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九十一章 武魂决的预选赛

第九十一章 武魂决的预选赛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268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37

  

  “今天就是柳生君的初战吧?”在剑豪会的会议大厅里面,几位剑豪正在闲聊。

  “嗯,柳生君已经出发前往预选赛赛场了。”星野幽明一边看着三维投影,一边顺口回答。

  “每次看这一段,我都觉得佐佐木首席和柳生君真是深不可测,虽然项目组的那些专家们把这些动作分析的头头是道,可是人怎么可能做得出来这种动作?”

  “那帮专家又不管你能不能做出来,只要他们算出来可以就行了。”

  “这实在太难了,佐佐木首席和柳生君和我们并称剑豪,可是我们也差的太多了吧?”

  “得了吧,什么并称剑豪,人家那是半步剑圣,你凭什么和人家并称?”

  “诶?今天不是预选赛么?柳生君怎么去了?”

  “奥,这事我知道,柳生君说他没有这种大赛的经验,要从预选赛里积累些经验,所以没有动用剑豪会的推荐权。”

  “——那柳生君恐怕要失望了,只要有点能力或者声望的选手都可以直接从正式比赛打起的,参加预选赛的人,一般都是来混一个参加过武魂决比赛的名头。”

  “哈哈,不管怎么样,至少柳生君能熟悉一下入场流程!”

  “哈哈哈哈哈。”在场的几位剑豪都笑了起来。

  “老师,时间已经到了。”在休息室里,青木廉次轻声在闭目养神的柳生元和耳边提醒到。

  现代的武魂决比赛,配对的选手,都是由计算机随机配,对个人武道评价基本相当的对手。

  而柳生元和在武魂决,或者说世界武者排名上,武道积分为0,这是因为他没有任何一场公开赛的成绩记录(东京都初级中学剑道赏那种比赛不计入武道比赛成绩记录),自然他匹配到的对手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柳生元和缓缓睁开双眼,他原本以为,自己第一次参加这种世界性的大赛,心里多少会有点紧张,可是事到临头,也许是因为昨晚对自己有了更透彻的认识,他居然心里一片平静,连波动都没有半点。

  缓缓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今天他身穿剑豪会为他定制的防护剑道服,而且根据他的要求,特意修改了式样,剑道服里面是他向明山大师定制的一件如意甲,在刚才被工作人员直接登记为‘特殊龟甲’,让柳生元和心中暗叫一声‘晦气’。

  不过,日本和天朝的风俗的有所不同,日本的龟乃是瑞兆,可不存在什么绿帽子之类的贬义。

  从蓝方的出场通道中,柳生元和缓步走了出来,从观众席上看过去,今天的柳生元和身穿着一身白色的剑道服,广袖飘拂,而上身胸腹又收紧贴身,把他的身材衬的修长而挺拔,脸上带着半块黑色的磨砂面具,遮挡着鼻梁以上的面部。

  面具深沉的黑色和柳生元和一身白色的服饰形成鲜明的对比,加上露出剑道服外的手脚部分,都是肌肤如玉,整个人只有脸上面具的黑色特别突出,让人能第一眼就注意到面具下方,那完美的下半截脸型。而面具上端还有两只小小的黑色飞翼,贴在头部的左右太阳穴上,还能提供一定的保护作用。

  这个形象并不是柳生元和自己心血来潮弄出来的,而是通过高桥广美特意找来的高级形象设计师,连夜设计出来的。这个面具如此造型,是为了提高柳生元和的神秘感,毕竟他十四岁的面容还有些青涩,不能做到老少通吃,而武魂决根本不对年龄在二十五岁以下的观众开放,所以,为了明星之路,设计师给他设计了这个形象,在掩去青涩感的同时,还为他营造一个略带神秘感的美少年形象。

  如果柳生元和平日里能给自己的相貌打个八分的话,换上这套行头以后照照镜子,柳生元和觉得自己此刻的颜值,少说也能在九分以上,至于到底是九点几分,他倒是吃不准,反正当个偶像派明星应该毫无压力。

  他并没有穿鞋,赤足踏上了擂台。

  自从柳生元和发现自己的毛孔可以进行呼吸以后,他就非常不喜欢穿鞋,那种把脚包的严严实实的感觉总让他觉得脚上有些气闷。

  幸好,日本无论剑道还是空手道,踏上比赛场地,不穿鞋都算是一种传统,所以他这种行为,倒也不算失礼。

  武魂决的擂台不是木质擂台,而是一种特制的高强度橡胶铺成的地板,这样可以充分保证,选手不至于因为地板太滑而影响发挥。

  因为这不过是一场预选赛,所以观众并不太多,本来这个房间就不算很大,只有五十个观众席,就这个样子还没有坐满观众。

  不过,在观众席的最前方,对他最重要的两个人都在现场,爸爸柳生和岛和妈妈南田雅子肩并肩坐在那里,正在向他挥手。

  柳生元和面具下方的嘴角向上弯了弯,他将左手提着的长刀举起微微朝父母的方向晃了晃,然后看向自己的对手。

  在十米外,从红色选手通道中,柳生元和这一场比赛的对手也踏上了擂台。

  汪宏觉得自己很幸运,本来参加这次武魂决,完全是和朋友们打赌的结果,所以,他也不求能赢下几场,反正只要是踏上武魂决的擂台,就算是完成了赌约。

  不过,看看对面这位对手,汪宏觉得至少这一场自己还是有很大的胜算的,这样,就算下一场自己就被淘汰,回去也不至于面目无光,毕竟赢了一场和一场也没赢过,对于参加武魂决的选手来说,也算区别满大的了。

  敢来参加武魂决,汪宏也是练过几年了,在朋友圈里面算是出名的能打,曾经有一次,他和几位朋友一起出去,遇到小流氓调戏他们这边的女孩,双方冲突起来,汪宏一个人就放倒了四个混混,一时间在朋友圈子里面声名大振,俨然一副武林高手的架势,而他现在的女朋友就是在那个时候结下的缘分。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能打名声,让他有时候抹不开面子,这不,今年过年的时候,被朋友挤兑了一下,他脑子一热,就报名来参加这个武魂决了。

  不过,此刻看见从蓝方通道中走出的对手,汪宏顿时觉得心理压力减轻了很多,本来很紧张的他,连握持长矛的手心都出汗了,可是在看见自己对手的那一刻,竟然神奇的镇定下来。自己也许可以进入下一轮吧?

  对面那位大袖飘飘的美少年哪里是来参加武魂决比赛的,分明是来走T台的,对方的台型身姿,汪宏敢说,就算是国际级别的男模特,上台最多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只见他赤着双脚,一步一步走上台来,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无比的赏心悦目,配合袍袖的摆动,就像是画中的仙人走进了现实。

  美少年左手提剑,上半截面部被一副半透明质地的黑色面具所遮挡,露出鼻子以下的部分,他的手脚和露出的下颌,皮肤纯净光润,就仿佛像玉石一般,有一种温润的光泽。在黑色的面具反衬下,显示一种神秘的美感。整个人浑身上下,除了剑道服,连半片护甲都没有。

  而汪宏身上的铠甲是所谓的明光鉄叶甲,胸甲是一整块金属,护住从脖颈到腰腹的所有部位,胸口处还嵌着一块护心镜,手臂和腿部则是层层铁叶组成的金属护甲,用各种弹力绑带和锁扣固定着。这套铠甲本来是拍摄一部古装片——《赵子龙》,主角使用的原型铠甲。

  电影当然已经拍完了,这套护甲被他通过朋友借了过来,论起防护力真没得说,胸甲上浮雕着狻猊,看上去也着实美观,这套是原型铠甲,用的都是真材实料的铁家伙,整套铠甲全重超过二十公斤。当然真正上场拍戏的演员穿着的是塑料做的同型护甲。

  他手中的武器是一柄两米半长度的长矛,倒是不他弄不到白蜡杆子的长枪,而是老师听说他要参加武魂决,否定了他用长枪的想法。

  他的武术老师也在北河武术圈子里也有一些名望,曾经参加过武魂决,不过没弄到什么名次就是了。

  白蜡杆子制成的长枪,据老师说是不能对付真正的高手的,别看这种枪弹性足,枪花耍的圆,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其实枪杆的弹性本身就是一种破绽!持枪的人如果掌控不住枪的弹性,只要一交手,就会露出破绽,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当然,你要是把大枪练到听劲出神入化,能将枪的弹性充分掌控,化为自己的助力,那又是另外一番境界了。

  反正汪宏那两下子是远远达不到使用大枪的标准的,既然这样,还不如用更容易掌控的长矛来了踏实些。

  临行前,老师对他的教导就是,尽量把敌人逼在自己的长矛范围之外,什么长矛绕身旋转飞舞盘旋如龙,那都是花架子,给人看着好看的,如果长兵器被短兵器欺入了防御圈子,基本上就可以认输了,在武魂决上可不是卖艺的地方。

  “试合,开始!”武魂决的裁判不是像拳击裁判一样站在双方选手中间宣布开始。他们都是在擂台下面直接宣布开始,根本就不会踏上擂台,毕竟这样更安全些,以前在武魂决比赛场上,裁判被误伤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汪宏深吸了一口气,将长矛端平,矛尖指向对面的身体中间的腰腹部位,一步一挪,脚掌平平抬起前移,离地绝不超过一寸距离,前脚落地站稳,后脚才离地前移。

  汪宏此刻颇为紧张,武魂决举办几十年来,虽然伤亡率已经不像第一第二届那样可怕,可也从来没有断绝过,每年都有那么几十号武者,死伤在武魂决的赛场上,这跟他在家乡打架不一样,打架虽说也有下手极狠的人,但最多也就是断胳膊断腿,如果出了人命,那就是大事了。

  在参加武魂决前,他是签过生死文书的,当时他脸上镇定自若,毕竟和他一起来日本的女朋友就在边上看着呢,男人倒驴不倒架不是?

  但这等具有生命危险的擂台,他还真是第一次上台比赛,现在要拼命了,怎么能不紧张?

  他在心中暗暗鼓励自己,“汪宏你行的,对面不过是个小白脸,当鸭子你肯定比不上他,但是比打架肯定是你更厉害!”

  幸好柳生元和听不见,不然汪宏是不是能站着走下擂台,就真的很难说了。

  柳生元和一副超级帅哥的形象走上擂台,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前几天家里讨论过这个问题,其中之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知名度越高,越不容易被牺牲,所以为了提高知名度,柳生元和才专门找人设计形象,精心打扮,来到比赛场地。

  看看对面的对手,连握住长矛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这等敌手,柳生元和倒是第一次见到,当然,除了和初中小混混们打过几次交道以外,其他有资格站在柳生元和面前的,怎么说至少也是个内门弟子的水平了。

  面前这位嘛,除了身强力壮一点,看他的身形步法,大概就是康田学园剑道社前三四名的水准。

  这倒是让柳生元和有点为难了,要赢的漂亮,要让人印象深刻,也得对手配合才行,如果上去就是一刀,对手应声倒地,赢得倒是利索了,可怎么也漂亮不起来啊!

  索然无味的看着对手平端着长矛,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接近过来。柳生元和连刀都懒得拔出来,干脆就这么缓步迎上前去,打算早点结束这场比赛算了。

  擂台的东西两端总共十米长,两人相对而进,就算两人速度都不快,可也很快就互相接近了。

  汪宏眼中精光一闪,机会!不管对面这个小子是为了耍帅还是看不起自己,反正他连武士刀都没拔出来,就托大的进入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你这是自寻死路!’汪宏心中大喝一声,当然也只是在心中,他还没那么厚的脸皮真喊出来。

  汪宏怀着正常男人天生对帅哥的反感,狠狠刺出了自己最得意的一击——中平枪——尼玛连老子的女朋友都光看你不看我!

  所谓‘中平一点最难当’,中平枪的特点就是攻击对方的腰腹部,那里是人体重心所在,很难腾挪躲闪,而且那个位置也很不好格挡,无论上撩下压,都有可能在还未将枪挡出外门以前,就被刺中,而且还有可能因为格挡的动作扩大伤口。

  “啊————”的一声尖叫。

  这是妈妈南田雅子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柳生元和连出手都顾不上,急忙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这可是十四年来,把自己拉扯大的妈妈,他从未听见过妈妈如此惊慌的尖叫,着实让柳生元和吓了一大跳。

  妈妈正惊慌的朝自己这边伸出双手,似乎想远远的抓住自己一般,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妈妈只能徒劳的在空气中抓着,眼眶中似乎有泪水将要溢出,那种无助的样子让柳生元和心中大痛!父亲柳生和岛紧紧的拉着妈妈,眼中也是遮掩不住的担心。

  汪宏觉得自己简直是日了狗,他一枪刺出,本来十拿九稳,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了。结果对面那个傻帽,居然这时候还扭头去看观众席?这尼玛不是十拿十稳了么?

  结果人家头倒是朝着观众席看呢,但是左手提着的武士刀,随随便便的一拨拉,就用剑柄把自己的长矛给撞偏了。

  汪宏不信邪,趁对方还没把头转回来,收矛再刺。

  尼玛又被拨开了,难道对方后脑勺上长着眼?再刺,再刺,再刺,我就不信了。

  刺着刺着,周围传来笑声。

  汪宏连刺了十余下,再笨也反应过来了,人家现在剑都没出鞘,头也没回,光一个剑柄就抵挡了自己全力进攻,那还打毛啊,再不识相,恐怕人家一拔剑,自己就跪了。

  汪宏连忙后跳了一步,将长矛竖起,准备说两句场面话,然后赶紧认输下台。

  一道长虹骤起,横跨三米的空间,直落而下!

  “我——”汪宏刚蹦出一个‘我’字,眼中已是满眼刀光。

  ‘尼玛老子要跪,真不该跟那帮混蛋打什么赌!’汪宏的脑子里只来得及转了这么一个念头,就觉得胸膛一凉。

  “蓝方,黑假面胜!蓝方武器需要复检!”闭着眼的汪宏听见裁判宣布结果,咦,自己似乎不怎么疼?

  汪宏小心的睁开双眼,慢慢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腹部位。身前的鉄叶甲整整齐齐的分开两半,露出自己满是胸毛的胸腹部位。

  汪宏赶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没伤口,还好还好。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对手,这时候柳生元和正转身将手中的长刀交给裁判,大概是感觉到汪宏的注视,柳生元和微微瞥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你吓到我母亲了,这一刀是给你的一点教训!”

  这是一句字正腔圆的天朝话,不过汪宏这时候可没心思关心对方是不是说的天朝话,死里逃生的刺激感让他手脚有些发软,尤其是裤衩的带子都断了,眼看要掉下去了。

  汪宏赶紧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去看自己的女朋友,死里逃生,现在汪宏觉得自己急需安慰!结果这一眼看过去,他险些没气冒了泡,女友正一脸花痴的拿着一个本子,赶了过来,经过自己的时候,连眼角都没看自己一眼,捧着本子,企图让这位‘黑假面’签个名!

  胖子发现,连续3分钟跑步负担大了点,不过跑一分钟有的确没啥反应,胖子订了一组闹钟,每隔半小时起来跑1分钟,看看这样行不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