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九十九章 铁布衫2.0

第九十九章 铁布衫2.0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292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53

  

  “嗯——,等下带他来我的休息室,我先看看再做决定。”柳生元和没有一口拒绝,他需要透彻人体的奥秘,自然观察的样本越多越好。

  不过,柳生元和知道,自己是绝对没有精力去无穷无尽的研究不同人体样本的奥秘,只能有选择的,针对一些具有独特特征的样本进行探索。

  而安德鲁的身材如此高大,动作也算得敏捷,这样的人,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毕竟要负担如此高大沉重的身体,想必骨骼、肌腱和内脏,与常见的小个子人群会有所不同。

  当然,安德鲁这样身材的人并非独一无二,可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撞到手里来了,那么柳生元和还是愿意浪费些时间,看看安德鲁的身体结构到底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

  尤其这是第一个白种人的观察样本,本来柳生元和就计划,要将来对不同人种的样本进行调查,像安德鲁这样送上门来的样本,就算不是收为弟子(长期观察样本),至少也应该好好看看。

  “啊?您答应了?太好了,谢谢您,黑假面大师!”说着,卡莉热情的冲了过来,张开双臂就要拥抱以示感谢。

  见到这位红发大妞如此热情的礼节,柳生元和颇有些不习惯,你说这要是旁边没人,接受这样的礼节也就罢了,现在有这么多人在场,尤其是还有自己的两位弟子,为了保住自己为人师表的形象,柳生元和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避让开来。

  柳生元和这一步,虽然步子不大,但就像是地板上抹着一层油一般,看着不起眼的一小步,却平平的滑退出去足有两米,这主要是卡莉这位红发大妞,身高就有一米九以上,不但身高腿长,手臂也不短,不退出这么远的距离,还真有可能被她一把捞到。

  “哇哦!”卡莉虽然没有能拥抱到柳生元和,不过她倒是不以为意,来日本之前,她也看过一些关于东方的风俗习惯,自然也知道东方人并不像是西方人那样,将拥抱作为一种正常礼节。

  “黑假面大师您可真棒,这一步可真酷。”虽然没有完成这个拥抱礼仪,但是卡莉挑起一根大拇指,为柳生元和施展的步法点了一个赞。

  卡莉其实挺想学刚才柳生元和这种滑行一般的后退步法,在她看来,这一步如果能学到手,简直可以围绕这种滑步的技巧编出好几只独特的舞蹈出来。

  卡莉是一名舞蹈者,嗯,给人伴舞的那种,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明星,有朝一日能登上百老汇的舞台。

  不过,卡莉知道,得寸进尺会引人反感,还是先把男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想到这里,卡莉赶紧奔了回去。

  “安德鲁,安德鲁,赶快把你这身铁壳子脱了,黑假面男孩愿意指点你一下,快!”

  一路小跑,当卡莉赶回蓝方选手休息室的时候,安德鲁正在史密斯的帮助下,费力的脱卸着钢铁铠甲,这玩意穿上去不容易,脱下来也同样费力,不但有许多锁扣和松紧带,有的地方还得拿螺丝刀拧螺丝才行。

  ————————————

  在红方选手休息室里,柳生元和倒是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他连汗都没出半滴,不过既然答应了卡莉,要帮那位大个子安德鲁看一看,柳生元和就没有摘下面具,而是随口分析不同铠甲在格斗中的优势劣势以及如何应对。

  青木兄妹认真的听着,手里还拿着笔记本,倒是颇有一副课堂老师讲课的样子。

  柳生元和正说着话,休息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三人走了进来。

  “黑假面大师,他就是安德鲁,这位叫史密斯。”红发的卡莉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然后向柳生元和介绍身边的两位大个子。

  “嗯,安德鲁,你过来我看看。”柳生元和正坐在一张沙发椅上,伸手招了招。

  “嗨!”安德鲁学着日本礼仪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然后才恭敬的走上前来,毕竟是有求于人,安德鲁虽然内向,但也不是笨蛋。

  柳生元和伸手按在安德鲁的腹部,没办法,这位安德鲁个子实在太高,柳生元和为了摆谱又是坐着的,也只能够得着腹部了。

  无形无质的内劲一扫而过,安德鲁的身体结构果然和柳生元和这段时日以来见过的其他人颇有不同。

  首先他的骨骼就明显要比其他人粗壮不少,这倒是应有之意,没有更粗壮的骨骼,肯定无法支撑起这样庞大的身体;

  其次,肠道按比例来说要比黄种人要短,这是人种问题,也不用太过在意;

  再次,安德鲁的肌肉结构却出现固化现象,这么说吧,安德鲁的肌肉明显是靠单一运动练出来的,从肌肉纤维的分布方式就可以看出,这位大汉平日里主要锻炼方式应该是卧推、倒吊曲体、负重下蹲三种锻炼方式。

  “安德鲁,你这样的练习方式很难成为一名高手。从今以后,你要把日常的卧推、倒吊曲体、负重下蹲几项主要锻炼方式减少一些,改为长跑和一些体操类的柔韧性训练。人体肌肉会随着你的锻炼方式产生特定的增生方式,按照你现在的锻炼方式,很容易把肌肉练死了。你要注意这一点了。”

  在卡莉和史密斯看来,这位带着黑色假面的少年大师,只是伸手在安德鲁的小腹处按了一下,就淡然开口指点,这实在有些扯淡了,就算是最权威的运动专家,也得看看测试数据或者问问情况吧?

  不过,柳生元和一开口,三人就吓了一跳,史密斯用手碰了碰卡莉,小声的问:“你刚才给黑假面大师介绍过安德鲁的平时锻炼情况?”

  “没有,绝对没有!”卡莉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般。

  安德鲁虽然站在最前面,可是三人离得本来就不远,后面两人的话他也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在他的心里,眼前这位黑假面大师就从大师升格为神棍/半仙。

  “大师,您能指点我一下,具体我该如何锻炼吗?”安德鲁恭恭敬敬的弯腰俯首,为了能不要显得自己居高临下,这腰弯的都超过九十度了。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指导你,只能对你说这些。如果你想进一步学习,可以在武魂决结束后,到日本来找我。”柳生元和挥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大师,大师,我怎么才能联系到您?”

  “廉次,给他一个你的联系方式。”柳生元和头也不抬,随口吩咐自己的弟子,这只不过是随手的一步落子,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也许将来自己会需要多一个不同人种的试验品?

  除了这些,未来,他也可能需要一个美国方面介入接口,毕竟论起科技发展来,世界三大商业圈中,美国的科技是最先进的。

  ——————————————

  对选手来说,武魂决正式比赛并不是一天连着一天,一来参加武魂决比赛的选手很多,需要轮流安排比赛;二来武魂决是高强度的冷兵器格斗比赛,连续进行比赛也不利于选手体力恢复,假如选手累的像狗一样,在擂台上表现不好,岂不是会影响收视率?

  所以,赢下了这一场比赛以后,柳生元和的下一场比赛被安排在一周以后,也就是下周三。

  “师父,您看是不是抽时间给我们上一次课?”在回去的车上,青木廉次小心翼翼的提出要求,这位少年师父实在有点特立独行(其实是不懂该怎么做师父,没这个经验),刚收了徒弟,就整天不露一面。

  现在师兄弟们的日常训练全是他在张罗组织,可是人家拜师是冲着师父来的,又不是冲着他这个大师兄来的。

  认真说起来,九位弟子中,青木廉次也就是有把握能击败几位比自己年纪小的师弟师妹,论起实战来,他是万万当不起大师兄这个称呼的。

  “嗯——好吧,你明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我看看这段日子,你们练习的进度。”柳生元和摘下面具,想了想,的确到了该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了。

  ——————————————

  夜半时分,今天是阴天,看不见月亮和星星,只有黑沉沉的云彩压在东京都的上空。

  刚回家的时候,柳生元和被老妈像看怪物一样堵在门口打量了半天,才把他放进门来。

  南田雅子在看直播的时候,对儿子表现出来了力量感觉实在有点难以置信,那么大块头的对手,竟然在和儿子正面角力的时候认输了?

  在妈妈南田雅子的心里,对于武道的认知还局限于力气大,装备好的水平,看着这样一位人间坦克都被儿子轻易的击败,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但如此,吃完晚饭的时候,柳生元和还偷偷的听到妈妈很高兴的对父亲说:“亲爱的,昨天咱们投注在儿子身上,赚了多少?儿子这么厉害,我们下一轮可要多投注一些!这么稳赚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啦!”

  好吧,这是亲妈,很正常。

  ————————————————

  今天晚上,是柳生元和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本来他还想慢慢来的,不过明天就要与众位弟子见面了,为了明天的一些打算,今天晚上自己就要抓紧了。

  做完了今天的功课,嗯,包括考试前的复习和身体锻炼两项,柳生元和走进自己的房间。

  如今他的房间也变了一个样子,以前还有些少年的玩具和书桌课椅,而现在,整个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墙上钉着几个架子,挂着数柄刀剑,这几柄刀剑都是没有开锋的那种,而在家里,真正开锋的只有一把‘洗雪’,还被锁在柜子里。

  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弟弟明光跑进来偷拿去玩,不开锋的刀剑还好,像‘洗雪’这种吹毛可断的利器,在弟弟手中,不把自己弄伤就算谢天谢地了。

  除了这几柄刀剑,屋子里就只有几个蒲团和一张床,房间地板上铺着厚厚一层黑色的地毯,其他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统一的雪白,象征着天阳地阴的道教风格,而在放置蒲团处背景墙壁上,画着一个大大的阴阳鱼太极图。

  本来风格倒是很和谐,唯一违和的就是太极图的阴阳鱼鱼眼,这两个鱼眼不是一黑一白的两个原点,在黑点的位置是柳生元和的卡通风格头像,而在白点的位置是小林樱的卡通头像。

  这是小樱的手笔,她觉得柳生元和的剑法精神像是道教推崇的行云流水,所以在装修房间的时候,她就建议在这堵墙上画上太极图,柳生元和倒是无可无不可,他也不在乎这些小细节,反正小樱开心就好。结果等他回家留神一看,也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小樱的这个灵感说起来还是来自一部卡通片《剑圣葛南》,小樱觉得里面的主角和自己的未婚夫很像,都是少年无敌的剑客,所以就按照主角柯南的练功房来给自己的未婚夫进行装修了。

  至于头像的问题,小樱说这段时间两人一个光忙着复习应考,另一个忙着武魂决,连一起约会的时间都很少,小樱生怕元和君忘了她,所以要在元和君的房间里,给自己留一个位置。

  柳生元和听着还觉得挺感动的,这么一个奇葩的太极图,看多了似乎也顺眼起来。

  照例完成的日常修行,柳生元和将墙上的‘白虹’摘了下来横在膝前,先是双手合十拜了三拜。

  第一拜,见贤思齐。取‘白虹’坚韧、不屈、锋芒之意。作为观想的对象,柳生元和将之视为自己精神的具现。

  第二拜,正心诚意。取正道,弃杂念。

  第三拜,拜的是天地人心,四方水土。带着对家人、世界的感激之心,踏上自己前进之路。

  三拜以毕,柳生元和安静的坐在蒲团上,返照心灵,第一步是深潭观想。

  在静坐中,渐渐将心灵视为一口深潭,无数杂念正飘浮在潭水中,使得潭水浑浊,而深潭观想法就是模拟潭水中杂质沉淀的过程,使得杂念渐渐沉入潭底,只留下清澈的潭水。

  随着心灵潭水逐渐清澈,柳生元和渐渐心神澄净,白天里的争斗比武,未来的打算、家人的温馨都渐渐淡去,只有空明的心灵中,唯有着一点执念,这一点执念就是柳生元和对于衰老死亡的恐惧和对长生的坚持,这一点执念像是一盏灯火,提醒着他,照耀着他,让他不至于迷失在这种空明状态下。

  第一步功夫既然完成,观想的对象就从深潭转为‘白虹’。

  以剑为喻,有所谓‘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地方以顺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

  而在柳生元和的观想中,只取长剑‘直之无前’之意。

  呼吸吞吐,丝丝缕缕的寒气被吸入肺部,在两侧肺叶的剑气种子中周转几圈,其中精华自然被吸入剑气种子之中,而其他剑气又被吐出,让这些剑气弥漫在身边,渐渐被吸附在身体皮肤表面。

  自从上次剑气散去以后,柳生元和发现,这些散失的剑气其实并不会消失,而是会自动吸附在身体周围的皮肤上面,渗入毛孔,只是由于太过稀薄,所以自己就算是在内视中,也很难发觉。

  直到柳生元和在心灵中观想出‘白虹’剑,进一步提炼集中精神,才偶然发觉这些稀薄的剑气所在,当这些剑气稀薄到了如此地步以后,竟然可以渗入皮肤,在无意识中帮助自己清理皮肤毛孔污垢、过滤皮肤呼吸的空气,这让柳生元和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皮肤组织是一种多孔、多层次的人体表层覆盖物,也就是说,皮肤组织并不像是内脏组织一样无隙可乘的,既然这些稀薄的剑气能渗透进皮肤,那么自然就能在皮肤组织中留存下来。

  这些日子以来,柳生元和天天夜里苦修剑气,让这些逸散的剑气积蓄在皮肤表面,渐渐向皮肤深处渗透,现在,这些剑气甚至渗透到了皮肤组织和肌肉组织混合交界的地方。

  柳生元和深吸一口气,就算在心无杂念的空灵境界中,也不禁略感觉到一点紧张,如果今天他能够成功,就代表着一种迈入超凡的可能性,这是一条有可能跨入长生不死的道路,不由他不在意。

  剑气和内劲不同,剑气拥有无形和有质的两个方面,同时又和内劲一样,与意志紧密关联,柳生元和甚至怀疑,剑气能成为意志的独立载体,不过这个怀疑现在还没有任何办法证明。

  蕴藏在皮肤表面和皮肤以下的剑气,渐渐凝聚,成为一条一条即使在内视中,也几乎微不可查的丝线,这些丝线在毛孔中、在皮肤组织的间隙里、在表皮组织和真皮组织的交界处纵横交错,构成了一张潜伏在皮肤表面的大网,笼罩住柳生元和的整个身躯。

  这些微不可查的剑气丝线相互勾连,蔓延在柳生元和的整个皮肤组织中,组成了一张大网,假如说原本的皮肤组织是水泥,那么这些剑气丝线就是混在水泥中的钢筋,让柳生元和的皮肤具备了更强的韧性和弹性。

  如果柳生元和原本的皮肤经过修行可以称之为——铁布衫的话,那么在这件铁布衫里面,参杂了层层剑气丝网以后,柳生元和觉得,这现在自己这门进化过的外功,可以称之为铁布衫2.0版,嗯,似乎这个名字有点low?

  胖子已经207斤了,可喜可贺。这章的时间紧了点,刚刚重新修改了几处语病,对不起。胖子现在写这点字都很勉强才能保持及时发布,实在手残,但是可以说尽力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