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噩耗

第一百一十一章 噩耗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34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12

  

  雷蛇十剑是一种步行战斗的剑法,在历史上欧洲骑战盛行,除了偶尔步行决斗,这一路剑法在鲁伊斯家族中几乎没有出现的机会,但是,雷蛇十剑中锻炼、控制神圣战旗的技巧,是鲁伊斯家族的镇族之宝,乃是每代传人必学的秘技。

  也正是有了这套雷蛇十剑,鲁伊斯家族才能保证数百年来,家族中从未断绝过骑士的传承,到了他这一代,更是同时出现了三位骑士级别的高手。

  当然了,这和数百年间,鲁伊斯家族开枝散叶,人数也远比当初多了许多,也有些关系。

  蓄势已久的手半剑,剑发如金蛇狂舞,无穷大的力量甚至将厚实的手半剑剑身扭曲,幻化出弯弯曲曲的剑路,犹如漫天雷霆,劈斩刺击,正好迎上了对面星野幽明从下方卷起的刀光狂潮。

  一时间,天雷对地火,刀如潮、剑如雷,两人在几乎可以伸手触摸到对方的距离上,谁都不退半步,全凭本能狂舞着刀剑。

  而在场地外,刚刚下了结论,说本次比赛将要以平局结束的解说,正张着大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亢——”的一声异响,两件异物从两人中间飞射而出,一件‘噗’的掉落在擂台边上,铺着的厚厚的防跌橡胶层上;而另一件‘腾’的一声,狠狠的扎在裁判面前的透明有机玻璃护罩上。

  刀折剑断!

  即使双方使用的武器,材质都是现代科技打造,一般人就是挥舞着大锤,都很难砸弯的优质刀剑,可是,在两位剑豪豁出生死,全力以赴的决斗中,仍然因为高强度的撞击,折断了锋芒。

  而这一记硬拼的后果,除了刀折剑断以外,就是两人终于各自向后,被震的倒退开来。

  “不好!”星野幽明后脚一脚踏空,人完全失去平衡。

  这时星野幽明才发现,在激烈的战斗中,不知不觉两人横了过来,站位变成了横在擂台上。这样,十五米长度、八米宽度的擂台上,两人是横着在八米的距离内交手作战。

  而星野幽明不幸的是,她站在靠近擂台边缘的一侧,对方则靠近内侧,刚才的交手实在是太激烈,星野幽明眼中除了对手和武器,跟本无法分心留意自己的位置。

  而这时,后退的安赫尔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竭尽全力,止住退势,就要冲上前来。

  既然已经失去平衡,星野幽明可没有什么‘飞燕回翔式’,能在空中变化方向,她干脆朝后一跃而出,半空中手中的武士刀脱手而出,直射安赫尔,这是她胸腹间一口气眼看要压制不住,用最后一点力量,做出的反击。

  刚才她和安赫尔超近距离交手,双方在攻击格挡之余,刀刃剑锋都划中了对方好几下,只是那种时候生死一线,没人有心思去数自己挨了几下、击中对方几次。

  不过,如果自己已经击中对方五次,那么这一下如果击中对方那就是六次,正好符合击败对手的击中数,当然自己落下擂台也算失败,但是这样就会算是两人平手而已。

  虽然这一记离手刀,击中对方的希望不大,不过星野幽明也只是尽人事而听天命而已。

  反正自己都要掉下去了,不扔白不扔吧。

  长刀脱手的那一刻,星野幽明的眼睛突然瞪大,一点寒光扑面而来!

  在台下的广田和子看的清清楚楚,在师叔即将掉落擂台,勉强跳起来将手中长刀掷出的同时,刚刚稳定了重心的安赫尔*鲁伊斯同时也投出了手中的手半剑!

  而不同的是,安赫尔*鲁伊斯脚踏实地,尚可以勉强扭转一下身体,让武士刀击中了他的肩膀,被护甲挡住,掉落在地上。

  而师叔星野幽明身在半空,又刚刚勉力扭转身体投掷长刀,人已经力竭,做不出半点变化。

  广田和子眼睁睁的看着那柄断去剑尖的手半剑,没入了师叔的咽喉!

  在避无可避的那一刻,星野幽明却出奇的放松下来,这一天终于来了啊!

  剑客死于剑上,这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吧?总比将来自己有一天,爬都爬不起来,瘫在床上,连上厕所都要人照顾强的多!

  在这一刻,星野幽明突然理解了师姐的决定,为什么师姐会去挑战九死一生的剑圣之路,也许,师姐认为,死在剑圣之路上,总比将来后悔的死在病床上要强的多吧。

  长剑贯入咽喉的感觉,有些冰凉,不太舒服。

  ‘腾——’这大概是自己跌落的声音?作为一位美丽的女剑士,可不能死的太难看!

  星野幽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的让自己盘膝坐了下来,这个动作耗尽了她最后的神志和精力,完成这个动作以后,她头向前一低,再也没有了知觉。

  广田和子看着自己的师叔星野幽明,从空中跌落,踉跄了半步,却稳稳的盘膝坐了下来,脊柱挺得笔直,头向前一垂,插入咽喉的长剑支撑住了身躯,整个人稳稳了坐在擂台边上的橡胶护垫上。如果没有横插在颈项上的长剑,简直就像是入定了一般安详。

  鲜血顺着手半剑的剑身,蜿蜒的流了下来,在半路又分成好几股,有的沿着剑身左侧流下、有的沿着剑身的右侧流下、还有的扭扭曲曲,沿着剑梁,弯转了几次,汇入剑身边缘的血流小溪,一起流淌了下来。

  全场一时间鸦雀无声。

  下一刻,惊人的欢呼声浪凭空涌起,“安赫尔!安赫尔!安赫尔!”

  这是对胜利者的欢呼,而在这阵阵欢呼声中,安赫尔*鲁伊斯将双臂高高举起,不顾脸上伤口中流下的鲜血,仰头迎接着这一刻,属于他的荣耀。

  而在台下,广田和子死死的盯了安赫尔*鲁伊斯片刻,然后扭身,招来几位工作人员,将星野幽明盘坐着的那一块橡胶护垫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抬运出去,星野幽明低头盘坐在护垫上,鲜血静静流淌,像是安静的坐着睡着了。

  ——————————————

  小未婚妻小林樱正和柳生元和一起,美滋滋的点数着卡上的金额。

  本来在这张卡上面,只有每年两千万日元的‘国家一级津贴’会定时打进来,可是小林樱昨天和同学明山佳花一起逛街吃东西的时候,突然发现钱好像一下子多了很多,当时她也没太在意,不过今天,趁着柳生元和有空,她就拉上未婚夫,一起来到银行查一下。

  两人坐在樱花银行的贵宾室里,话说无论是小林樱还是柳生元和,都是第一次进入银行的贵宾室,一位大约三四十岁,长相温和端庄的女士接待了他们。

  “两位先生、女士,你们对我们银行的服务有什么疑问吗?”看着面前这一对小小璧人,美里纱有些羡慕的的问道。

  毕竟刚才在大厅核对过,这位男孩就是这张贵宾卡的主人,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假如不是分行行长正在接待另外一位大人物,都轮不到她这个高级客户经理出面接待这个等级的人物。

  所以,面前的两人虽然看起来还像是孩子,但是美里纱可没有半点轻视的意思,而正相反,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使面前这两位提出什么孩子气的问题和要求,她也务必要服务周到,包君满意。

  毕竟这种贵宾卡,是专门发给日本政府中,高官和重要人物的特制卡片,每一张都最起码代表着一个次官级人物,比如说文化省次官,拿的就是这种级别的卡片。

  “啊!我们对银行的服务没什么意见,就是想问一下,最近这张卡里进来了几笔钱,不知道是谁打进来的,我们想查一下到底是谁打钱进来。”

  “这好办,小姐您稍等片刻就好。”美里纱站起来微微躬身行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元和君,这位大姐的走路姿势好优雅啊,我也想这么优雅的走路,元和你说我去报一个礼仪班好吗?”

  小林樱自从掌管着柳生元和的信用卡之后,顿时觉得自己努力学习上进的动力低了好多,毕竟丈夫都那么能赚钱了,自己还费那么多力气学习干嘛,当家庭主妇多好。

  尤其是当她发现这张卡最近时不时的会多出些钱来,要不是还对钱的来路有些不安,她就更没心思学习了。

  好不容易今天柳生元和有空,她这就拉着柳生元和到发卡的樱花银行来,查个清楚,求个安心。

  “小林女士,这些钱都是正当的合法来路,您放心吧。”过了一会儿,那位身姿优雅的美里纱女士走了进来,双手将卡奉上,恭敬的说道。

  “啊,那请问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小林樱接过卡,呆呆的问道。

  “嗯,这个——”美里纱用眼角看了看坐在边上的柳生元和,这位才是正主呢!

  柳生元和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想知道钱是从哪里来的。

  “是从武魂决的财务部门拨过来的,名目是转播权分成。一共有四笔。”

  美里纱羡慕的看着小林樱,假如说女人有赢在起点这么一说,这位小姑娘就是赢在起点线以前,还没踏上社会呢,直接就找好了夫君,这等运气,让美里纱着实羡慕不已。

  别看她在银行也当到了高级客户经理,先不说各种潜规则和客户的骚扰,单单是每日辛苦的工作,就已经让她筋疲力尽,而且不论多累,都得摆出一副优雅得体的姿态,这等生活姿态,其实也就小林樱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才会羡慕的眼睛发蓝。

  单从美里纱自己的角度,她情愿每天蓬头垢面,只要工资不减少就行,还能省了应酬的精力呢。

  ——————————

  从银行里走出来,两人一边慢悠悠的逛街,一边说些学校里的趣事,毕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学校了,柳生元和倒也听的津津有味。

  “元和君,你说我们还去给暴走星河配舞吗?美影姐姐催了我几次了,奥,对了,现在美影姐姐开经纪公司了呢,连暴走星河都签在她的公司下面了,美影姐姐真厉害,才上高三,又是开酒吧又是经纪公司的。”

  “既然答应了别人,我们还是找时间去一趟吧。如果小樱你还想在娱乐圈发展一下,那就干脆在高木姐那里混混算了,反正自己人也吃不了亏。不过咱们也不缺钱,想玩就去玩玩,不要工作的太辛苦了。”

  “嗯!”小林樱高兴的用力点头,看来这位姑娘还是没放弃当明星的念头。

  “叮铃铃——”柳生元和那部专用的电话响了起来。

  “柳生大师,广田和子小姐想和您见上一面,她说有要紧事情相求。”

  ————————————

  柳生元和本来就对大岛慧有些愧疚,这种愧疚来自于他给这位舍生忘死,冲击剑圣之路的女剑豪的建议。

  本来他自己觉得,是给了这位女剑豪出了一个好主意,可是,直到他居然有机会亲身见证了自己的弟子长元名,是如何萌发武魂的过程。才发现,武魂和他自己设想中,有些偏差,这种偏差决定了柳生元和给大岛慧出了主意基本很难成功。

  当然,循序渐进的原则总是对的,总比一股脑拼死一搏要好的多,这么一想,柳生元和也就安心了点。

  可是,今天广田和子既然有事求上门来,无论从什么角度,他都该见上一见。

  “小樱,你先回家去吧,我到剑豪会去一趟。”两人晃晃悠悠的逛街,其实离家也不远,柳生元和干脆让小樱自己回家,他可不像大岛慧这些积年剑豪有那么多地方可以选择,在他看来,最方便的地方就是剑豪会里,自己的大办公室了。

  ——————————————

  “柳生大师,这是我师叔最后的战斗录像,请您看看!”广田和子一进门,就捧上一张光盘,然后,默然无语的跪在柳生元和的办公桌前,头抵着地板,一言不发。

  看着广田和子这样的做派,柳生元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惊疑的看了跪在桌前的广田和子一言,将光盘放进电脑,点开播放。

  看完,柳生元和的脸色冷肃下来。

  安赫尔*鲁伊斯是存心杀人的,本来在决斗中这也没什么,但是星野幽明在跃出擂台以后,掷出手中长刀还可以说是败中求和;而安赫尔*鲁伊斯掷出的一剑,就只能说是心怀杀机了。

  而且,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自己认识的人,被人活生生的击杀在擂台上,想起星野幽明,两人虽然不算很熟,但也当了一段时间同事,大家见了面也都有说有笑,还一起分析过剑道视频,即使不算有什么交情,至少也有一点熟人间的感情在。

  可是,一转眼,天人永隔!

  看看跪在桌前的广田和子,她正将头抵在地上,无声的跪着。

  大岛慧为人严厉,对广田和子来说,星野幽明更像是一个温和的阿姨,而师父大岛慧却像是一个严厉的父亲,广田和子跪在这里,因为自己的无能,只能将报仇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可是,她多想亲手杀死安赫尔*鲁伊斯啊!

  从未有任何一刻,广田和子觉得自己离开了老师,是如此的无用、无助、只能在这里无能的跪着,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柳生元和看着跪在办公桌前的广田和子,沉默了半晌,沉声说道:“如果你有办法,就让我在武魂决的擂台上,尽快见到这个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