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章 金缕衣与柳生元和的决意

第一百章 金缕衣与柳生元和的决意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11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54

  

  无思无虑中,层层剑气在皮肤中凝聚、结网、勾连、相互支撑。

  时间悄悄流逝,不知不觉,柳生元和的心灵奇妙的和太阳同步上浮到了表层意识——当他睁开双眼,从他对面的窗户看向外面,太阳正一跃而出。

  睁开双眼的柳生元和,默默的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状态,全身上下的皮肤中,被一层又一层的剑气丝线充斥、包裹着,从皮肤表层一直到皮肤深处,皮肤和肌肉组织混合一起的地方,共计有四层剑气丝网。

  四层剑气之网层层叠叠,互相支撑勾连,连成一片内外沟通的体系。

  柳生元和伸出左手,在右手臂上狠狠一捏,却发现右手臂的皮肤只是略微下陷了一点,就在剑气丝网——柳生元和将之命名为‘金缕衣’,铁布衫2.0未免太low了——的支撑下反弹起来,而且全然不需要用力,完全是金缕衣的一种本能反应。

  柳生元和想到一种科技发展趋势——外骨骼,这种技术是从机甲概念中演化出来,为了帮助士兵增强移动能力和负重能力出现的单兵装备。

  外骨骼实用化有两个重要关口,在这个时代无法解决。

  一个重要关口就是没有足够的动力源,充电三小时,使用二十分钟,电池包还重的要死,这等装备显然无法投入实战。

  第二个缺陷就是在复杂运动中,作为机械结构的外骨骼很难和士兵的行动完全一致,从随身处理终端感应到士兵行动模式,再到驱动外骨骼配合士兵进行同步动作,这中间也需要一个计算和驱动的过程,并不能做到完全同步。

  不能完全同步,就需要士兵自己用体力来带动外骨骼行动,那就更是给士兵增加了不必要的负担。

  但是,对于拥有剑气构成的金缕衣,这两个问题锐柳生元和来说,都不是问题了,金缕衣本身就是按柳生元和的意志构成的,与柳生元和的躯体协调行动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大脑一个命令下来,本身就是同时驱动金缕衣和人体肌肉同步进行。

  至于动力源,柳生元和自己就是动力源。本身这套自制的‘外骨骼’就没啥重量,至于驱动,更是完全靠自身意志。

  假如这套金缕衣能像柳生元和想象中那样动起来的话,柳生元和就有两套动力系统了,第一套是他肌肉的动力,第二套则是他意志的动力。

  甚至未来,他对自己控制能力进一步增强,还能把两套动力系统分开来使用,比如说人累了,柳生元和可以用意志驱动这套剑气丝网来运动,让肌肉放松;如果精神疲倦,柳生元和可以让肌肉来运动,不再驱动这套剑气丝网,让精神放松一下。

  感觉着蕴含在皮肤中的金缕衣,即使无人知晓,柳生元和仍然禁不住得意微笑起来,这可是他真正意义上独创出来的东西,突破了前世今生的所有知识范畴。

  而且,晚上的准备工作,到此,也算是完成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也许是因为昨晚,强行调动所有意志编织金缕衣的缘故,柳生元和早上感觉到精神疲惫不堪,强撑着出去,和家人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补觉去了。

  这一睡,柳生元和一直睡到了下午四点,期间妈妈大概进来看过几次,不过儿子既然睡的这么香,南田雅子自然不会强行叫醒儿子,儿子几个月以来,的确修行太辛苦了,能睡就多睡一会儿吧。

  等到柳生元和从深沉的睡眠中醒过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似乎昨晚的意志过度消耗,变成了一种锻炼,至少现在,柳生元和觉得自己和金缕衣的联系似乎更清晰了一点。

  到了下午六点半,青木廉次驱车来到楼下,恭恭敬敬的敲门,请见师父柳生元和,当时是小林樱去开的门,结果青木廉次一口一个师母叫的流畅无比,倒把小樱弄得小脸红彤彤的不知所措。

  ——————————————

  “咳咳,各位弟子依次报上名来!”柳生元和坐在自己专用的剑道室里,他为了自己坐的舒服一点,专门弄了一个厚一点的蒲团过来,不然,就算是盘腿坐着,也还会有点不舒服。

  这当然有些不符合心一流的传统跪坐方式,不过柳生元和要这样,现在也没人敢管他。

  不过,在他面前的弟子们,却还只能跪坐在地板上。装修的很是有些日本古风的剑道室里,他一个人坐在垫子上,面前是前排六人,后排三人,跪坐成两排。这就是他的九名弟子了。

  青木行见和两位教习又跑来旁听柳生元和的课程,他们和柳生元和平行,坐在侧面。

  至于没来的两位教习已经离开东京都,巡视各处剑道道场去了,这是教习们的日常工作,却也不能放松。

  在那天宗堂仪式,收下九名弟子以后,柳生元和除了第一次上课给九位弟子演示了一遍心一流的所有秘剑,并布置了练习‘活人剑’的功课以外(还不让人家说话),根本就没注意这九名弟子都叫什么名字。

  于是,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由于仪式当天,柳生元和略有紧张外加心不在焉,他竟然没记住弟子们的名字,今天只好让各位弟子自己报一下名字。

  这也就比直说‘老师我没留意你们这些小渣渣,所以没记住你们的名字’稍微好那么一点。

  “青木廉次——”

  “青木绘真——”

  “长元名!见过老师。”紧挨着柳生元和指定的男女首席弟子之后,年岁最长的男弟子报上名来,同时一脸郑重,恭恭敬敬的行了跪礼,没有因为柳生元和可能没有记住他们的名字而露出丝毫轻慢之色。

  “竹内弓子!见过老师。”另一位超过三十岁的女弟子,紧接着恭恭敬敬的跪礼参见。

  “白木光——”

  “天海翼——”

  先是柳生元和在心一流收录的六名弟子,一一行着跪礼报上名来,然后,轮到跪坐在第二排的三名记名弟子报上名字。

  “大野正容——”

  “佐佐木恒——”

  “大岛朝云——”

  “咳咳,大家好,从今天开始起,你们就要和我一起练习剑道了。”柳生元和说着说着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感觉。

  他没见过传统的日本剑道流派师徒之间是如何相处的。

  在学校里面,大山中岩他们几个好歹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大,就算自己摆点架子,那些学长与混混们也一个个恭恭敬敬,但这些人不过是和柳生元和年龄相差不多的少年,就算柳生元和摆点师父架子,其实还是开玩笑性质居多(人家可没当开玩笑),总算没多大心理压力。

  可是在这个青木馆里,本身装修就是仿古式的,下面的弟子们,最小的一个十三岁,那就不说了,最大的三十多,比自己父母也小不到哪里去,在下面毕恭毕敬给自己行大礼,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虽然心理上有些别扭,总算柳生元和也明白,今时今日,他的身份不同了。

  作为心一流的最高师范,别说就下面几个弟子,就算是心一流流派里面所有成员,对他行跪礼,按日本剑道流派礼仪,都算是正常的。

  “各位——,各位弟子,也不瞒大家说,剑道上我自认还是有些天分,做你们的老师,也算是绰绰有余,不过为人处世上面嘛,大家就要包涵了,可能我有些做不好的地方,大家可以提出指正!”

  柳生元和说了一通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合适的话,不过他也不是什么能言之士,能顺利的表达自己意思就不错了。

  “师父,弟子不敢如此放肆!”在下面的长元名大声说道。他家上数三辈都是心一流的弟子,也只有日本这种国家文化,才可能有这样祖祖辈辈都是同一个剑道流派弟子的情况出现。

  长元名这次居然有机会拜入心一流的最高师范名下,不光是他,连他的父亲和爷爷都为之欣喜。

  也许剑道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个健身,修心养性的活动,但是对于长元名来说,心一流是他爷爷的家,也是他父亲的家,还是他的家,未来,还是他子孙后代的家,这是日本文化中特有的家臣式企业文化,是从武士家臣历代服侍主家的传统中演化出来的一种独特风俗。

  所以,在柳生元和看来,他收下心一流弟子作为自己的弟子,乃是老师教学生的方式,当然,由于日本的文化特色,这些师徒关系会比老师和学生更紧密一些,获得弟子的尊重更多一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支配弟子去做一些事情。

  可是,他的认知和长元名这种弟子的认知是不同的,作为在剑道流派长大,以剑道为职业的长元名看来,心一流不仅仅是一个流派,更是自己的主家,他这种人就属于‘谱代家臣’,是要世世代代效忠的心一流,而柳生元和就是这个企业的最高技术指导者。

  长元名跪在下面,捅了捅身边青木廉次的腿,意思是‘你作为大师兄,首席弟子,这时候就该出来帮师父说话了。’

  “弟子遵命!”大腿被身边的长元名一戳,青木廉次反应过来,连忙行了一个跪礼,大声回答道。

  “弟子遵命!”其他几位弟子跟着行跪礼,大声回答。

  长元名心中虽然有些不同意见,不过为了和大家保持一致,他也只好同时行跪礼回答:“弟子遵命!”

  日本有一个特别的习惯,就是在同一组人里面,如果有人和大家不一致,那就会在日后的日子里,受到各种有形无形的排斥。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想被排斥,哪怕周围的人都是傻瓜,你也得把自己装成一个傻瓜,不然就叫做‘不懂阅读环境’,在日本社会里是混不下去的。

  “好,那么开始今天的教学!廉次,你先来。”柳生元和总算把这个尴尬的开场白应付过去,忙不迭的进入下一个环节。

  经过几天对比着录像的练习,加之青木廉次本来就有一些‘活人剑’的底子,这一次他演示的剑法明显进步了许多,虽然还不能说是行云流水,但至少也已经达到流畅的地步。

  一遍‘活人剑’施展完毕,青木廉次站在场地中间,向着柳生元和躬身行礼,等待着师父的点评。

  柳生元和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伸手摆了摆,让他站到一边去。

  青木廉次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剑法练习的不好,不过在这个场合当然不敢说些什么,乖乖的走到墙边,看着下一位同门演示剑法。

  柳生元和看完了九名弟子的剑法,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这才发现‘活人剑’的缺点。

  ‘活人剑’能全面锻炼身体各个部位当然是好事,不过这种锻炼法的缺点却是短时间内,无法锻炼出强壮的肌肉和强大的爆发力。

  柳生元和自己是全面锻炼身体各部位,进行全面发展的类型,所以有些想当然了。

  他倒是能靠着身体的全面强大和高度协调,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但是其他人不行啊,像是自己这九名弟子,身体的协调性还是个半吊子,基本还没入门,而‘活人剑’这么练下去,对爆发力也没有多大帮助。

  这就像是属性加点游戏,你要平均加点,自然基础扎实,前程远大,可是短时间内,却万万打不过单一力量加点的人物。

  像是中岛汉方这等剑豪,本身基础就好,自然只要加强协调性,补足一些人体不常用到的地方的锻炼功课,将各种动作流畅的衔接起来,就能有很大进步。

  可自己这九名弟子却不过是一些新手,连身体锻炼都苦工未足,自己就急着让他们修行‘活人剑’,看来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这简直是一个悖论,要想变得强悍,就要有强大的爆发力;要想变得更强大,却需要全身上下贯通一致的力量体系,一个很快能见到成绩;另外一个却是漫长的水磨工夫。

  想必当年新阴流内门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才导致隐患深埋,最终风流云散。

  犹豫的半天,柳生元和终于还是下了狠心,反正又不是自己什么人,就看他们的命好不好了!

  “长元名和青木兄妹留下,其他弟子今天课程结束,回去自行练习!”既然下了决心,柳生元和抬头扫视了一下,干净利索的发出号令。

  长元名三十三岁,比柳生元和的父亲柳生和岛要年轻三岁,在柳生元和的家里,就数父亲年龄最大,也就是说,父亲的锻炼方法,需要最先准备好才行。

  所以,长元名就是柳生元和第一个选出来的试验品,反正,按照正常的修行方法,这位老兄这辈子踏入剑豪境界的希望都很渺茫了。

  目送各位弟子摸不着头脑的走出剑道室,柳生元和淡淡的说道:“长元君,你过来。”

  “嗨,老师您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长元名站了起来,向着柳生元和躬身行礼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