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七十七章 七秘剑

第七十七章 七秘剑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3971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19

  

  “廉次,你的基础还可以,不过你要想学神妙剑,这点基础还是不够的。虽然你还不足以学习神妙剑,但·神妙剑的基础是七秘剑,七秘剑的前三剑,你倒是勉强可以学习了。”

  说着,柳生元和提起‘洗雪’,走到练习室的中间。挥挥手,让青木兄妹站到墙边上去。

  “廉次,看好了,这就是神妙剑的基础,《月之抄》上记载的七秘剑。”

  青木绘真一边跟着哥哥朝墙边走去,一边略带不屑的撇了撇嘴,反正现在是背对着柳生元和,也不怕被他看见。

  《月之抄》上的记载有七式秘剑,这在RB剑道界不是什么秘密,当年新阴流风流云散的时候,剑道典籍曾经广为流传,作为新阴流出身的弟子——青木刚昌所创建的剑道流派,心一流自然也努力收集了这些剑道典籍。

  其中,《月之抄》是青木刚昌在新阴流求学时候的师父柳生十兵卫三严所著述,自然是重点收集对象。

  心一流里面,研究过《月之抄》的人很多很多,能够施展几手七秘剑的人也很多,就算是青木绘真自己,也能施展出其中的五剑。

  在她看来,学习七秘剑也不见得需要多么高明的基本功,只要肯下功夫,认真的反复练习,将剑路熟练以后,自然就能施展出来,哪里能用的上‘勉强可以学习’这么危言耸听的话来形容?

  当然,七秘剑中的‘月影’是个例外,‘月影’号称是七秘剑中的迷之秘剑,在剑道图谱上,只有两幅剑构图,一副是双手持剑而立,另一幅则是挥刀从下而上一挥的样子。

  从图说上看起来,‘月影’就像是一个上段斩再加上逆袈裟的剑路,这其实也简单的很。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在‘月影’的剑构图边上有一句说明——‘月与影,相有无’。

  谁都不知道这句话说的是什么鬼。

  既然没人有把握正确解读这句口诀,自然也没人敢说自己炼成了真正的‘月影’,时间一长,‘月影’就变成了所谓的‘迷之秘剑’。

  ————分隔符————

  “这是七秘剑之一——八重垣。”面对着青木兄妹,柳生元和先报出自己即将演示的秘剑名称。

  然后刀光一起,柳生元和人同时向后退去,每退一步,刀光就在身前、身侧筑起一道光墙。

  刀光如雪,前面刀光未散,后面刀光又起,波浪般的刀光构成一层又一层水波般的幕墙,简直像是一件工艺品一样,在如水刀光的掩映中,身穿着白色剑道服的柳生元和简直像是要飘然而起,随风而去一般。

  “这、这、这是八重峘?好美——”青木绘真情不自禁的低吟出声,这一剑她也学过,可在她手上施展出来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如果说柳生元和施展出来的剑法好似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那青木绘真施展出来的同一路秘剑,只能说是动物了,连人形都不具备。

  青木绘真做梦都从未想过,剑法也能如此美丽。

  “七秘剑之二——燕飞。”满布在柳生元和身前,水波般的刀光突然向内一聚,裹着柳生元和整个人向后一挫,贴着地面像在冰面上溜冰一般突然滑飞了出去,毫无征兆的遁出五六米,这五六米的距离,并不是直线后退,而是划出一道圆弧,骤然远遁。

  其实在这一剑里面,已经不单纯是《月之抄》记载的秘法,而是柳生元和见过了剑豪会首席,佐佐木真平施展的燕抄水以后,自己改进而来,结合着《月之抄》上的一些要领,形成新的秘剑——燕飞(原本这一剑叫做——猿飞)。

  “七秘剑之三——猿廻。”柳生元和的声音响起,在剑光遁走的圆弧末端,霍然一道激烈的剑光冲起,瞬间直射而出,剑在前人在后,跨越五米多的距离,正好站回到柳生元和起始的位置。

  在柳生元和研读《月之抄》的时候,他发现一个情况,这位柳生十兵卫三严大师,明显是一个a*v派的实力演员啊!a*v派又被称为耍帅派,特点就是一招一式务求精美,让人看着就像一场优美的舞蹈一般。

  其实只要听听《月之抄》这么文艺青年的名字,就知道作者柳生十兵卫三严是什么样的人了。

  在前世里,这类选手以喜欢截取自己在虚拟游戏中,最帅的动作片段,放在网上供人欣赏而闻名,而《月之抄》上面的七秘剑,如果严格按照秘本上的要求演化出来,无不是视觉效果绝佳的剑法。

  当然,七秘剑里面也有相对不那么漂亮的一两剑,不过那是因为剑法到底还是要兼顾实战性的,总不能光为了耍帅吧。

  毕竟那可是战国时代,要为了耍帅把命丢了才叫愚蠢。

  站在场地中间,柳生元和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位弟子,青木廉次还好点,脸上虽然有震惊的神色,但也不算失态;不过自己的学姐,嗯,现在是自己的弟子青木绘真,怎么嘴角上有些可疑的亮晶晶液体?

  柳生元和弯腰捡起地上的剑鞘,把‘洗雪’纳入鞘中,微笑道:“廉次,等你练好这三道秘剑,我就传你后四剑;只有将七秘剑全部炼成,且能随心变化以后,你才可以修炼神妙剑。不过,你如果能炼成全部的七秘剑,也该有剑豪的水平了。”

  青木兄妹被柳生元和的一轮七秘剑演示,看的是目眩神迷。

  他们二人从小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练习剑道,每一步都是一板一眼,扎扎实实,最好做的分毫不差,才能得到父亲的认可。

  他们从未想过剑道竟然可以如此美丽奔放,这简直颠覆了他们对剑道的认识。一时间,兄妹两人都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真正的《月之抄》吗?”青木绘真喃喃的说。

  “《月之抄》真正样子竟然是这样的?”青木廉次也失神的自言自语。

  青木廉次从小就喜欢柳生家三剑圣的故事,所以除了在父亲督促下,苦练心一流剑道基本功以外,还自己翻出流派资料库里柳生三剑圣的最初剑道原始版本,四处请教,坚持着练习‘活人剑’,这让他被妹妹嘲笑过不少次。

  父亲虽然不反对,但是也曾经对他说过:“‘活人剑’论起实战来并不算什么上等剑法,即使像柳生家三代剑圣传承,底蕴如此深厚,最终,新阴流也败落在这种不切实际的剑道上,所以练习一下当然可以,但你仍然要把重点放在我们心一流的传承剑道上。”

  青木廉次虽然没有放弃‘活人剑’的练习,但说实话,‘活人剑’还真没辜负这个名字,明显进攻性不足,而用做防御的话,也不是什么滴水不漏的剑法。

  平日里和妹妹切磋剑道的时候,用心一流常规的剑法,他总能利用自己更丰富的经验、更强的力量和速度获胜,但只要自己使用‘活人剑’,十次试合中,倒是要输上三四次。

  有时候青木廉次也在想,是不是柳生宗严剑圣大人实在是太仁慈了(或者是脑子抽了),为了不杀伤别人,情愿把自己置身危险之中?

  这在那个残酷的RB战国时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分隔符——————

  “师父,为什么我不能学?柳生君也太偏心了,是因为我是女孩子吗?”跪在柳生元和面前的青木绘真怨气冲天的大叫。

  她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敢当面说出来,‘你是不是报复我以前呵斥过你?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小心眼!’

  “这是因为你身体素质基础不行啊,强行修炼七秘剑会伤到自己的。”柳生元和挠了挠头,现在这件练习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本来柳生元和给他们兄妹二人演示过剑法以后,确定了青木廉次短期内的学习内容,然后就自然而然的宣布,今天的实验性教学到此结束,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至于下次上课请等他通知(就是看他什么时间有空。)

  打发走两个新鲜徒弟,他刚刚关上门脱下剑道服,准备换衣服回家,青木绘真就直冲了进来,一头磕在地上,满怀委屈的说出以上的话语。

  青木绘真是真的很委屈,没看到柳生元和的剑法演示也就罢了,可亲眼看到《月之抄》上的剑道竟然是如此美丽,在她的眼里,顿时以前所学的所有剑道都变成了邪道。

  别看她以前曾经义正言辞的对柳生元和说什么剑道的正道邪道,但是现在,在她的眼里,只有颜值才是正道啊!其他的剑道都是邪道!虽然她也曾经指责过柳生元和的剑道是邪道,不过在那个时候,可看不出柳生元和的剑法能有这么漂亮。

  要是早知道柳生元和剑法这么漂亮,哪里还用得着老爹做什么思想工作,她早就哭着喊着拜师学剑了。

  可现在,明明师父也拜了,名分也有了,摆在眼前的梦想似乎触手可及,但柳生元和竟然说,如此美丽的剑法只教给哥哥一个人?

  我去,哥哥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要学这么美丽的剑法干嘛啊?只有自己这么年轻美丽、英姿飒爽的女剑客,配这种剑法才是正好。一时间,青木绘真连哥哥都有些怨恨起来。

  至于刚才柳生元和说,什么身体基础素质不行,不能学习这等秘剑,在她眼里那都是借口、借口!哥哥能学,她为什么不能学?如果是力气小,那她可以用更轻的剑,实在不行,她拿竹子削个竹片来练**可以了吧?

  看着平日里一副社长威严的青木社长,这么委屈的跪在自己身前,抬着头,两只大眼睛里面水雾朦胧的看着自己,柳生元和也有点麻爪,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堂堂一个学姐,头都磕地上了,自己不给个交代也说不过去。

  柳生元和刚要说话,远在练习室另一端的房门被人推开,青木行见馆长走了进来。

  一进门,青木行见看到场景就是自己的女儿正跪在柳生元和面前,而且柳生元和上衣衣衫不整,也不知道是正在脱衣服呢,还是正在穿衣服。

  青木行见犹豫了一下,就要朝后退出门外。

  ————分隔符————

  青木行见开门的动静虽然不大,但柳生元和还是听到了声音,

  他一抬头,一眼就看到正要退出去的青木馆长,柳生元和连忙大声喊住他:“青木伯伯,正好有些事情要和您一起说!请进来吧。”

  在这个时候,要是让青木馆长退出去,胡思乱想产生了误会,未来还不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要知道从对面的门口那边看过来,正跪在地上,抬头仰望着他的青木绘真,脑袋的位置高度正好对着他的下半身,这个角度着实不太对头,万一被青木馆长误会就麻烦了。

  “啊,柳生君,我正好有事要找你。”既然被叫住了,青木行见也就走了进来。

  “是不是青木廉次和您说了什么?”柳生元和也没去整理自己的上衣,现在整理衣服反而容易引起误会,所以,干脆就这样吧。

  “嗯,他刚才跟我说起您给他们上的第一节课,我想请教一下柳生师范,难道‘活人剑’其中另有什么奥秘吗?”走到近前,青木行见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儿,从这个角度看过来,她跪的地方其实和柳生元和还有一段距离,不是想象中那么不堪的情形。

  “青木伯伯说的哪里话,您对我还说什么请教,‘活人剑’的主要作用应该就不是为了战斗,刚才我正要和您女儿解释这件事情,正好您来了,我可以一起解答。”

  “绘真,你起来吧,不用这样跪着,我解释一下你就明白了。”柳生元和伸手虚扶了一下,示意青木绘真起来说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