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九十二章 宗堂收徒仪式

第九十二章 宗堂收徒仪式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566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38

  

  “元和,你没受伤吧?”比赛已经结束,南田雅子冲了过来,抓住柳生元和的胳膊,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刚才真把她吓死了,从她座位那边的角度看过去,刚才自己的儿子似乎就要被对手一枪刺死了。

  虽然柳生元和曾经在母亲面前表演过种种神异之处,可是在刚才南田雅子亲眼看到儿子落入险境到那一刻,哪里还记得自己的儿子是如何强大?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已经避无可避,马上就要被敌人刺中,顿时失态的尖叫起来。

  可是,在那一刻,本来也许儿子还是可以抵挡的,结果听到自己的惊叫声,竟然把头扭了过来,在那时,南田雅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幸好儿子实在剑术不凡,就算这等在南田雅子看来,已经是绝境的情况下,也只是随手划拉两下,轻描淡写的就应付过去,可是,就算这样,南田雅子还是感到阵阵后怕。

  “元和,吓死妈妈了,妈妈以后不能在现场看你比赛了,实在太吓人了。”南田雅子决定,以后自己还是在家里看直播,甚至看录像算了。

  自己担惊受怕也就算了,要是再像今天一样,让儿子在擂台上分心,如果有个好歹,自己还不得后悔死!

  “额,妈妈,你不用这么担心,儿子很强,不会有问题的。”

  “算了,元和,妈妈还是在家里看吧,我这心脏实在有点受不了。”

  “元和,别说你妈了,连爸爸都有点心口疼,下次我们不到现场来了,万一像今天一样,影响了你的比赛就不好了。”柳生和岛扶着自己的妻子,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看着儿子在擂台上刀光剑影,才发现,自己的心理准备,和现场观战的感觉完全是两码事。

  要不是他还算勉强镇定,拉住了想要冲出去的妻子,还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他也赞同妻子的决定,武魂决可不是学生间的比赛,前一段时间,儿子参加的东京都初级中学剑道赏,大家看着轻松放心,心情愉快,可那是穿着护具,拿着竹剑,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今天在现场一看,两方全是真刀真枪,看着就杀伤力惊人,偏偏儿子身上穿着一身剑道服,看起来还不如参加东京都初级中学剑道赏时,穿的护具具有防护力!

  当然,柳生和岛和南田雅子其实知道儿子这一身剑道服的惊人防御力,在参加比赛之前,儿子就给他们介绍过了,单从防御力来说,这身看起来单薄的剑道服,还要超过一般的防弹衣。

  可是,知道归知道,就像一般人知道自己身穿防弹衣,可以挡住子弹,可有谁没事让别人朝自己开两枪试试?

  尤其是关心则乱,两人在现场观看的时候,一看到儿子落入险境,哪里还记得这件剑道服的防护力问题?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儿子处境危险!在刚才那一刻,柳生和岛发现自己和妻子一样,就算知道儿子的武力已经达到非人级别,但在现场亲眼看着儿子比武,还是忍不住担心。

  “对不起,爸爸妈妈,让你们担心了。”柳生元和看着妈妈直到现在还毫无血色的脸庞,心里着实有些愧疚,他低下头,低声的说。

  “没事没事,元和,不过,后面的比赛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要受伤了。”柳生和岛拍了怕儿子的肩膀,比赛都结束了,柳生和岛当然放心下来,自己儿子的剑道,自己是亲眼看过的,其实应该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当时比赛中,紧张的心情让自己忘记了儿子剑法到底有多厉害了。

  儿子现在已经比自己还高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当年一个小小的婴儿,转眼间已经长的这么高大,可以与天下武道高手,同台争锋了。

  柳生和岛仿佛看见还是四岁的柳生元和,听到自己说,自家是剑圣柳生的后裔,就兴高采烈的拿着一根小树枝,一本正经的在屋子里嘿、哈、嘿、哈,努力劈砍的样子。

  那时候家里生活虽然已经改善了很多,但屋子也还不大,元和的身高才刚刚超过二儿子的摇篮底板的高度,妻子整天在家里忙碌,就为了照顾两个孩子。

  这些往事仿佛还在眼前,一转眼,儿子都这么大了,站在自己的身前,竟然要微微低着头和自己说话了。

  ————————————————

  转眼间,一周的时间过去,在这一周里,柳生元和又完成了两场预选赛,算是获得参加武魂决正式比赛的入场券。当然,这两场比赛,柳生和岛和南田雅子没有到现场给他加油。

  他们只是在家里等着,等柳生元和回来,给大家描述一下比赛过程。(预选赛不上直播,只有一些被选出来,特别精彩的比赛会以录像方式提供播放服务。)

  不过,这两场比赛过程真的乏善可陈。柳生元和遇到的对手基本上都可以归类于——有两下子,但是还远远不能称之为好手的那种武者,这些人一个个胆子倒是不小,就这么点能耐,居然敢参加武魂决这种需要签订生死文书的比赛。

  妈妈和小樱两人对柳生元和回家以后,说给她们听的比赛过程有些不满,因为他回家总结比赛情况的时候,只有一句话“这么差的水平居然也敢来参加武魂决?”

  至于问柳生元和在比赛中使用了什么绝技战胜对手,柳生元和表示,自己还没机会使用什么绝技,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

  “柳生君?您的武魂决预选赛结束了吧?”打电话过来的是心一流的青木行见宗主。

  “结束了,宗主您有什么事吗?”电话打来的时候,柳生元和正在温习课本,预选赛的选手水平之差,让他对正式比赛也有点提不起精神,最近,他除了日常修行之外,常常把课本翻出来复习一下,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是这样,您要求的弟子人选已经选定了,最近我们准备开宗堂,为你举行收徒典礼!”

  “啊?人选已经定好了吗?”不知不觉中,柳生元和发现自己也是要开门收徒的人了。

  “大部分都是我们心一流的人,还有几个记名弟子,是其他流派推荐交流的人选,这是我们现代剑道流派的一种习惯了。听说你要收徒,很多剑豪都推荐了人选过来,没想到柳生君已经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这些记名弟子只有旁听的权利,没有提问的资格,不过,柳生君如果心情好,也可以点播一下他们。”

  “时间上怎么安排?”

  “当然按柳生君你的意思,由您来决定,什么时候举行仪式。”

  “那就这个周末吧,也不要拖下去了,下面我还有期末考试和武魂决的正式比赛呢。”

  周末,东京都千代田区的一处高级公寓楼。

  千代田区是日本东京最精华的一个区,柳生元和家就在千代田区里面,区区五百多平米的家庭面积,居然要十五亿日元,可见这里房价之高。

  而这栋高级公寓楼,整栋大楼都是心一流的宗产。这栋大楼的外表倒和其他公寓楼没什么两样,不过,里面却装修的古色古香(当然是日本风格),底层整个楼层打通,布置的有假山鱼池,七米高的天花板上绘制着蓝天白云、在池塘边,小型的水车带着竹筒,‘哒哒’的敲击在池塘边的岩石上,使得这里更显得幽静。

  这里就是心一流的宗堂所在,随着东京都的大发展,原本低矮的平房,全都变成高楼大厦,尤其是千代田区这样的精华地区,即使是心一流的势力,也抵抗不了房地产开发的大势,无奈之下,只好用原本的地皮,置换成这样的高层公寓,在大楼里面,尽量通过人工装修,复原出宗堂的模样。

  当然,这里的地皮说是寸土寸金也不过分,毕竟心一流有四百年的历史,光是原本老式剑道馆传下来的地皮就不知道值多少钱了。所以,心一流钱倒是不缺,缺的是剑道(这才是主业)上的声望。

  现在,青木行见容光焕发,这十几年来,心一流每日愈下的压力,全压在他的肩膀上。作为心一流的宗主,他已经很久没有踏踏实实的睡过一个好觉了,直到最近由于柳生元和的加入,这些压力才烟消云散。

  青木行见站在宗堂门口迎接各路宾朋,本来这种事情让心一流的几位教习来做就可以了,不过,这次心一流原本按照柳生元和的意思,是不准备弄得这么高调的,可是,在剑豪会一众剑豪们的推波助澜之下,消息越传越广,几乎东京都里,所有的剑道流派都知道,心一流将要重新崛起了。

  光是递上拜帖,约定今天前来观礼的剑豪就有十一位之多,虽然青木行见身为宗主,但是在这些剑豪面前,却也要站在门外迎宾,才算符合礼数。

  虽然站在门外迎宾有点累,但青木行见心中却是异常高兴的,别说自己站在门外迎宾,要放在以前,这些剑豪请都不一定能请得动。

  今天,不但是心一流大开宗堂,最高师范收录弟子的仪式,同时,也是心一流重新走上剑道界第一阶层的宣告仪式!

  “藤原大师,欢迎您代表阴流前来观礼!”

  “佐佐木大师,欢迎您代表飞燕流前来观礼!”

  “星野大师和广田小姐,欢迎两位代表天取神剑流前来观礼!”

  “宫本大师,欢迎你代表二天一心流前来观礼!”

  “柴田大师,欢迎您代表影流前来观礼!”

  “野口大师,欢迎您代表夜风惊雪流前来观礼!”

  “中岛大师,欢迎您代表——”

  省略以下部分人员————

  总之,今天日本剑道界可以说济济一堂,几乎所有在东京的剑道流派都派有代表前来,这倒不是柳生元和的面子有这么大,而是剑豪会的推波助澜,和心一流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沉默了十几年,但是在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心一流的剑道馆还是不少的,现在,心一流又一次出现了‘免许皆传、最高师范’,这可以说是剑道界的一件奇事。

  要知道,日本剑道已经发展了上千年,历史悠久的门派甚至也有延续千年的。

  在如此漫长的时光中,一个流派不知道积累了多少秘技,就算收集的其他流派秘技不算,只算本流派历代高手创制的秘技,也是堆积如山,‘师范’的称号也就算了,每个流派都有,可是‘免许皆传’,要获得这个称号的剑客,必须要精通自身流派的所有秘技才可以。

  剑道流派传承的时间越长,‘免许皆传’这样的称号就越难以获得。

  就算是日本最著名的几位剑豪,如大岛慧等,也没有获得过‘免许皆传’的称号,天取神剑流历史实在太悠久了,悠久到了连大岛慧这样的流派核心人物都说不清有多少秘传书在资料库里面,更别说一一练习,精通所有秘技了。

  日本剑道界里,只有佐佐木真平,拥有飞燕流的‘免许皆传’称号!不过飞燕流几乎是佐佐木家一脉单传,整个流派小猫小狗三两只,所以积累下来的秘技倒也不算太多,还可以说的过去。

  一个能在十四岁的年龄,获得心一流这样已经有四百年历史的剑道流派,授予‘免许皆传’称号的剑客,无论如何,都值得大家来见上一面,当然,要不是有剑豪会在后面背书,估计也没有多少剑道界的人相信这种荒谬的事情。

  如果是欺世盗名,那心一流就洋相出大了。

  “我说青木社长,我们这个样子会不会很傻?”柳生元和坐在准备室里,在镜子前面的一张沙发转椅上,三四个人正围着他忙忙碌碌,虽然柳生元和对自己的长相已经颇为满意,不过,显然在专业人士看来,还大有加工的余地。

  而在他的边上的另外一张转椅上,坐着青木绘真,也有一个化妆师在她脸上涂涂抹抹,当然这个待遇就比不上柳生元和了,毕竟一个是今天的主角,另外一个嘛,只能算配角,还得带上‘之一’二字。

  “师父,您老人家就别叽叽歪歪了,化妆半个小时,您就说了半个小时,明明比我还小一岁呢,怎么话比我妈还多,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啰嗦呢?”青木绘真不耐烦的说,本来她就有点紧张,旁边这位新鲜师父还说个不停,要不是念在现在自己是他的弟子,青木绘真早就跳起来了。

  “嗨,这不是有点紧张嘛!你是怎么和师父说话的?我唠叨你就该老实听着,师道尊严、尊师重道懂不懂?”自从定下了师徒名分,柳生元和一旦说不过青木绘真,就立刻把老师的名分摆出来,屡试不爽,这也是青木绘真越来越不尊重这位老师的原因之一。

  “诶,等等、等等,你要干什么?”柳生元和看着镜子里,理发师的动作,连忙叫了起来。理发你不拿着推子,拿出一把剃刀是要干嘛?拿剃刀就拿呗,你用手撸起自己的前额头发干什么?

  “柳生大师,我要为您理一个古代剑客的发型!”在站在背后,正拿起剃刀的理发师理直气壮的说。

  “你先等等,有效果图没有?先拿给我看看。”

  理发师从身边抽出一本杂志,翻到相关部分,指给他看。

  ‘我去!’图片上,樱花片片飞舞中,一位白衣如雪的美男子,腰间配带一柄武士刀,站立在樱花树下。

  这些都很正常、很美型,但是,不正常的是脑袋。

  美男剑客的前半截脑门被剃的光光溜溜、锃明刷亮,在图片上似乎还可以看见反光;后半截头发被梳成一根硬撅撅的短发髻,果然是日本传统武士发型,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不行,坚决不行!”经过柳生元和的再三坚持,理发师甚为遗憾的表示,柳生元和的审美观有严重问题,显然不能理解日本古装武士之美!旁边的青木绘真早就笑成一团。

  不过,柳生元和今日身份不同,在他的一再坚持下,理发师还是只能稍微给他修整了一下发型,没有大动,前额留了些碎发,整理一下鬓角。反正,全部化妆完毕以后,在镜子里的人看上去果然比平日里还要精神三分。

  ——————————————————

  “弟子行礼!”

  心一流里有专门主持这种仪式的人才,有条不紊的一步一步,引导着大家完成了拜师仪式。

  柳生元和本次共计收录九位弟子,正式弟子六位,记名弟子三位,其中,青木廉次和青木绘真被列为首席男女弟子,另外四位都是心一流从各个道场的内弟子中,精选出来的。

  按照柳生元和的要求,三十岁以上的各有一男一女、二十岁左右的也各有一男一女,再加上青木兄妹,就是他的六名正式弟子。

  而三位记名弟子都是剑豪会里的同仁们塞进来委托培养的弟子了,分别是佐佐木真平的一个后辈,佐佐木恒,今年才十三岁;另外一个却是警视厅的剑道好手大野,算是剑豪天野明峰的弟子,今年也快要三十岁了。最后一位却是广田和子推荐过来的,天取神剑流的一名内弟子,算是大岛慧一系的一位侄女,大岛朝云,今年刚刚二十出头。

  这样算起来,柳生元和的弟子覆盖了从十三岁到三十五岁的男女样本,也算是达到了他的最初愿望,至于样本可能还不太够的问题,反正再多的人他也没精力去一一指导、教授了,所以这也不算什么缺点。

  正式的拜师仪式结束后,就是大家随意交流的时间了,来观礼的剑客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闲聊着,反正整整一层楼面打通,地方大的很,在错落有致的人工景致中,到处都有沙发、长椅和茶几,可以供人闲坐闲谈。

  一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走到柳生元和的身边,打了个招呼:“柳生大师,您好,在下是夜风惊雪流的野口正,在下有一路秘剑百思不得其解,正好心一流里也保存有这一路剑法,想请柳生大师为我解惑!”

  胖子发现,保持低运动量的活动状态,人容易有比较好的精神状态,至于减肥效果还已经不错了,胖子称了一下,现在214斤,小数点后就不说了。(。98),按照这个速度减下去,胖子在明年年中,就该可以减到160斤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