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八十八章 武器

第八十八章 武器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04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34

  

  柳生元和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依然有些心神不定,这在他修行以来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看来,所谓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大概是还因为泰山崩塌实际上事不关己罢了。

  刚才泽田教授的说法的确很有诱惑力,如果能建立一个专门为自己服务的科研小组,随时监控身体状态,实时调整药物种类和剂量,想必能让自己更加安全顺利的使用药物辅助修行。

  这等由国家级专家组成的科研小组,为一个人提供服务,就算是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也不过如此了——当然,小白鼠也是。

  但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身体数据也就完全透明了。

  更主要的是,柳生元和对于科学家们的节操,实在有些信不太过。

  这倒不完全是因为电视电影上,留下的疯狂科学家的不良印象——当然不可否认,也有一定的影响在里面。

  自从进了剑豪会,他见到的几位人体运动项目组的科学家,平时还好,一说到专业话题,这些人说着说着就开始表情狂热起来,柳生元和也不知道这是日本科学家的特性呢?还是所有科学家都是这个德行。天才和疯子只有一步之遥,在柳生元和看来,这些科学家就算不是天才,估计距离疯子也不超过两步了。

  柳生元和相信,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无论是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亦或是科研方面的利益——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小剑豪,这帮科学家们拿自己试起药来,估计全无心理压力,要知道在科学发展历史上,拿自己来试药的科学家都数不胜数呢,这帮人对自己都这么狠,对别人就更别提了。

  而且,世界上花钱最疯狂的企业,不是那些高精尖的科研企业,而是各种医药集团。

  大型药企开发一种新药,动辄投资十亿美金以上,研发周期三年都算少的,只要是和新药沾边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都代表着几乎天文数字的利益。

  何况,自己追求的乃是长生不死,如果真的有所突破,别说自己一个小小剑豪,就算美国总统,都有可能被人弄上实验台,反正历届美国总统,死得不明不白的,可也不止一个。

  柳生元和觉得,自己要是答应泽田教授,如果这帮科学家想把他卖了,就双方的智商差距而言,自己被卖了还帮着他们数钱一点也不奇怪。

  “老师,老师?”

  “廉次,怎么了?”青木廉次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轻声的喊着。

  “明山大师来了,他把您定制的参加武魂决用的武器和护甲送过来了。”

  “啊!快请快请,明山大师人在哪里?”

  “明山大师就在楼下会客室坐着呢,本来他想把您的东西送来就走的,不过听说您今天正好在剑豪会,他说等您回来,见上一面再走。”

  “赶紧请上来,算了,我自己去吧,不然有些失礼。”柳生元和把泽田教授的提议先抛在脑后,快步走出办公室。

  “明山大师,对不起让您久等了,不好意思,刚才我去了一趟后面的项目组实验楼。”

  一进入剑豪会的会客室,柳生元和就看见放在长木桌上的一个精美木箱。明山大师正坐在边上悠哉游哉的喝着热茶,旁边有两位青年正坐在他的侧后方,大概是明山大师的助手或者弟子吧。

  “柳生大师,您来了,哈哈,没事没事,我也没等多久,这是我的两个儿子,主要是他们两个想看看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剑豪长什么样子,我老头子也就厚着脸皮留下来了,柳生大师可不要见怪啊!”

  “原来是明山大师的两位公子,失敬失敬。我有什么好看的,和大家一样,两只胳膊两条腿呗!”柳生元和还当是帮明山大师搬东西的助手呢。

  “两位公子大名是?”虽然柳生元和不善应酬,不过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这边这个是我的长子明山铁岩,这边的是我的三儿子明山铁树。”

  “啊,敢问明山大师您有几个孩子啊?”柳生元和看看这位其貌不扬,有些地中海发型的铸剑大师,这老头挺多子多福啊!

  “嘿嘿,我一共四个孩子,两男两女,还有二女儿明山潭和小女儿明山佳花。”明山大师说起自己的子女,很是一副自豪的样子。

  “——明山佳花?您的小女儿该不是在康田学园念书吧?”柳生元和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吃了一惊。

  “您怎么知道?”明山大师也吃了一惊。

  “哈哈哈,她是我们班的班长!你回去跟她一提柳生元和,她就知道了。”这个世界真是小,居然定制些武器,都能遇到班里同学的家长。

  “啊!柳生大师您才上初二吗?”说话的是坐在后面的明山铁树,他看起来有些拘谨。

  “是啊,前几天我回学校,还在班里看见明山佳花,现在她干班长干的有模有样,还是学生会的干部呢。”既然有了这层关系,大家说话就亲热起来,这位说话的明山铁树,严格来说,自己还得管他叫一声前辈,不过在剑豪会里,当然没人会不开眼的在柳生元和面前充什么前辈。

  “哈哈,既然是佳花的同学,那真不是外人了,不过,我知道柳生大师年轻,可是也没想到这么年轻!真是,这都不能用‘年轻有为’来形容了,这叫‘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好了,柳生大师,您先看看这些武器是否满意,如果有什么不顺手的地方,离武魂决开赛还有几天,我赶紧回去帮你在修改一下。”

  说着,明山大师站起来,想把放在桌子上的木箱打开。

  “我自己来吧,谢谢明山大师!”柳生元和伸手抓住箱子的一边把手,一把将箱子提了过来。

  “奥,对了,这位是青木廉次,算是我的弟子,明山大师你们认识了?”

  一边打开箱子,柳生元和想起自己还没介绍自己的弟子,让他一个人站在身后,未免有些失礼,顺口说了一声。

  “哈,青木君我们当然认识,刚才就是他接待我们的。柳生大师,您不试试这些剑吗?”明山大师看着柳生元和打开箱盖,问道。

  在雕刻精美的木箱中,一共放着四柄武士刀和一柄长剑,嵌入在木箱里刻好的凹槽中。

  柳生元和没有拿起武士刀,而是先取出那柄长剑拿在手上。

  拿起这柄剑的时候,他的心中感慨万千——八荒横行刀、白虹贯日剑——是他上辈子在虚拟格斗中惯用的近身武器,现在就差一柄裂阵枪就全齐了。

  这些武器竟然能在现实中重现,尤其是自己居然真的能像在虚拟游戏中一样,真正施展出这些武技,回想前世今生,简直跟做梦一样。。

  当然,八荒横行刀的式样不是‘洗雪’这个样子,但是自己现在靠剑道混饭吃呢,弄出一柄明朝样式的狭锋长刀也不太合适啊,还是拿‘洗雪’将就一下吧,反正‘洗雪’用着也挺顺手的。

  伸手轻轻从剑柄抚摸到剑尖,真实的剑和虚拟的武器,摸上去感觉果然不一样,一股坚凝、笔直、宁折不弯、顶天立地的感觉从心底泛起,这是他对剑的认识,也是他对剑的感觉。

  无形的内劲从剑身掠过,可以感到这柄剑的剑身材质分布颇为均匀,有一种规则的美感,其韧性和强度也都远胜于一般刀剑,在锋刃和剑尖上有着更加致密、更加坚固的表层材质。

  这柄剑没有其他剑美丽的外观,它前面的剑身是简简单单的四面剑身,到了剑柄处,剑身渐渐从扁平丰隆起来,经过一小段的过渡,变成圆柱形的剑柄,剑身和剑柄完全一体,中间根本没有剑锷(护手)的存在,就像是一根铁棒,把前段打平,打制成剑身的形状。

  轻轻摩挲着手中形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长剑,柳生元和久久不语。而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无形无质的内劲在剑身中层层波动,有如潮水般往复冲刷波荡,就在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到什么东西,但是又摸不着、抓不住。

  明山大师想过很多柳生元和看到他打制的武器会有什么反应,比如说赞美几句?挑出一些问题?要求进行修改?等等等等。

  唯独没有想到这位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剑豪竟然陷入某种痴呆状态?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柳生元和轻抚着手中的长剑。

  “柳生大师?柳生大师?”过了一会儿,明山大师看看没人开口打破沉默,这里也就自己身份最高,资格最老,也只有自己开口了。

  “啊!我失礼了,看到这柄剑,一时间想起了一些东西。”柳生元和反应过来,屋子里还有这么多人呢。

  “柳生大师想起什么了?”

  “一些往事,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柳生元和不想多说,回避了这个话题。

  “柳生大师,您试试其他这些剑,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明山大师自然不会追问到底,两人还没有那份交情。

  “嗯!”

  在木箱中的四柄武士刀里,只有一柄是开了刃的,其他三柄武士刀都是为了参加武魂决,特意没有开刃口,但是本来应该是锋利刃口的地方,被做成一个小小的弧度,还是流线型的。

  这样的刀刃形状,能更容易的破开风阻,能加快剑客劈砍的速度。柳生元和随意抽出一柄没开刃的武士刀,拿在手上。

  “柳生大师,您不用剑靶试验一下吗?”

  “哈,不用了。”说着,柳生元和顺手虚劈,一放即收,可是刀光层层叠叠,房间里面这些人,没人能看得清楚,在这一瞬间,柳生元和到底挥出了多少刀,只看得到一面扇形的刀光之墙。

  “不错不错,破风感不错,挥砍起来也顺手。”柳生元和轻描淡写的下了个结论,然后伸出手指,在剑身上用力一弹。

  “洪嗡——”的一声大响,简直和敲钟差不多,一点也不像长剑交击时清亮的“铮——”的声音。

  柳生元和这一指弹的不是刀刃处,而是刀背最厚的地方,按照柳生元和的要求,这些武士刀都是加重版,刀背较一般武士刀本来就要厚上一些,再加上制成武士刀的金属材料档次够高,被他这一弹,整柄长刀震颤着发出沉厚的轰鸣声。

  “不错,剑的强度也够了!”柳生元和欣赏的看着手中的武士刀,全没注意,屋子里几个人看他就像看着怪物一般。

  ——————————————

  “这位柳生大师真是只有十四岁吗?”坐车离开剑豪会时,明山铁岩忍不住问道。

  “回去问问你妹妹不就知道了,佐佐木首席只是跟我说,柳生大师是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剑豪,甚至可能是最强的剑豪。”明山大师坐在车上闭目养神,眼睛也没睁,说道。

  “最强剑豪?我看是最强怪物吧!足有一指厚的刀背,他都能弹的整个刀身抖成那样,这手指要有多强的力量?咱们那些剑可是钨锰合金一次成型的刀条,就算用台虎钳夹着,让人用力扳都扳不弯一点!”

  “闭嘴,铁树,要对柳生大师保持尊敬,强者是值得尊敬的,有你妹妹的同学情谊在,我们未来和柳生大师合作的机会还很多,假如,我说假如柳生大师这次能获得武魂杯,那么,我们明山剑社将会有一个飞跃发展的机会,我们一定要维持好和柳生大师的关系,知道吗?”

  “——嗨,父亲,我们明白了。”两个儿子就算略有异议,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发出反对意见,都表示服从。

  毕竟,自己的父亲明山大师是日本著名的铸剑大师之一,这个名声是与剑豪会的佐佐木大师合作以后,才开始在武道圈子里响亮起来的,他们明山家也是那个时候才发达起来,而在这之前,就算父亲手艺超人一等,也只能给别人打工。可见,一位剑豪的友谊,对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

  ————————————————

  在心里有事的情况下,柳生元和只是一言不发的看了高桥广美找出来的几段武魂决的决赛录像,就离开了剑豪会,倒是让随侍在他身边的青木廉次有些失望,本来还想着趁这个机会请教一二的,不过老师的脸色有些不对,青木廉次自然也不敢贸然开口,只能在心中暗暗猜测,到底是什么事,让老师心情不快。

  “元和,你回来了,今天去剑豪会有什么收获吗?”柳生元和回来的时候,妈妈南田雅子正好在家。

  “挺不错的,不过,妈妈,我有些事情想问问您。”柳生元和把今天在剑豪会资料库中发现的东西,以及泽田教授的提议、自己的担心和母亲说了一遍。

  他很少有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刻,自从能够内视以来,一应行事,都是秉持本心,换句话说就是凭直觉去干了再说,可是,这件事不同,毕竟这不是一件因果非常明确简单的事情,而是未来可能有着无穷变数的事情,既然自己看不清未来的变数,自然要求教于人。

  作为柳生元和这个少年,如果说谁才是他这一世最信任的人,父母必然是排在头两位的,这件事不方便和其他人商量,他就想起父母来了,至于前世的百年经验,说句实话,就算搬一百年的砖头,对画出建筑设计图来,也没有半点帮助。所以,前世里混吃等死打游戏的经验,在这个时候起不到半点作用。

  “元和,你竟然修行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这是真的吗?”南田雅子第一个反应不是儿子现在的两难选择,而是儿子竟然达到如此境界,这简直骇人听闻。这种事情电视上看看也就算了,真出现在自己眼前,谁都难以相信。要不是儿子曾经在自己面前演示过剑法,南田雅子压根不会相信儿子所说的话。

  “元和,你的顾虑是对的,如果让人知道你能准确判断药效,结果还真的很难说,这件事要等你爸爸回来,我们三个好好商量一下,先不要让小樱和你弟弟知道。”

  “你和泽田教授怎么说的,她知道你这样的能力吗?”南田雅子想了想,赶紧追问儿子,到底泄露出去多少情况。

  柳生元和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应该没这么严重,我只是问她能不能开出一些能刺激身体各部位组织的药物,来辅助修行,这在武道修行中,是一种很常见的情况。”

  “还是等你爸爸回来,我们再商量一下。这件事我们一定要慎重对待。”

  胖子开始跑步,不过是在家里,外面汽车尾气太多,空气不好。胖子家里没地方放跑步机,所以是原地跑步,和高抬腿差不多,当然胖子腿抬不了那么高,反正保持脚尖离地就行了。先定一个小目标,每天跑一分钟!(胖子可不像那帮装逼犯,动不动就说一亿元什么的,胖子是实在人,小目标就是小目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