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八十九章 家庭决议

第八十九章 家庭决议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54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35

  

  “爸爸,情况就是这样了。”晚上大约九点半左右,这时候小林樱正在屋子里温习功课,她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当然柳生元和也是。弟弟这时已经睡下了,柳生元和与父母一起来到书房,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和父亲说了一遍。

  即使柳生元和已经成为了剑豪,获得‘国家一级津贴’,也许在外人看起来,似乎他的社会地位还要超过自己的父亲,但是,在这个家里,父亲柳生和岛依然具有最高权威性(?),而家人们,包括柳生元和在内也更相信父亲的判断力。

  “哈哈,你们把事情想的太严重了。其实这件事可以分为正反两个方面来说。从正面来说,元和你需要专家来为你制定药物的使用方案,那么,你对这些药物的效果有自己明确的要求吗?”

  听完了儿子的叙述,又问了几个细节问题,父亲柳生和岛斜靠在沙发上,轻松的说道。

  “当然有,我需要按照自己修行的进度,使用刺激不同部位的药物,这得配合我的修行进度,不能乱来的。而且这些药物需要是正面的,也就是滋补药类的,不能是泄药类,还不能有副作用。”柳生元和想了想,的确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己可以占据主动性,毕竟说起来药物是辅助修行用的,并不是人家说要吃什么药,自己就要吃什么药,自己才是决定的一方。

  “完全没有副作用的药物可不多,不过,让这些专家帮你选择一些已经经过市场考验,成熟的药物推荐给你应该不难,只要选择这些药品,你就不用担心会被利用来试药了。”

  “对啊,其实这件事还真没有那么严重。”

  柳生元和听父亲这么一说,心中放下一块大石,自己其实想法走进了死胡同,有点被害妄想症了。

  毕竟现代世界上,已经被广泛使用的药物有很多种类,自己只要在这些已经被证明安全的药物中选择就是了,假如科学家们给自己推荐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自己不同意也就完事了,他们还能硬塞进自己的嘴里不成?不是柳生元和自夸,这世界上还真未必有人能硬给自己塞东西吃!

  (除了老妈,刚想到这里,柳生元和就看见坐在边上的妈妈,心里暗暗补了一句。想必每一个孩子长大之前都曾经有过——‘老妈认为这个有营养,孩子不应该挑食’的惨痛经历。)

  说到底,修行总是自己的事情,用于辅助修行的药物,自然最终选择权在自己手里。

  “那么现在说说这件事情的反面,元和你真的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变化?能感觉到什么程度?”柳生和岛好奇的问,面对自己的儿子,当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以前,元和还曾经想拉着他一起去练习一个叫什么‘太上化龙经’的体操,他看过,前面两节虽然难度不小,但也还可以做做,但是到了第三节,以他的眼光看来,就算是职业瑜伽教练都未必能做出来,自己老胳膊老腿,还是算了吧。

  可是儿子如果真是靠这套东西,能修行到如此地步,那这东西可就真不简单了,自己是不是也去努力一下?至少前面两节还是可以学会的嘛!

  “这个,不同部位我的感知也不一样,爸,妈,你们可别跟别人说。”

  “废话,我们当然会替你保密。”

  柳生元和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下。

  手背上的皮肤突然隆起一小块,形成一个小凸起,然后这个凸起在手背上走了一个圆圈,沿着手臂开始朝肩膀上行。

  “对皮肤和肌肉,我的感应能力最强,控制能力也最强,甚至可以做到这个样子。”柳生元和一边控制着这个小凸起在胳膊上到处乱转,一边解释道。

  “爸,妈,在印度瑜伽中,据说有的大师能闭气超过两个小时,儿子可以控制皮肤毛孔进行呼吸!闭气多长时间都行,不过这个时间太长了,就不演示了。”

  “还可以控制心脏停止跳动,可以感知体内所有器官的大致情况,也可以对这些器官进行一些简单控制,这么说吧,儿子除了不能感应到人体细胞层次和内脏的一些内部细节运作,其他的都能感应到。”

  看着儿子胳膊上那个小凸起像是跳舞一般,左扭扭、右扭扭,柳生和岛和妻子南田雅子面面相觑,这可不是是什么动动耳朵的难度,动耳朵是把不随意肌经过锻炼,变成随意肌,可看着儿子胳膊上这个活蹦乱跳的小凸起,这是什么肌?

  “————儿子啊儿子,你总是给爸爸带来过度惊喜,都快变成惊吓了!这就是那个什么‘太上七转化龙经’练出来的?”

  “嗯,爸你只要用心练,虽然未必能达到我现在这个程度,但肯定身体控制能力能加强好多呢!人也会变得更健康的!”

  柳生元和用力的点点头,他心中大喜,这段时间,他一再在家人面前卖弄本领,除了让家人安心,不要担心他去参加武魂决以外,另一个目的就是让家人跟着他一起修行进步。

  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希望,将来有一天,假如自己长生久视,也能有家人陪在身边。

  虽然给爸爸妈妈的专用修行方法还没整理出来,不过,太上七转化龙经本身的原理很简单,不过是运动身体的各个部位,引动气血冲刷罢了,只要小心不要扭伤了筋、拉伤了肌肉,就不存在负面作用。

  尤其是前两节,相当于一套复杂点、连贯点的广播体操,也不算难学,正好适合老爸老妈起步锻炼之用。

  “这套什么化龙经真的这么厉害?”柳生和岛有些不信,儿子在家里练习的时候又不避着人,第三节也就算了,看着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动作,前面两节真没觉得有什么厉害之处。

  “‘太上七转化龙经’能够调动人体气血,只是要动作熟练,做的足够快以后才行,而且其中有很多秘诀的,等你练熟了以后,还能将气血带动流转贯穿全身,反正我在剑豪会和心一流里面,看到无数秘技,没有一个比得上这套化龙经的。”

  “行,既然儿子你推荐了,我和你妈就练习一下,你给我们好好指导指导。”

  “啊!刚才说到哪儿了?对了,这件事不利的地方有哪些?元和,你最担心的是被他们拉去当小白鼠是吧?”

  “嗯!”

  “这也得分两方面来说,一面是你充当小白鼠的价值,假如说你当了小白鼠,就肯定能让人类进化大大的产生进步,那就很危险了,毕竟咱们家也不算什么有权有势的家族,如果以国家的名义下达命令,我们很难违背。但是,你真的有这么大的价值吗?”

  “你不过是一个对自身变化比较敏感的武者而已,就算能感应到自己体内的一些变化,但是真的就能超过现代分析技术不成?你刚才说过,自己感应不到细胞这个层次,而现代技术,连细胞里面的DNA都可以剥离出来,你真的有那么大的价值吗?”

  “另外一面,就是项目组想让你充当小白鼠需要付出的代价多少了,假如是一个死刑犯,相信只要项目组提出合理要求,能有明确计划,弄去当试验品,应该不难;如果是一位合法公民,想让他成为试验品,没有极大的国家利益在里面,政府就不可能通过这样的要求。毕竟我们现在是民主和法制的社会,不是谁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像你,‘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尤其你还不是军方的人,不存在无条件服从命令的说法,他们要花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你被迫成为试验品?当然,你自愿与他们合作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你只要找一个好律师,这方面根本就不是问题。”

  “如果元和你还有些不放心,还有一个办法,这次武魂决你努力表现一下,争取做一个格斗明星,让尽量多的人记住你,等你有足够的社会影响力,无论谁想动你,都得好好想一想造成的社会影响。”

  “爸爸,武魂决跟格斗明星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拍电影?”柳生元和不解的问,要说拳击,好歹也是全民收看的,武魂决这种比赛,不满二十五周岁,连看都看不到,还明星什么啊!

  “哈哈,元和,这几天爸爸专门去搜集了一些武魂决的资料,武魂决的比赛视频,常常被剪辑以后使用在电视电影中,连卡通片中都有很多镜头是武魂决里的片段加工而成的。

  不然,你以为电视电影里那些真实感那么强的打斗镜头,都是哪里来的?一般特技演员可做不到这么逼真。这部分版权收入,占了武魂决收入挺大一块呢!”

  “那我在武魂决上要怎么做才能算是有所表现呢?”在柳生元和想来,表现要么动作漂亮,就像耍帅派,讲究一个姿势优美,最好带着背景音乐;要么就是赢得干净利索,每次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对手。

  “那爸爸可不知道了,到底爸爸可不是剑豪,你才是。总之怎么让观众印象深刻就怎么来呗,但是元和你要记住,首先是你自己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可别光为了表现,受了伤什么的。如果你能取得最后胜利,获得武魂杯,那无论前面打成什么样子,都算是具有足够影响力了!天皇还会接见你,给你发奖杯呢!”

  ——————————————

  夜半时分,柳生和岛与南田雅子的房间里。

  “和岛,你说元和能拿到武魂决的冠军吗?”

  “我看还真是有可能,这几天看了看前几届武魂决的决赛录像,还真没看到过比咱们家元和更强的人。”柳生和岛和南田雅子躺在床上,对面电视柜上的电视里正在放着前几届武魂决的比赛录像。

  自从儿子告诉他们,自己要参加武魂决以后,夫妻二人每天晚上都要看几集以前的比赛录像。

  “和岛,你说儿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了,想想都和做梦一样!”

  “不光是你觉得像做梦,我也是啊!难道儿子说的那个老道士真有其人?”

  “我想是真有这个人,要不是这样神明一般的手段,咱们儿子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我觉得咱们儿子也和鬼神差不多厉害了。这段时间儿子表现的那些力量,哪里是正常人能做得到的?”

  “我们要保守这个秘密,无论儿子将来怎么样,他始终都是我们的儿子。”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南田雅子突然说:“武魂决冠军有多少奖金来着?”

  “冠军一百亿日元现金奖励,免税的,也可以用美元或赤旗币支付!”

  “和岛,你说儿子这么小,拿这么多钱合适吗?要不我们替他管起来?”

  “当然了,他哪里会管什么钱?整天就知道修行剑道,在家里除了健身房,别的地方都不去。以前还担心他像别的孩子一样沉迷游戏,现在我巴不得他打点游戏放松放松,这么修行,我都担心他累坏了。小樱又太小,还没有管理这么一大笔钱的能力,只好我们先管起来了。”

  “儿子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南田雅子又有些担心。

  “得了吧,咱们那个儿子,根本不在乎这些,你看他那张‘国家一级津贴’的卡,每年两千万呢,不是随手就扔给小樱了,不过,要不是这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大概也是修不成这样的剑道的。”

  “那儿子如果获得冠军,我们能先向儿子借点钱把这个房子的贷款还掉吗?”南田雅子是家里的大管家,他们这间位于日本千代田区的高级公寓,购买的时候总价格是十五亿日元,每年光是还贷款利息就要支付接近一亿日元,虽然近年来有些通货膨胀,房价仍然继续上涨,但是南田雅子还是很心痛啊!

  “我可拉不下这个脸和儿子说,作为老子还向儿子借钱?”柳生和岛表示不同意。

  “那要是儿子主动要还呢?”南田雅子作为一个狡猾的妈妈,有的是办法让儿子主动提出帮忙,不过,丈夫的面子还是要顾及到的。

  “那随便你了,真是的!”柳生和岛不满的嘟囔了一声,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妻子,表示自己的不满。在这个家里,按柳生和岛与南田雅子结婚时的约定,大事都是柳生和岛说的算,但是南田雅子表示,这些年来,家里就没有出过大事。

  一分钟胖子还是很轻松就坚持下来了,不过收获家人嘲笑无数,胖子决定大幅度增加运动量,今天跑三分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