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群星之艾德娜

第一百零八章 群星之艾德娜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08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07

  

  “今天这一场比赛,观众格外的多啊!”

  “不但观众多,而且观众的档次也很高!您要知道,本场比赛的票价普通座位每张票价为二十三万日元,大约相当于两千三百欧元!”

  “很荣幸,今天由我和司伦铎先生来为大家担任解说。司伦铎先生可能很多人不认识,不过,说起司伦铎的职业,大家就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解说席上了。

  司伦铎先生是国际击剑裁判委员会的一员,那么,大家说,司伦铎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艾德娜——!”观众席上面山呼海啸,连旗帜、荧光牌等设备应有尽有,简直就像是来参加演唱会一般。

  今天的比赛场馆座无虚席,而且今天的比赛场地和上一轮又有所不同,足足有三千个座位,已经赶得上一般的顶级赛事了,毕竟这是个人格斗比赛,和动不动就可以容纳数万人的足球、橄榄球赛事不同,三千人几乎已经是室内竞技的极限数字。

  如果人再多,后面的人就很难看到擂台了,毕竟就算是观众席的座位要高于擂台,可观众席的高度也是有限的,并不能无限制的一层层叠加上去。

  “司伦铎先生,您对今天艾德娜小姐的比赛,是持乐观态度呢?还是有些担心?”

  “说句实话,坂本先生,我对艾德娜小姐来参加武魂决,是持反对态度的。这并不是因为艾德娜小姐没有足够的实力,而是没有必要。

  艾德娜小姐是法国的明珠,在法国,甚至整个欧洲、美洲,她都有无数的拥护者,在去年一年间,艾德娜小姐作为广告代言人,收入超过五亿五千万欧元,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艾德娜小姐参加武魂决,简直是这位法国明珠的少女叛逆冒险心理问题!

  假如,我说是假如,艾德娜小姐在武魂决比赛上受了伤,即使获得武魂杯,也完全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一件事。”

  “哈哈,也许艾德娜小姐会在未来的比赛中受伤,但绝不会是在今天,下面,由我来给大家介绍艾德娜小姐今天的对手,日本剑客——不杀之黑假面!”坂本清二大笑着说道。

  “哦?不杀之黑假面?这个称号倒是非常奇怪?”司伦铎奇怪的问道。

  “在日本历史上,有一位伟大的剑圣,他的理念独树一帜,在纷乱的战国中,他提出‘不杀之剑’的理念,创造出了一种以‘不杀’为核心的剑术传承。”坂本清二说道这里停了下来。

  司伦铎非常识趣的跟着问了一句:“后来,这种以‘不杀’为理念的剑术传承传下来没有?”

  “很可惜,没有,在战国那样残酷的世界中,坚持着‘不杀’的剑客们,最终失败了,这种伟大的理念,最终不符合那个暴虐的时代,被淹没在历史中!”坂本清二声音低沉下来。

  “那真是太可惜了,也许圣人们的想法都很难被同时代的人们所理解,基督耶稣也曾经被钉上十字架。”

  “不过,在我们现在这个和平的时代,‘不杀之剑’在这位少年的身上复活了,下面,大家欢迎选手入场!首先入场的是——‘不杀之黑假面’!”

  柳生元和刚刚走出红方的选手通道,迎面而来的声浪当真犹如巨浪排空,空气被震荡的就仿佛是实质一般,险些把他冲了一个踉跄。

  ‘我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柳生元和纳闷的想到,不过这时候也没时间让他反复细想,为了礼貌起见,他一边摇着手和观众们打招呼,一边向观众席上看去。

  今天来的观众们,绝大多数都是西方人。在观众席上,法国国旗招展,还有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人名,不过柳生元和不认识法文,也读不出来这个名字,但是这也不难猜,肯定是艾德娜呗,反正不是来给自己助威的,那就肯定是给自己的对手助威的。

  柳生元和连忙放下手,感情是自己表错情了啊!

  “嘿,漂亮男孩,你可别伤到我们艾德娜宝贝!”

  “不杀之黑假面,请好好发挥你的不杀之剑吧!”

  “我爱你,黑假面,千万不要伤到我的艾德娜!”

  ‘我去!这还真是欢迎我的!’虽然台上各种声音嘈杂无比,不过,在选手通道附近的一些观众,声音还是能传进柳生元和耳朵里的,而且居然还有日语。

  只不过柳生元和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举手回应观众了,虽然这么多人还真都是欢迎他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不用操心这件事了。

  “艾德娜——,我爱你,艾德娜!”

  “甜心、宝贝!”

  “神佑艾德娜!”

  “你是最璀璨的明珠、是天上的晨星、是海中的精灵、是风中的颂歌、是——”这是一位现场作诗的老兄。

  如果说刚才柳生元和出场的时候,观众的欢呼声像是浪潮,现在简直就像是爆炸一般,各种声音,几乎所有观众都站了起来,竭尽全力的欢呼着。

  最后,所有声音像是百川汇海一般,汇合成了一个名字。

  “艾德娜、艾德娜、艾德娜、艾德娜——”

  如此声势,连站在柳生元和身后的青木兄妹都被震的面色苍白,不过柳生元和倒是并不太在意——反正他戴着面具呢。

  ————————

  “双方选手上台对话!”这场比赛的裁判有两名,一名白人,一名日本人,看来是同时照顾到两位选手。

  “你好,艾德娜小姐,你的拥护者可真多,我简直都不能相信这是在日本举行的比赛!”柳生元和难得主动开口调侃了一句。

  “嗨!日本男孩,你的皮肤可真好,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护肤品?”当裁判将这位艾德娜小姐的话翻译过来,柳生元和低头看了看自己握刀的手,只能感叹,女性的关注重点果然和男性是完全不一样了。

  “这是天生的。”

  “嗨,不要这么保密吗!我可以出钱购买你的保养秘方!如果不行,我们可以签订保密协议,保证只供我一人使用,绝不泄露你的秘方,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吧!”

  法国女性都这么热情吗?柳生元和招架不住,连忙挥挥手,向裁判示意对话结束,这么没营养的赛前对话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尤其是这位艾德娜女士还具有如此惊人号召力。

  在武魂决第三轮比赛开始,擂台就比前面两轮要大了不少,长度增加到了十五米,宽度增加到了八米,这个擂台的大小,已经足够一些敏捷型的选手,利用场地进行一定的周旋了。

  不过,看着密密麻麻的观众席,柳生元和觉得,也许擂台变大了,是为了观众席也能相应的放下更多座位,可以收到更多的门票也说不定。

  “在击剑界,艾德娜有一个称号!”司伦铎看着擂台上,两位选手各自退回到擂台两端。

  “是什么称号呢?”这次轮到坂本清二来捧哏了。

  “群星,群星之艾德娜!”

  “哇哦,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太适合艾德娜小姐了。”

  “这不是形容艾德娜小姐的美丽,而是形容艾德娜小姐的剑法!”司伦铎解释道。

  “站在艾德娜小姐的对面,往往只能看见闪烁的点点剑光,仿佛群星闪烁一般,曾经有许多艾德娜小姐的对手,在交锋的第一时间,完全无法分辨剑光的真假,瞬间就败下阵来。”

  而在擂台上,两位选手已经互相接近,柳生元和拔刀在手,将刀鞘扔在擂台外面,他可不是什么二刀流选手,拿着刀鞘反而有些影响发挥。

  而对面的艾德娜小姐,穿着一身纯白色的击剑服,虽然不知道防御力如何,但光是看观众席上如此之多的拥护者,想必这位小姐肯定是不缺钱的,弄一套兼顾防御力和灵活性的击剑服,大概也不是难事。

  艾德娜小姐手持一柄细剑,但不是击剑比赛用的棍状细剑,而是真正的剑,剑身只有一指半宽,中间厚两边薄,类似于著名电影《佐罗》中,主角使用的那种细剑。

  两人相距还有五步左右距离的时候,艾德娜突然俯身跨步,这一大跨步前弓后箭,一步直接跨越接近三米的空间,直接跨到了柳生元和面前,于此同时,漫天剑光星星点点,笼罩了柳生元和的所有视野。

  ‘腿可真够长的!’柳生元和第一个念头倒不是这位艾德娜小姐的惊人剑法,而是她惊人的大长腿,所谓胸部以下都是腿,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然后第二个念头才是——果然如此,尼玛这哪里是击剑冠军,这是一位女剑豪啊!看到艾德娜的比赛录像的时候,他就有所猜疑,在艾德娜的击剑动作中,有些剑路对身体协调性的要求,已经超出正常人体范畴,假如不是内外协调一致的剑豪,光凭正常的肌肉驱动,肯定会拉伤体内一些牵涉到内脏的微小肌肉,这些动作根本施展不出来。

  但是,直到亲身面对,柳生元和才发现,自己竟然仍旧小视了这位击剑冠军。

  这等剑速,甚至还要超过佐佐木首席,就算比起柳生元和自己,单纯从一个方向的攻击来说,都绝不逊色了。当然,这其中也有柳生元和自己的功劳。

  柳生元和一步一步倒退而行,不倒退几步争取空间,他还真没把握完成自己的打算,毕竟要按照他计划的表演方式,要接下这位艾德娜小姐连绵不绝的快剑,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柳生元和刀光挥洒,每退一步,身前就凝成一片如水光幕,而这片光幕又立刻被无数迸发的剑影穿的千疮百孔,直到下一道光幕无声无息的生成。

  “八重峘!师父的八重峘!”在台下,青木兄妹双手紧紧握住拳头,他们第一次看到柳生元和演示八重峘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八重峘被正面击破的情形。

  ‘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两人一交手,便是是火星四射,在大屏幕上,白色击剑服的艾德娜小姐,早已经没人注意她的美貌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的一条右臂上,嗯,无数条右臂上。

  在屏幕上,艾德娜小姐的右臂舞出无数残影,而她手中的细剑,根本就是一捧焰火的形状,在艾德娜的手臂前盛放。

  而在另外一块屏幕上,则是从黑假面的侧后方拍摄的特写镜头,星星点点的剑光布满整个屏幕,一点星光未灭、两点星光又生,这些剑光造成的星光影像,随着时间竟然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惊人!艾德娜小姐的剑速竟然快到如此地步!这可比她在欧林匹克决赛中展现的剑法速度还要快的多!难怪艾德娜小姐要来参加武魂决,这样的快剑,在击剑比赛中,想必已经完全没有对手了。”

  “而另外一边,黑假面先生也展示出了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剑法,这不是夸张,大家请看三号屏幕,这是没有经过慢放的镜头,从这个角度看上去,黑假面先生的刀真的形成了薄膜一样的屏障,这种几乎将剑法演化成实质的战斗,往年只有在武魂决的最后两轮比赛中才有可能出现,而现在,艾德娜小姐和黑假面先生,联手为我们奉献了一场决赛级别的表演!”

  柳生元和到现在为止,已经退出了五步,也就是说,这位艾德娜已经连续击穿他布下的六道刀墙,这让柳生元和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本来他已经把这位艾德娜小姐看的很高了,可是能把细剑——乱洒星罗炼成这样,连柳生元和都不得不佩服。

  也许东西方文化的确差异巨大,不过,在类似的武器、类似的风格下,居然也诞生了相类似的剑法。

  在东方有一种快剑,叫做——乱洒星罗,这种剑法的要诀在于手腕,通过手腕的快速抖动,并不坚硬的细剑剑身将产生颤抖,而其中高手利用这种剑身的颤抖,可以产生瞬间连续刺击的效应。

  这种剑法尤其可怕的是,一旦陷入被连续攻击的节奏,不论你如何招架,都会加速对方的剑速,而对方需要付出的只是手腕的轻轻一抖罢了。

  第七步,柳生元和退出第七步的时候,艾德娜的连环击刺终于出现了不该有的一瞬间散乱。

  艾德娜不是攻击速度跟不上,而是剑速太快,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了。

  面前这位对手,是她前所未见的难缠对手,一柄刀居然真的形成了铜墙铁壁,这可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货真价实的墙壁一般的防御,无论自己绞尽脑汁,上刺,下刺、左刺右刺,连环挑刺,总是突破不了对方的防御。

  以前,就算被格挡开,一般敌人也是格挡在自己细剑的中段,说明至少自己剑身的前半部分,已经攻入对方的防御圈。

  而这位对手黑假面倒好,每一刀都格挡在自己剑锋的后的三寸之内,这简直等于是在帮着自己变幻剑路。要知道,格挡在剑身中间,撞击的力道会被自己手腕承担,那样自己想要发出第二剑,就需要克服兵器交击的带来的冲击力。

  而黑假面的格挡,完全格挡在剑锋的前端,这样就完全不会给自己的攻击带来什么麻烦,自己只要手腕顺着冲击力少许一转,就可以借助兵刃撞击的力量,很省力的发出下一剑了。所以,自己才能越来越快,直到快到了连自己都控制不住剑路为止。

  就在艾德娜由于剑速过快,控制不住而出现散乱了一瞬间,

  刚才还壁立千仞的刀光之墙,瞬间崩塌,流水一般的刀光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高速的刀光似乎连空气都受到影响,在大屏幕上,黑假面的刀光之潮在镜头下扭曲波动,就好像高温下的马路,有时会产生的光线扭曲。又好像清清的池水,使得水下的物体,变得动荡不定。

  “这是‘清波’,七秘剑的第四剑!一定是‘清波’!”在台下,青木廉次紧握着拳头,激动的叫道。

  “知道,真是的,我又学不到,这么美的剑法,你学了简直是浪费!”瞥着激动的哥哥,青木绘真不满的嘟囔。

  刀光如潮水一发不可收拾,在柳生元和手中,这本来是靠着高速爆发来反败为胜的绝技,变成了连绵不断的正常剑势,艾德娜手中的细剑,用来进攻当然速度惊人,变幻无穷,可要是用来格挡,那真是只能用勉为其难来形容。

  不过还好的是,作为击剑运动员出身的艾德娜,当真是进退如电,无论对面的刀光之潮声势如何惊人,她总能在瞬间后退,避开锋芒最盛的风口浪尖,等待着刀光由盛转衰的那一刻。

  可惜的是,黑假面的刀光竟然像是无穷无尽,一浪高过一浪,即使是艾德娜的眼力,也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可以反击,反而被逼的只能步步后退。

  “黑假面胜!”

  等艾德娜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擂台下面的垫子上了,也就是说,从刚才黑假面开始反击的时候起,连续十米的空间中,自己竟然没有找到一个反击的机会,硬生生被逼下了擂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