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七十三章 收徒?

第七十三章 收徒?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26更新时间:2018-12-27 06:48:13

  

  在和佐佐木首席试合的时候,柳生元和已经试穿过剑豪会的特制剑道服,这套剑道服穿上去的确感觉不错,甚至连内衬对皮肤的摩擦感,在设计上都考虑的很周到。

  如果按照衣服来说,这件剑道服当然显得有些过于沉重,穿着也不是那么轻松舒适,但要是按照软甲的标准,那舒适感已经大大超标。

  对于讲求动作灵活的RB剑道来说,算的上是极为理想的装备。

  “我看会里面提供的剑道服就很不错,不用专门定制什么铠甲了,不过我有一些小东西,如果方便的话,还是要请会里面的大师帮忙制作一下。”柳生元和想了想,干脆就使用剑豪会提供的剑道服算了。

  而他也有一套自己设计的护身软甲,因为和传统意义上的铠甲完全不一样,所以干脆他也不称其为铠甲了。

  如果能让剑豪会里的专业人员帮忙制造出来,那可以穿在剑道服里面,反正自己设计的软甲非常轻便,论起对身体灵活性的影响约等于零,多穿一件也无妨,毕竟这可是现实世界,能为老命多一点保障都是好的。

  “柳生君要制造什么东西?”佐佐木真平有点好奇的问道。

  “也是一种护具,不过是很简单的小玩意,没有剑道服这么高的技术含量。”

  柳生元和一边说,一边在桌子上比划出来,他所说的护具,与其说是铠甲,不如说是靠绳索连接起来的,不同形状的甲片,每块甲片大小不一,平均算下来,大概有手掌大小,一共三十多片。

  通过具有弹性的绳索相连接,固定在身体的各个部位,甲片与甲片之间,留有很大的空隙。

  按理说这样的护甲的防御能力很成问题,甲片之间空隙如此之大,成年人的整个拳头都可以轻松放进去,一眼看上去满是漏洞,根本不能完善的保护身体。

  可是,那是对于一般人来说。

  对于能自由控制全身肌肉皮肤的柳生元和来说,这就是最适合他的护甲了。

  他被击中的机会本来就少,再加上他通过精微的肌肉控制,可以小幅度移动甲片进行抵挡,这简直等于随身穿戴着三十多块小型盾牌。

  说起来,前世在游戏中能突进千军万马之中,并全身而退,这种由他自己设计的护甲功不可没,甚至这种护甲的设计专利还为他带来过一大笔收入。

  这也是他在游戏中唯一一笔收入了,其他时候他都是额外花钱来着。

  ————分隔符————

  “啊,柳生大师,你总算来了,再不来我就要登门去请您了。”周六,柳生元和刚刚踏入青木馆的大门,接到消息的青木行见馆长一路小跑着迎了出来。

  从上次取得剑豪称号到现在,刚刚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些天里面,柳生元和也没闲着,各种各样的小事一堆,总算在今天抽出时间,到青木馆露个面。

  前两天剑豪会首席佐佐木特意叮嘱他,要他早日收录一名首席大弟子,作为自己日常处理剑豪会事务的代表。

  像高桥广美这样,由政府配给的助理,主要是因为他年纪太小,为他处理日常事务提供帮助的专门对口人员。

  也就是说,高桥广美不过是一个高级服务员,能为他提供便利,却无权代表他做出任何决定。

  在剑豪会里,能够拥有正式发言权的,代表柳生元和处理剑豪会事务的,只能是柳生元和的亲传弟子。

  柳生元和想起自己好歹也是心一流的‘免许皆传’,亲传弟子如果不是心一流的人,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成为剑豪的过程中,心一流对自己帮助可以说是决定性的,没有心一流的特别推荐名额,自己想要享受剑豪待遇,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呢。

  就算光是为了还上这个人情,柳生元和决定,自己也要在心一流里面找一个现成的弟子。

  而且,要找一个对剑道界知根知底——他自己就不怎么了解RB剑道界——的首席大弟子,他还真的只有心一流这么一个地方可以去。

  比如青木学姐就不错,两个人又很熟,不过青木学姐的年纪似乎小了点,她是不是对剑道界有足够了解自己也不知道。

  让剑豪会再给青木学姐也配上一个助理?想想也不可能。

  何况柳生元和对着她总觉得有点不太得劲,大家两年时间,以剑道社的社长和社员关系相处下来,现在如果突然变成师徒模式,心理上不光是青木绘真转不过弯来,连柳生元和自己也觉得别扭。

  “青木伯伯,您别这样,太见外了。”柳生元和看见青木馆长迎了出来,他赶紧急步上前,恭恭敬敬的给青木行见行了一礼。这纯粹是晚辈给长辈的见礼。

  “好,好,元和君,你过来就好!”青木行见拉起鞠躬行礼的柳生元和,上下打量一遍,柳生元和今天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看起来似乎成熟了一点,像是突然长大了两岁似的。

  “来,我们到里面去说吧。”说着,青木馆长拉着柳生元和的手朝内道场走去。

  背后,有几个来学习剑道的女学员在窃窃私语:“这位是谁啊?”

  “长的挺帅的。”

  “馆长也挺帅的。”

  “是馆长的什么人?”

  “不知道,刚才馆长好像叫他什么大师来着。”

  “两人挺配的。”

  “我去,你这腐女,满脑子腐烂思想。”

  “不是没可能,你没看青木馆长拉着手就不舍得放开了嘛!”

  幸好青木馆长和柳生元和已经走的远了,听不到背后这些话。

  ————分隔符————

  “元和君你怎么才想起过来,我们这里的弟子们都等的望眼欲穿了,就等着你给大家指点指点呢。”来到内道场里,这里是青木馆长的修行室内,室内没什么桌椅,只有一些放在地上的坐垫。

  “青木伯伯,我这不是刚刚当上剑豪嘛,还有点不适应,而且这段时间,事情有点多。

  前两天我回学校办理了长假手续,从今以后,除了期末考试以外,都不用专门去学校了,以后我的时间就会多一些,会多来这里的。”

  柳生元和恭恭敬敬的对青木行见说道。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剑豪享有的各种特权,让他越发感觉到剑豪在RB的地位着实不同凡响,因此对破格动用了流派推荐权,推荐他去参加剑豪试的青木行见感激不已。

  “青木伯伯,我前几天去剑豪会报道了。”

  “哦,怎么样,剑豪会里的设备很先进吧?”虽然一般人进不了剑豪会的总部,但是青木行见作为心一流的一派之主,还是常常有机会和剑豪们打交道的,其中,那一系列身体测试,他也有幸品尝过滋味。

  “嗯,就是身体检查太麻烦了,我都记不清楚检查了多少项目,用了快一天才检查完。”

  “哈哈,剑豪会这点是很麻烦,不过那里的运动学专家的确有真材实料,当年我也曾多蒙指点,获益不少。”青木行见大笑着说。

  “青木伯伯,我准备在心一流收一些弟子,不过我年纪太小,可能不会有多少人愿意拜我为师,所以要麻烦青木伯伯,帮我找几个愿意拜我为师的弟子。

  另外,剑豪会的佐佐木首席说,我的首席弟子可以享受剑豪会候补剑豪待遇,不知青木伯伯对于我的首席弟子有什么推荐没有?”

  在两人谈话开始的时候,青木行见脑子里就在转着,如何能把话题自然而然的转到,让柳生元和在心一流收录弟子的话题上面,要知道,即使柳生元和是通过心一流的特别名额推荐,才有资格参加剑豪试并成为剑豪,但是这不代表柳生元和就是心一流的人了。

  也许在外人看来,柳生元和是心一流的‘免许皆传’,必然是心一流的核心人员之一,但是青木行见自己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病急乱投医的权宜之计,为了有足够理由破格推荐柳生元和,自己蒙骗了整个剑道界。

  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一个不小的隐患,不过短时间内也没有什么解决办法,青木行见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把眼前最大的问题——心一流长久没有剑豪坐镇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既然柳生元和还不算是真正心一流的正式成员,那么就随时有可能抽身而走,对于这个情况,青木行见也没什么办法可想,谁让他为了破格推荐柳生元和,直接授予柳生元和一份‘免许皆传’状呢?

  要知道‘免许皆传’状本身就代表着流派的最高荣誉,同时也代表着在本流派内,已经没有什么你可以学到的东西了,背叛师门当然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不过,在RB的剑道界,拿到‘免许皆传’状,除了意味着你自动成为流派的最高师范以外,还代表流派允许你另开传承,自立门户。

  所以,这段时间,柳生元和没有来青木馆,实在是让青木行见担心不已,这件事偏偏还没法对别人说,只能闷在自己心中。

  所以今天听前台通知,柳生元和过来了,他才会如此失态的一路小跑,到前面去迎接这个比自己儿子还小不少,说起来还是自己女儿的学弟的年轻人。

  ————分隔符————

  青木行见没想到自己绞尽脑汁,还没想好怎么开口,才能让柳生元和在心一流里面收录弟子。

  当然最好的情况,就是这位年轻的剑豪收录自己的一对儿女成为弟子,进而使这位前途无量的剑豪与心一流绑定在一起。

  现在,柳生元和自动提起这件事情,而且还让他代为推荐首席弟子。

  也许柳生元和未必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青木行见宁愿相信,这代表柳生元和这位年轻的剑豪,愿意正式加入心一流。

  青木行见心中放下一块大石,自从柳生元和获得剑豪称号以后,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少年心性不定,被别的流派挖走了,或者脑子一热,决定自己开创一个新流派,那对心一流来说,绝对是不可接受的损失。

  现在柳生元和开口说要在心一流里面收取弟子,而且把推荐权交给自己,这明明白白表明了对心一流的善意。

  “那个,柳生君,既然您要收徒,您看小犬廉次如何啊?小犬的剑道基本功都是我亲自调教的,虽然剑道水平还差,不过基本功还算扎实;除此以外,小女绘真也是很仰慕柳生君的剑道,如果能有机会拜入柳生君门下,想必她也会雀跃不已。”虽然略微有些惭愧,但为了一双子女的前途,青木行见还是舍了一张老脸开了口。

  虽然青木行见开了口,柳生元和还是有些犹豫,他倒不是对青木廉次有什么看法,他犹豫的主要原因是青木绘真学姐。

  青木社长能像青木馆长说的那样,对自己的剑道仰慕不已?柳生元和是不信的,这位大姐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剑道是邪道,人家可是按照正道来练剑的人,就她,能按下身段拜自己为师?

  “柳生君,难道你对小女和小犬有什么不满之处吗?我可以立刻叫他们过来,如果有什么不满,你可以直接训斥,就算责打都没有问题!”既然已经厚着脸皮开了口,青木行见就不想半途而废,为人父母者,总是希望为子女长远计。

  这次只有他们两人在场,作为一个父亲,在私下里他可以拉下面皮,为自己的儿女打算。

  但是,如果这次没有得到柳生元和的首肯,下次在众人面前,自己需要维持心一流宗主的尊严,像这样被人以犹豫的姿态婉拒以后,他是绝对不会再开口的。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对青木学姐和她哥哥不满,只不过大家本来是熟人,一下子变成师徒关系,感觉很奇怪。”

  这次过来,柳生元和本就想将后补剑豪的位置交给青木廉次,这也算多多少少报答了一些青木馆长的举荐之恩,可没想到青木馆长会脑洞大开,打算把学姐也塞进来当他的弟子。

  “哈哈哈,这算得了什么,中国有句古话叫‘达者为师’,元和君,在我们心一流里,剑道上面,有谁能比你更称的上‘达者’呢?能拜在你的门下,是他们的福气啊!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他们两人以后随你打骂,如果不能达到柳生君的标准,柳生君随时可以把他们开革出门!”

  青木行见高兴的说,只要柳生元和肯收下自己的一对儿女,其他都不是事,至于打骂弟子,RB的哪一个剑道流派里,弟子不受老师打骂?就算是自己,在亲手教授廉次和绘真修行剑道的时候,开口就骂,举手就打,这都是常事。

  在RB剑道界里面,只有那些交钱来剑道馆里,学点剑道皮毛的学员才会被客客气气的对待,不过那些人是客户,可不是弟子,客户再怎么认真,也不会被剑道流派当成真正的自己人,只有被引入内道场,正式拜师的弟子们,才能得到严格、正式的传授。

  至于外道场里面,现在一般就教一些基本动作、套路。随着这些年来,剑道逐渐商业化,原本具有极强实战性的剑道基本型,也渐渐往美观大方的方向上改进,实战属性受到不断削弱。

  这种趋势已经引起了剑道联合会的重视,目前,剑道实战派和剑道健身派到底那个更重要,这个话题在RB剑道界引起的争论正方兴未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