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九十三章 心一流的隐忧?

第九十三章 心一流的隐忧?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919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40

  

  “野口大师,您说的是哪一路秘剑?”虽然颇感意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野口正大师,能在这个场合,被称一句大师的,都具有剑豪的身份,没见看连青木行见宗主,都没人叫他一声大师吗?不过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野口正大师,柳生元和仍然温和的回答这位大师的问题。

  今天可是心一流开宗堂的大好日子,柳生元和作为今天的主角,就算装,也得装的成熟稳重、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毕竟他不是以一个初中生的身份站在这里,而是代表整个心一流的最高师范。

  作为心一流的宗主,青木行见一直暗暗关注着柳生元和这边,今天这位少年是绝对的主角,可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在剑道上他当然没什么可挑剔的,但在人际交往应酬上,多少还是让青木行见有些不放心,何况,青木行见的心里还有一层阴云笼罩。

  所以,看见野口正大师朝柳生元和这边走过来的时候,青木行见也朝连忙向几个正在闲话的人说了一声‘抱歉’,急忙朝这边走了过来,正好听见柳生元和的回答。

  青木行见连忙插嘴说道:“野口大师,今天可是柳生君收徒的大好日子,您如果有什么问题想要交流,请改日来我们青木道场,大家坐下来慢慢说,今天这个场合,可不适合演示剑道。”

  “啊!您说的是,青木宗主,我失礼了。那么,明天我登门请教,您看可以吗?”野口正也是一位中年帅哥,不过在柳生元和看来,他和青木行见两人之间似乎有点不那么对头,说话的时候,感觉两人都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思。

  不过,柳生元和也不知道这两位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自然不便插嘴。

  当然,这个时候也不适合当着野口大师的面,开口询问青木宗主到底为什么急着赶过来打断他们的对话。

  所以柳生元和也不说话,站在一边静观其变。

  “这件事可不是我答应就行了,柳生师范最近正在参加武魂决,他不一定能抽出时间来。”青木行见笑着回答野口大师。

  柳生元和总觉得青木行见似乎笑的有点勉强。

  “柳生君也参加这一届的武魂决吗?那可真是年少有为,那柳生君觉得我什么时候拜访比较方便呢?我听从您的安排!”

  “下周的周末吧,武魂决的预选赛已经结束了。我的第一场正式比赛被安排在下周再下周的周三,下周末我有些时间,野口大师,您看那个时间方便吗?”

  柳生元和觉得青木行见脸色好像有点不对,他不知其中到底有什么问题,所以特意将约定的时间尽量朝后面推了推,这样,中间大约可以空出六七天的时间,就算其中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想办法缓冲周旋一下。

  “那真是太感谢了,那么柳生君、青木君,我下周周末再登门请教。”野口正微微鞠了一躬,风度翩翩的后退两步,才转身离开,朝其他人群处走去。

  “柳生君,等下全部结束以后,你留一下,我有些话和你说。”看着野口正转身而去的背影,青木行见低声的说。

  ————————————

  柳生元和作为今天的主角,他可以不用迎宾,但是送客却是一定要送到门口的。

  等到观礼的宾客一一离去,柳生元和回到心一流的宗堂里面,过了一会儿,青木行见也走了进来,随在他身后的除了青木兄妹,还有心一流的四位教习。

  几个人坐在一处花木掩映的阁亭里面,青木兄妹作为弟子站在柳生元和的身后,倒让老爹青木行见一个人坐在对面。不过这是日本剑道流派的风俗习惯,在流派内,首先是师徒关系,然后才是父子兄弟。

  “柳生君,我们心一流和野口大师所在的夜风惊雪流,有些历史渊源在里面。我们两派多有恩怨,野口大师提出请教剑道,未必安了好心。您刚才不该一口答应他的。”

  “心一流和夜风惊雪流都是从柳生新阴流获得‘免许状’的弟子手中创立的,不过‘夜风惊雪流’的创立者,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姬武士银千代,可能是由于创立者是女子的缘故,夜风惊雪流讲究的是‘月与剑、樱与剑、月与樱,剑势具有樱花飘零之美。’

  嗯,在战国时代,日本各位大名的女儿或者女性家人,多有拜入夜风惊雪流学习剑道的,曾经有一段时间,夜风惊雪流根本不收录男弟子。

  据说,写‘月之抄’的柳生十兵卫三严大师,都曾经专门到夜风惊雪流求学过。

  而我们心一流创立者,青木行久大师,和银千代大师曾经是同门,他创立当时还叫直心流的剑道流派理念是‘心如剑,剑如心,心剑如一。’

  我们两个流派同出于柳生新阴流,可是剑道的理念南辕北辙,尤其是后来,由于地域原因,我们两家流派常常位于不同的阵营,交手次数着实不少。

  这倒也算了,到了现代,这么多年过去了,历史上那些恩恩怨怨早就看淡了,现代的日本剑道界,大家都是为了传承剑道,维护国家声誉共同作战,甚至我的祖父,和夜风惊雪流的前代宗主还是生死之交。

  只不过由于剑道理念的问题,两边的弟子其实还是时常有些口角冲突。

  七年前,我去夜风惊雪流拜会一位老朋友时,曾经随口说过夜风惊雪流的传承似乎有些不全,对于新阴流的秘技——乱云,他们弄到秘本根本就是伪本,里面很多错漏之处。

  这话让野口大师听到了——当时他还不是大师,他向我借取心一流保存的乱云的秘本去对照学习,不过大概是他最终没学会的缘故,他总觉得我留了一手,资料给的不全。

  咱们心一流的乱云秘本,本身也不是什么古籍原本,而是通过其他途径收集的影印件,在影印件上看来,的确是缺少了最后一页,可这最后一页当时收集来的时候,原主人交代过,那其实是秘册的封底,上面没什么东西的,但是这就很难和野口大师说清楚了。

  今天他倒也不一定是心怀恶意,据我了解,野口大师还算是比较光明磊落的一个人,可能只是听说柳生君成为‘免许皆传’,那么从你这里讨教一下剑法的真意,那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如果他是心怀恶意,那就是觉得柳生君这么年轻的岁数,不可能掌握心一流的所有秘技,柳生君的‘免许皆传’名不符实,想通过剑道的请教,来让我们出一个丑!”

  青木行见说到这里,看向柳生元和,顿了顿继续说道:“这里现在都是自己人,我也不妨直说,当初为了让十四岁的柳生君能有资格参加剑豪试,我将他的名分报为心一流的‘免许皆传’,只有这样,才能让剑豪会的诸位大师,无法直接以柳生君的年龄为由,来拒绝他参加剑豪试。

  但是,如果有人以心一流的各路秘剑向柳生君请教的话,柳生君如果不能解答,这个谎言就要被拆穿了。本来我是想,在心一流内部,怎么都好办,而在心一流以外,其他剑道流派的弟子们,也不会有机会来向柳生君请教我们心一流的秘剑,可是,夜风惊雪流与我们心一流渊源颇深,却是有一些少数秘剑是双方共有的。

  如果我们私下违反剑道界传统,授予柳生君‘免许皆传状’这件事被拆穿,对我们心一流的声誉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心一流刚刚有些起色,不能承受这种打击。因此,我决定,假如实在遮掩不下去的话,我会承担起责任,引咎辞去宗主的职位,成为教习。”

  在场的众人沉默下来,其实这根本不是一个解决办法,只是青木行见作为宗主,承担了这个不名誉的责任而已。

  柳生元和看了看,坐在周围的四位教习都不说话,个个面色沉重,亭子里的气氛一时间压抑起来。

  柳生元和突然笑了起来:“青木伯伯,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就是这点事啊,这件事很容易解决,这几天我抽点时间,把心一流的秘剑资料看看就行了,您不用担心。”

  “柳生君,你的年纪到底还轻,还是对剑道界的规矩不太了解,‘免许皆传’对一个流派何等重要?别人向你请教,不是说听你解释两句就行的,是要你真正将秘技施展出来,并且要得到大家认可,认为你真的修成了这一路秘剑才行。

  这不是光摆出一个剑构架子,就能被人承认的。”坐在青木行见边上,年龄最大的教习西村玖城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其他几位教习也纷纷点头赞同,就连站在柳生元和身后的青木兄妹也点了点头,显然认为柳生元和把‘免许皆传’看得太简单了。

  听到这个答案,柳生元和不但没有气馁,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西村教习,您请放心吧,我想,我应该可以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有人指责我演示的剑法不对,并非正确的秘剑,和大家认知的剑法有所不同。那么我干脆就直接说,‘这就是我理解中的秘剑!你们不认识,只不过是你们见识浅薄,理解错误而已,我给你们演示的秘剑才是正确的!’,想必就凭我我挂着‘免许皆传’的头衔,有资格能进一步质疑我的人也没有几个了。

  如果还有人坚持质疑,那就是不给我‘免许皆传’柳生元和面子,我就会直接现场挑战,用剑来分辨,到底谁才是正确的!”

  在场的几位教习,包括宗主青木行见在内,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种近乎无赖的方法,在他们看来,绝对能行得通!

  日本剑道注重实战,崇拜强者,在剑道界里最有力的声音,是靠剑发出,而不是靠嘴来说的。

  打不过别人,还硬要说自己是对的,这在日本剑道界里面是不可想象的。

  以新阴流覆灭那一战来举例,在当时日本上层中,修行新阴流内门活人剑的,除了柳生家本家之外,都是有名有姓的上层贵族,再不济也得是一名顶级豪商子弟。

  可是,如此潜势力庞大的新阴流内门,一战之下,依然短短数年就土崩瓦解,谁都没办法拯救,即使当时新阴流内门还有三位剑豪都没用,为什么?就是因为在御前试合中,众目睽睽之下,外门弟子们用剑证明了,所谓‘不杀之剑’的超然立意,所谓新阴流内门剑法高超根本就是一个骗局,内门的‘活人剑’就是花架子!

  在日本的剑道界里,打不过别人,不管你是不是内门,你都不是正宗,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要不然,十几年没出剑豪的心一流,为什么从宗主到教习,每个人都忧心忡忡?

  要不是被逼到饥不择食,青木行见能看见柳生元和这么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一发现他剑道水平惊人,就马上像恶狗见了骨头似的,急吼吼的推荐去参加剑豪试,甚至不惜作假给他弄了一个‘免许皆传’的名分?要知道那时候柳生元和与他们认识都还没多长时间呢。

  实在是青木行见近年来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别看心一流仍然家大业大,其实已经危机四伏,只要一点火星,就有可能点起毁灭的火焰。

  强者为王的理念,从古至今,一直是日本剑道界的主流,水平差还想开门立派?等着人家上门踢馆吧!但是换句话说,剑道强者,说出来的话,也没人敢随便反驳,毕竟到了最后很可能到真刀相对,用剑来证明谁才是对的,没那个水平就别发出反驳的声音。

  所以,当柳生元和充满信心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家都笑了起来,的确,这个办法绝对可以堵住剑道界绝大多数人的嘴。

  按照柳生元和说的办法,除非创立这些秘剑的剑豪们当场复活,才有资格在没有击败柳生元和的前提下,质疑柳生元和的秘剑真假问题。不然,在日本剑道界里,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质疑胜利者。

  ————————————

  “咳咳,今天不算是正式上课,只能说给大家演示一下心一流的种种秘剑,让大家心里有一个底,愿意学习那些剑法,男同学,呃,不,男弟子们到青木廉次那里去汇总一下,女弟子到青木绘真那里去登记。

  以后,除了大课我会叫大家一起来,统一说一下我的剑道理念和基本锻炼方式,其他就是针对个人的特别指导了,由于每个人的剑道基础和身体条件不一样,我会根据不同情况,分别进行指导,会布置每个人的练习作业,如果不能完成,会有处罚,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心一流共有二百一十四路秘剑,最早的秘剑传承于四百年前的青木行久大师,而最近的秘剑则是二十一年前,由青木行峰大师添加进来的。

  下面我按时间顺序,演示心一流秘剑,从中大家应该可以看出一些心一流剑道的发展脉络,当然,我也会做一定的讲解,不过因为时间关系,今天禁止提问。”

  柳生元和站在心一流内道场中,最大的一间剑道室里,给自己的九名弟子讲课。说道正儿八经的讲课,他也没啥经验,所以,现在他的讲话方式,倒是和学校里老师讲课的样子相差无几。

  这已经是收徒仪式以后的第三天,作为老师,就算不是天天带着弟子们锻炼,也不能总是不见面吧?

  所以在青木行见等人的催促之下,还没想好怎么教徒弟的柳生元和,也只好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了。

  既然是匆匆忙忙的赶鸭子上架,没准备好如何授课的柳生元和,当然有些表情不自然,幸好柳生元和这几天为了应付周末要找上门来的野口正大师,专门翻阅了心一流的秘剑传承资料,结果发现,野口正大师最有可能请教的‘乱云’,根本就不属于心一流传承,那是新阴流的剑法,

  也就是说,柳生元和就算不会这一路‘乱云’,也不能证明什么东西。

  为了掩饰自己不擅长教学,柳生元和很直白的提出‘禁止提问’,意思就是,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这帮渣渣听着就好,不要唧唧歪歪。

  本来,这样也就算是可以把这帮弟子们糊弄过去了,以后一对一教学的时候,自然可以多做手脚,可是,站在墙边的这五位是干什么来的,一个个瞪着眼睛,竖着耳朵,比面前的两排学员还要全神贯注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