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四百年后的证明

第一百零六章 四百年后的证明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00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04

  

  “星野师叔,您这次参加武魂决的签运可不怎么好啊!居然与柳生君分到了同一个赛区。”

  在另外一场武魂决比赛的休息室里,星野幽明正在和广田和子说说笑笑,广田和子本来计划报名参加本次武魂决,不过由于最近刚刚获得突破,觉醒了武魂,那她自然是以稳定心态,保持武魂觉醒的状态为重,本届武魂决错过的报名时间。

  等广田和子确信自己已经稳定了武魂,从闭关处走出来的时候,武魂决都进行到第二轮了,而她的师叔,同为天取神剑流剑豪的星野幽明,正好今年接到参加武魂决的任务,为了让自己新晋入剑豪之境的师侄获得些经验,特意把广田和子作为助手,带在身边,一起来参加武魂决。

  “哈,我可不像师姐大岛慧那么要强,我来就是完成一下任务而已,能打进三十二强,就算是可以了,而且今年参加武魂决的高手特别多,像我这样的水准,今年还真不一定能打进三十二强呢?”

  星野幽明在剑豪会中排名十五,正好列于剑豪中岛汉方之下,论起剑豪会的排位,当然不是完全看战斗力,但是战斗力也占了很大比例就是了,反正星野幽明平日和中岛汉方切磋起来,基本上十次里也就能赢个一两次。

  “可能是老师上次到欧洲,把人得罪的狠了,这次光是国际武道排名在前两百位的高手,欧洲就足足派出了七人。”

  “哈哈,谁让欧洲非得举办什么‘条顿战旗’,这不是明摆着要和我们‘武魂决’打擂台吗?师姐倒是动作明快简单,过去一轮挑战,足足杀了三位黄金骑士,搅黄了‘条顿战旗’,这岂止是得罪狠了,简直是结仇结大了!”

  “那师叔,您遇到欧洲那些人可一定要小心些,估计这些人多半会下狠手的。”

  “呵呵,师叔保住性命的能力还是有的!”星野幽明不以为意的拍了拍手中的武士刀,笑着说。

  ————————————

  回到柳生元和的赛场。

  “啊!多么巧妙的一剑,黑假面先下一城,击中柳生未德的大腿腿侧!不过柳生未德选手经验丰富,及时作出反应,迅速的泄力防御,看来并无大碍。啊——!”

  刚才,柳生未德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发出自己拿手秘剑——措手连斩。

  这一剑通过握剑的双手,一手正握、一手反握,利用这种别扭的姿势,将剑在双手中交互发力,每次只用一只手发力,可以高速的连续发出七剑,当然攻击力度就不能指望了,但是攻击速度与诡异的出剑角度,可以弥补一切。

  本来这一秘剑就是对付不穿护甲的对手,所以力度本身就不是很重要了。

  七剑连发,顿时在擂台上展开了一片剑幕,犹如孔雀开屏一般,由下而上,向着柳生元和席卷而来。

  而在这一刻,柳生元和却仍然不紧不慢,掌中武士刀刀尖朝下一立,不退反进向前迈出一步,随后刀尖上挑,划出一道圆弧,就要回归正眼剑式,这一剑,正是‘活人剑’收尾剑式——外活*正心。

  偏偏是这平平无奇的向前一步,不但拉近的两人的距离,而封住了柳生未德的大部分剑路。

  “叮叮叮——”连续三剑,斩在了柳生元和下指的武士刀上,然后柳生未德正反手连续又是三剑,又斩在柳生元和上挑的剑路上,甚至由于两人距离过近,柳生未德为了发出这一式秘剑,迈出的左腿还被柳生元和这一剑上挑的时候划了一下。

  由下路到上路,柳生未德正反手连续六剑不中,措手连环秘剑的最后一剑却与前六剑完全不同,如果说前六剑是以诡秘的发剑角度,轻盈迅速的剑路,出其不意的攻击为特点,那么,第七剑就是以迅捷轻盈的前六剑中,蓄而不发的力量加上前六剑积累的速度,要以力取胜!

  六刀发完,柳生未德的武士刀已经来到自己的头顶,他爆喝一声,双手正握刀柄,武士刀借着正握的力量,突然一翻,刀尖向上直立起来,下一瞬间,刀光如一挂天河,携带风雷,倾泻而下!

  这一剑,可以说是柳生未德的得意之作,无论是力量还是气势,都通过前面的六剑蓄积到了前所未有巅峰,他有信心,这一剑,就算是一位资深的剑豪来了,也未必能接的下来。

  “杀————啊?”

  就在这一剑已经发出,无论是气势还是力量速度,均已达到最巅峰的时候,柳生未德突然尴尬的发现,对面的黑假面,手中武士刀早已竖立在那里,刀尖正好放在自己手腕的必经之路上,而自己的全力一刀,已经收都收不住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腕,正全力以赴的砸向黑假面竖立起来的刀尖!

  柳生未德身上穿的剑道服乃是柳生元和同款,是通过阴流流派的渠道,从剑豪会下属产业买来的,这种剑道服不但轻盈飘逸,而且防御力也让人满意,不过,和那些不具备防御力的普通剑道服一样,这种剑道服可是护不住手腕的。

  而且,带上擂台的武器虽说不能有锋刃,可以基本形状总是在的,也就是说,黑假面的武士刀还是有剑尖的,只是没有开锋而已,但自己已这样的速度和力量,这么用力的砸下去,别说下面是武士刀的刀尖,就算只是摆着根棒子,自己都要手腕骨折了。

  柳生未德心中一惨,心知这一下自己多半难逃劫数,现在的医学技术的确远超古代,可是关节受到伤害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医学难题,接上手腕当然不算困难,但是要恢复原本的灵活性,按照现在的医学水准,还是一件需要看运气的事情。

  下一刻,柳生未德只觉得手腕微微一凉,但是预想中的剧痛根本没有发生,而对面的黑假面已经退后两步,正微笑的看着他。

  在刚才那一刻,柳生元和的剑尖和柳生未德的手腕,只是保持一种微微触压的状态,这等对速度和力道的把握,远非柳生未德这样的剑客可以理解,而柳生未德当时已经在全力收剑,自然这一剑下斩到了后来,也就只剩下一个空架子,柳生元和轻轻后退一步,也就避开了。

  柳生未德犹自半信半疑的抬起手,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在他的手腕上只有一个红点,连血都没出一点。

  “啊——”这时,擂台下的解说席上,解说员细川的惊呼声还未断绝,而台上两人已经分开。

  柳生未德抬起头来,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位少年黑假面,也许刚开始交手的时候,他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哪怕是对方使用‘活人剑’与自己的‘杀人刀’对抗,他也只是觉得黑假面在‘活人剑’上面造诣惊人,十分难得。

  可是,刚才自己手腕上的红点造不了假,自己刚刚的感觉也造不了假,在自己最后一剑如此高速的劈斩下,连自己都收不了手的情况下,黑假面竟然能用剑尖在自己手腕上,恰到好处的留下这么一个红点,这等剑法,已经超过他见到的任何一位剑客,包括自己的老师,阴流著名剑豪——藤原为。

  “敢问,您可是姓——柳生?”犹豫片刻,柳生未德轻声的问道,这时他可不敢摆什么前辈的架子了,不但声音轻,连人都向前微微弯腰以示恭敬。

  “嗯!”柳生元和微微点了一下头。

  “裁判,我认输了!”看到柳生元和的头微微点了一下,柳生未德确认了一件事,然后,他高举左手招呼裁判,示意结束比赛。

  “哗————”观众席上一片哗然。尼玛这是假打吧?没看见任何一方受什么伤,也没看见谁被击中几次,怎么一方就主动认输了?

  “大家请看上方大屏幕的慢放!”解说就是干这个的,遇到观众不理解的情况,你要让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慢镜头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柳生未德正反手六剑连发和最后那一剑直劈,当然也可以看到黑假面相对于柳生未德高速剑法下,施展出来的慢悠悠一剑——一剑破七剑!

  尤其是最后武士刀那么一竖,简直是神来之笔,黑假面压根是提前把剑放在那里,只等着柳生未德的手腕撞了上来,而在慢镜头下,通过放大特写,可以清楚的看到,柳生元和的剑尖顶在柳生未德的手腕上,整柄剑就像是被柳生未德的手腕推着走一样,完全保持同步速度,直至柳生未德收住了前踏的脚步和下挥的手臂为止。

  而这个时候,柳生未德的手腕已经下沉到了胸腹交界的高度,也就是说,在慢镜头特写中,黑假面的剑尖,与柳生未德的手腕,贴在一起足足移动了一尺多,接近两尺的距离。

  然后,镜头移到柳生未德抬起手腕,查看伤口的特写,在放大数倍的屏幕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柳生未德的手腕上,只有一个红点,特别显眼。

  “喔——,黑假面真不愧是‘活人剑’的传人,在这样残酷的真剑对决中,依然保持着‘活人剑’的本色,尽量不伤害对手,这才是‘不杀之剑’的真髓吧?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炼成‘活人剑’。

  我想,四百年前,如果那些新阴流的内门弟子有黑假面这样的胸怀,这样的剑法,那么,历史上的新阴流内外门对决之战,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而在四百年后,终于有一位少年,证明了‘活人剑’的实战价值,,并在实战中,验证了剑圣柳生宗严大师的‘不杀之道’,如果开创新阴流的剑圣柳生宗严先生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微笑吧!”

  解说员细川先生怅然道。

  ——————————

  晚上,柳生家。

  “哈哈哈,雅子,你是没看见富士银行那些人的脸色,他们还以为我真的走投无路了,还说只要我出得起五亿日元,就把他们那部分股份卖给我,当时我就提出签署买卖合同,他们还以为是我吓唬他们的,结果怎么样?仅仅五亿日元,我就拿下了21%的股份,哈哈哈,他们走的时候,还说要看我怎么经营下去?”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打通樱花银行的路子,办下来的贷款最高额度,足有八十亿日元呢,别说清净水还没垮,就算是垮了,有这笔钱,我也能东山再起!”

  吃晚饭的时候,可能是过度兴奋,父亲柳生和岛一反常态,在家里的餐桌上大谈特谈自己如何力挽狂澜,将清净水公司从如此险境中解救出来的过程。

  “孩子他爸,那产品怎么办,净水器现在可不好卖了啊?”妈妈南田雅子问道。

  “哈哈,这就是吉人自有天相了,上个周末,竟然有人提着专利找上门来要求合作,而且不需要我立刻出钱,而是只要在这个产品上获得了利润,与他三七分账就可以,他什么事都不管,只管出技术和收钱,而且是我们拿七成,他只要三成,这样的好事都能被我碰上!”

  “会不会是骗子?他是主动找上门来的吗?”

  “不可能是骗子,前一段时间,电视上还报道过的,就是那个用一定的矿物配方,加入热水,可以模拟温泉效果的专利,他就是电视上报道的吉山先生,他主动找上门来,是因为我们的过滤器只要稍微改动一下生产环节,换一下芯子,就可以直接安装在各种水龙头上,放出来的热水就是温泉水了。

  而且最妙的是,这种东西,一个最多只能用三个月,也就是说,每过三个月,就要再来向我们买一次,哈哈。”

  柳生和岛摆摆手,他从销售员这种底层干起,什么人没见过?想要骗到他可不容易,何况,这人根本就是前段时间里,电视报道的对象,他正好看过这个报道,根本不可能是骗子。

  “那和岛,你没想过把这个专利买下来?”南田雅子问道。

  “嗨,人家又不是傻瓜,这种专利的市场前景可比饮用水强多了,日本有多少人想要泡温泉?而专门喝过滤饮用水的才多少人,要不是看在我们公司名声不错,又正好因为市场萎缩,生产线空了下来,人家才不会找上门来找我合作呢!”

  “吉川先生是研究型人才,他只不过是嫌经营麻烦,才愿意和我们公司三七分成,我已经是占了大便宜了,加上前段时间对吉川先生科研成果的电视报道,我连广告费都不知道要省下多少呢!”

  说到这里,柳生和岛又得意的一阵大笑。

  “说来也巧,要不是有了这份合作协议,我根本不可能说服樱花银行的经理给我提供上限八十亿日元的贷款额度,这边刚谈好贷款,那边富士银行的人就送上门来,这几天发生的事,简直是一环扣一环,顺利的不得了!”

  柳生元和端着手里的饭碗,看着父亲神采飞扬的样子,在饭碗的遮挡下,嘴角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