的心得体会,根本没有一定的套路,让后人就算想跟着做,都没有办法。

  在心一流历代十五位剑豪中,其他人先不说,光是青木行见的父亲和爷爷,就各自留下自己成为剑豪、觉醒武魂的心得。

  爷爷青木太海写到‘欲要成为剑豪,先要顺心而行,心情畅快之下,自然容易有所触动,觉醒武魂!’

  青木行见的老爹青木正元在自己的心得记录上写到‘欲要成为剑豪,首先要克制欲望,将自己当成一把剑一般反复锻打,直到自己的精神与身体,都如同剑一般锋利,自然会觉醒武魂。’

  可以想见,青木行见看着父祖两代剑豪留下的这两份南辕北辙的心得体会,是如何的欲哭无泪。要不是这是青木行见的亲生老爹和爷爷,他骂娘的心都有了。

  至于其他长辈剑豪留下的资料,更是稀奇古怪什么都有,甚至还有建议大家去嫖妓的,说是在人最兴奋的时候,最容易突破境界,觉醒武魂。

  青木行见年轻的时候,也算是心一流中罕见的天才,很早就在日本剑道流派中颇具声望了。可是,自从二十六岁时,他达到候补剑豪的水准以后,青木行见就像是被一堵无形的墙壁阻拦,再也不能取得半分进步。

  也许这些年来,青木行见的剑法愈发老练精熟,但是他心里知道,不能觉醒武魂的话,他的潜力也就是到此为止了。甚至这些年来,随着年龄的增大,身体机能逐渐开始走下坡路了。

  本来,青木行见已经对自己突破剑豪境界不再保持希望,毕竟自己这些年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将柳生元和拉入了心一流,还让自己的儿子女儿拜入柳生元和门下,成为首席弟子。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数十年,心一流绝不会败落下去了。青木行见每当想到这里,睡觉都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完成了心头大事的他,现在就是等着儿女成长起来,顺利交班,然后优哉游哉的度过晚年。

  可是!居然在青木行见的眼皮底下,长元名这位一点也不出奇的普通弟子,居然觉醒了武魂!

  这下给青木行见刺激不小,人都是有比对心理的,青木行见自问,无论从剑道造诣还是身躯打磨上,自己都胜过这位长元名不止一筹,长元名可以,我青木行见当然也可以!

  本来,柳生元和担任心一流的‘最高师范’,就有义务对心一流的几位教习进行剑术指导,‘最高师范’,顾名思义,就是师范中的最高者,是师范中的师范。

  不过柳生元和的年龄实在太小了,在当时在东京都的四位教习加上青木行见这位宗主,谁都没好意思主动开口请求剑术指导,不过柳生元和自己带徒弟的时候,这几位倒是都跑来旁听了。

  而柳生元和自己别说当‘最高师范’的经验了,就连当教习的经验也没有半点,压根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指导教习们的义务。

  青木行见作为心一流的宗主,不得不说这些年来经营心一流,脸皮打磨的程度也高于其他几位教习,虽然还没有厚实到政客唾面自干的程度,但是抓住和柳生元和单独相处的机会,提出自己的愿望,还是难不倒他的。

  “长元名的武魂觉醒啊——,其实武魂觉醒只要满足的几个条件,也不是太难吧?”

  柳生元和这是纯粹站着说话不腰疼,反正他是压根不需要觉醒武魂的,而在他身边,剑豪也是按打算的,外加一个突然觉醒了武魂的弟子,真让他没觉得武魂觉醒这种东西,难于登天。

  “柳生君,我以一位学生的身份请教,武魂觉醒到底要满足那几个条件呢?”

  在心一流里,虽然关于武魂觉醒的资料不少,但是能说明白武魂觉醒先决条件到底是什么,这样的记载,那是半份都没有,倒是洗练武士之躯的资料看起来还像模像样的,不过那玩意对青木行见来说,只能看着眼馋而已,武魂都没觉醒,拿什么来洗练武士之躯?

  “第一,武魂觉醒需要打磨身躯,让自己身体处于一个相对活跃、健康的状态,用我的想法来表达,就是让身体绝大多数细胞组织,都处于一种活跃积极的状态!”

  柳生元和竖起一根手指。

  “第二,武魂觉醒需要一种活跃的体内能量,也就是说,需要激发一定的身体潜力,我无法表达这种潜力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你可以认为它就是武魂的能量,只是还未被人主动掌控,只是处于一种暂时活跃状态,随着人体状态的稳定,会平复下去的一种能量。”

  柳生元和竖立起第二根手指。

  “第三就是完全无迹可寻,只能靠自己的地方了,需要一种感动,一种想法,将个人的意志,与体内正处于活跃状态的武魂,或者说被激活的潜力结合起来,让这种能量或者说武魂从不可控状态变成可控状态,这就是武魂觉醒的过程。”

  柳生元和将第三根手指也竖立起来,然后微笑着看向青木行见:“青木伯父,您这是打算觉醒武魂吗?”

  “嗨——,是的,正要请‘最高师范’指教!”青木行见只是稍稍犹豫一下,立刻直接叩首在地,在这一刻,什么宗主的面子,反正没人看见,面子算个毛?

  年龄的差距就更不用提了,历代日本剑客,拜入比自己年龄小,剑道强的人门下,成为学徒,压根就不是什么稀奇事,何况柳生元和已经是自己‘心一流’的最高师范了,作为心一流的一员,自己向他求学,完全是顺理成章,正大光明的事情。

  “青木伯父,您的身体其实早已定型,比长元名的情况要坚固稳定的多,因此,对长元名施展的那一套刺激人体重新生长的方法,不适合您。”

  柳生元和说道这里,看着跪坐在对面,脸上难以自制的露出失望神色的青木行见,继续说道:

  “不过,伯父您的剑道基础扎实深厚,实在是已经踏在候补剑豪的临界点上,缺的其实只是激发潜力活性,产生一种活性能量的过程,这个方面,我倒是可以帮助伯父激发潜力。”

  青木行见听到这里,不禁激动起来,终于,自己也有这一天啊!哪怕这只是一种可能性,也让他激动的浑身微微颤抖了。

  当年老爹青木正元临终的时候,最遗憾的就是偌大的心一流,竟然在自己身后,没有一个剑豪支撑场面,以至于老爹临终都握着青木行见的手,说是自己愧对祖宗。

  青木行见这些年来,过得比自己老爹晚年的时候,压力还要大,老爹青木正元不管调教弟子的本事好不好,好歹自己总是个剑豪,支撑的起心一流的局面。如果说老爹都愧对先人,自己算什么?

  而轮到青木行见自己,就只能靠经营方面的能力来撑住心一流了,这种滋味,难以向他人诉说,只能自己勉强扛着,幸好青木正元虽然经营能力不算出色,调教弟子的能力也不见得好到哪里,但是看人的本事着实难得。

  在青木正元过世以后,所有的心一流的骨干,没有一个想要争权夺利,分裂宗门的,大家齐心合力,近二十年来,将心一流的剑道馆还增加了十七个,在日本国内和国外,心一流作为最好的剑道启蒙流派,名声居然在启蒙剑道方面,还超过了其他有剑豪坐镇的流派。

  “但是伯父,不瞒您说,你的岁数已经大了,潜力激发一次就会造成一次对身体本身的伤害,因此,您想要激发潜力一定要慎重再慎重,而且,激发了潜力,不代表您就能觉醒武魂,毕竟其中还有一个用意志控制这部分潜力的过程。”

  “而这种意志结合武魂,才是真正觉醒武魂的关键所在,和伯父您说实话,这一关,我是半点忙也帮不上的。”

  柳生元和说道这里,简直觉得自己都快把自己说服了,其实他以前对武魂这玩意认识也模糊的很,哪怕是亲眼看到长元名的武魂萌发过程,也还只是一种不成系统的理解。

  今天被青木行见这么一问,他本来是想力所能及的给青木行见做一个解释,没想到说着说着,居然将武魂萌发的过程,给自圆其说了,虽然这套理论未必就真正符合实际情况,但是按照柳生元和在心一流看到的历代剑豪手札,以及在剑豪会里看到的资料。

  外加上自己在长元名身上获得的经验(长元名觉醒武魂的时候,正是他被激发的潜力,尚且在体内波荡不休的时候),三者对照着一分析,似乎自己说的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那么,自己能不能建立一套激发武魂的标准程序?这可是开宗立派的资本啊!你看,欧洲教廷,靠着一套神圣战旗升华仪式,整整统治了欧洲五百年,那玩意不也就是一套类似觉醒武魂的套路吗?

  实际上自己能做的就是激发潜力这一道手续,前面打磨身躯,要靠剑客自己来,自己顶多制定一套比较合理的锻炼方法;后面武魂觉醒,要靠每个人自己的心理状态,这玩意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倒是欧洲的那一套神圣战旗升华仪式,有从小灌输的宗教理念打底,似乎在这个方面要强出不少。

  这么说来,自己似乎靠这个开宗立派又有点勉强啊!

  咦?柳生元和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情,自己刺激人体潜力爆发,使用的是剑气刺激人体内部器官,讲究得是用剑气刺扎的方式,调动人体潜力,模仿的是针灸中以痛为腧的疏导和刺激方法,这么说来,用针灸是不是也可以达到刺激人体潜力的目标?

  天朝自古以来,高手猛将层出无穷,是不是和中医的针灸也有关系?即使到了现代,天朝特种作战士兵,仍旧是公认的世界第一,要说这些兵王们没有深厚的武学功底,柳生元和是不信的。

  嗯,自己是不是应该到天朝去进修下中医针灸什么的,毕竟天朝五千年来积累的中医经验,绝不是自己这样,靠着内视能力,探测了几个人,自己总结了一套虽然能勉强自圆其说,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符合人体实际情况的自编自造理论能够比拟的。

  “我决定了,如果不试一试,死了我都不会安心的,柳生君,拜托您了,请务必助我激发潜力!”青木行见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决定下来,作为剑道流派的宗主,这点决断他还是有的。

  “那好,伯父,为求万全,您从现在就可以每天保持适当运动量和良好的休息,各种武者使用的补品您也要适当进补。

  等本次武魂决结束以后,我出手为您激发潜力,但是您可要事先想好了,到底自己为什么要觉醒武魂,这是您能否控制住被激发的潜力,觉醒武魂的关键一步,而这一步,我却是帮不上忙的。”

  柳生元和想了想,觉得自己在面对那位金发少女之前,决不能将再全力以赴的帮人激发潜力,毕竟就算自己以最完满的状态面对那位金发少女,也未必能全身而退,何况状态不佳的时候?

  再说,青木馆长的确也需要一段时间调整状态,尤其是心理建设方面,在他这个岁数(超过四十了),潜力激发必定是一次不如一次,假如不能一次到位,以后就更加困难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