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自我怀疑和萌生的杀意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自我怀疑和萌生的杀意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74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14

  

  “美院子,广田和子去了柳生君的办公室,结果如何?”坐在剑豪会会长办公室里,佐佐木真平一反平日里笑嘻嘻的模样,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佐佐木首席,看来柳生大师应该是答应下来了,广田小姐出来的时候虽然面色依然带着悲伤,但是也隐隐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表情。”

  “可恨我年纪大了,不能亲手给星野这丫头报仇。美院子,以剑豪会的名义,发布复仇任务,任务报酬一百个积分,另外你以我个人名义挂上五十个积分,务求让柳生君明白我的态度!”

  “嗨,我会挂上给星野大师报仇的任务。可是,大师,柳生君真的有把握在擂台上斩杀安赫尔吗?”

  “只要他下定决心出手,安赫尔绝不可能活着走下擂台!”

  ——————————

  “元和,你怎么了,今天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傍晚,柳生元和回到家中,妈妈南田雅子第一眼就看出他的情绪有些低落。

  “没什么,妈妈,我认识的一个人遇到一些麻烦,妈妈你放心,我的心情很快就会好的。”

  柳生元和低头很扒了几口饭,含糊不清的说道。

  “需要家里人帮忙就说,不用什么事情都窝在心里。”南田雅子早就问过小林樱,知道儿子下午有事去了剑豪会,便也不放在心上,在她想来,剑豪会的事情还是让那些剑豪们去解决吧,跟自家儿子的关系不大。

  ——————————

  夜深时分,柳生元和盘膝静坐在自己的卧室里,他的背后就是那一堵绘着太极图的墙。

  今天是他第一次看到熟人的死亡,当然星野幽明和他也不算太熟。不过,毕竟这是一位前几天还活生生的,和自己打过招呼、说过话的同僚。

  她就这样死在了武魂决的擂台上,这对柳生元和的心灵冲击不可谓不大,虽然柳生元和已经亲手杀过了不少人,但说句实话,在柳生元和动手杀人的时候,他的心中并未把那些对象当做‘人’,更多的是一种清扫了些‘人渣’,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感觉。

  从广田和子带来的录像上看,实际上从剑道上来说,星野幽明并不比她的对手差多少,就算有那么一些差距,在双方都穿着护甲的情况下,其实战死的概率并不大,但是,星野幽明大师,最终还是战死在擂台上了。

  柳生元和不得不承认,当自己看到星野幽明大师盘膝而坐,鲜血渐渐沿着插入咽喉的长剑流淌而下的那一幕,自己的心中竟然滋生出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

  虽然,作为星野幽明的对手,安赫尔*鲁伊斯的那两下子,在柳生元和看起来并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

  但是,如果擂台上自己的对手是一位与自己势均力敌,甚至还要压过自己一头,甚至不止一头的对手呢?

  那天,他陪小林樱一起去武魂决赛区参观游玩,在赛区路上遇到的那位金发少女,让柳生元和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

  每当柳生元和走在人群中的时候,人群对他来说,几乎都是透明的,在他身体周围两米五以内,不要说呼吸脚步,就算是有人的肚子咕噜噜响了一声,血气流转的快了一点,他都能清晰的感应到,这种近在咫尺,一切操之在手的感觉,让柳生元和感到自己是如此强大和高高在上。

  而距离自己更远的地方,对柳生元和来说,只要集中注意力,甚至三四十米之外发生的一点轻微响动,也瞒不过他的感知。

  甚至,别人哪怕只是特意看了他一眼,柳生元和都能知道,看着自己的那个人处在何等方位,对自己是否抱持有恶意。

  也许他从未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来优越感过,但是,强大的力量自然给柳生元和带来强大的自信和高人一等的自我认知。

  正因为如此,柳生元和才会一旦确认西川帮是一帮人渣,就很顺理成章的决定杀光他们,仅仅为了这样能为自己争取些许时间来逃脱法网。

  柳生元和不知不觉中,将自己放在一个高出常人的位置上,他下意识的认为,自己的性命要比这帮人渣宝贵百倍千倍,所以,只要能对自己有半分好处,杀光这些人渣也在所不惜。

  而在那天,和小林樱一起遇到金发少女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世界上不是只有自己这么一个怪物。

  在金发少女的身体周围五米方圆左右,就好像存在着一个无形的罩子。

  如果说,一般人对柳生元和来说,是完全透明的,剑豪们则是身体本身处于一种不透明的状态,但是通过剑豪们的身体周围的空气流动,仍然可以被柳生元和的感知轻易的把握住他们的一举一动,即使是佐佐木真平那个老头子,也不过能在身周数寸,让自己的感知渗透不能。

  而当时看到的那位金发少女,她站在人群中,却犹如蚂蚁堆里,站着一个庞然大物;又像是在大海中,有一个庞然巨物,虽然还没有浮出海面,但是它的阴影已经笼罩四方。

  在柳生元和的感知中,那位金发少女的身影是如此巨大而沉潜,以至于在这位金发少女的周围方圆五米,连柳生元和的感知都完全被排斥,只能感觉到有一个可怕的生命,矗立在那里。这种可怕,无关凶恶,就像野生的大象再温和,食草,但是人站在它身边,仍然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当时,他震惊的几乎当场控制不住,才导致体内的力量流露出一丝痕迹。

  在举行武魂决的那个地方遇到这样的人,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

  如果在武魂决的擂台上,遇到那位少女,自己能否活下来?

  如果没有把握面对这位少女,自己是不是要继续参加武魂决?

  如果自己像星野幽明一样,死在擂台上,家人怎么办?自己不是求长生吗?为什么去冒这样的风险?

  柳生元和面色沉静的坐在蒲团上,心里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各种念头纷至沓来,此起彼伏。

  ————————

  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

  柳生元和渐渐放弃思考,沉入无知无觉的定境之中。

  今天,他带入定境的执念,不是对于衰老死亡的恐惧,而是一个疑问——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他要在摒弃一切杂念以后,质问自己的本心,希望获得来自本心的回答。

  自己追求的是长生久视?对,但也不对!

  长生久视本身不是目标,而是手段,没有人仅仅是为活着而活着,那更不是自己的目标,自己应该有其他的目标。

  自己为什么追求长生久视来着?对了,是因为前世张明的执念。

  在张明最后的日子里,手脚渐渐僵硬,头脑逐渐混沌,甚至连个人卫生问题都要通过医学手段解决,这种生命力一点一滴流逝的恐惧感,一直被带到今生的潜意识中。

  这使得年轻的柳生元和下意识的不停努力,力图在遥远的未来,摆脱这种恐怖的结局。

  所以,现在的柳生元和,之所以在如此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年幼的时代,就放下一切,追求长生不死这个看起来如此不可思议、不自量力的目标。

  这根本不是因为柳生元和的志向远大,恰恰相反,这是因为他害怕、恐惧。

  因为潜意识中,前世的张明已经品尝过逐渐看着自己步进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滋味,这种由恐惧而来的动力是如此的强大,哪怕是仅仅存在于柳生元和的潜意识中,仍然不停的鞭策他向前努力,不敢懈怠半步。

  长生本身不是柳生元和的最终目的,长生是为了摆脱对衰老死亡的恐惧,是为了头上不再悬停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告诉你,你会老、会死。

  这种对死亡、衰老的恐惧感,时时刻刻困扰着柳生元和,仿佛一块大石,压在柳生元和的心口,让柳生元和不能按自己的心意而活,它随时暗示、提醒着柳生元和——你终将衰老死亡,失去一切。

  这种时时刻刻压抑在心头的感觉,让柳生元和的心灵带着枷锁,不得自由。

  让柳生元和在每一刻,都像是在垂死挣扎般努力,要为自己终有一天将要结束的生命,打出一条活路来,

  所以,柳生元和之所以追求长生久视,只是为了摆脱这种恐惧,摆脱这种恐惧对心灵的奴役。

  是的,柳生元和长生最终的目标,其实只是痛痛快快的活着,让心灵上再无什么东西能压抑、恐惧自己,从此不再受任何威胁!

  作为让自己心灵完满的第一步,既然那位金发少女已经成为自己恐惧的源头,那么自己就要直面自己的恐惧,正面对抗她、正面战胜她、正面斩杀她!

  在这一刻,柳生元和终于洗去了心灵中的尘垢,明了自己心中郁结的由来。原来在看到那位少女的那一刻,自己就一直恐惧着,恐惧在武魂决的擂台上,遇到这位足以杀死自己的对手。而只有战胜了自己的恐惧,才能让自己以更加完满的心灵,面对未来更不可思议的挑战。

  也许,大岛慧说的,自从下定决心走上剑圣之路以后,心灵再无杂质,指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那么,为了将来更艰巨的挑战,自己就需要在这次武魂决的擂台上完成一件事,那就是——斩杀金发少女!

  在心中做出这个决定,直面自己心灵的弱点和恐惧以后,霍然有一种无名的欢喜充塞心灵,这种欢喜并非是遇到什么喜事而带来有因有果的喜悦,而是一种不知从何而来,似乎仅仅是心灵放下某些重负,带来的轻松、圆满的感觉。

  仿佛自己的内劲都生动了几分似的,在空明的心灵映照下,不光是内劲,连丝丝缕缕的剑气夜活泼的跃动起来。

  不仅在柳生元和的身体里,甚至在横在膝前的‘白虹’中,也能感受到剑气的震荡欢欣,心灵中观想的‘白虹’和膝前横置的‘白虹’,在这一刻,是如此的一致和灵动。

  这让柳生元和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膝前的‘白虹’投影进入了自己的心灵一般,或者说,是自己的心灵投影进入了膝前的‘白虹’,此刻,心如剑、剑如心,斩断了心中一切犹豫和恐惧。

  剑之所指,心之所指!心知所指,剑之所指!

  白虹贯日,直之无前!

  ‘铮铮——’

  横在膝前的‘白虹’无风自动,在安静的房间里,发出一阵清鸣。

  ——————————

  “元和,昨晚睡的不错?”南田雅子看见儿子过了一晚,整个人精神焕发的样子,高兴的问道。

  “嗯,昨晚睡的很好。”柳生元和既然做了决定,心灵中再无困扰,剩下的就是安心准备比赛了,对他来说,现在的武魂决,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擂台比武,而是一个斩除心中无名的机会。

  “元和,你下次比赛安排在什么时候?”

  “额,大概在下周四吧,不过我还没接到通知,也不敢完全肯定。”

  “唉,妈妈不能去现场给你加油,你可千万自己小心啊!”上次观战的时候,南田雅子一声惊叫,好悬把儿子葬送掉,每次回想起那一幕,南田雅子都后怕不已,所以她早就下了决心,再也不去现场看儿子比赛了。

  “放心吧妈妈,儿子可是很强的!”柳生元和拍着胸脯做出保证。

  “那也要小心!”南田雅子不满的瞪了儿子一眼——很强你就不用小心了吗?

  “嗯、嗯,我会小心的妈妈。”

  “啊,妈妈,你的美容店装修好了没,什么时候开业啊?”柳生元和生硬的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再和老妈讨论什么武魂决的事了。

  “快了,大概在下周就装修结束了,还不知道生意会怎么样呢?真让人担心!”说起自己的美容店,南田雅子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开来。

  “对了,妈妈,时间不早了,我要去青木馆看看,毕竟儿子现在每年拿着人家六千万的年金,一星期一次总是要去看看的。”趁着妈妈注意力转移,柳生元和打了个招呼,赶紧溜出了家门。

  ——————————

  “啊?老师,今天您来得这么早?”柳生元和赶到青木馆的时候,青木廉次正在一个人练习着‘活人剑’,平日里他组织师兄弟们练习都在晚上,毕竟这些同门还有几个年纪尚小,白天有课程要上。

  当然,这段时间大家期末考试都考完了,但是既然已经形成了习惯,大家也没必要打破,所以现在上午时间,只有青木廉次一个人,在这里加班加点的练习。

  青木廉次也是看到了长元名觉醒了武魂,作为首席弟子,他觉得自己身上压力凭空就大了一截,才会主动抓紧时间努力练习的。

  “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练得怎么样了?”既然来了,柳生元和也就要尽到一点师父的样子,看着青木廉次渴望的目光,柳生元和招手将他叫到身边,伸手按在青木廉次的背心上,让他施展一遍‘活人剑’看看。

  青木廉次犹豫了一下,毕竟‘活人剑’中,有些剑法乃是绕身而起,师父这么按在自己背心上,被自己反手一剑打到,才叫笑话。

  “哈,没事,你只管练你的!”柳生元和看青木廉次犹豫的站着不动,转念一想,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不过自己要是能被正常的练习所打到,那就不要提教徒弟的事情了。

  “嗨!”

  随着青木廉次一剑剑的展开招式,在他的身体内部,气血正按照一个稳定的周转顺序,渐渐加速流转,而柳生元和的无形内劲夹杂其中,正静静的体会着不同人体情况下,气血流转的规律和差别。

  也许这种气血流转的不同之处,暂时对柳生元和还没什么用处,但是,随着信息搜集的数量增多,他终有一日,能根据每个人的身体情况,推算出最适合这个人的气血运转方式。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柳生元和第四转太上化龙经完善之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