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九十七章 第一场正式比赛

第九十七章 第一场正式比赛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6178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49

  

  “明天儿子就要正式开始比赛了,你收看直播的手续还没办好?”南田雅子来到书房,不高兴的瞪着正在看着电脑屏幕的丈夫。

  “家里的事情不是你管的吗?这段时间我比较忙,一时还没顾得上这个。”柳生和岛一边在书房里计算机屏幕上查看着什么,一边回答妻子。

  “可有线电视收费开通频道以前都是你去办的啊!”南田雅子很不满,丈夫怎么一点也不把儿子的比赛放在心上?。

  “雅子,最近公司有些麻烦,我的确忘记了,对不起!”柳生和岛从屏幕前移开视线,看着自己的妻子,道歉说。

  “啊!公司遇到了什么麻烦?”看着丈夫抬起的头,疲惫的眼睛里明显布满了血丝,南田雅子有些自责,自己光顾着儿子了,这段时间却没有关心丈夫遇到了什么麻烦。

  她走上前去,轻轻把丈夫的头抱到怀里,双手轻轻的按揉着柳生和岛的太阳穴,让丈夫能够放松一下。

  “前一段时间,不是家里装上了直饮水吗,昨天上午东京都知事宣布,要在两个月时间内,完成东京都区域的所有管道改造工程,这样,咱们公司的目标市场就一下子萎缩下来。这个过渡时间段要比原先预想的一年时间要快的太多了,很多计划都要改变,所以现在公司里工作很多。”

  柳生和岛将头后仰,舒服的靠在妻子的怀里,闭上双眼。

  “那这次危机,公司能应付过去吗?”南田雅子担心的问,清净水公司凝聚着丈夫大量的心血,先不说钱不钱的问题,光是事业失败这一件事情,就已经是人到中年的丈夫的一个残酷的打击了。

  “没问题,以前那么困难,公司还不是发展起来了?现在公司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在业内也算有些名气,虽然的确有些困难,但是应对过去,问题不大。”

  虽然目前公司面对的环境十分恶劣,毕竟这种整个市场的政策性萎缩,不是一个小小的生产过滤芯的公司可以扭转,但是作为一个从销售员白手起家的柳生和岛,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

  夫妻二人都不再说话,静静的依偎着。南田雅子给丈夫按摩太阳穴的手越发轻柔起来,过了一会儿,柳生和岛发出轻微的呼噜声,南田雅子看着靠在自己胸口的,丈夫的头上,已经出现了几根白发。

  温柔的微笑出现在南田雅子的嘴角,丈夫和自己都结婚十六年了啊!

  ————————————

  “武魂决的现场票真是太贵了!这才是正式比赛的第一轮,就要两万日元一张,简直是抢劫。”说话的是柳生元和收录弟子中,年龄最大的长元名,他抖了抖手里的一张票据,不满的说。

  “你还有机会抱怨票价高,我们想去现场都去不了!”这是其他几位年龄根本达不到入场要求的弟子。

  这个时间段,九位弟子正聚集在柳生元和的剑道室里,虽然柳生元和很是偷懒,自从上次布置下来,要求大家练习‘活人剑’以后,就没了人影,平日里根本不来这里带着他们练习,不过,作为首席弟子的青木廉次可勤快的很。

  在老爹青木行见的耳提面命下,他每天都组织师兄弟姐妹一起练习‘活人剑’,对着录像,每个人都要当众演示,然后大家互相纠正,几天下来,居然形成了每天晚上七点到九点,师兄弟们一起定时上课的习惯。

  “嘿嘿,不过大师兄就好了,直接作为师父的助手入场,连票都不用买,观看的位置还是最好的!”虽然长元名的岁数要比青木廉次大了接近一倍,不过,青木廉次是老师指定的首席弟子,只要是在柳生元和门下,无论多大岁数,都得管青木廉次叫一声‘师兄’。

  “这个,我是沾着师父的光啦,哈哈。”青木廉次打了个哈哈,连忙把话头一转,“大家赶紧练习,现在师父忙着准备武魂决,顾不上我们,等师父想起来要检查功课,大家的‘活人剑’如果不能让师父满意,哼哼,谁知道师父会怎么处理咱们?”

  “练习,练习——”

  ——————————————

  在整个运动园区中,这时已经到处可见铺天盖地的海报和广告、气球和模型手办。当然,就像嵩山少林寺边上有大量出售武林秘籍的书店一样,这里也有出售各类秘技秘本,甚至还附带教学光盘。

  不过,例如太上神剑、焚天八式这种一听就过于高大上的秘籍,练不练得成,那就见仁见智,看个人能力了。

  今天是武魂决正式比赛开始的第三天,正式比赛并不是一天就能比完一轮的,主要是参赛人员实在太多。为了时间上尽量不互相冲突,各场比赛时间会相互错开一些,实行单场淘汰制,这种单场淘汰制一直要持续到第四轮以后,决出三十二强,才会改变赛制。

  而柳生元和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就在今天下午三点。

  说起来,举办武魂决这种比赛,虽然需要大量的基础建设投入,各种医院设施、运动场所和娱乐场所,以及配套的宾馆影院的投资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是由于武魂决年年都在日本举行,所以这些建设成本可以摊薄在每一年上面,就像欧林匹克运动会如果年年在同一个地点举行,不需要重复建设运动场馆的话,那么,就是一头猪来主持,也一定能赚到钱!

  ——————————

  “师父,时间到了!”青木廉次俯身鞠了一躬,低声对正在闭目端坐的柳生元和说道。

  “是吗?那就走吧。”柳生元和缓缓张开双眼,站起身,顺手提起身边的‘洗雪’仿制品,从容的走出休息室,从红方选手通道踏入赛场。

  青木廉次和青木绘真跟在他的身后,分左右两侧拱卫在他的左右。

  本来应该是高桥广美和青木廉次作为助手跟在他身后的,不过青木绘真左磨右磨,柳生元和没办法,只好让她代替高桥广美跟在身边,毕竟青木绘真算是自己的弟子,又是学姐,作为剑客,来见见世面也没什么不好。

  而高桥广美来了也只是白看一场戏而已,她又不是学剑的人,除了能看个热闹,也没什么其他作用。

  学姐青木绘真如果不是作为自己的助手,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武魂决比赛现场观摩,毕竟她才十五岁,年龄摆在那里。

  “安德鲁,安德鲁!我们赢定了,你的对手我刚才看到了,就是一个小孩,连铠甲都没穿,真不知道他的父母怎么这么狠心,让一个孩子参加这种比赛,你等下小心别把人打死了!”

  卡莉冲进蓝方选手休息室里,对正在穿戴铠甲的安德鲁说道。

  “我会小心的。”在全金属的头盔中,安德鲁闷声闷气的回答道。

  ‘哐啷哐啷’沉重的金属落地声音响起,一个金属巨人从对面蓝方选手通道中走了出来,他全身上下被铠甲包裹的严丝合缝,只有头部正面的金属面具上有些缝隙,供铠甲的穿戴者看向外面。

  两人站在一东一西的两个入口,视觉对比是如此强烈,以致于连观众席上面,陪着安德鲁来日本的几个朋友都忍不住纷纷开口调侃:

  “安德鲁,你这头熊,你是要欺负小孩吗?”

  “这简直太不公平了,安德鲁穿着这样的铠甲,还让这位小朋友怎么打?”

  “哈哈哈,简直是熊要殴打猴子啊!”

  “咝!”青木绘真倒吸了一口冷气,本来她对柳生元和信心十足,虽然柳生元和仅仅给他们上过两节课,顶多演示过切四酮靶,但是青木绘真可以说,柳生元和是她见过、听说过的最强的剑客。

  不过,面前这位大块头,虽然因为穿着铠甲,看不到人到底长的有多高,但是从铠甲的外观上看,铠甲里面的人身高至少也要两米以上,肩膀宽度也要一米二以上,整个人向前迈步移动的时候,每走一步,连房间的地面都要震动一下,简直是活生生的人形坦克。

  他的左手手里拿着一柄单手锤,锤头看起来倒是不算很大,大概只比拳头稍微大点,不过那是和握锤的巨人相比。在青木绘真看起来,这锤头和自己脑袋大小也相差无几了。而巨人的右手还挽着一面盾牌,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出盾牌的厚度,但光是盾牌的直径,就少说有一米以上。

  这么大的一面盾牌,随便往哪里一放,那就是铜墙铁壁,看看师父/学弟手中提着的武士刀,撑死了算也不过三指宽,一米多长,平日里看看倒也是寒光闪闪,颇有威慑力,可是,和对面这位巨人一比,感觉上就像是一把小铅笔刀似的。

  即使青木绘真原本对柳生元和再有信心,看见对面走出来的这位人形坦克以后,青木绘真也觉得胜利的希望不大。

  在这位巨人身边,还有两个人高马大的西方人陪同他一起走出选手通道,这两人应该就是他的助手了,两位助手一男一女,其中那位小个子的女性,身高至少也要有一米九。

  青木绘真回头看看自己这边,哥哥青木廉次算最高的,身高不会超过一米八二;师父/学弟柳生元和本来看着身材修长挺拔,不过跟对面的巨人一比,简直就成了竹竿。

  至于自己,脱了鞋还不到一米六,干脆还是不提了。

  ————————————

  即使青木绘真再担心,比赛也还是要开始,一位金发的西方人裁判走到擂台边上,示意比赛双方来到他的身边。

  柳生元和戴着黑色面具,宽袍大袖,赤足飘飘然走了上去,站在裁判的左侧;对面的那位铠甲人,‘哐啷哐啷’的迈着沉重的步伐也慢慢的走了上去,站在裁判的右侧。

  正式比赛是有对话时间的,裁判的工作是为双方介绍一下自己的对手,同时给场上选手一个弃权的选择时间。

  “红方——重装狂熊,体重一百五十八公斤,铠甲重三十二公斤,武器单手锤,盾牌,单手锤重十一公斤。红方有无异议?”

  “没有,不过你可以建议对面这位选手抓紧时间弃权,不然会受伤的。”对面的安德鲁在头盔里面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然后裁判把他的话翻译成日语告诉柳生元和。

  “不用,请帮我谢谢他的好意,看在这份好意份上,我不会让他受伤的。”在黑色假面的遮掩下,看不太清楚出柳生元和有什么表情,只是嘴角微微上翘,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裁判又把这句话翻译了过去。

  “哈哈哈,安德鲁,你可不要弄伤了这个好心的孩子!”站在擂台下,红头发的卡莉大声笑着说。

  “蓝方——黑假面,体重七十一公斤,护甲重四公斤,武器武士刀,重二公斤。蓝方有无异议?”

  “没有。”柳生元和回答道。

  “双方选手均无异议,双方选手退至擂台两端!”裁判双手一分,示意两人退到擂台两端。

  两人各自走到擂台一端,这里按照走出来的选手通道颜色不同,地上画的有两个对应选手通道颜色的圆圈,这就是选手在开始比赛时,最初站立的地方。

  在双方都站立在圆圈中之后,裁判远离擂台,站在离擂台三米外,带有护罩的一个平台上大声宣布:“比赛开始!”

  柳生元和赤着双足,不紧不慢的朝擂台中间走去,大袖飘飘,显得悠闲自在;对面,号称是重甲狂熊的安德鲁也不紧不慢的走向擂台中间,他的每一步都带着‘哐啷哐啷’的铠甲撞击声,似乎连如此坚实的擂台都在微微震动。

  青木廉次看着在长方形擂台上渐渐接近的二人,双手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本来他认为自己师父柳生元和是日本顶尖的剑豪,是武魂杯的有力竞争者,再怎么说,总不会在第一轮比赛中阴沟里翻船,所以在比赛前,他根本没有把这场比赛放在心上。

  可是对面这位重甲狂熊,块头比一头真熊还要大,看上去实在太强壮,那一身铠甲和盾牌,简直无懈可击。

  师父手中的武士刀,在对方庞大的身躯下,看着是那么单薄,简直跟一条铁片无异。

  青木廉次很怀疑,即使武魂决允许使用开锋的武器,武士刀恐怕也不能劈开对方的铠甲。

  更别说武魂决比赛前,双方的武器都要经过检查,确保没有开锋。这样,就算对方站着不动让师父砍,估计都砍不动,何况对方身材如此庞大,武器如此沉重,师父只要被击中一下,什么防刺服,特殊龟甲,全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青木廉次简直想不出,师父怎么才能赢下这场比赛。

  这简直是一场不公平的对决!

  就在青木廉次在台下愤愤不平的时候,柳生元和与安德鲁已经互相接近到了可以出手的地步。

  “呼——”带着一阵风声,安德鲁的单手锤朝柳生元和的肩膀处横扫过来。安德鲁其实并不在意柳生元和与自己之间的距离,虽然被击中铠甲会扣半分,但是靠这个要击败自己,至少需要击中自己六次,这谈何容易?

  自己又不是死人?这么大一块盾牌,随便一挡,就可以遮住整个正面。而自己的锤子,只要击中对方一次,不管击中哪里,对面这根竹竿想必都会被一次击倒,唯一要注意的是,自己得收着点力气,可不要打死人了。

  虽然参加武魂决,生死文书上规定了生死自负,但是安德鲁还没有嗜血到无缘无故,就想打死一个陌生人的地步,他是为了奖金来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来。

  所以,这一锤他连一半的力气都没用上,一来是留点气力应付对方躲避以后的反击,二来却是怕力气用大了,直接把对方打死了。

  安德鲁原本的职业是一位美国的职业摔角手,是的,他本身并不是格斗专家,也不能算是一位真正的武者,美国的摔角比赛与其说是空手格斗,还不如说是擂台表演来的贴合实际。

  他们的摔角比斗,甚至还带着剧本和解说词的,连动作都是事先排练过的,看着似乎惊险暴力,其实在这帮身强力壮,又久经训练的摔角手来说,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在美国,最出名的格斗运动,也不是摔角运动。

  论起赛事的排名,首先最著名也是最残酷,拥有最多拥护者的比赛——世界无差别格斗大奖赛;然后是按体重,分为不同重量级的拳击比赛;最后才轮的上职业摔角大赛。

  当然,选手的收入也是按这三大赛事的排名顺序,直线下降。

  如果说无差别格斗的顶尖好手,一场重要比赛下来,一般都可以获得以亿计算的美金,那么拳击比赛的冠军一般单场收入都不会超过一个亿(个别特别受欢迎的选手例外)。

  而职业摔角,即使是最著名的那几个选手,单场比赛收入能超过三千万就要谢天谢地了。

  安德鲁参加职业摔角还不到两年,这个行当表演能力比身体强壮更重要,安德鲁虽然对自己的肌肉很有信心,但是他混得并不怎么如意。

  安德鲁曾经也想过,干脆参加拳击或者无差别格斗算了,可是拳击的基础训练上,他的步法和协调性不太过关,而按他的体重,也只能参加重量级比赛,这个级别的拳手,论身板也不见得比他差到哪里去,他在里面占不到什么便宜。

  而无差别格斗他更是只看了几场,就彻底放弃了参加比赛的想法,无差别格斗实在太可怕了,里面那些怪物,一拳能打碎几块砖头的,根本就不上台面。

  曾经有一位高手在电视节目上公开表演,一秒钟之内,六脚踢弯了六根钢棍,每一根钢棍都有健身房里,举重的杠铃杆子那么粗。

  而就是这位在电视节目上表演惊人腿法的老兄,死在下一场无差别格斗的擂台上,讽刺的是,他正是被人一脚踢断了脖子而死的。

  自从看了这场比赛之后,安德鲁就完全放弃了参加无差别格斗大赛的念头,准备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小摔角手了。不过,最近他的女朋友卡莉,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

  在东方的日本,有一种和美国无差别格斗大赛同等级别的武道比赛,叫做武魂决!

  这个比赛和无差别格斗大赛不同的是,它可以带着防具上场,只要你有力气,想穿多厚的护甲都可以,而且双方使用的武器不能开刃。尤其美妙的是,只要通过预选赛,进入正式比赛,就有奖金和转播分成可以拿,这可不像是其他比赛,一定要打到顶尖级别的圈子里,才有转播权分成可以拿。

  啊!这是上帝赐予我的发财机会!安德鲁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他也不指望自己能获得冠军,只要找点武魂决的录像来看看就知道,这个比赛的历届冠军也都是一帮怪物。不过,在前面几轮总不会运气这么不好,正好遇到这些怪物吧?

  反正只要通过前面几轮,获得的收入也能让自己满意了。自己别的没有,力气却是大把大把的,到时候铠甲自己能穿多厚就穿多厚,至少没危险不是吗?

  在预选赛开始之前,安德鲁还略有些不安,他生怕遇到一位拿着重武器的老兄,这样他就有些吃亏了,毕竟这身铠甲防护能力是没的说,可是也实在影响行动,对手如果使用锤子,棍子等武器,只需要抡圆的砸下来,自己穿着这身铠甲,躲避是不用想了,只能用盾牌硬抗,假如对手的力气不比自己小,那么自己就会先天上处于不利地位。

  不过,踏出准备室,看到自己的对手,安德鲁顿时放下心来,这种拿着刀片的对手他最喜欢了,自己这一身铠甲,就算站着让他砍都没问题,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自己能不能在被击中六次之前,把对方赶下擂台了。

  是的,如果不是擂台空间有限,安德鲁还真没把握能赢,对方只要绕着他跑,穿着这身玩意,他是肯定追不上的。

  但这个擂台只有十米长,六米宽,别看听起来有六十平方米那么大,但是安德鲁两手一伸就有三米多接近四米,再加上手里的单手锤,足足可以控制接近五米的宽度,根本不担心拦不住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