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五十三章 柳生元和的训练方法

第五十三章 柳生元和的训练方法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99更新时间:2018-12-27 06:47:52

  

  剑道社已经退场,柳生元和走到篮球社分组对抗的场地边上。

  “该不会又是几句话就把篮球组也打发退场了吧?”远处的康田校长笑着说。

  柳生元和站在篮球场地外,球场上,双方正在激烈的篮下争夺,突然,球从内圈被抛了出来,正好被外圈的一位球员接到,他的周围没有防守球员,此人立刻原地干拔跳投,三分入网。

  “停!”他将对抗比赛叫停下来,然后走入场地:“大家的基本功都还不错,不过下周就要比赛了,因为时间问题,各种细节我就不一一说了(其实他也不会打篮球,也说不出太多细节)。

  现在没时间给你们全面训练提高,现在我着重将投篮的问题说一下。

  投篮没有别的花样,就是要人稳,手准,你过来!”

  柳生元和招手叫过一位同学,就是刚才那位站在三分线外,干拔跳投的球员,这位老兄柳生元和并不认识,不过从他刚才的跑位上看,应该是打的中锋。

  “你站在这里投篮。”柳生元和让他站在三分线以外一尺左右,一只手搭在他的右肩膀上,叫他演示投篮。

  “额,柳生老大,你手放我肩膀上我怎么投篮啊?”

  “少废话,你投你的。”

  ‘框’一个打铁。

  “再投!”‘框’又打铁。

  “再投!”‘刷’一个空心入篮。

  “再投!”‘刷’又一个空心入篮。

  “再投!”‘刷’又一个空心入篮。

  “再投!”‘刷’又一个空心入篮。

  “我去,中村这是吃药了?”一边围观群众议论纷纷。大家都是一起玩篮球的,谁的水平多少还不知道?要说中村能连续投进四个,这也不算多稀奇,但是要连续在三分线外面投空心球投进四个,大家只会觉得‘中村该去买彩票了’。

  “再投!”“再投!”“再投!”“再投!”

  中村一连投了十七个球,其中只有两个打铁,其他十五个均是空心入网,到了这时,柳生元和才把手放下来。

  “记住刚才这种感觉,把这种感觉固定下来。今天你就练投篮,别的不要干,在比赛前能把投篮练好就行。”

  “下一个,你过来。”

  ————分隔符————

  “柳生老大不会真是妖怪吧?”

  “这种事情也做得到?”

  “刚才你投篮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就是感觉特别顺,球一出手就知道这个球有了。你呢?”

  “我也是,就觉得做投篮动作的时候,人有种动作特别舒服的感觉,我去,柳生老大在瞪我们了,赶紧去练习。”

  柳生元和一个一个手把手的纠正篮球社成员投篮动作。

  也许是生死一线,也许是解放心灵、当然还有可能是摆脱了处男身份,这两周来柳生元和不断在修行中做出突破,现在已经能在一定程度上用内劲刺激、引导、梳理别人的体内气血运行不畅之处。这可比他用内劲配合自己的种种动作,才能控制别人行动要高明多了。

  这两种影响方式,如果拿开车来比喻,现在他就是坐在驾驶室里,通过纠正司机的动作来控制方向;而之前他就是站在车外,看见车头方向不对,硬把车头扳过来。这其中对内劲的精微控制,相去不可以道里计。

  今天,他顺便用这些同学做些人体感知、控制方面的测试,把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一些想法,付诸实践。反正不过是一些轻微的刺激、诱导试验,对人体的影响不会超过被蚊子叮一下的力量。

  当然,你要说蚊子是叮在体外,柳生元和这些试验是直接作用在体内,对人体的影响不一样,那倒也对,如果真是没有半点风险,柳生元和还用得着在别人身上做实验吗?早就用在自己身上了。

  何况能参加体育比赛的同学,身体总要比其他同学要健康强壮不少,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应该能自我恢复——吧?

  人体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每个人的身体组成零件明明都一样,可表现出来的外在却截然不同。

  像篮球社这些同学,经常使用的手臂和腿部肌肉组织,在柳生元和渗透进他们体内的内劲感应中,这些肌肉组织的收缩膨胀比例,比一般人要强了不少,一般人小腿肌肉的缩涨比为1:1.3,这些篮球运动员,普遍都能达到1:1.6。而柳生元和自己甚至可以达到接近1:2的地步。但是,肌肉的收缩膨胀比例大一定能代表肌肉的爆发力大吗?

  人体缩涨比例最大的组织,如果不算瞳孔的话,那就是海绵体,如果能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组织都练到接近那个份上,想必力量翻十倍也不是梦啊!

  以前有些小说描述,硬功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可以整个人膨胀起来,全身皮肤发青发黑,力大无穷,金刚不坏,这和那个什么膨胀起来的样子是不是很像?

  柳生元和自己的铁布衫修为大概也算是登峰造极了,如果他愿意,也可以让自己全身皮肤表面发青发黑。

  不过那是皮下组织的毛细血管膨胀,为皮肤组织提供更多血液供应,无数毛细血管突然膨胀,血管的截面积突然变大,如果透过皮肤表面,看上去就像皮肤的颜色变成了铁青色一般。

  这的确能提高一些皮肤的强度和韧性。

  但是,一来这点提高程度远远称不上金刚不坏,皮还是那张皮,顶多是绷紧了一些,也没法换成一张铁皮不是?;

  二来嘛,也没办法让整个人拔高膨胀,略微膨胀一点没问题,但凭空拔高两尺就太扯淡了,就算皮肤肌肉能像海绵体一般伸缩,骨头也没法突然变长啊!

  柳生元和并没有在篮球社同学体内动太多手脚,他只是在球员们投篮的时候,观察投篮动作到底使用了那些关节和肌肉,这些组织是如何协同运作的。

  而当球员做投篮动作时,有些关节和肌肉在传递力量的过程中,会出现不必要的分散力量的小细节。这些小毛病是不科学的训练方法和球员自身的不良习惯带来的,很多细节实在太细微,根本用肉眼无法发现。

  还有些问题是球员本身身体素质造成的,运动容易产生暗伤、淤血,这些地方并不会很疼痛,但是在做出投篮动作时,身体本能的会避开这些地方,以免造成更大的伤害。

  而柳生元和的作用就是打通淤血阻塞的血管,引导各个连球员本身都不了解的投篮动作环节成为最标准,最省力的投篮动作。

  这只需要在球员的气血和肌肉运转出现滞塞时,通过内劲略微引导而已,就像把机器的关节都加了润滑油一般,让他们动作更流畅,出手更稳定。

  这些人都是篮球社的,平日里也苦练过篮球基本功,本身投篮准确度就不错,所以只要动作协调、稳定、流畅,那就能大大提高命中率了。

  足足用了接近一个小时,柳生元和才指导完篮球社的学员,让他们赶紧练习,把刚才投篮的感觉尽量保留下来,化作自己的本能。

  ————分隔符————

  从篮球社十条大汉身上,柳生元和搜集了不少人体运动的数据。

  虽然一时间柳生元和还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些数据,不过他总觉得这些东西将来会对自己有很大用处。

  柳生元和走向田径社那边。一边走,一边心里思考着。

  田径社这次将要参加长跑五千米比赛和短跑一百米比赛,实际上只有三位队员参加比赛,两位选手参加一百米短程,一位队员参加跑五千米长跑。

  “你先来,按照平常跑步速度,来跑到对面墙那里停下。”柳生元和随便指了一位社员。

  “老大,是按冲刺速度还是按锻炼速度啊?”这位同学直接管他叫老大,柳生元和仔细一看,喝,这位鬼行组成员,只不过不是战斗组,所以柳生元和第一眼还真没认出来。

  “是你啊,你就按最快的冲刺速度好了。”

  “好嘞。”

  以自己最快速度进行短途冲刺的山本同学发现,无论自己跑的多快。旁边的柳生元和总是能和自己齐头并进,而且一只手一直搭在自己的右肩上。

  “牛啊!老大,您这速度,干脆直接去参加比赛算了,有您在,我们肯定能拿第一啊!”刚停下来,安腾道吾就开口劝柳生元和去参加短跑比赛。

  短跑中,两只手臂如果摆动不协调,那是一定会大大影响成绩的,而柳生元和从始至终,一只手都放在他的肩膀上,就这样还能和他齐头并进,行有余力,这要是放开了跑,至少都能把他拉下十米以上。

  “练好了你也可以拿第一!”这位安腾道吾既然算是半个自己人,那柳生元和也不吝教诲,跟他详细说了一遍在他短跑中出现的问题,又亲手操纵着他跑了两步加深印象,结果换来的是安腾道吾像看妖怪一样的眼神。

  ————分隔符————

  “小川君,柳生同学怎么没有参加田径比赛?”在远处看着和安腾道吾并排跑步的柳生元和,康田校长问道。

  “康田校长,柳生同学只参加了剑道社,并没有参加田径社,我们选拔比赛选手时,都是优先从各个体育社团中选的。”

  “嗯,这个选拔方式以后要注意一下,也许其他有特长的同学被埋没了,以后要从体育课每个人的测试成绩中,仔细看看还有那些好苗子。”

  柳生元和发现,参加短跑比赛的两位同学,包括安腾道吾在内,最大的问题就是气血活跃起来的速度较慢。

  即使在跑步之前,两人已经做了足够的热身运动,但两人的肌肉仍然需要跑到三十米以后,才能比较充分的活跃起来,自发调整到短途冲刺模式。

  既然是这样,柳生元和的心里就有数了,等到比赛前自己给他们按摩一下,让他们的相关肌肉提前预热,加强腿部细胞组织活性,想必前三十米能把速度提高一些。

  不要小看三十米,要知道百米赛跑中,几乎有一半时间都用在前三十米的冲刺加速上面,只要这三十米跑好了,成绩就能上一个大台阶。

  至于长跑的那位老兄,他的腿部情况据柳生元和观察,肌肉有点僵硬,但是偏偏这种僵硬正好对应着长跑的机械运动。

  柳生元和一时间也没什么好办法能让他获得提高,只好大而化之的说了两句加油努力之类的,就给打发了。

  最后,他走到小林樱她们的排球场地边上,分成两组的排球社成员正在比赛。

  女同学们呼喝着奔跑救球,颇有两位的身材不错,狂奔中显得胸襟跳荡,尤其是排球社大家都穿着短运动裤,二十条大长腿在眼前晃来晃去,可比篮球社那帮糙老爷们养眼多了。

  本来柳生元和准备多看一会儿,不过小林樱已经发现他了,为了维持自己的正人君子形象,柳生元和只好叫了暂停。

  都是些女同学,他自然不方便在人家身上动手动脚,不过幸好这里面还有一个成员是他的未婚妻。

  “小樱,你过来演示下扣杀,这位同学,麻烦帮忙传个球。”

  看完小林樱的扣杀以后,柳生元和开始就扣杀的动作要领个诶排球社的女生们讲解起来。

  扣杀这个基本动作,这里人人都会,但是柳生元和讲起来,却不是从基本要领讲起,而是从腿部发力弹跳开始,到如何将力道传递到手臂,手臂如何劈出才能以最快速度和力量击中排球,等等。

  其实这已经不是排球的知识,柳生元和自己也没打过排球,叫他来指导排球训练那可真是为难他了。

  不过他说的这个动作也不是空穴来风,跳跃扣杀的动作要领很常见,只不过他将其细化到了每一处肌肉的发力顺序而已。

  至于击球的要领那完全是形意拳中劈拳的变形应用,能把劈拳变形成排球的击打动作,也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

  在排球中,扣杀的手型是五指张开形成一个包覆球体的弧线。这样能比较好的控制球飞出的方向。

  但是到柳生元和这里,他完全不知道控制球飞出的方向有何必要,也没打过排球。

  在他认知里面,扣杀最重要的就是力量和速度,至于打的准不准?那么大的一个球场,这都打不中你还打毛的排球?所以他擅自就把人家练了这么长时间的扣杀技巧给改了。

  至于扣球的时候,腿带动腰,腰带胸,胸带肩,肩带肘,肘带腕,腕带动掌,整个身体就像一根鞭子,依次抖动,从肩开始,应该完全感觉不到在用力,肩膀起到的作用只是把腿和腰腹的力量传递过去。

  这种技巧说的容易,但是不太可能在初中级别的排球比赛上见到,柳生元和也只是大致上指导一番就算了,至于这些排球社同学能听进去多少,又能用出来多少他是没办法的。

  反正他也不可能在自己未婚妻身上乱试验些没把握的东西,更不可能当着未婚妻,在女同学身上乱摸,马虎过去就算指导完了。

  只要七个项目中,有那么两三个项目,成绩比以前高,想必小川老师那里也就交代的过去了。

  一直忙到了中午,柳生元和叫停了大家的练习,表示今天的指导到此为止,后面各个社团可以自行训练。然后请示了在场的校长以后,大手一挥,宣布解散。

  回家路上,柳生元和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对小林樱说:“我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东西似的?”

  “没有啊?元和君本来就是空手来的?”

  在学校后面的棒球场上,棒球社社员的社员们还在热火朝天的训练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