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四十八章 剑豪的待遇

第四十八章 剑豪的待遇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394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7:36

  

  “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啊!”走出考场的大岛慧叹息了一声。

  “老师,这位柳生君有这么强吗?居然逼的您连狂风暴雨式都用了出来。似乎还没有取得上风?”一边的广田和子低声问道。

  广田和子不只是大岛慧的助手,也是她的大弟子,这次因为要主持剑豪试,大岛慧以助手的名义把她带来,让她观摩一场高水平的剑道对决。

  “何止是没有取得上风!几乎是没有还手之力啊,这个年轻人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剑道对决的经验,都远在我之上。”大岛慧给出了一个完全出乎广田和子意料之外的答案。

  “什么?不可能吧?老师,就算这个年轻人天赋异禀,力量速度超过您我还可以想象,可是剑道对决的经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超过您的,他才多大,就算是从一岁就开始练剑,也不可能拥有超过您的经验啊?”广田和子被老师说的话惊到了。

  “嘿嘿,我也想不到,不过,剑是不会骗人的。尤其是最后那一刻,要不是青木行见突然叫停,还不知道那小子要发出什么杀招呢?那一刻他爆发出来的杀气,真是可怕啊!也许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吧。”

  大岛慧回想起最后一刻,柳生元和的身体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就像一根发条被上紧的样子,同时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杀气,脸上略带着扭曲的笑容,连她这个曾经在战乱地区一剑独行的剑客,也为之震怖,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有如此可怕的杀意。

  想起考核前大家刚刚见面的时候,从他外表上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如此可怕的剑手,第一眼看上去完全是一个温和,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稚气的孩子。

  “和子,这次东京都青少年体育委员会的邀请函送到你那里了吗?”大岛慧问道。

  “嗯,每年他们都会邀请我们天取神剑流去当特邀嘉宾和评委的。还是派一个内弟子去吗?”广田和子问道。

  “这次你亲自去一趟,看看现在的RB,是不是还有像柳生君这样的小怪物存在。很久没有注意这些小孩子了,也许其中会发现些惊喜也说不定,如果有好苗子,你可以把他拉到我们天取神剑流来。”

  “明白,老师,这一次我会亲自跑一趟。”

  目送着大岛慧老师走出这间考场,中岛汉方转过身来,面对着等待他宣布结果的青木行见、柳生元和与青木廉次三人,微笑着宣布道:“柳生君,我还是叫你柳生和也吧,哈哈,谁让你在申请书上填写的姓名是柳生和也呢。

  现在,我以剑豪会本次考核的见证者名义,在此宣布,从今日起,柳生和也成为剑豪会第十九位成员。

  恭喜你,剑豪柳生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要一起为了RB剑道而努力,而我也希望以后能得到柳生君的多多指教。”

  说着,中岛汉方走上前来,和柳生元和握了握手,以示恭贺。

  “也恭喜你,青木君,十一年以来,心一流又有了一位剑豪坐镇,心一流的发扬光大指日可待。”中岛汉方又向青木行见恭喜道。

  青木行见虽然点头回礼,但脸色还不太好看,刚才本来应该由中岛汉方及早叫停考核的,可是中岛汉方迟迟不作为,让青木行见对中岛汉方有了些看法。

  中岛汉方看着青木行见勉强挤出笑容的脸,苦笑道:“青木老哥,这中间有点误会,不信的话回去你问问柳生君就知道了,其实这场考核没有看上去那么危险。”

  他总不好直接当着青木廉次这个晚辈说‘大岛慧老师其实不是柳生君的对手,他们两个人的比试也只是看起来危险而已,柳生君控制着场面呢。’

  这样说的话,把大岛老师的面子置于何地?不过说起来,他倒是过于高看柳生元和了,其实到了后来,柳生元和已经有点兴奋失控,差点就把这场考核当成虚拟游戏中的对决切磋了。如果不是青木行见及时打断,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中岛汉方宣布完考核结果,大家一起走出考场的时候,早就有RB剑道联合会派出的政府官员等在门口,更有医务人员在一边候命。这都是每次剑豪考核的必然准备。

  当一位身着警服的警官,拿着‘剑豪状’,一本正经的站在柳生元和面前的时候,柳生元和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本来对这次剑豪考核,他是寄予厚望的,在柳生元和想来,如此高规格的考核,应该可以作为自己靠剑道,吃上一碗悠闲饭的良好开始。

  可是现在,这碗饭的级别,似乎有点超出他的预想,给他颁布‘剑豪状’的警官,不是一般的东京都警察,看他身穿的制服,竟然是警视总监的制服。

  要知道警视总监基本上可以说是RB警察的最高级别。再往上还有一位警察厅长官,但是那个职位由国家公安委员会与内阁总理大臣直接任免,属于政府任命的官员,并非属于官僚系统(RB的政府官员和官僚不是一回事,政府官员靠选举,官僚靠逐级上升,政府可以换届,官僚系统是不会变的)。

  所以,严格来说,警视总监才是警察系统的最高职位。柳生元和本来也不知道这些,可是他有一个警部补的岳父啊,所以耳濡目染,自然也对RB警察系统有所了解。

  “柳生君真是少年英雄,如此年轻的剑豪,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哈哈,柳生君,将来有时间,可要到我们警视厅来做客,我们警视厅里面,剑道爱好者可是非常非常多的。”目幕朝野总监笑着对柳生元和说道。

  说着,目幕朝野总监将一份卷轴形状的‘剑豪状’严肃的从身边助手手中,双手接过,然后双手托着‘剑豪状’,站在原地不动。

  青木行见激动的嘴唇颤抖,见到身边的柳生元和呆站在那里不动,连忙用手一推,低声说:“快去领啊!”

  柳生元和反应过来,快步上前,低头鞠了一躬,双手接过‘剑豪状’,然后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好看向青木行见馆长。

  青木行见其实恨不得立刻把‘剑豪状’接过来送回心一流道场供起来,不过在这个场合,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急,甚至不方便开口说话,只好站在原地微笑不语。

  柳生元和手捧着‘剑豪状’,想发表获奖感言吧,这里也没有听众啊!现场就这么几个人,还都算是地位极高,作为听众显然不合适。

  就像学生获奖只能向学生们发表获奖感言,没听说过向一群老师发表自己的获奖感言的;同样,即使是奥斯卡奖获得者,也都是向其他演员和观众发表感言,哪有对着迪士尼公司老总、狮门影业总裁来发表自己的获奖感言的?

  要是不说点什么,扭头就走,好像又不太礼貌。柳生元和一时僵住了。

  “哈哈,别急别急,还没完呢!”目幕总监拍了拍柳生元和的肩膀。在场的人中,除了充当助手,顺便开开眼界的年轻人以外,其他人都是三十以上的成年人了,对这个十四岁就获得RB剑道最高荣誉的少年,大家还是比较宽容的。

  目幕总监从身边助手的手里拿过一张托盘,托盘里放着一张信用卡和一份授权证明。

  “这张信用卡,每年会打入两千万日元,作为RB剑豪的生活补贴,你可要收好了,回去可以交给妈妈,也可以自己留着当私房钱,当然,这个私房钱真够多的,可真是令人羡慕啊!”目幕总监说到这里,在场的男人们一起低声笑了起来。至于笑的什么,柳生元和表示自己完全不明白。

  “这份证明作为你的剑豪身份证明,可以在你不满十八岁的时候,代替身份证件,享有完全成年人行为能力,包括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当然,从今天你获得剑豪称号开始,如果你犯了罪,也要承担成年人的罪责。同时,这份证明允许你在公开场合,佩戴任何刀剑类冷兵器,不过柳生君,为了社会的安定,一般情况下,还请你不要行使这个权利。好吗?”

  “当然,目幕先生,我不会没事佩戴着一把剑到处走的。”柳生元和肯定的回答道。

  “其实也没关系,只要你不要把剑直接露在外面,放在剑匣里或者装在布袋里都行。”

  “还有,剑豪会属于RB剑道联合会的内部组织,成员享受国家一级津贴,与RB工程院的院士享受的是同一等级津贴,但是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剑豪们也需要为国家做出贡献,你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吗?”

  “我愿意。”柳生元和严肃的说,其实他心里还真不太愿意,不过看在国家一级津贴的份上,这也是可以接受的。再说在这个场合,也不适合拒绝这种要求啊,干脆就表现积极的答应下来。

  “最后,剑豪考核的方式不适合向社会公开,剑豪们的身份也是有限保密的,包括你在内,当然也不是绝对的。

  这是为了剑豪们生活安定,不被打扰,因此,柳生君,你需要对这次考试的情况进行保密,而且对你以后接触到其他剑豪的身份也需要进行保密,除非获得他们的同意,可以吗?柳生君。”

  “当然,我会对此保密的。”这一条要求,这是最符合柳生元和心意的一条要求了。

  “鉴于柳生君还是一名初中学生——这种情况的确少见——我们RB剑道联合会,会为柳生君安排一名专门助理人员,为柳生君提供生活上的帮助。剑豪会开会时,如果柳生君不方便出席,也可以把自己的意见委托他代表,当然,柳生君也可以自己指定代表人员,等柳生君有了正式弟子,按照剑豪会不成文规定,柳生君的首席弟子,自动成为剑豪会的外围成员。”

  “我明白,谢谢目幕总监。”

  “不用谢,剑豪会每年都会有一定的任务,柳生君在未满十八岁以前,都可以拒绝,这可是给你的特殊待遇,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但是十八岁以后,就需要完成国家交派的任务了,这些任务一般是和国内外的武者进行切磋交流,宣传RB剑道文化,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当然,也不会比剑豪考核危险到那里去,现在的世界主流还是和平的。”

  目幕总监说完,拍了一下柳生元和的肩膀,对青木行见说道:“青木老弟,你从哪里发掘出这么一个小怪物?要不把他让给我们警视厅吧,我们那边的总教习天野明锋,一年也难得给我们的警员上几次课。”

  “嘿嘿,目幕老兄,这可不行,我们心一流的来源你总知道吧,他可是柳生家的,作为我们心一流的师范,那是传统啊!”青木行见笑了起来。

  “哈哈,你们心一流可真是吃定柳生家了。”

  “快别这么说,说的好像我们心一流忘恩负义一样,我们可一直尊柳生一系为师长的,只是后来柳生三代剑圣后人在数百年的战乱中纷纷散失,也不知道谁才是正宗的柳生直系传人了,所以联系才慢慢淡了下来。”青木行见感叹的说。

  “诶,柳生君,你们家不会就是柳生家直系传人吧?你的剑法是家传的吗?”目幕总监笑着问。

  “应该不是,反正我的剑法都是在小学和初中学校剑道社里学的,然后自己又琢磨出一点东西。”除了小时候,老爸说过的那些话,家里就再没有任何东西与柳生剑道传承有关了,干脆柳生元和否认了这种说法,这总比让被别人说他柳生元和‘硬拉着一位名人当祖宗’要好听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