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宿命对决——‘杀人刀对活人剑’

第一百零五章 宿命对决——‘杀人刀对活人剑’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40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02

  

  “现在大家看到的是红方选手,来自阴流的著名剑客——柳生未德!他在前年曾经参加过武魂决,惜败于来自中国的枪法高手,枪王朱越的手中,而枪王朱越选手最终获得了那一届的武魂杯,所以,那一次的失败,却证明了柳生未德先生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而大家现在看到的蓝方选手则是今年新出现的少年剑客——黑假面,虽然这位剑客似乎年纪不大,以前也未有著名战绩,不过,既然能以少年的身份来到这个舞台,想必也是胸有成竹,只待一展身手了。”

  这已经是武魂决的第二轮,随着每一轮的淘汰,选手们比赛的场地越来越大,赛场能容纳的观众也越来越多,像是预选赛的时候,比赛场地只能容纳几十名观众,而在第一轮正式比赛时,赛场有两三百个座位。

  这一场比赛是武魂决的第二轮,不但出现了主动介绍双方选手的解说,连比赛场地的观众席也足有五百个座位了。

  “现在,是双方选手交流时间——”

  裁判向两人招了招手,让两人来到场地中央,说道。由于双方选手为同一国籍,自然也用不上裁判进行翻译了。

  柳生未德看了一眼柳生元和脸上的面具,面色有些不豫,开口说道:“少年人,不要没事想着哗众取宠,剑是要踏踏实实练的,不是弄一个面具就能提高剑道水准,而且,这么重要的比赛,你居然迟到了两分钟?你还有没有一个剑客对决斗应有的尊重?”

  “真是对不起,今天我参加期末考试,虽然提前交卷出来,但是还是因为路上堵车,迟到了,请您原谅。”柳生元和也很无奈,本来算好时间,交了卷子出来正好能赶上比赛,结果路上堵车半小时,好悬直接被判定失败。

  “——————”听到这么一个奇葩理由,柳生未德本来觉得自己作为剑道前辈,准备的一堆教训晚辈的话语,全被堵在嘴里,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好向裁判摆了摆手,示意对话结束。

  两人分头走擂台两端,裁判宣布开始以后,赶紧远离擂台,回到自己的裁判席上。

  “黑假面与柳生未德一左一右,站在擂台的两端,两位剑客一样的宽袍大袖的白色剑道服、一样的赤足、一样的武士刀,连身高都相差无几。”

  坐在另一侧,负责解说的男女两位主持开始暖场,随着武魂决比赛的一轮轮推进,组织方对比赛也越来越重视,无论从票价、转播权还是服务人员的数量来说,都是呈现指数上扬的。

  “细川老师,您曾经获得日本剑道大赏的第四名,在您看来,这两位剑客谁的胜望更大一些?”

  “其实这件事情不难判断,柳生未德先生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正是一位剑客最黄金的年龄阶段,他在两年前参加武魂决的时候,就已经可以与枪王朱越大师正面对抗,当然,他失败了,不过,这不影响大家对柳生未德的高度评价。”

  “而反过来,这位黑假面同学,嗯,请原谅我以同学这个称呼来称呼这位选手,即使带了面具,他也不能完全掩饰住自己的年龄,在我看来,这位黑假面绝对不超过十八岁,也就是说,这位很可能还是一个在读的高中学生。”

  “黑假面这次是第一次参加武魂决,在此之前,他没有任何参加武道大赛的记录,当然,他可能参加过学生之间的校际比赛?哈哈————

  那么,既没有丰富的比赛经验,从年龄上来说,黑假面也远没有达到剑客的巅峰时间段,在我看来,这场比赛黑假面取胜的机会不大。”

  “哇!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细川解说突然惊叫起来。

  在擂台上面,黑假面和柳生未德已经互相接近,柳生未德双手握持武士刀,将刀柄高举过头,刀尖微微向下前指,与自己的眉心向平行;而黑假面似乎犹豫的一下,然后双手握住刀柄,先将刀在眉心一竖,以剑正眼之后,将武士刀放平,刀刃向外,微微斜指。

  “红方选手柳生未德摆出一个剑构,这个剑构叫做——上弦月,是新阴流著名剑法——杀人刀的起手剑构。”

  “蓝方选手黑假面也摆出一个剑构,这个剑构叫做——里活*鸣响,乃是新阴流一门更著名的剑法,但几乎没人使用——活人剑的起手剑构。”

  “这让我想起剑道历史上的一场著名事件——新阴流内外门试合,难道在四百年后的今天,历史又将重演,我们又要看到一场杀人刀对活人剑的新阴流内讧吗?”

  “细川君,新阴流已经不存在了吧?”

  “是啊!当年声威赫赫,俨然日本剑道第一名门的新阴流,就是从内外门试合开始,迅速衰落下去的,甚至连流派的招牌都毁了,不过,不可否认,新阴流对日本剑道的深远影响,在四百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能看到许多练习新阴流剑道的剑客存在。”

  在擂台上,柳生未德看见对面的黑假面居然摆出这个剑构,心中大怒,暗道:‘一个乳臭未乾的小混蛋竟然敢这样看不起我,拿活人剑这种该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剑法来应付我?’

  本来上弦月这种剑构,乃是一种防守反击为主的剑构,柳生未德乃是看在对面不过是个学生的份上,让出先攻权给他,不过,看到对方居然摆出活人剑的起手剑构,实在是让他气的不轻。

  柳生未德自认乃是柳生家的正宗传人,当然他可不像柳生元和他们家,柳生元和也就是听老爹那么一说,连是不是老爹柳生和岛在开玩笑都不知道,而柳生未德家里确实有一本著名剑谱可以作为证明的。

  是的,柳生未德家中有一本新阴流秘传中的秘传——无刀之卷!这本书,或者说卷轴乃是他家中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秘典,不过和大家想的并不一样,这本书根本就不是什么剑法秘籍,也没什么‘无刀胜有刀’之类高大上的内容。

  这本书压根就和剑法没有任何关系,当真不愧对书名中的‘无刀’二字,通篇全是如何提高精神修养、养护身体的养生之道,别说刀了,里面连拳法都没有。

  连后世人传说,在‘无刀之卷’中,有一式‘无刀取’的神技,柳生未德可以很负责的说,除非他家里的‘无刀之卷’是假的,否则‘无刀取’这玩意根本就不是‘无刀之卷’上记载的东西。

  上弦月虽然以防守反击为主,不过当然也有主动进攻的变化方式,柳生未德一步一步向前移去,而对面的黑假面却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虽然活人剑的起手剑构本身不妨碍活动,但是对方这个态度在柳生未德眼里,明显是少年轻狂,不尊重剑客决斗的一种体现。

  而在观众眼中,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大家只看到柳生未德一步一步的仔细挪移,而黑假面却是胸有成竹的缓步向前。

  “细川君,您看黑假面这样胸有成竹,是不是他对于胜利很有把握了呢?”

  “哈哈,新晋剑手往往会在细节上犯错误,对于剑客来说,胜负决与0.1秒之内,而0.1秒是什么概念?正常人眨眼一次,需要的时间是0.2秒到0.4秒,也就是说,在剑客对决的时候,一次不恰当时机的眨眼就将决定胜负。”

  “而场上的两名选手,柳生未德表现出了一名剑客应有的谨慎素质,即使对手只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他仍然小心谨慎都对待。”

  “那么细川君,您的意思是这位黑假面——”

  “是的,这位黑假面可能还是与高手对战机会太少,不知道剑道高手对决,胜负只在一瞬间,像他这样前进,姿态当然潇洒,不过,他重心移动的过程因为他的行走的步法,变得有规律可循,柳生未德很可能利用他重心移动产生的不稳定性发起进攻,这将是黑假面失败的原因之一。”

  在擂台上,在黑假面这一步将落地未落地的时刻,正好是黑假面这一步前进的力量已经用尽,而脚未落地,无从发力的这一刻。

  柳生未德双手向下一转、朝前一送,他原本的上弦月剑构,剑柄在自己头侧,比自己头部稍高的位置,而这一转一送,武士刀转为中段前刺,在姿态转换中,武士刀自然而然的划出一个半圆,不但加强了穿刺了力量,而且封死了黑假面的反击路线。

  说句实话,虽然在家里和父亲商量好了,但柳生元和并不太适应这种表演性的打法,一般情况下,他要么随手施展周天武道,应付应付算了,如果遇到比较厉害的对手,他还是喜欢用八荒横行刀,一路猛砍过去,一刀不行就两刀,两刀不行,十刀百刀都在后面跟着呢,总有将对方砍趴下的时候。

  可是既然这次武魂决他偏偏是要来表演作秀,这就很尴尬了,对面这位老兄,水平嘛,有一点,偏偏还达不到和自己能有来有往的过几招地步,如果认真动手,柳生元和觉得,只要拔刀一击,保管这位老兄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算了,还是拿活人剑陪他玩吧,因为活人剑基本上没有什么突兀的进攻招式,正好适合眼下的场面,至少柳生元和不用担心对面反应过不过来,直接三两下结束了比赛。

  所以,在柳生元和无意选择中,这场比赛居然变成了‘杀人刀’对‘活人剑’的局面。

  “叮当叮、当叮当——”充满节奏感的刀剑交击声,从比赛一开始就没有停下过,两名白袍大袖的日本剑客,演出了一场几乎可以列入教科书级别的日本剑道对决,两柄武士刀上挥下斩、挑撩抹削,时不时的相互撞击。而两人的身姿更是随着刀势的展开,进退有序,显得潇洒自如。

  柳生未德刚劲有力,一刀一式进退分明,刀发如离弦之箭,刀收如山岳耸峙,连他自己对自己今天的表现都异常满意,这等剑法,算是得到了‘杀人刀’的精髓了吧?

  而黑假面如行云流水,刀与人似乎联合成了一个圆润的整体,刀进则人进,刀退则人退,就好像风中柳絮,随着柳生未德的进攻防御,飘然进退。

  两人你进我退,你退我进,所谓‘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即使不用伴奏背景音,单单是节奏感分明的刀剑交击声,也衬托的他们两人像是一对舞者搭档,在擂台上翩翩起舞。

  “这是一场跨越时空的宿命之战,四百年前,杀人刀与活人剑的交锋,撕裂了新阴流内门弟子的骄傲,将‘不杀之剑’的风采,从天空踩入泥潭。

  现在,每当我们一提起‘活人剑’,总将它与天朝春秋战国时代的宋襄公相提并论,认为这完全是一种哗众取宠,妇人之仁的理念,可是有谁想过,能在那个人吃人,整个世界充满戾气的时代,能提出‘不杀之剑’又需要何等的勇气!”

  在解说席上,细川先生停了片刻,又开始了解说。

  “现在大家眼前的这位黑假面,正在向我们诠释什么是‘不杀之剑’,在他的手里,武士刀从未指向过对方的要害部位,完全以对方的手臂,腿部作为攻击对象。

  攻击腿部,使对方无法跨步进攻;攻击手臂,使对方不得不收回手臂,从而瓦解对方的攻击。”

  “从这位戴着黑假面的少年剑客身上,我们有幸,在时隔四百年以后,瞻仰一代剑圣柳生宗严的风采和胸怀。以前我学剑的时候,听说新阴流内外门试合的悲剧,常常想,剑圣柳生宗严是否浪得虚名?

  不然,为何会创造出像‘活人剑’这样完全不实用的剑法,且提出‘不杀之剑’这种违背了剑道本意的理念?大家知道,剑道本身就是为了争斗搏杀而出现的技巧,硬要说‘不杀’,岂不是虚伪,而今天,看到黑假面的‘不杀之剑’,才知道自己的渺小,不该用自己狭隘的心灵,去度量创制出这一路伟大的、跨越时代剑法的柳生宗严大师,他的伟大人格和胸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