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八十五章 回娘家,剑气!

第八十五章 回娘家,剑气!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107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30

  

  小林樱的娘家位于大田区的一座高层公寓楼里,当然,这里比柳生家的所在的高档公寓楼要差了不少,但也算是东京都里面比较高档的住宅区了,岳父小林熊光是警部补,也算是日本白领中较高收入的那一拨了。

  小林家两室一厅,面积大约有七八十平方米左右,原本小林樱和姐姐小林菊一个房间,小林熊光夫妻两人一个房间。现在小林樱住到柳生家去了,自然是小林菊独霸着原本姐妹二人共有的房间了。

  “元和,小樱,你们怎么来了!”开门的是小林樱的妈妈清水玲。

  “妈妈,妈妈,我想你了!”小林樱扑过去抱着清水玲,开心的叫了起来。

  “小樱,啊,你这孩子,带着元和君一起来,也不知道招呼一声?”清水玲抱着小女儿,嘴上责怪着,但是眼角的笑意怎么也遮掩不住。

  “伯母,小樱想你了,所以就回来看看,这也是她自己的家,所以就没想起来提前打招呼。”柳生元和站在玄关外,微笑着说,“这是我们两个带来的一点小小心意,伯母你还请收下。”

  在柳生元和的手上,左手提着一袋火龙果,右手提着一盒和牛牛肉。

  日本由于本土地域狭小,实际上本土的物产并不丰富,很多食品、水果都是从国外输入,因此价格很高,当然,日本的和牛牛肉的美味,在世界上大大有名,可惜价格也是大大超乎寻常,就算以柳生家的财力,都不能天天吃这玩意。

  所以,提着一块正宗和牛牛肉上门,还真不能说是失礼,何况这块牛肉包装的和工艺品似的,不是那种血淋淋一块大肉,拿根绳子一系的那种包装法,而是放在精美的盒子里。

  “元和,你们来妈妈这里,还带什么礼物啊,就和回家一样,别这么见外。”抱着小林樱,清水玲温和说道。

  “妈妈,谁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姐姐,姐姐,是我回来了!”小林樱从妈妈怀里摆脱出来,朝屋子里跑去。

  “啊!我的床怎么被挤到那个角落里去了?姐姐,一定是你干的好事!”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又不回来住,还占那么好的地方干什么?现在这里是姐姐我一个人的地盘!”

  两姐妹的打闹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柳生元和可以清楚的看到,面前的岳母清水玲,在保持着温婉笑容的同时,左右太阳穴前面,两条青筋突然暴起。

  “哈哈,小樱她大概很久没看见你们,太兴奋了!”说着,柳生元和提着的水果和牛肉,换上岳母拿出的拖鞋,走进屋子。

  “伯母,这些东西放在那里好?”

  “交给我吧,放厨房冰箱里就可以了。”清水玲接过水果和牛肉,走进厨房。

  柳生元和是第二次来小樱家了,刚订婚的时候,他和小樱一起,专门来这里,拜见过岳父岳母,不过从那以后,就很长一段时间没来了。

  倒是小林菊有时候会到柳生家做客,偶尔还会住一晚,和妹妹聊聊天什么的,但是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小林菊虽然也偶尔上门,但是基本上不再留宿了。

  柳生元和坐在厅里的沙发上,岳父岳母的房间里他自然不好随便进去,而小林樱姐妹正在房间里打打闹闹,他进去也不合适,所以,他只好坐在大厅里面无所事事。

  “元和,你先坐一下,看一会电视,我去和她们姐俩说几句话,刚回来就吵吵闹闹,真是的!”

  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的岳母,向柳生元和歉意的笑了笑,就走进小林樱姐妹的房间去了,顺手还把门带上了。

  ‘啪啪’两声,虽然有房门的阻隔,但是柳生元和的耳力非同小可,他可以清楚的听见两下巴掌声,明显是两姐妹被岳母打了屁股。

  柳生元和无语的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电视节目上,他可不想听岳母是如何教育女儿的。

  ————————————————

  “伯父,你回来了?”柳生元和正坐在沙发上,和小林樱一起看着电视——小林菊因为很快要高考了,正在屋里闭门苦读——听见门口的响动,连忙和小林樱一起迎接出来。

  “啊,元和你来了,你很长时间没来了看我们了,怎么今天想起来过来了?”小林熊光一边脱鞋,一边半真半假的抱怨着。

  “爸爸,我在这儿那,你就没看见我吗?”小林樱气鼓鼓的说道。

  “呦,这是谁啊?还记得我是你爸爸啊?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看看,真是有的新爹妈,忘了旧爹妈!”

  “爸爸——”小林樱恼火的冲上去,用头用力顶住父亲的胸口,不让他走上台阶(日本的玄关,地板高出玄关地面,形成台阶)。

  “哎——,好了好了,爸爸认出你来了!真是的,这么大人了,在未婚夫面前还这么幼稚。”

  ——————————————————

  “来,这是元和和小樱带来的和牛肉,熊光你尝尝,这是女儿女婿的一片孝心呢。”在岳父母的挽留下,柳生元和与小林樱留下吃晚饭。

  “元和,小樱,你们破费了,你们的零花钱买这些东西,攒了很久了吧?”岳母清水玲仔细的看了看女儿女婿,女儿也就罢了,虽然两个月没见,变化也不是很大,但是女婿似乎有点,嗯,比上次见到的时候,人有点更干净的感觉。

  小林菊夹起一大块牛肉放进嘴里,听妈妈这么说,在边上撇了撇嘴,她可是知道,高木伯伯曾经给过柳生元和一大笔钱,作为拯救高木美影的谢礼,当然她也有一份,不过她的那一份钱被她悄悄的当做私房钱眯了下来,可没跟父母说。

  当然,在现在这个场合她就更不会说了,老爸可是警察,要说元和君杀了那么多人,老爸抓还是不抓呢?

  “切,这臭小子现在有的是钱!”正在大口吃肉的小林熊光满不在乎的说道。

  小林菊心中一惊,难道爸爸知道这件事了?是高木伯伯说的吗?

  “熊光!”清水玲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明明是小辈的孝心,当岳父的还没个岳父的样子!

  “你是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可是拿着‘国家一级津贴’的人呢!每年不用干什么事,光津贴都比我一年工资还多一倍!”

  “啊!”

  “什么?”

  岳母清水玲和姐姐小林菊都惊叫起来。‘国家一级津贴’啊,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是‘国家一级’这四个字听着就很高大上了。

  “喏,这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不能跟你们说,有保密制度的,但是可以跟你们说的是,他现在享受相当于‘工程院院士’的国宝级待遇。”小林熊光拿筷子点了点柳生元和,说起来这个动作算是不礼貌,不过,柳生元和如何敢对着岳父炸刺?

  看见岳母和姐姐都看了过来,他也只好苦笑着点了点头。

  “看不出来,元和君这么厉害!”

  “国宝级!元和君,那不是和天朝赠送日本的两只大熊猫是一个级别吗?”

  “姐姐——”小林樱一边嘴里鼓鼓的塞满了菜,一边怒视着姐姐,维护着未婚夫的形象。

  柳生元和看在眼里,在柳生家,小林樱总是摆出一副温婉淑女的形象——好吧,这个形象的版权看来是岳母大人的——而回到自己的娘家以后,小林樱似乎放松下来,才露出小女孩的本色出来。

  “好吧好吧,小樱有了丈夫就不要姐姐了,姐姐真是可怜呐!”小林菊高举双手做出投降状。

  ——————————————————

  “元和,嗯,说起来我实在有点吃亏,养了十四年的女儿,就管别人叫爸爸了,不行,元和你以后也要管我叫爸爸!”

  吃完了晚饭,小林樱姐妹进屋去了,岳母清水玲进厨房去清洗厨具,大厅里面只有小林熊光和柳生元和二人坐在沙发上。

  “额,这个——”柳生元和还真开不了这个口,叫柳生和岛爸爸,那是因为有十四年的感情在,而小林熊光对他来说,还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陌生人。

  “唉,和岛的命怎么那么好,我的命苦啊,连个儿子都没有!”

  “咳咳!”厨房里传来岳母的声音。

  “不过我的两个女儿可真是可爱啊,这可比儿子强多了,是不是,女婿?”

  “那是啊,小樱在我家可受宠了呢,弄得我和我弟弟,都不知道谁才是妈妈亲生的,像我,妈妈给我一个月三千日元零花钱,给我弟弟五百日元零花钱,小樱足有一万日元一个月呢!”

  闻弦歌而知雅意,看见岳父向自己眨了眨眼,柳生元和连忙提出佐证。

  “对了,你是要参加这一届的武魂决了吗?”小林熊光倾过身子,小声的问。

  “嗯,岳父您的消息真灵通,是我爸爸告诉您的吗?”柳生元和也小声的回答道。

  “也不看看我是什么职业,想打听点事情还是不难的。不过,你这么小,怎么会被剑豪会安排去参加武魂决?你为什么不拒绝?”小林熊光的脸色严肃起来,毕竟是好友的儿子,又是自己的女婿,他可不想柳生元和出什么意外。

  “没事的伯父,我的剑法还算不错,参加一个武魂决,出不了什么危险,这件事是我自己决定的,不是剑豪会的要求。”柳生元和犹豫了一下,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难道开口对岳父说:“我很厉害的,这种冷兵器比赛才不放在眼里!”

  “唉,我知道你剑法不错,能加入剑豪会的人,剑法能差到哪里去?可是武魂决里面,前几轮也许没什么,可是最后几轮,就算是剑豪,也有不止一人曾经阵亡在擂台上的记录,你能退出还是退出吧!我可不想让小樱十四岁就变成寡妇!”

  小林熊光小声的说道,生怕被厨房里面的妻子听见。

  小林熊光其实是知道自己这位女婿,柳生元和的厉害的,毕竟他听说过,这位看起来皮肤好像玉雕一般的女婿,曾经在很短时间内,用剑杀光了整个西川会的黑道分子,这种人的剑法怎么可能不好?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柳生元和不但杀光了西川会的黑道分子,还曾经用剑劈开了两颗手枪子弹。

  看着这位岳父大人期盼的眼神,柳生元和觉得压力很大,这是一位长辈对晚辈的担心,同时也是一位父亲为女儿的未来担心的眼神,怎么解释才好呢?

  柳生元和想了想,拿起沙发前面,放在桌子上的玻璃杯,问道:“伯父,这个杯子值钱吗?”

  “只是一个水杯,当然不值钱,元和你要用它来干什么?”

  柳生元和没有说话,只是把杯子捧到眼前,撮起嘴唇,轻轻的一口气,朝捧在面前的玻璃杯吹了过去。

  在小林熊光的眼前,一只晶莹剔透的玻璃杯,突然随着柳生元和的一口气吹过,慢慢的由上而下,由晶莹透明变成了不透明的纯白色杯子,然后,坍塌成一堆白色粉末,堆积在柳生元和的手心里。

  小林熊光的嘴巴慢慢张大,颇有合不拢的趋势。

  ————————————————

  这是昨晚柳生元和修行的成果。

  昨晚,他成功的将一缕剑气融入到内劲中,收入体内,按理说,这已经可以说是大大的成功了,可惜,这玩意并不像是柳生元和想像中那样美好。

  融入剑气的内劲已经和原本的内劲不一样了。

  在柳生元和内视中,随着气血遍布体内,规模庞大的内劲中间,有那么很小的一撮内劲像是一团雾气一样,位于肺部左侧肺叶之内,呈现出一种银白色的光泽,显得和其他内劲的无形无质的形态格格不入。

  他试着调动这部分银白色的内劲,这些银白色的内劲倒也很听话的运转起来,可是,正当柳生元和想将这些内劲,像其他内劲一般,通过自己的身体,运转到手臂部位的时候(要施展剑气,总的能运到手上吧?),一阵剧痛传来,从内视角度看的很明白,自己肺部的肌体组织,被这部分银白色的内劲直接破坏了一小部分。

  柳生元和大惊失色,如果不能在体内自由运转,这部分内劲能派什么用场?而且还会损伤身体,这岂不是在自己体内埋了一颗炸弹?

  他小心翼翼的调用其他内劲,集中到体内的伤口处,还好,其他内劲倒是可以自由的穿透各种肌体组织,一路上运行,穿髓透骨全无问题。

  而且这些内劲在伤口处汇集以后,像往常一样,伤口的愈合速度明显加快,不超过三分钟,本来就不大的创口就基本愈合完毕。

  柳生元和松了一口气,这下他可不敢再随意调动这部分银白色的内劲了,这玩意明显变质了啊!

  不过还好的地方就是,这部分银白色的内劲,是对着‘洗雪’这柄剑呼吸吞吐练出来了,所以这部分内劲集中在肺部,当然,这部分银白色的内劲既然不能像其他内劲一样穿透肌体,也去不了身体的其他地方了。

  既然暂时没有危险,柳生元和也就安定心神,仔细观察起这部分内劲了。

  首先,这肯定不仅仅是自己原本的内劲了!难道这就是离子态的剑气?也不太像。

  至少在柳生元和浅薄的知识里面,离子态是一种非常不稳定的状态,需要强大的能量激发,而且,维持离子态需要高温高能状态,在他自己的肺部里面,环境显然是不能满足这等要求的。

  既然自己知识浅薄,那只好先不管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等以后知识积累的多些再来分析,但既然能随心所欲的控制,那就还好。

  可另外一个问题来了,这些剑气只能呆在肺部里面,这还有什么用啊,而且这东西还是一个不定时炸弹,万一什么时候自己无意中把这股内劲调动起来,还不得把自己的肺弄成筛子啊?

  从早上到现在,柳生元和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些‘剑气’,就遇到现在的这个情况,在岳父家里,地方可比自己家里小多了,自己也不太好站起来大模大样施展武技,当然自己也不合适在岳父面前表演什么拳脚,那个场面实在太尴尬。

  那就拿这点‘剑气’试验一下吧,反正也只是刚凝练出一点点,这么点‘剑气’真要派别的用场似乎也很难,但是对付个小杯子大概还可以。如果这些‘剑气’从嘴巴里吐出去以后,能磨碎玻璃,那说明这些‘剑气’威力其实还是很不错了(玻璃硬度很高了),就留着再研究研究,如果真的什么用都没有,自己就要想办法分割排斥掉这部分‘剑气’了。

  虽然柳生元和还没有想好,如何才能把这些‘剑气’分割排斥出去,不过,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总不能留着一个没用的东西——尤其还有可能是一个不定时炸弹——在自己的肺部里面。

  胖子减肥现在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刚才称了一下,已经降低到了218斤,可喜可贺。今天试图以庆贺减肥取得成功的名义,提出申请吃一顿庆祝一下,看看胖子能不能成功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